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阎少追妻套路深

时间:2020-10-19 06:47:59来源:青年文摘

阎少追妻套路深

《阎少追妻套路深》精彩章节推荐

“不要脸的小贱人,就你这样还想利用小少爷来勾引阎少?少做梦了!你们,还不快把小少爷抱过来!”梁琦说着,朝身后的人挥了挥手。

许安宁皱眉,冷眼看着两个想冲上来的黑衣男人。

“这是你们小少爷?”

两个黑衣男人点了点头。

“那她是谁?”

她?两个黑衣男人面面相觑,“梁琦小姐是我们少爷安排给小少爷的看护人员。”

梁琦冷冷看着许安宁,趾高气扬地哼了一声。

许安宁“哦”了一声,“那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为什么要听一个佣人的话,来抓你们小少爷?”

听到佣人两个字,梁琦气的差点把手机砸许安宁身上!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把这两个字用在她身上。要不是为了有机会接近阎少,她怎么可能去做那小疯子的看护!

“让你们把小少爷抱过来你们就抱过来,小少爷脑子有毛病,你们脑子也有病啊?!”

两个人往前,许安宁面色一冷。

正要站起身,下一刻,却看到那两人脚步顿住,似乎是挂在耳朵上的耳麦里传出了什么命令。

“妈咪!”鹿宝故作惶恐地攥着许安宁的衣服,许安宁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

然后便听到其中一个黑衣男人恭恭敬敬地对着她道:“这位小姐,我们少爷请您先带着小少爷去贵宾室里稍坐片刻,他会亲自来接小少爷。”

这……

许安宁皱眉,下意识想拒绝,只是眸子对上怀中的小家伙,心顿时软了软,说出的话也变成了“好。”

把孩子交给他父亲,总比交给这样一个明显有问题的看护要好。

梁琦脸色一下青一下红,分外难看,许安宁也没心思和她计较。

抱着鹿宝进了贵宾室,当着两个保镖的面她不好再问鹿宝什么,就只给他讲生活在M洲的动物小故事,鹿宝听得很认真,小手却一直没有松开她。

又过了十几分钟,贵宾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她回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道冷沉的男声骤然传了过来:“洛宁夕!”

身形颀长,五官俊美,刀凿斧刻般的完美五官上,此时,带着让人心悸臣服的气息。

许安宁看着面前的男人,不自觉呼吸微滞。

“厉珩,怎么了?”

忽然,一道轻轻柔柔的女声从外头传来。

白芊芊伸手挽住阎厉珩的右臂,笑容温婉,直到——看到贵宾室中坐着的人!

精致的小脸上笑容猛地僵滞!

“宁夕姐!厉珩……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宁夕姐她……她不是……”死了吗?!

许安宁皱眉。

洛宁夕、宁夕姐……

自己长得……真的和那位宁夕很像么?

这样想着,便也这么问了出来:“我和那位洛宁夕很像么?怪不得鹿宝会认错妈咪。不过很抱歉,我叫许安宁。”

“够了!”

话,猛地被人打断。

许安宁皱眉看着眸光冷厉的男人,他此刻,正死死盯着她,幽潭般深沉的眸子一寸寸在她身上刮过。

“洛宁夕,好!你很好!连诈死这样的手段都能使得出来。看来,是我太小瞧你了!”

诈死?

什么诈死?

许安宁有些不悦,将怀里的鹿宝放下,“先生,我都说了我不叫洛宁夕,我也不认识什么洛宁夕,我叫许安宁,如果没什么别的事,现在,我能离开了吗?”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脑子有毛病啊!

“离开?”

阎厉珩冷笑,一把扯住她:“洛宁夕,你以为这里是哪里?你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对,差点忘了,今天是芊芊回国的日子。洛宁夕,你果然还敢几年前一样,惯会使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怎么,现在想到记者面前讨伐我?还是,当着媒体的面痛哭流涕地求芊芊把我让给你?”

说到这里,阎厉珩看向许安宁的目光,已经满是不耐和厌恶!

曾经,他以为她是真的死了,甚至,因为她的死而感到过愧疚。

他经常想,如果,他没有抽走岚山的司机、佣人,洛宁夕是不是就不会死?

亦或,如果他没有丢掉洛宁夕的东西,她是不是就不用赶去医院……

可,她呢?

诈死,呵!

