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摘—好看的小说在线导读!

你的位置: 首页 > 书库 > 我昨日纳妾她没闹
我昨日纳妾她没闹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我昨日纳妾她没闹六月

分类:言情
**的剂量不多,宇文皓在侧殿躺了一会儿,就已经缓过来了。元卿凌坐在他的身侧,殿中伺候的人都被她打发了出去,殿中,寂静得很。钢铁般的手指扼住了她的脖子,掐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宇文皓像一头愤怒的野兽,眼主角叫陆泽惠祁玉宸的小说叫《我昨日纳妾她没闹》,是作者六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医妃倾天下》又名《权宠天下》、《医妃在上》、《重生医妃》、《神宠医妃》《穿越之医妃当道》、《锦绣医妃》、《楚王弃妃》。天才医学博士穿越成楚王弃妃,刚来就遇上重症伤者,她秉持医德去救治,却差点被打下冤狱。太上皇病...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1-2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原主的身子太虚弱了,她昏昏沉沉地睡去。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竟然回到了她的研究室里。

公司给她安排的这个研究室,很隐秘,除了公司的董事长和她的助手之外,几乎无人知道研究室所在地。

一切都没变,她触摸着桌子,电脑,显微镜,她注射时候的针筒,丢弃在一边的试管。

电脑是开着的,她的微信在电脑上登录,有很多信息不断地弹出来,都是家人发来的信息,问她在哪里。

她触摸键盘,心底才有了从现代死亡之后的悲伤。

她是再也见不了父母家人了。

怔忡半响,她看到桌面上放着一瓶碘伏,这是她给自己注射之前拿过来的,因长期在研究所,所以,研究所里总会放有各种药物。

她打开药箱,药物几乎都没怎么动过。

若是她有这些药物,那孩子,大概还有救。

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得咿呀的推门声,她才忽然从梦里醒来。

有侍女掌灯进来,手里捧着一碟馒头,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冷冷地道:“王妃请用膳!”

说完,把灯放在桌子上便出去了。

元卿凌怅然若失,是梦!

她真的饿了,慢慢地起来下床走过去,脚却忽然被绊了一下,她低头看去,却见地上放着一个药箱。

她全身的血液顿时凝固。

这药箱,和她研究所里的药箱一模一样。

她迅速提起药箱拿到桌子上打开,颤抖的手慢慢地触摸着药箱里的药物,一模一样,一模一样,是她在研究所里的药箱。

呼吸屏住,她简直不能相信眼前所见。

灵魂穿越已经够匪夷所思了,而这药箱竟然也跟着来?

不,不,方才似乎没有的,是她梦了一场之后这药箱才出现。

怎么回事?

她先把怪力乱神一说摒弃脑后,试图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这件事情。

就当这里是平行空间……

不,不,解释不通,就算有平行空间,她因缘际会进了一个平行空间,但是脑子是她的,这身体不是她的,这点怎么都没办法解释。

许久,她才冷静下来。

藏好了药箱,狼吞虎咽地吃下几个馒头,她又躺回床上想继续睡觉,看还能不能做梦回到研究所。

但是,心潮澎湃,激动异常,她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了。

不仅如此,接下来的两天,她都没能睡着,就算身子乏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眼睛都睁不开了,可脑子还在高速运转,怎么都停不下来。

第三天,她还是没能睡着。

坐在铜镜前,她看到自己像一只鬼。

披头散发,眼窝深陷,脸色青白,眉心处结了一块小小的疤痕,手腕上的伤口已经没什么大碍,就是偶尔会传来一阵子抽痛。

这是伤口愈合的症状。

不知道那男孩怎么样了。

她慢慢地调整思绪,觉得自己再急也无用,不如先适应了眼前的生活再说。

所以,当侍女再送餐来的时候,她问:“绿芽,其嬷嬷的孙子怎么样了?”

侍女叫绿芽,她脑子里有原主的记忆。

绿芽冷冷地道:“快死了,你高兴了吧?”

她为什么会高兴?

小说《我昨日纳妾她没闹》第3章药箱的出现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且惜真情》《你的吻含了毒》《蚀骨情痴》《十年情缠,旧爱难欢》《相遇前遇见后》《溺爱成婚:顾少,万万睡》《修真高手在校园》《何处言情深》《就喜欢你宠着我》《最强神级熊孩子系统

  1. 言情小说

    青年文摘言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大全,打造言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看言情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1. 六月小说

    六月是一个比较知名的小说作家,六月的全部小说主要作品有有《我昨日纳妾她没闹》《政王的医品狂妃》《凤逆天下》《医妃宠冠天下》《元蓝心秦北啸》《冷面战王小蛮妃》,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阅读。看六月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禾冷松
    禾冷松

    我昨日纳妾她没闹原主的身子太虚弱了,她昏昏沉沉地睡去。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竟然回到了她的研究室里。一切都没变,她触摸着桌子,电脑,显微镜,她注射时候的针筒,丢弃在一边的试管。怔忡半响,她看到

  • 香颜骏
    香颜骏

    我昨日纳妾她没闹元卿凌怔了一下,脑子里忽然涌上一些记忆,火哥儿出事的前一天,原主才斥打过他,且令他抓紧把茅房上的木板盖严实一些,他出事,应该是从茅房上滚下来被钉子插伤了。而这些活儿,本不该是

  • 上官怜容
    上官怜容

    我昨日纳妾她没闹元卿凌怔了一下,脑子里涌上一些记忆。火哥儿出事的前一天,原主斥打过他,且令他把茅房上的木板盖严实一些,他出事,应该是从茅房上滚下来被钉子插伤了。而这些活儿,本不该是他做的。

  • 夷丹琴
    夷丹琴

    我昨日纳妾她没闹其嬷嬷跪在地上求利大夫,利大夫求救地看着家臣汤阳,汤阳为难地道:“大夫,要不试试?”利大夫冷笑一声,“试试?将死之人,老夫接手,损的是老夫的名声。”其嬷嬷听了这话,哭得几乎昏死过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