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摘—好看的小说在线导读!

你的位置: 首页 > 书库 > 庄太太每天都在求失宠
庄太太每天都在求失宠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庄太太每天都在求失宠之妖

分类:总裁
路雪沁趴在地上,模样惨兮兮。她半边脸肿得浮起,右眼只能睁开一条缝。嘴角有明显的伤,伤口正在往外渗血。头发被重重地揪紧,露出白色的头皮。高高仰起的脖子,隐隐露出昨夜疯狂的痕迹。“说话!捐还是不捐?救还精品小说《庄太太每天都在求失宠》是之妖最新写的一本豪门婚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路雪沁庄时久,内容主要讲述:传言庄少是大魔王,高高在上,冷心冷面,见死不救。然而——助理:“庄少!路小姐被抓去医院割肾了!您救不救?”庄时久:“与我无关。我只管我的女人,领证的那种。”三十秒后,庄少忽然抱住肚子:“哎哟哟!肚子痛!...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1-05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庄时久凝视窗外,剑眉微拢,眸光躁意。

庄家是白城首富,他是首富家族的第一继承人,是钻石王老五,是女人眼中的香饽饽。

想嫁给他的女人可以绕白城几个圈,不想嫁给他的女人,路雪沁是唯一一个。

烦躁。

敲门声响起,首席助理屈禾走进来汇报情况:“老太太想要您结婚生子,昨晚上她亲手在鸡汤里下药。可她年纪大了,下完药之后扭头就忘,又跑回来下第二遍。”

庄时久满脸黑线:庄家奶奶,史上第一坑。

屈禾继续汇报:“老太太现在的意思是:不要求门当户对,女的、活的、能生养的就Ok。最好是今年结婚,明年抱曾孙,两年抱三个曾孙。”

那不是抱曾孙,那是抱猪:“路雪沁呢?”

屈禾这才翻动手中的资料:“路小姐醒来之后,直接回去路家。您给她留的条,她撕得粉碎丢在垃圾桶。您给她送的新手机,她一并丢进垃圾桶。您给她送的衣服,她穿了。”

由此可以推测出:路小姐喜欢服饰,不喜欢手机和纸条,庄总送礼物可以直接送她服饰。

庄时久想踢飞他。真的,特别想踢飞他。

她自己的衣服还能穿,她会穿他送的?昨晚上他把她的衣服撕得稀巴烂,抱回酒店的时候都是用车上的毛毯裹着她。狠喘了两口气,又把领带扯了扯,憋得慌。

屈禾不懂他的憋,还感觉自己的提议十分正确,拿起笔在资料上进行备注。

路小姐最喜欢的礼物:服饰。多送服饰。

备注好再往下说:“路小姐回家后,和路先生发生冲突。路小姐不是他的对手,被打得有点惨,具体是怎么惨您见到她就知道。至于冲突的原因:路先生逼路小姐给路少爷捐肾。”

庄时久嗖的转身,表情丰富,醍醐灌顶:“昨晚抓她的人是路家的人?路家要抓她回去给路虎换肾?”

“是的。”屈禾点点头。

庄时久的脸色以肉眼能见的速度阴下来,眸光由阴变霜再变犀利如刀:胆子都肥了,他的女人他们都敢动。

“路小姐现在医院准备接受检查,检查完毕后会立即进行换肾手术。庄总,您的车已经准备好,随时都可以出发。”

庄时久阴着脸,气压低沉,戾气弥漫。

他走过去却没有走向门口,而是坐回自己的办公位:“出发去哪?我为什么要管她?她是我什么人?我只管我的女人,领证的那种。懂?”

屈禾一点都不意外,又无比淡定的点了点头:“懂!那么,庄总,您下面的行程是约见HS集团的王总,我要通知他过……”

“哎!哎哟!哎哟哟!”庄时久忽然发生痛苦的叫声,身体一点一点的佝偻下去,双手抱着肚子,表情扭曲到位:“胃痛!忽然胃痛,胃病犯了,我要去医院看看医生。”

屈禾又把资料放到桌上,淡定无比地跑过去搀扶他:“有病就得看医生。您再忍着点,车子就在楼下,很快就能到医院。”这叫什么?有人演,就得有人配合。淡定淡定。

小说《庄太太每天都在求失宠》第五章:我只管我的女人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且惜真情》《倾世医妃要休夫》《甜妻上线:总裁了解一下》《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就喜欢你宠着我》《上门豪婿》《风光大嫁:总裁宠妻甜蜜蜜》《参见玖灵大人》《青鸾在上》《娇妻太火辣,总裁缠上瘾

  1. 总裁小说

    青年文摘总裁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总裁小说大全,打造总裁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总裁小说免费阅读。看总裁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1. 之妖小说

    之妖是一个比较知名的小说作家,之妖的全部小说主要作品有有《庄少他口是心非》《庄太太每天都在求失宠》《江晗昱芸思梦》《神秘总裁夜夜来》《暗夜深宠:老公,用力爱》《甜婚暖心:倒追酷老公》,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阅读。看之妖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书友评价

  • 岑智美
    岑智美

    庄太太每天都在求失宠到达医院。屈禾跳下车再绕过去,小心翼翼的扶着庄时久:“您慢着点,小心别扭着胃。”再叫司机:“快去挂号,消化内科。”司机正要迈开腿,庄时久又忽然站直身体左扭扭右扭扭:“咦!不疼了

  • 长映雁
    长映雁

    庄太太每天都在求失宠抵消?他需要抵消?他是那种玩不起的男人?是那种把结婚当成儿戏的男人?心态阴沉下来,嘴上却若无其事的插科打诨:“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哦麦嘎的!你这个猪头又是哪位?我们认识?”路雪

  • 不夏瑶
    不夏瑶

    庄太太每天都在求失宠路军彻底傻了眼。走了?就这样把她带走了?不不不,她不能被带走,儿子还在等她的肾救命呢!他好不容易才逮到她,就算要走也得让她把肾留下来。拔腿要追又被屈禾挡住去路:“庄总的事情没

  • 偶夜南
    偶夜南

    庄太太每天都在求失宠路雪沁思忖片刻后,微微摇头:“不告。”邵寒年有点意外,以她嫉恶如仇的性格,她应该会告路军:“我能问下原因吗?”路雪沁紧紧身上的衣服,用一只独眼仰视他:“我和他的事情算是家事。家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