青年文摘—好看的小说在线导读!

你的位置: 首页 > 书库 > 锦绣军婚
锦绣军婚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锦绣军婚幽非芽

分类:重生
“哎呀我说二叔二婶,姜筱她这是怎么了?要不请菩萨看看?”宋喜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站得远远的,拿狐疑的眼神一直瞅着姜筱。“你胡扯什么?”姜松海本来就怒气未平,听到她这句话,脸色又黑了几分。宋喜云撇了撇主角叫姜筱孟昔年的小说是《锦绣军婚》,它的作者是幽非芽最新写的一本现代重生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女主虐渣不止,男主甜宠无限。 回到命运转折点,她要拳打极品脚踢渣渣。 那些曾欠了她的,骗了她的,吃了她的,都准备颤抖吧! 看他和她:锦绣年华不辜负,携手并肩谱盛婚!.....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04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桂英宫寒,每回月事要来的前几天胸部都会胀痛得不行,这事她从来不当成私密事,经常在巷口跟那些三姑六婆聊天时说出来。

姜筱记得现在正是那几天。

那是因为过了几天桂英极度**地利用了她的月事,狠狠地恶心了姜松海一把。

她这么一撞是发了狠地,桂英被她撞得惨叫了一声,痛得五官都扭曲了,一下子捧住胸,几乎直不起身来。

她抽着气,颤着声音,“姜筱你这个,你这个没爹没妈教的狗崽子......”

这么骂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实在是恶毒了。

要不是葛六桃拉着,姜松海真的忍不住要动手。

他家小小囡看起来倔强,实际上心里敏感得很,最听不得人家说她没爹没妈,这桂英非要往她心里戳!

姜松海担心姜筱听到这话要受不了,却见她抓起旁边的扫帚,再次朝桂英身上打过去。

“我爹妈早晚会回来,要是他们知道你这样骂我,肯定会撕烂了你这张臭嘴,把你按到粪坑里,让你嘴臭!你们家丁大妮才是狗崽子,心都黑到点了,你还敢上我家来讨赔偿?我还要去告她呢!丁大妮把我推到溪里,这是蓄意谋杀!一件的确良怎么够赔的?我要她也下去泡半个小时,也烧几天!否则,我跟她没完,跟你家没完!”

姜筱因为还烧着,面色潮红,一边骂着一边喘息着,但是她的话却让屋里这几人都惊呆了。

桂英被她打得抱头闪躲,听了她的话,猛地拽住了扫帚,双眼喷火地瞪着她。

“你胡扯什么?大妮怎么可能推你下去?她是要救你!你这个小**,你敢污蔑我家大妮......”

“你叫丁大妮来对质!我们到支书伯伯那里说去!丁大妮她要是不敢去,就是心虚!”

姜筱大声说着,同样双眼喷火地瞪着桂英。

去支书那里?

泗阳村的支书姚举滨是一个眼里容不得一粒砂的人,而且最恨的就是破坏泗阳村的安定团结的人,又极为公正,村里人都对他挺犯怵的。而桂英和丁大强夫妻两个以前都曾经跟别人打过架,在姚支书那时算是进了待观察的黑名单。

他对村里这些半大孩子的期望值很高,所以对他们的要求也很高,特别是这些上了初中高中的,在他眼里都是可以为泗阳村争光的种子,如果谁不学好,那肯定会被他狠狠地训一顿,大队开会的时候还会点名批评,他黑着脸呵斥的时候很像包公。

所以像他们这些孩子是最怕他的,背地里都叫他姚黑子。

一听到姜筱说要去姚支书那里,桂花下意识就信了她三分,顿时就有些犯嘀咕了。

难道真的是大妮把她推下去的?

不行,还是得回家好好问问那个死丫头。

但是即便是她已经有了几分怀疑,却依然大声叫着,“姚支书多忙啊?你以为什么事都可以去吵他?你是不是想去他那里卖可怜?我告诉你姜筱,我可看见过的,你抓着人家德生的手嘤嘤哭呢,然后让德生给你买好吃的!还有前巷的老李头,你每次去跟人家打酱油,都笑得跟朵花儿似的,老李头一个死了老婆饥了几年的,魂都给你勾去了,不是给你多打一勺酱油,就是送你两颗糖果,就想着用这些东西哄你给他摸摸身子解解馋。呸!他们都被你这小模样骗了,你可骗不了我!”

小说《锦绣军婚》第5章泼脏水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名门庶女之祸国毒妃》《重生之逆袭小农女》《医妃冲天:王爷轻点宠》《重生门:庶女成凤》《重生医仙:调教好夫君》《神级医生混花都》《重生之农门娇女》《国师,夫人惹祸了》《嫡女当家:种棵梧桐引凤凰》《都市全能神医

  1. 重生小说

    青年文摘重生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大全,打造重生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重生小说免费阅读。看重生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1. 幽非芽小说

    幽非芽是一个比较知名的小说作家,幽非芽的全部小说主要作品有有《锦绣军婚》《重生八零锦绣盛婚》,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阅读。看幽非芽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忻伟彦
    忻伟彦

    锦绣军婚这扯的是什么鬼话?姜松海和葛六桃真是听得气都要喘不过来。这孩子才十三岁,这是往她身上泼脏水啊!这说的话有多难听!那前巷的老李头是什么人?一个四十多岁,十来年前死了老婆无儿无

  • 萧晏静
    萧晏静

    锦绣军婚“哎呀我说二叔二婶,姜筱她这是怎么了?要不请菩萨看看?”宋喜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站得远远的,拿狐疑的眼神一直瞅着姜筱。“你胡扯什么?”姜松海本来就怒气未平,听到她这句话,脸色又

  • 郯安康
    郯安康

    锦绣军婚姜筱本以为自己能避开,却忘了自己正生病发烧,身体虚软无力,那包白糖就那么砸在了她的脸上,油纸包散开,白糖洒了一地。“我回去叫娘给你们请仙姑!小小被水鬼上身了!”宋喜云尖叫着逃

  • 微生嘉平
    微生嘉平

    锦绣军婚葛六桃的脸一下子就变得苍白,手里的毛巾都拿不住,掉在地上。姜筱已经很多年很多年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但是现在再次听到,却依然觉得那么熟悉。一种刺耳的熟悉。来的人叫何来娣,老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