阎厉珩手下猛地加重力道。

“唔!”许安宁忍不住痛呼出声,小脸苍白。

“先生,你听得懂还是听不懂人话?我叫许安宁,不叫什么洛宁夕,我也不认识你、对你的家务事没什么兴趣。麻烦你可以松开我让我离开吗?或者,你要检查证件?!”

阎厉珩眸中一动,朝保镖使了个眼色。

草……还真查?!

许安宁简直要被气笑了!

才下飞机,先是被人指着鼻子骂贱人,又是被人这样无理的对待,就算泥人也忍不了吧?更何况,她可不是泥人!

“你松不松手?”

“你敢威胁我?”男人声音冷厉。

下一瞬,空着的左手狠狠敲在男人手腕的大穴上。

阎厉珩手腕猛地一麻、如被针扎,下意识松开。

许安宁抽手,讥诮地看着他:

“阎先生,你还真当自己是国宝了?

没见你之前我只是怀疑你眼睛有问题才给自己的孩子选了个不称职的看护,现在,见到你之后,我悟了。

你这哪里是眼睛有问题?眼睛、耳朵、脑子、品性,简直没一样正常的!

还是,你觉得自己长得特别帅又特别有钱是个女的看到你就该往你身上扑?

恕我直言,阎先生,有病得趁早吃药!”

噗!

房间中,突地响起一声憋笑。

阎鹿宝小手死死捂住嘴巴,假装刚才的笑声不是自己发出的。

阎厉珩攥着手眯眼看面前的人,一时间竟也有些不确定,从前的洛宁夕,可从来没敢这样对待过他!她永远都是那副追随顺从得让人恶心的样子,绝不是现在这样,带刺、桀骜。

然,下一瞬,他忽地反应过来。

这女人,也会医术!

她刚才只是在他手腕敲了一下,麻痹刺痛感就让他下意识松开了手。

就在这时——

“阎少,找到了!”

一道声音传来,是那个搜查许安宁证件的保镖。

他朝阎厉珩点点头,“阎少,她的确叫许安宁。”

小说《阎少追妻套路深》 第三章:长得好可惜脑子有病 试读结束。

《阎少追妻套路深》免费文案分享

许安宁很快就看到了星光璀璨中依旧耀眼的二人,嘴角勾了勾。

原本被她身上独特气质所吸引的人们,这时候似乎才注意到她完美的五官。微弯的眉,杏眼张扬着上挑,挺直小巧的鼻梁,以及薄薄殷红的唇,所有的一切,恰到好处的组合在一起。

这是一张一旦被人注意到,便再难移开双眼分毫的脸。

众人的呼吸再度凝滞起来,甚至原本蠢蠢欲动想要上前的男人,也不由生出一些退缩畏惧的想法。

许安宁迈出脚,她不算是个喜欢张扬的人,但,要是有人自以为是地想压着她的头往上爬,那她不介意狠狠给对方一个难堪。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

呼吸,似乎都在随着她的脚点一下下,往前,再往前,砰砰作响。

阎厉珩抬眸的视线不自觉扫过,许安宁头微微偏了偏,下一刻,在他骤然停滞的双眸中,印出嘴角浅淡却惑人的微笑。

“阎先生,真巧。”

阎厉珩眸子眯了眯,短短半月,他与她见了三次,第一次她疏离、冷淡,虽然有笑容却是对着鹿宝,浅浅的温柔的,第二次她冷峻、淡漠,道歉之后毫不犹豫将大把的钞票洒在他的面前。唯独这一次,她笑。

冲着他,带着如此魅惑的笑意。

他原本应该不屑一顾的,但不知为何,此时,却只觉得耳膜边有千百闷鼓在敲。

“厉珩。”白芊芊脸上的红晕已然消失,在许安宁带着笑、带着魅惑,一步步朝他们走来的时候,她清楚地看到了,许安宁脸上的挑衅和冷然。

她挑衅什么?

她冷然什么?

她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医生,自己好心带她见识这样的场面,就算把她扔在门口,让她等着,她不也该感恩戴德吗?

许安宁似笑非笑地转过目光,看向白芊芊。

“白芊芊小姐,这宴会上美女如云,你可要看好阎先生。另外,下一次邀请别人一起陪同去宴会,可不要随便把人落在场外。”

白芊芊牙都要咬碎了,却还是露出一个十分温婉的笑容:“抱歉,许小姐,这次是我的疏忽。”一贯的不推脱,又一贯的,轻描淡写。

从小到大,她将这一手段用的十分纯熟。每次只要她一说抱歉,对方若是就此作罢便罢,若是还要追究那便正和她意。

还有什么能比谦恭认错、和歇斯底里的纠缠在一起对比,更好突出她的纯良?

