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摘—好看的小说在线导读!

你的位置: 首页 > 书库 > 他的小祖宗又甜又野
他的小祖宗又甜又野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他的小祖宗又甜又野壹元硬币

分类:总裁
郁啟曳:“……”他可真是重新认识了什么叫‘宽容大度’。一个女孩子,手段的狠厉比起他来有过之无不及。快走到监狱门口时,白染突然顿步,回过头来,有些疑惑:“你是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被关进来?”不然怎么会说小说主角是白染郁啟曳的小说叫做《他的小祖宗又甜又野》,本小说的作者是壹元硬币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踏过晕在脚下的女人:“保住她这条命,我要她余生腐臭在这牢里。”那声音极其清淡,似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却又夹掺着不容质疑的压迫感。......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23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尽管脑子昏沉得厉害,但他依然强撑着意识,小心松了怀抱,低哑了声:

“你没事吧?”

白染凝了眸色,没有丝毫感激,反而有点麻烦的意味:“你这样,让我很困扰。”

护她什么的,又是人情,要还的。

早听话把她扔下去不好吗?

明明只是一个连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的小白,不至于为了护她丢了自个性命……

这时,只听‘砰’的一声。

是小门便携式追击炮的动静。

紧跟着便是一阵枪声,很快没了动静。

白染一脚踹开了车门,那车门像是豆腐渣似的,轻易断落,被踹飞不远。

郁啟曳想拦,刚伸了手,白染瘦小的身子已经钻了出去,紧跟着,车子突然吃了一道蛮横力劲,随即朝天的底盘翻了过来——

这一幕,让下车赶到的大佬和没见过世面的小弟们大吃了一惊。

郁啟曳来不及吃惊讶异,有些恍惚下车,一眼便触及到朝他们跑来的几十个黑衣人,其中为首跑在前头的是……

拥有纳州百分之三十军火份额的雷诺兵工厂的法人伊曼纽尔·巴勒姆!

这种人怎么会出现在这?

她到底干了什么会结仇这号人物?

郁啟曳根本来不及多想,强撑着走到白染身边,把她拉到身后,半只染血了的眸子越加冷冰,犹如那从地狱深处爬出——

俩人似乎打过照面,伊曼站在郁啟曳面前,有些疑惑:“你怎么会在这?”

他只收到白染出狱的消息,并不知道接她出狱的人是郁啟曳。

郁啟曳收紧了抓着白染细嫩手腕的手,把她往身后藏了藏,狠态毕露,像是一只炸了毛的雄狮在恐吓对手:

“你要是敢动她一根头发,我一定要你付出百倍代价!”

伊曼皱眉疑惑,像是有三个问号挂他脑门上。

身后的白染笑开了声,她看着四十多岁光头的伊曼:“你的意思是,要拔他一百根头发吗?”

这难度挺大的!

郁啟曳偏头看着身边笑弯了眉眼的白染,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什么时候还开玩笑?

下一秒,伊曼面露惶恐不安,俩腿一软,竟直直地跪倒在了郁啟曳的跟前。

准确的来说,是跪在了白染面前。

伊曼一跪,身后一片黑衣人全顺着跪了下来。

“主人,很抱歉来迟了。”

军火大佬居然屈膝恭敬!

驾驶位伤的同样不轻的桑犹有点懵逼地看着眼前场面,弱弱地凑到郁啟曳身边,小声哔哔:

“七爷,您什么时候收服的伊曼啊?”

郁啟曳哽住,他当然很清楚伊曼跪的不是他。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觉着胸口好像堵着什么!

白染瞟了一眼马路上还燃着火色的车辆,一句云淡风轻:

“只不过是进去待了四年,什么杂碎都敢找我麻烦了。”

伊曼低着头,不敢吭声。

白染又是不紧不慢的一句:“跟迪欧那七个家伙说一声,我想从良了,只要他们不找我麻烦,我会尽量克制不闹出什么动作来的,至于其他的垃圾,敢动一下的,都清了,想搞事的,也清了。”

这一句落下,不止整个洛杉,暗下血色的潮涌注定要流一段时间了。

伊曼乖巧恭敬:“Yes,mymaser.”

“留下一辆车,滚吧!”白染发话。

“好的。”伊曼乖顺地全然没有一个兵火大佬的样儿。

他刚转身走了没几步,白染像是想起什么:

“对了。”

伊曼赶紧掉头,像个小媳妇似的重新跪了回去。

小说《他的小祖宗又甜又野》第5章我想从良了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且惜真情》《倾世医妃要休夫》《甜妻上线:总裁了解一下》《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就喜欢你宠着我》《上门豪婿》《风光大嫁:总裁宠妻甜蜜蜜》《参见玖灵大人》《青鸾在上》《娇妻太火辣,总裁缠上瘾

  1. 总裁小说

    青年文摘总裁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总裁小说大全,打造总裁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总裁小说免费阅读。看总裁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1. 壹元硬币小说

    壹元硬币是一个比较知名的小说作家,壹元硬币的全部小说主要作品有有《他爱的人可甜可咸》《他的小祖宗又甜又野》《溺爱成瘾:三爷宠妻请低调》《景少宠妻至上》《暖婚蜜爱:景少宠妻至上》,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阅读。看壹元硬币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表梅红
    表梅红

    他的小祖宗又甜又野这画面让桑犹惊讶地张了嘴,郁啟曳的视线更是深沉的思量。白染慵懒中带着几分趣味:“我要跟他回北国,那些想找麻烦的暗中处理好,别让我烦心,要是俩个月后他还在我身边,跟所有人都说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