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女帝归

时间:2020-10-19 06:45:59来源:青年文摘

女帝归

《女帝归》精彩章节推荐

敖晴抬起头,茫然四顾。她停下了脚步,知道敖渊就站着她身后。

敖晴轻声道:“二哥,你怎么不问我呢?”

他明明一开始就察觉到了。他察觉到自己对魏崇远过度的反应,察觉到她带着茵儿离开的时候的不对劲。

他亲眼看着她从偏殿里出来,甚至亲眼看着她杀人……

他什么都知道,为什么偏偏一个字都不问?

敖渊道:“我若是问了,想好怎么答了吗?”

敖晴轻轻一颤。

是啊,二哥要是问起,她该怎么回答?她说她恨魏崇远么,她说她只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么?

那是上一世的恩怨。

这辈子,她是第一次见到魏崇远。而茵儿害她的事还没开始就已经被她反客为主了。

所有的这一切,她该怎么同二哥讲起呢?

他不知道,看起来这么稚嫩的自己,有着一段怎样不堪的过往。他也不知道,自己发狠的同时,也有多么的无助……

她其实是害怕的,后知后觉地害怕,她竟然怕让敖渊看见自己凶狠的这一面。

在二哥面前,明明自己只想当个好妹妹。

温暖的手揉了揉敖晴的头,像是揉着她的心,揉出许多辛酸。头顶伴随着敖渊的话语:“既然没想好,又何必多此一问。”

敖晴捏着袖摆轻颤,下一刻径直转身,扑进敖渊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

敖渊身体僵了僵,脸上的神情有些深晦。

敖晴不管不顾,埋头在他胸怀里,闷声地哭了。

她浑身冰冷,只有溢出眼角的眼泪是温热的,浸湿敖渊的衣衫,润到他衣下的皮肤。

他身体很是硬朗结实,能感觉到敖晴的柔软。可敖晴却丝毫不察,她只知道她抱着的这个人很暖,是她往后的依靠。

敖晴哭着说道:“二哥,我听你的,不再是那条上钩的鱼……我不害别人,别人就要来害我……要不然今晚躺在那偏殿里的就会是我……二哥,其实我很怕……”

敖渊弯下修长的身躯,将这小小的人儿纳入怀中。

他道:“有什么好怕的,我在你背后看着。你若做不好,还有我。”

“那你会不会觉得我坏啊?”

敖渊反问她道:“你觉得我坏吗?”

敖晴哭着哭着,就在他怀里破涕笑了。

她卷着浓浓的鼻音说道:“以前虽然嘴上说你杀人如麻,可我心里不觉得你坏;看见你让狼犬啃人腿的时候,我也不觉得你坏。你再坏都是我二哥,身处乱世之中,以后一定是个大英雄。”

她大概不知道,这话像是一种救赎,可以拯救一颗孤独零落的心。

敖晴抱着他的腰不撒手,撒娇地蹭蹭,笃定地又说:“以后我要当大英雄的妹妹。”

敖渊很淡地笑了,掌心轻轻摩挲着敖晴柔软的头发。

敖晴收好了情绪,一手还盘在敖渊的腰上忘了要收回,看着他衣襟上自己哭湿的泪痕,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另一手就捏着袖子伸过去,在他胸膛上轻轻来回擦拭,还湿漉漉地看了敖渊两眼,红着鼻子道:“二哥对不起,我把你衣服弄湿了。”

敖晴对他是毫无保留地依赖和信任。她对他也毫无兄妹间隙,以至于什么男女之别都抛到脑后去了。

回到驿馆以后,敖渊守在她床边,等着她睡着了方才离去。

敖晴很踏实地闭着眼睛,不出片刻就呼吸均匀,白皙莹润的脸颊上浮现出浅浅的红晕,身子也回暖了。

今天晚上她绷紧神经,现在全盘放松下来,看样子实在累得不行。

敖渊起身要离开时,发现她不知何时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

回头见那红润的口唇微张,喃喃呓语:“二哥……”

那一丝嗓音又软又娇,跟小猫儿似的,极是动听。

其实敖晴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她虽稚嫩,可身形掩盖不住少女的婀娜。

她腰肢很柔韧,纤美的颈边有几缕黑发映衬着瓷白的肌肤,微微鼓起的胸脯随着她娇憨均匀的呼吸而一起一伏。

敖渊没再多看,将自己的衣角从她手里抽了出来,掖好薄被就离开。

护卫一丝不苟地守在院子里。

敖渊在屋檐下问:“四小姐那边如何了?”

