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摘—好看的小说在线导读!

你的位置: 首页 > 书库 > 妖杀之娘子乖一点
妖杀之娘子乖一点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妖杀之娘子乖一点乐瑶

分类:言情
由于事发过于突然,而白鹤楼又非寻常人可入,所以一时间谋反之事尚未闹得满城皆知。沐怀靳与我趁着楼下守卫松懈之时混入了人流之中。“原听闻凉州西河再寒的天也不会结冰,便想着前去一睹风采。然而果真不可尽信了小说主角是晚音沐怀靳的小说叫做《妖杀之娘子乖一点》,它的作者是乐瑶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世说的江湖险恶,人心难测。我在尚未步入凡尘之时,便已有所领悟。也听闻这江湖大抵算是男人的江湖。既身为女子,便不该有所介入。然而我却偏有着异样命数。......
状态:完结 时间:2020-12-30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每年开春之际,都城中人为了迎接这份崭新的气息,便会点河灯缅念。久而也就成了传统,称为“千灯节”。

城主倒非头一次邀请凌烟阁,只是阁主向来不理睬这些。没想到他竟会促成了城主这一心愿。

“晚音姐姐还是漂亮的,平常不爱打扮是朴素的美,此番上了妆容,当真是能艳冠群芳了。”

桑儿替我梳妆之时,如此饶舌着。我不应她,只是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两靥胭脂,眼角浅勾,眉间烙了点朱砂,描眉画唇,俨然雍容成了自己都认不出的模样。

我从不自恃貌美,也知此生早于身外的这些清了界限。

起身,桑儿为我理平了小裳然后取过挂在一旁的淡蓝外衣,颜色虽不那么明艳,但衣上金丝银线描摹出的纹路丝毫不显得素雅。

束好腰身之后,桑儿俯下了身为我铺平了裙摆,她的声音也正是此时传来:“晚音姐姐这衣物首饰太沉,会影响你身手吗?”

我被她这一问唬住,半响才答道:“只是以琴女之身前去,用不着动手。”

她直起身子,会意的点了头:“晚音姐姐,多加小心。从她眸中,这份挂心,似乎毫不掺假。”

白鹤酒楼位于城中最繁华的地段,样样奢华,仿佛专为这些达官相聚作乐而建。高楼之上,宾客纷沓而来,锦衣华服配着金钗银钿。我静坐于堂中一角,环着素琴,淡淡扫过来人。

直到忽闪而过的一个人影,让我瞬间放弃了对其余所有过客的注目……

他一袭青衫,于人群中端步行来,眉目似画,英挺而又温婉。

恍惚如昨日初见,他含笑谓我曲意,亦是这般的温润如玉,柔情似水。只是这一见,隔了些许时日,他身边之人比我多了张明晰笑靥。

夜色渐浓,灯火更盛,高堂被映照得犹如白夜,除却多了那么些昏黄。宾客满座,而我也起身去到帘后,等待城主发话便可奏乐。

桑儿则在后堂,她自是听得清这里的一切动静。只是城主并未立即让我演奏,而是清了清嗓,用威严并着慈祥的声音发话:“在座的各位都是都城的大家,昌某在此十分感谢各位赏脸赴宴!”

隔着垂帘,我看见正座上的人饮尽了一杯酒,而目光一转,便又见到坐在离高座最近的二人,那女子一袭艳黄宫裙,难免引人注目,她眸中笑意浅藏,为身边人斟好了酒,沐怀靳只望了她一眼,淡淡点了头。

“借此机会,昌某向各位介绍一位公子。”说话间,城主也将目光转向了沐怀靳:“小女出城游玩,不幸遇到刺客,多亏少侠出手,才得以平安归来……我昌家向来有恩必报,沐怀靳公子有何要求,但提无妨。”

原是如此,如此尊贵不似常人,原是城主千金,而他倒也实在侠义,逢人便救。

沐怀靳只是在座下细细品了口酒,身旁的女子目光殷切,丝毫不掩饰暗许芳心。

“在下闯荡江湖,无所贪享,只素闻凌烟阁中个个音律胜过常人,不妨,城主就赠在下一首曲吧。”

在座的人都有些愣神,只求一只曲,作答城主千金的性命?

我与他隔着一扇轻帘,觉出他望向我时,目光炽热。

“……自然,可以……”城主也略有些挂不住面子,但依旧装作平静:“公子请点。”

沐怀靳再度望向我,我与他对视,这份久违的认真,正如我日日所牵念的。

“便一曲《梨花叹》吧。”

我低眉抚弦,这琴丝冰冷,触得我满心怅凉。

扣弦而乐起,刹时,曲中寒意袭了满堂,悠绵曲境,纵意阑干,促节繁弦,跌宕腾挪。此曲我日日整练,不知可赶上了当日逊下的那一筹。

弦音渐缓,有如汹涌江流汇入潺溪,循着沟渠,离了束缚。

然一曲终了,未得满堂掌声,而是一杯盏掷地,和着琴音回荡。

堂中数位哗然起身,四面窗扇从外而破,跃入的黑衣将大堂团团围住,身前的垂帘被撩起,沐怀靳单手挽帘,另一手扣住我未来及从琴身上拿下的手腕,他反手发力,我于是顺势点地而起,还他项颈,落他怀中。

