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摘—好看的小说在线导读!

你的位置: 首页 > 书库 > 她笑起来很甜
她笑起来很甜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她笑起来很甜虫小扁

分类:言情
3.过了这么久,居然被别人亲了。常笑瘫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尽管撑完全程,尽管有优良底子,她还是觉得自个儿的腿要废了,全身都沉甸甸的,好难受。“水……口渴啊……”她想打滚,又不想动,“水……”“据知常笑季晓桐是小说《她笑起来很甜》里的主角,它的作者是虫小扁,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对爱情一窍不通的常笑在酒吧与室友聚众玩乐,却被邻桌的男生乘机强吻一口。常笑郁闷之极,室友却喜出望外,那人居然是计算机系有名的兰花草季晓桐。那边,季晓桐因为大冒险被罚,不得已亲了常笑,酒吧里灯光陆离,穿着打扮一直非常中...
状态:完结 时间:2021-01-2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5.要不要出来喝两杯水酒?

常笑一直很热情,但凡班级活动基本从不缺席,苦累也不怕,若忙完还有什么要收拾的,她都自愿留在最后帮忙。关键是她从不邀功,顶多就摆摆手说没啥,笑得很……爽朗。

容兰原本看她不顺眼,觉得她完全不懂婉转的艺术,有些时候说的话太直接,让人不爽。容兰也算是交游甚广的人,认识的朋友各式各样,但唯独没有常笑这样的。虽然两人同一寝室,低头不见抬头见,但也就是点头之交。

直到大一时有次碰上麻烦,容兰原本属意而一直暧昧着的对象,居然是外校某女的男朋友,那女的发觉后竟带人闹到寝室里来。容兰被那男人骗了本来就窝火,还碰上个蛮不讲理的人,什么淑女气质都顾不上了,一言不合就扭打了起来,什么都被拿来当便利武器。

常笑原本还在电脑前赶稿子,寝室空间小,被挤攘得不像话,她刚站起来,就瞥见一女的手操起搁在桌子上的饭盒往容兰身上砸。倩倩在旁边急得直跳,常笑脑子一热,就发弘扬团结友爱的精神,硬生生地替容兰挨了这一记。

只是这一记下来,常笑腰板仍挺得笔直,也不叫痛。紧接着,她回头凭着身高优势一把揪住那女的,夺过饭盒往桌子上狠狠一敲,只听一声巨响,不锈钢饭盒硬是被敲得严重变形。

气势震撼全场后,她凛然肃声道:“我要生气了!”接着她拨了拨头发,袖子一撸,指了指那个带头的:“我说,再不滚,我就用脚踹你**。”

估计常笑说得太认真,围在寝室外边自个儿班上的女生,有人忍不住笑了,胆子也大起来,嚷嚷着“赶紧滚”。估计那几人面对这阵仗也有点蒙,再看一眼常笑一米七的身高杵在那儿确实有威慑力,甩下几句狠话就走了。

容兰当时有些感动,轻轻说了声谢谢,蓬头垢面地问了句痛不痛。常笑却蓦地想起什么,比了比自个儿那变形的饭盒,说:“这个你会赔的吧?”然后就笑了笑,又坐下码字去了。

容兰突然就看明白了——常笑的笑容其实很诚恳,只是弧度摆得有些嚣张就是了。

这事之后,倩倩也对常笑改观了。容兰拖着她俩说是要拜把子,三人就义结金兰,相亲相爱了。

认识久了,她们才发现常笑这人其实挺憨,没心眼儿,偶尔会有股傻劲儿,看她和余非那个人精的相处模式就知道了。所以,后来常笑再说那些“气人”的话,听起来就蛮好玩的,因为她的出发点都很认真。

同时,常笑也在坚持着自己的原则,譬如每次联谊,她总是坐在一堆女孩子里边锲而不舍地强调自己是个女生。总而言之,常姑娘是个怪胎就对了。不过,她怪得还蛮可爱的,虽然一开始不讨人喜欢,但属于常笑的那份独特,需要时间慢慢品味。

还有,其实余非是在欺负她吧……怎么会有人被欺负得这么后知后觉且无比快乐……

“笑笑,电话。”

常笑还拿着容兰的笔记本在敲字,听到叫唤从床上爬下来,噔噔噔地跑来接起电话。奇怪,她手机接电话不用钱,通常认识的人都往她手机上打。

“是我。”声音稍显压抑,却力求轻松。

她听得莫名其妙,“嗯”了一声,问:“你是谁?”

对方明显不悦:“就是我。”

她还真没听出来,又问:“谁?”

“常笑!”

“开玩笑,你要是常笑,那我是谁?”隐约听见对方在吸气,她想了想又说,“有事打我手机吧,拜。”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下一秒,电话又如火如荼地响起来。常笑刚接起来,听筒那边的人有些暴躁地喊:“我叫季晓桐,来讲和的!”

