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摘—好看的小说在线导读!

你的位置: 首页 > 书库 > 尘台一抹相思垢
尘台一抹相思垢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尘台一抹相思垢丢了一只龙

分类:言情
世间之可惜,不是从未爱过,而是兰因絮果,不得善终。从前白芨以为,她于泓凛的钟情,可抵桑田沧海。可成婚的五百年,泓凛明白的告诉她,什么叫做一厢情愿!眼见着月上中天,窗外寒凉越发厚重,泓凛依旧不见身影。甜宠新书《尘台一抹相思垢》是丢了一只龙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芨泓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曾以为嫁给泓凛是她的福,却不想,原是害了族人,魔界的孽!五百年的夫妻,只换来一句魔族余孽,死不足惜。白芨不知道她究竟何处做错了,直到临死,她才惶惶明白。她...
状态:完结 时间:2021-01-01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白芨怔愣了一下,她不敢确认般的再次问道。

“……你说什么?”

“红线断,姻缘毁。你不是想要和离,剪断它,本太子就放你走。”

白芨手扶着树干踉跄站起身,挺直背脊又是一阵疼痛。

她咬牙忍住闷哼,似是疲累又好像崩溃:“泓凛,你真当我不敢么?!”

滚烫的泪水在眼眶打转,白芨凄苦一笑。

“本太子不过成全你,既要和离,那便断的干净!”

泓凛被白芨的目光看的心头一滞,硬声掩饰。

白芨一顿,随即苦笑。

她怎么又忘了,泓凛不爱她,自然不会在意她是否心如刀割。

空落感袭上,她仓皇一笑:“好,我剪断便是。”

说着,她踮脚去抓随风摇摆的红线风铃,每每擦之而过。

泓凛瞧着她的动作,轻啧了声,讥讽道:“既是不愿剪断,何必做戏!”

白芨麻木的心骤然一缩,窒息般的难受。

她狠了狠心,调动起自身魔核中仅存的魔力,便要直接化刃斩断红线。

泓凛眸色一沉,她竟然真的动了心思!

手中仙力骤出,将白芨整个人拖到了一边摔在地上。

“噗——!”

强行调动魔力,以及被泓凛仙力所伤的代价重叠在一起,白芨一口鲜血涌了出来。

“让我剪断的是你,阻止我的也是你,泓凛,你到底想我怎样?!”

白芨声声重咳着,吐字艰难。

“因你一人之故,耽误了本太子同华媱五百年,你以为不付出代价便可轻易离开?!”

轻易?她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多么?父母惨死,魔界毁灭!

这样的代价难道还不够么?

而华媱……

白芨深吸了一口气,胸腔处传来挤压的窒息之感。

她阖眼又睁开道:“泓凛,你那么爱华媱,可知华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无论她是什么样的人,都比你好。”

泓凛嗤声说着,字里行间都是对她的维护,对白芨的贬低。

白芨捏决的手指僵了僵,而后嘲讽一笑。

也不知是在笑她自己的天真,还是泓凛的蒙在鼓中。

“是啊,她处处比我好,就连骗你这件事,都比我厉害的多!”

白芨讥讽的轻喃道,随手将封着那日她与华媱对话的玉简扔到了泓凛脚下。

“听一听吧,好好认清华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泓凛扫了一眼玉简,却是不曾捡起。

“还当你想做什么!玉简而已,随便做法便能更改的东西,你以为本太子会相信?”

泓凛抬脚将玉简踢到一旁,路过白芨时,扔下句话——

“别再耍心眼儿,否则本太子便让魔族当真尽灭!”

白芨望着他离开的方向,那是重华殿。

浑身脱力,她背靠着树干滑坐在地,仰头望着依旧摇曳的红线风铃,她满心凄苦。

魔界毁灭,魔气荡然无存。

依靠魔气才能长生的魔族之人,早就没了活下去的可能。

阖眼,黑暗侵袭,鲜血顺着她的嘴角缓缓流下。

“泓凛啊,你可知便是你不杀我,我也活不了多久了……”

小说《尘台一抹相思垢》第5章付出代价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且惜真情》《你的吻含了毒》《蚀骨情痴》《十年情缠,旧爱难欢》《相遇前遇见后》《溺爱成婚:顾少,万万睡》《修真高手在校园》《何处言情深》《就喜欢你宠着我》《最强神级熊孩子系统

  1. 言情小说

    青年文摘言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大全,打造言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看言情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1. 丢了一只龙小说

    丢了一只龙是一个比较知名的小说作家,丢了一只龙的全部小说主要作品有有《101300001玉婉清玄墨》《第一章寻人正阳十四年春》《11112345673叶楚月轩辕辰》《镇北侯叶楚月》《弃你弃心弃情》《以爱为名的噩梦》,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阅读。看丢了一只龙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桓思嘉
    桓思嘉

    尘台一抹相思垢昭阳殿内,白芨醒来之时只闻的见满屋子的药味。她坐起身,腹内丹田处魔核上的裂痕加深,似乎只要轻触一下便会破碎。魔核是魔气凝结而生,也是一个魔活着的根本,魔核碎了,魔也就死了。

  • 袁泽雨
    袁泽雨

    尘台一抹相思垢瞧着男人附身上来的动作,白芨心内一惊,惊慌的闪避着。“姻缘已断,你不能这么做!”泓凛瞧着白芨那副守身模样,脸色沉冷:“这世间,没有本太子不能的事!”话落,她半身衣衫被褪尽。魔力被

  • 祈含之
    祈含之

    尘台一抹相思垢霁炀悄声离开,将昭阳殿留给她一个人。殿门内笑声渐消,取而代之的是呜咽的哭声。霁炀听得心头酸涩,对泓凛的作为生上了几分的恼怒。寻着他的气息而去,瞧着云山脚下相携而立,言笑晏

  • 况赞怡
    况赞怡

    尘台一抹相思垢白芨心中一顿,下意识的避开华媱伸过来的手。“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你还要做什么?!你究竟还有什么放不下心的?!”拉扯间,本就疼痛不已的身子更如同要被截断般,痛的她眼前一片模糊。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