竟好似那日,与他共驾而去。

“好久不见。”他朝我扬唇,敛尽世间情长。说罢,却不再停滞,揽过我的腰身后,借一张矮桌为支点,旋身而起,朝着东向窗疾去。

东窗前守着的几位持剑侍从立即作势,然而甚至未待得他们拔出剑刃,便被沐怀靳的剑气震缓了动作。“

截下他们!”原先座下的一位中年男子号令道:“与昌家有瓜葛之人,必须悉数缉入。”我听见身边人轻笑出声:“你只该感谢,我对你们的权斗提不起兴趣。”

语罢,一道剑刃划过,泠泠泛寒。即便在满堂灯下,也看得清那道清澈莹光。

下一瞬,欲冲上来的数人皆顿住了步,哀嚎着倒地,剑气只击中他们前胸,画出一道数寸血痕,却未要了他们性命。

在场人皆倒吸了一口寒气,城主眼中惊恐大抵并着这群人的谋反,而那城主千金自始呆愣,仿佛将要游离在一切之外。至于谋反之人,不敢再轻举妄动,眼睁睁目送我二人跃出窗外。

这场宴会的变数让我有些识出趣味:琴停之际,掷杯为号,这是一场,蓄意已久的谋反。

沐怀靳带我踏着瓦砾跃上楼顶,其间展眉,凝我不灭。

谓曰:“晚音,今日……很美。”

我不予回视,却笑:“我以为要说我今日太沉。”

他果然仰面笑了起来:“我的晚音,何时也爱说笑起来了?”

稳落于顶阁之上后,他没有立即松开我,而我却反手欲推开他:“公子,不用赶去救昌小姐吗?”

“想我去?”

他并不准备松手,反是欠了身,愈发靠近。

“行侠仗义,不正是公子向来作风?”我倒也不畏惧,依旧仰头望他,眸中许是溢出些许倔强。

“哦?这可是误会我了,世间杀戮不公那么多,一一管起可是件烦心事呢。”

他一张清风之颜此刻距我不过毫厘,我甚至看得清他长睫覆下的阴影,密眉之间的轩昂器宇。

“然而得让晚音失望了,我尚且没有那泛滥的善心……只你一人,已系我一生心。”

我眸光微滞,心下似乎被什么所牵动,只是凝视他的双眸缓缓合上,继而垫起脚尖,轻轻覆上了他的唇瓣,有些苍凉,却渐而而温热起来……

“沐怀靳,日子我没忘,你离开了三月,我等了你三月,幸得莺飞草长之时,恰有你归来。”

“沐怀靳,我后悔了,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杀你,那样的结局我不会由它铸成。”

“沐怀靳,这只《梨花叹》我终究寄了无处去的情,而你,可还听得出我曲中真意……”

“沐怀靳,你又可知,我在想你。”

小说《妖杀之娘子乖一点》第5章真意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且惜真情》《你的吻含了毒》《蚀骨情痴》《十年情缠,旧爱难欢》《相遇前遇见后》《溺爱成婚:顾少,万万睡》《修真高手在校园》《何处言情深》《就喜欢你宠着我》《最强神级熊孩子系统

  1. 言情小说

    青年文摘言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言情小说大全,打造言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看言情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1. 乐瑶小说

    乐瑶是一个比较知名的小说作家,乐瑶的全部小说主要作品有有《妖杀之娘子乖一点》,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阅读。看乐瑶小说,就上青年文摘。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习浦和
    习浦和

    妖杀之娘子乖一点由于事发过于突然,而白鹤楼又非寻常人可入,所以一时间谋反之事尚未闹得满城皆知。沐怀靳与我趁着楼下守卫松懈之时混入了人流之中。“原听闻凉州西河再寒的天也不会结冰,便想着

  • 鲍巧风
    鲍巧风

    妖杀之娘子乖一点阁主本名沐琬琰,自幼被原阁主收养,同我一般,为了被训练成最得力的杀手。而沐怀靳正是那时阁中少主,若无差池,如今掌管这凌烟阁之人,当是他才对。“我与他一齐长大,习武坐读皆是一同

  • 以宜修
    以宜修

    妖杀之娘子乖一点一席重复实则并未持续多久,她便起身离开,朝我说道:“我先行回去阁中理事,你且送一送沐公子罢。”原那笑已是耐人寻味,末了却又丢下一句:“沐公子,望下次相见之时,你我依旧,各自安好。

  • 虎姝丽
    虎姝丽

    妖杀之娘子乖一点我与沐怀靳的识途,不知是风顺还是多舛,纵然我们决定离开都城,却也深知,这场恩怨未了,一切也不会结束。第二次与沐怀靳携手共驾,相别数月,发生了许多,竟已全变了心境。出了城门后,沐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