讲和?来求和的吧。常笑自动理解为此,挑了挑眉:“行吧,那你先道歉。”

季晓桐在电话那端明显迟疑起来,常笑隐约听到有人说“忍”还是什么的,她倒也没想太多,心思都在新开的小说上。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她被迫割舍后,反倒是茅塞顿开,思路豁然开朗。

“道歉?”他像是被人怂恿,语调明显不悦。

但常笑也不知是不是心不在焉,把疑问句听成了陈述句,把道歉听成了抱歉,直截了当地说了句:“原谅你了,那拜!”然后又利落地把电话挂了。

其实容兰说得对,有时候她是个窘人。她脾气来得快,去得快,快则数分钟,慢也顶多四五天,对朋友基本也是来者不拒,除了她直觉性说不的——她很信赖自己的女性直觉。

昨天和仙姑聊了聊,放松了心情,她回头想想又觉得四万字也没什么,跑了两万米也没什么,被喷一喷更是没什么,那酒渍还是能洗干净的嘛!且她在论坛上说他不外如是,虽然是事实,但也挺伤人面子,既然他道歉,她就决定冰释前嫌了。

反正她之前写的几部长篇小说,也没多少人看,空有一腔热血,如今又找到新的感觉,只想为钟爱的小说事业继续抛头颅,洒热血!

没想到,常笑刚往床上爬了两步,电话又锲而不舍地继续闹腾。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跑过去接了,却是先声夺人:“有什么话你不能一次说完?”

季晓桐差点摔电话,心想挂断电话的明明一直是她,深吸两口气,语气有点公式化:“为加强联系,问你要不要出来喝两杯水酒!”

“哎?”常笑有点迟疑,就抬头问容兰,“季晓桐请喝酒,去不去?”

“季晓……桐!?”容兰从厕所探出个头来,蓦地瞪大眼睛,“去!当然去!”

“那行,”她又对着电话说,“水酒就不用了,喝啤酒吧。”然后她急急地把电话递给容兰:“你跟他约时间。”

她就这么华丽丽地把季晓桐抛在脑后头,接着兴冲冲地构思情节:接下来男主角要怎么行动才好呢?

常笑读的是经贸系,上统计学时脑子还挺好使,所以教授也挺喜欢她。教授看着她,扶着眼镜说:“好端端一个小姑娘,咋中意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小伙?”

她就笑一笑,说:“没办法,我穿上裙子,倩倩就说我是妖孽。”

——妖怪的妖,孽障的孽。

常笑从床上挪到桌子上,又捧着笔记本走了几圈,绞尽脑汁,终于又完成了几千字。她长长地舒了口气,心想这回谁要敢再放毒害她,她就跟谁斗争到底。

倩倩是话剧社领导,容兰是系学生会干部,两人有事忙,下午都不见了人。而常笑自己,当初抵不过体育部部长的极力邀请,点了头,常常奔波在系里边各大球类赛事上,给人递水,当裁判,在圈子里也小有名气。如今好不容易媳妇熬成婆,她可以使唤新人干活,才难得空闲了些。

她一摸肚皮,刚觉得有些饿,手机**就闹了起来。常笑一瞅是余非的名字,乐了,声音与先前简直有了本质上的区别,嚷嚷着:“余小非!”

余非轻轻笑起来:“常大笑。”

常笑笑得更甜蜜,然后中气十足地吼道:“汝且空出腹来,今夜餐桌上见真章!”

“喏。”他又笑笑,语速不紧不慢,语调沉稳,“今夜月上柳梢头之时,小娘子梳妆打扮一番,吾自当上门迎接。”

“吾盛装静候,”她学着武侠剧里的场景,肃了脸,自顾自地一抱拳,凝眉道,“请啊!”

“请。”他声音里笑意浓浓。

“且慢!”常笑吼住他,“哎呀呀”地吊了把嗓子,然后唱道,“月上柳梢头是何时哇?”

“小娘子等我便是。”

“好。那——”她耸耸肩,继续学着武侠剧大侠的粗犷声音,“我挂电话了哇——呀呀!”

常笑挂了电话,猛地在寝室摆出个黄飞鸿的标准姿势,吼道:“请啊!”然后傻愣愣地笑。

月亮还没出来,余非就来电话了,说是在楼下等她,此举深得她心,她蹦跶着就出去了。

余非隔着老远瞥见她笑得春光灿烂,微微挑了眉:“常小弟今日这般高兴,所为何事?”

