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摘—好看的小说在线导读!

你的位置: 首页 > 书库 > 师母她善良又疼人
师母她善良又疼人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师母她善良又疼人黎青燃

分类:穿越
要说起来的话,思薇真是即熙冤家路窄的死对头,她们从血缘里就带了互相看不惯的因子,那大概是来自她们性格为人截然相反的两个父亲,和同一个母亲。即熙对星卿宫最初的认识就是来自于她的母亲,星卿宫的太阴星君。主角叫即熙雎安的书名叫《师母她善良又疼人》,本小说的作者是黎青燃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若是有人踩在这两条道之外,不免让人觉得怪异。若是有人踩在这两条道之外,名声还不好听,那更叫人嫌恶担忧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31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裕德十五年,太平了许多年的世道突生变故,豫州军营发生叛乱,声势浩大,战无不胜。叛军士兵个个以一敌百,不计生死,如猛虎下山般无人能挡。

但只要是个人怎么可能“不计生死”,其中肯定有猫腻。即熙她爹打着酒嗝跟她聊到这件事,当时即熙完全没放在心上,豫州哪里比得上她手里的肘子香?

走在黑黢黢的山洞里,即熙后知后觉地有所醒悟,她是不是撞进这猫腻里了?

士兵们沉默地举着火把站在他们周围,前行的过程中许多小孩害怕得哭出来不肯走,那些士兵恍若未闻,就跟拖牲口一样拽着他们的领子往前拖,也不管小孩被勒得面色青白,被磨破了皮肤手掌。士兵一个人拖四五个也不费劲,着实是力大无穷。

即熙暗自看着周围这诡异的气氛,心里盘算着凭她这微薄的咒力能咒死几个士兵,如果她把思薇打晕了拖着一起走可不可行。

算来算去她一个人跑倒是可以,但带着思薇这个拖油瓶肯定不行,就算思薇此时此刻幡然悔悟愿意跟她逃也晚了。

即熙看着越来越远的洞口,再回头看身边紧张已经溢于言表的思薇,咬牙道:“你确定你们的人会来救我们对吧?”

思薇点点头,尚且逞强道:“怕了你就走,我是……”

她话音未落,即熙她们一行就走到了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溶洞赫然呈现在眼前。黑暗潮湿的洞壁上挂着火把,溶洞中间有一个形状奇怪的高台,虽然离她们距离遥远也能闻到厚重的血腥味,从缝隙里往下渗着粘稠的液体,不知道是血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

地上从他们脚下开始一路到高台,都是儿童的森森骸骨。

血池尸林不过如此吧。

思薇吓傻了,后面的话就没能说出来。自诩为见过大世面的即熙都愣得不敢说话,忍不住发起抖来。

前面还有数十个孩子被绳索绑在一起,被士兵沿着石阶往高台上赶,高台中央的黑暗里时不时传来尖利的叫声,而煞气则源源不断地从高台上汇聚到周围士兵的身体里。

亲娘哎老天爷哎祖宗哎这是怎么回事啊!

即熙也不管那么许多了,看见士兵准备来捆他们,大喊一声:“快逃啊!”

然后就拉着思薇的手飞快地跑,她一语惊醒梦中人,孩子们原本吓得动都不敢动,此刻也都慌了神横冲直撞。因为大家四散奔逃士兵们不能立即合围,即熙带着思薇见缝插针地到处蹿。思薇小脸煞白,勉勉强强跟着即熙,像是已经六神无主了。

但是这些士兵本身就生得魁梧,又有煞气加成个个力大无穷,很快就抓住了不那么敏捷的思薇高高地拎起来,即熙也被拎起来抓住。即熙看见思薇颤巍巍的眼睛立刻火冒三丈地挣扎着,嚷嚷着要他们把思薇放下来。

她明明从没做过姐姐,在悬命楼就是被疼爱的老幺,面对这个讨人嫌的便宜妹妹却生出无限的责任感。

正在即熙搜肠刮肚地回忆爹教她的那些恶咒时,士兵的胸口突然破空而出一寸剑尖。那剑是如同冰一般透明的质地,里面有细密的红色脉络。

即熙和思薇跌坐在地,怔忡之间就看见士兵魁梧的身体倒了下去,露出他身后站着的黑袍身影。

尖锐的鸟叫划破血腥和骚乱传来,一只巨大的银灰色矛隼落在黑袍者的肩头,正是“万鹰之神”海东青。黑袍者似乎轻微叹息了一声,解开黑袍露出里面的一袭白衣,他身长玉立气质卓绝,有银色线条自右边额角蔓延到眼下。