白芊芊说着抱歉,看向许安宁的眼神中却露出得意和挑衅。尤其,挽着阎厉珩的手臂。

以前她用这一招刺激洛宁夕,可是一刺激一个准!

可惜,这次,她面对的不是深爱阎厉珩的洛宁夕,她面对的是许安宁,对阎厉珩毫无爱意,且,有些厌烦的许安宁。

许安宁笑了笑:“白小姐知道是自己的疏忽就好。”

说完,不等白芊芊的反应,从她和阎厉珩身边略过。

白芊芊一口气顿时堵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难受得厉害。小手攥着阎厉珩的衣服,但男人此时却毫无察觉。

他目光下意识追随着擦肩而过的身影,待看到她背后大片镂空的白,喉结忍不住滚了滚,旋即是翻涌而来莫名的恼意。

分不清是对自己、还是,对那个该死的女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看到她的身体,居然还是忍不住地产生反应,该死的!就知道勾引男人!

许安宁自顾自拿了个盘子,用刀叉叉起最爱的香橙甜点,感觉到后背上如芒在刺的感觉消失了,她眼睛垂了垂。

就在刚才,她对着阎厉珩露出笑容的时候,有一个片段极快的闪过。

但是,太快了,快的她根本无法抓住。

白芊芊挽着阎厉珩的手臂,在觥筹交错的人群中穿梭,接受或羡慕或嫉妒的敬酒。

跟这样一个无论各方面都顶级出色的男人站在一起,看着他神色淡漠地应付豪门巨富的攀谈和讨好,无疑,让白芊芊十分的满足。

只是……

白芊芊的视线扫过远处的休息区。穿着优雅黑色长裙的女人慵懒地坐在那里,纤细的左手捧着小巧的托盘,葱白的手指在灯光和银色托盘的映衬下仿如美玉,她坐在那里,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是背景,那些男人仿佛闻到了腥味的猫,恨不得一个个跪舔的样子。

真让人觉得讨厌!

自从在机场第一次相见,身为女人的第一直觉,白芊芊敏锐地察觉到了阎厉珩对这个女人的不同。

不仅仅是对她那张脸的厌恶,还有……

白芊芊眼底闪过一抹狠色,看到人群中的某个熟人,唇角的笑意突然大了一些。

借口遇到了熟人,白芊芊先从阎厉珩身边离开,穿过人群来到那人身旁,举起酒杯打了声招呼:“梁总,好久不见了,最近怎么样?”

“芊芊小姐,还是托您慧眼,前段时间投的那几个电影票房收益都还不错。”梁鑫说着,目光却不断地往休息区旁瞟。

“怎么,梁总看好那小姑娘?”白芊芊适时开口。

梁鑫讪笑两声:“哪里,我只是以影视人的眼光,觉得那小姑娘要是能进演艺圈发展肯定不错。当然,要是芊芊小姐您愿意进……哈哈,你就当我胡说,您怎么看得上那点子小打小闹。”

白芊芊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笑道:“您说的哪里话,我是真的没时间,你也知道做医学总是耗时间精力的事情,不过那小姑娘,是圣德医院新来的实习生,为人努力上进的很,资源、福利,以她这条件你再怎么往里砸也亏不了吧?”

“这倒是。”梁鑫的眼神亮了亮,听白芊芊的话,这小姑娘不过是个医院的实习生,为人努力上进,不就是说明有野心?有野心就好,就怕遇到没野心的。

想到刚才在场外被对方拒绝,梁鑫的心里更是抓心挠肝地痒。

白芊芊笑了笑:“行了,那我就不在这里打扰梁总赚钱了。”

许安宁坐在休息区,正悠闲惬意地品尝着喜爱的甜点,忽然,面前的灯光暗了暗,一个男人的身影挡在了自己面前。

 

小说《阎少追妻套路深》 第十五章:圣德新来的实习生 试读结束。

阎少追妻套路深推荐指数:★,看了阎少追妻套路深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阎少追妻套路深真的很棒。超喜欢我不做屈原大大笔下的刘飞叶青竹,虽然虐的我不要不要的,但是不得不说大大真的脑洞超大,逻辑超棒,文笔超好,故事发展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我不得不说,这是一本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