“常小妹。”常笑不厌其烦地纠正他。

余非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说:“没有说服力。”

她瞪了他一眼。

她青春期时某次仙姑巡演回家,刚进屋就惊了一身冷汗,因为她一个夏天身高拉拔了五六厘米,胸部却还是没长。

嗯,她决定了,今晚甜品就点碗牛奶木瓜羹。

扒饭的时候,余非一直从她碗里夹葱花。她早让余非提醒老板炒菜时别放葱花,可是余非不理。她窘窘地想着他大概只是享受夹葱花这个过程……

不过,葱花吃多了会有口气吧,这个不会影响接吻吗?常笑望了他一眼,近距离看他,发现他的眼睫毛很长,还扑扇扑扇的,又莫名地有些害羞,就认命般把葱花都扒进口里了。

吃完,两人闲聊了下家常。常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提电脑的事——她觉得他应该还没弄好,现在提或许会伤他的自尊心,反正看在大家关系这么铁的分上,她就耐心点等候吧!

下一刻,余非却像是清楚她心中所想,用牙签戳了个小番茄递到她嘴边,也不管此举看起来究竟有多暧昧,多……别扭……

接着,他慢慢地说道:“最近得罪了什么人?”用那种毁灭式病毒程序,C盘连个渣也捞不到,连带其他盘的东西也都遭到毁坏。而且……他直觉此事没完,对方指不定只要她恢复上网就会一直攻击。

她没想太多,一口咬下小番茄,说:“没有。”然后转念一想,又说:“有。”

他又戳起个小番茄,重复喂食动作,不经意道:“不是他。”上次他攻其不备,进去那人的电脑,里边并没有这个程序……但作为小小的“回礼”,他就顺手献了朵……嗯,鲜花。

“不是谁?”常笑不明所以。

“没什么。”他笑笑,已无意再纠缠,倒是他准备了一份小礼物,打算慰劳一下那位“黑客”同志,“文档修复不了,但电脑弄好了。”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情略带安慰,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行了,我去拿。”她早预料到会有此结局。

余非戳了第三个小番茄,自己先咬了一小口,再把剩下的递给她,堵住她的口。他淡淡地想着这会儿倩倩应该已经把她的主机搬回去了,偶尔也得让他家常笑放松一下。他轻轻咀嚼了几下,说:“这个周末等我电话。”

履行承诺。

常笑爬楼梯回寝室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余非说“不是他”,难不成那个“他”是指……季晓桐?

嗯,下次问问他本人吧,免得冤枉了……好人。

她进门时瞥见桌子上自个儿的电脑主机,可惊喜了——难怪她刚刚说拿电脑,余非说不用,原来是这个意思。

瞥见倩倩坐在一旁,脸都是黑的,常笑就问:“怎么了?”

倩倩恨恨地咬牙:“你去跟余非说我讨厌他!”他居然为了常笑,抓住她的把柄威胁她……常笑是一根筋的角色,指不定还真跑去开口,她怕被打击报复,沉默了一会儿,又说:“算了,你还是别说了……”

再一想又不放心,她又补充道:“不准说!”

小说《她笑起来很甜》5.要不要出来喝两杯水酒?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且惜真情》《你的吻含了毒》《蚀骨情痴》《十年情缠,旧爱难欢》《相遇前遇见后》《溺爱成婚:顾少,万万睡》《修真高手在校园》《何处言情深》《就喜欢你宠着我》《最强神级熊孩子系统

  1. 言情小说

    青年文摘言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大全,打造言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看言情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1. 虫小扁小说

    虫小扁是一个比较知名的小说作家,虫小扁的全部小说主要作品有有《桐花朵朵开》《爱你不过一见钟情》《她笑起来很甜》《婚后夫人》,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阅读。看虫小扁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皋傲南
    皋傲南

    她笑起来很甜第二部分1.无事献殷勤,恐怕非奸即盗。容兰还真和季晓桐约了时间,就在这个周末。常笑觉得自己有必要学习下容姑娘的交际能力,倩倩也颠颠儿地说要参与,说还没正面见过计算机系传说

  • 衣香菱
    衣香菱

    她笑起来很甜2.他好像,从未被忽略得这般彻底。容兰说完就迁怒于常笑,瞪了眼她,随即像扔烫手山芋般把手机递了过去。常笑问:“谁啊?”容兰语气有点冲,说:“你们家那位。”她“哦”了一声,接过手机

  • 曲锐达
    曲锐达

    她笑起来很甜3.难道这就是缘分?C大的地盘其实很大,各类店铺林林总总,从饮食店、精品店到报刊亭,甚至是服装店,但凡说得出的是应有尽有。可常笑没想到,这么大的学校,这么多的店,她居然会在药店又

  • 蹉高超
    蹉高超

    她笑起来很甜4.她听着一半一半,觉得这场景怎么这么狗血。常笑撇撇嘴,哼了哼,她才没这么写过。她写的小说很直接,对男主角不会有这么复杂的描写,顶多就是“虎躯一震,心头一惊”而已。容兰突然又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