少年一身雪白地站在煞气和黑暗里,手里透明的长剑里涌动着千丝万缕殷红的细脉,如同被冰封的一颗心脏。

思薇怯生生地喊了一句:“雎安师兄。”

原来他叫雎安。

雎安伸手把她和思薇从地上拉起来。即熙面对这短短人生中见过最好看的人,极少见地表现出拘谨和无措,握着雎安的手都忘记放下来。

“阿海,你照顾她们。”

少年雎安只是轻轻拍拍即熙和思薇的头,便抽回手转身而去。那只海东青似乎有些不满,鸣叫了几声还是不情不愿地落在了她们身边。

即熙就仰着头看着这个少年提剑一路朝高台奔去,所过之处煞气畏惧似的纷纷避开。

周围的士兵们仿佛受到某种感召,也不管孩子们了扭头一齐涌向少年,乌泱乌泱如同鬼魅。便是被雎安的剑斩断臂膀鲜血喷涌,他们的腿脚也一刻不停,仿佛不能感觉到疼似的,面无表情眼底都是野兽一般的狂热。

即熙都看呆了,这些士兵他娘的还是人吗?

雎安快奔到高台时,终于有个正常的人出现在雎安面前。那是个四十多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黑衣几乎融进黑漆漆的环境中,长相虽然不错但是神情阴鸷,他立于石阶之上讥诮地说:“不周剑,海东青,额上星图,你果然……”

不等男人讽刺完,雎安就略一侧身绕过男人,白色衣衫扫过男人肩膀头也不回地向前,快速奔跑的脚步没有丝毫减慢。

“抱歉,借过。”

即熙和男人同时露出了怀疑自己耳朵的表情。

男人气急地转过身去追雎安,一边调动那些着了魔似的士兵围攻阻拦雎安,雎安身姿轻盈剑光如电,流畅地杀出一条血路,手里的不周剑饮血越多越是鲜艳兴奋,煞气不再涌向士兵们反而大量涌入剑中。

男人终于扯住雎安的袖子吼道:“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兔崽子嚣张个什么劲!”

雎安一个旋身干脆地斩断被男人抓住的衣袖,杀出一条血路一边皱眉道:“你先稍等。”

“……”

即熙心说都这时候了你还讲什么礼貌!

雎安几步踏上高台,眼神飞快地扫视一圈之后就抬手将剑插入高台中央,注入剑中的煞气迸发而出将高台生生劈成四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过后煞气快速散去,被雎安所伤的士兵们如梦初醒般发出哀嚎。

雎安转身挥剑指向追在身后的男人,剑尖只一寸便可达他的咽喉,淡淡说道:“现在可以了,请讲。”

“……”

即熙看着那男人原本阴鸷的面部变得愈发扭曲,深感他要被雎安气死。男人站在摇摇欲坠的石阶上,色厉内荏道:“修士仙家从不管朝廷之事,星卿宫插手算怎么回事?”

“以童男童女为祭,聚煞气养魔,招魔入体乃仙门禁术。修士仙家不管朝廷,但要管你。”

“你真以为你一个人就能全身而退?”

“众仙家已经在外布好阵局,我只是来毁招魔台的。”

男人面色青黑,似乎是知道大势已去,他沉默了一瞬然后破釜沉舟道:“你以为你天机星君天下无敌吗?我可是悬命楼麾下,你敢动我禾枷饶不了你!他要咒杀你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本来即熙正兴致勃勃看戏,一听此言气得叉腰:“放你娘的屁!”

这谁啊平白无故的要做她叔叔?

悬命楼里别说长得好看的人了,长得好看的鸟儿她都能叫上名字来,这人长得怎么说都比刀疤叔叔血手叔叔周正十几倍,她要是见过这人能没一点儿印象?

再说了咒杀哪有他说的这么简单!咒杀星君搞不好要折十年寿!她爹开开心心收钱咒人那都是一锤子买卖,整这又脏又累又恶心的事情干啥?啥屎盆子都往她爹头上扣!

“想来禾枷并非傻子。”雎安对于男人的威胁无动于衷,笑着摇摇头:“我也不是。”

即熙的怒火微微平息,对雎安的回应深以为然。

从远处传来人声,即熙转头看去便见许多衣袂飘飘的修士奔进来,将那些刚刚失了煞气痛苦不堪的士兵控制住。几个颇有威仪的长者飞落在雎安身边说了什么,向他行礼道谢。雎安收剑回礼,将这个男人交给长者们,便拾级而下走回即熙和思薇身边。

即熙抬头仰望他,便看见雎安向她行礼,然后蹲下来直视她的眼睛,笑道:“多谢姑娘保护在下的师妹。”

即熙第一次被人称作“姑娘”而不是丫头女娃小兔崽子,她突然没了伶牙俐齿,只能勉强故作高深道:“这……这点小事,无……无足挂齿。”

雎安笑笑,转头看向思薇,语气就稍微沉了一些:“你怎么会来这里,不是让你跟柏清先回宫吗?”

思薇低头小声说:“我……我就是想帮忙。”

“等你修为精进之后自然可以帮忙,不急在这一时。量力而行,你可明白?”他的语气依然温和,不过神情确很严肃。

“明白……”思薇的头更低了。

即熙瞪大了眼睛看着旁边这个大小姐,哎呦天啊这小丫头还有这么乖顺的时候呢?

雎安再转回头看向即熙的时候,目光微变,即熙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便看见她脖子上戴着的金锁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了衣襟之外。她心中大惊赶紧把金锁揣进自己坏里。

“小姑娘,你为何如此拼命救思薇呢?”

“放屁,我才没拼命救她!”即熙立刻暴露本性。

思薇听见她说粗话又皱起了眉头,然而雎安只是平静地望着即熙的眼睛,他说道:“你的母亲是星卿宫太阴星君么?”

“不是!”即熙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否认。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她和她母亲长得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看一眼就全明白了。

雎安看着气鼓鼓的即熙,为这个小姑娘孩子气的举动笑起来。他的眼睛莹莹发亮,弯成好看的弧度。

“你的金锁是太阴星君做的,她是你母亲,你知道的吧?”

思薇呆立了半晌,看看即熙再看看雎安,然后就红着眼睛开始闹起来。她说那个金锁一定是即熙偷的,这个小偷不可能是她的姐姐。

那一脸义愤填膺,仿佛受了什么奇耻大辱似的。即熙看着这个便宜妹妹,觉得刚刚自己大概是脑子坏了才想救这个白眼狼。她不耐烦地说:“是是是,我偷的,我不是你姐,没事了吧我走了噢。”

“你人走就走,把我母亲的金锁留下!”

见思薇要来抢金锁,即熙反手就给了思薇一巴掌,气道:“我去你妈……你大爷的!敢抢我金锁我跟你拼命!”

思薇捂着被打红的脸,却罕见地没有还嘴也没有还手,而是瘪了瘪嘴哭了出来,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旁边在整理现场的修士们都频频侧目。

即熙有些没趣地挠挠头,她那一巴掌也没多重吧?思薇用得着这么伤心么?

在之后思薇和即熙针锋相对谁也不饶谁的岁月里,即熙一直没告诉思薇那天知道她是自己妹妹时,她其实是很开心的。

小说《师母她善良又疼人》第5章招魔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透视高手》《倾世医妃要休夫》《娘子威武:别碰我相公》《重生之农门娇女》《最强神级熊孩子系统》《爱随风万里》《驯夫有道:剽悍医妃逆天宠》《将军的灭火小娇妻》《灵武帝尊》《佞女当嫁

  1. 穿越小说

    青年文摘穿越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穿越小说大全,打造穿越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穿越小说免费阅读。看穿越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1. 黎青燃小说

    黎青燃是一个比较知名的小说作家,黎青燃的全部小说主要作品有有《师母她善良又疼人》,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阅读。看黎青燃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鄂鸣晨
    鄂鸣晨

    师母她善良又疼人令人庆幸的是,太阴星君回到星卿宫后只说自己结了婚又和离,并育有一女。至于她前夫的姓名身份则是只字不提,而太阴星君已经去世,现在星卿宫更没有人知道即熙的父亲是谁了。当雎安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