身边亲卫道:“刚回来的时候闹腾,这会儿消停了。”

敖渊只吩咐一句,“把她看好了。”

茵儿回到驿馆以后,想起自己受到的屈辱,恨不得把敖晴千刀万剐。

如今她清白已失、名誉尽毁,明天会是个什么情形,她根本不敢想象。

她也有想过一死了之,可这样的念头也仅仅是一瞬即逝。她没有勇气去死,更加死得不甘心!

刚回到驿馆时,茵儿就嘶叫着要找敖晴报仇,但敖渊的护卫把她拦得死死的,连院子都不让出。

茵儿骂的那些话又实在难听,护卫索性就把她锁在房里,随她怎么叫骂。等力气没有了,自然也就不骂了。

至于明天的事,也只能等到明天再说。

茵儿爬上龙床之事已板上钉钉。接下来就看魏崇远是个什么态度。

他若还是一口咬定茵儿存心勾-引,那他大可不必对茵儿负责,丢脸的也只会是威远侯府和茵儿自己。

如此,茵儿的一生就彻底毁了,回去以后别说嫁个殷实人家,就算嫁个普通人也会被诋毁一辈子。

可如果魏崇远愿意对此负责,接茵儿进宫的话,至少能够挽回一些颜面。

第二日一早,敖晴正在和敖渊用早饭时,茵儿就疯子一般地扑进来,只是被护卫成功地拦下。她伸出尖瘦的指甲,不住地朝敖晴的方向抓。

“敖晴你这个**!我要杀了你!你们放开我!”

敖晴面不改色,端起一碗粥走到茵儿面前,抬手就泼了下去。

前一刻还在叫嚣辱骂的茵儿顿时收了声。

敖晴道:“躺在皇上床上的人好像是你不是我,不知廉耻的人好像也是你不是我。你脏了威远侯府的名声,竟还有脸在这大吼大叫?”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

敖晴放下空碗,道:“我害的?在茶里下药的人是我吗?我且不问你那药是怎么来的,自食其果的感觉好受吧?

“与其在这里疯狗一样乱咬人,不如仔细想想该如何解决。你那么想进宫,现在水到渠成了,不是更应该好好说话,求我拿出侯府的名义给你主持公道么。”

小说《女帝归》 第19章 你觉得我坏吗? 试读结束。

《女帝归》免费文案分享

茵儿扭着身挣扎,可她越挣扎,手腕上的发带就会越收紧打成一个死结。

那是前世她用来绑俘虏时所用的手法。

敖晴一边做着这些,一边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大抵就是这样。你若不害我,我自然不会害你。可你既然要害我,我能让你活得舒坦?

“你原想让我声名狼藉,我便也让你尝尝人人唾骂、残花败柳的滋味。

“等魏崇远来了,你不是很喜欢他吗,趁着机会难得,你们俩好好过上一夜。

“不然等明天天亮以后,他发现跟他上床的人是你以后,指不定对你有多嫌弃。你不过是个庶女,他也完全可以把你像扔一只破鞋一样给扔掉。往后你还想宠冠六宫,只怕是痴人说梦。”

敖晴开始层层脱掉茵儿的衣裙,茵儿死死瞪着敖晴,无声泪流。

脱到最后一层,茵儿已浑身颤抖。

敖晴看了看她,没有温度的手指拭了拭她眼角的泪水,轻声道:“求我么,求我放过你?”

茵儿说不出话,只能含泪向她猛点头。

可惜下一刻,茵儿感觉胸口一凉。浑身已被敖晴剥个干净,不着一物。

敖晴手指捏着茵儿的下巴,道:“我也曾求过你啊,求你放过我,救救我。可那时你怎么说的?能得皇上临幸,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那么今晚,你就好好享受这福分吧。”

说罢,她甩开了茵儿的下巴,拂了拂衣角站直身。

从方才进门之时算起,太监去到正殿那边传话,魏崇远应该快要过来了。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魏崇远一进来如果看清了躺在床上的人是茵儿,可能不那么有兴致继续下去。那她不是白忙活一场吗,还平白惹了一身骚。

所以说什么也不能败了魏崇远的兴。就算要发现他也只能是最后一个发现。

敖晴移步到墙边,把这偏殿里的所有纱灯烛火都吹灭。

顿时偏殿里陷入了一片漆黑。

外面的太监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没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又想着这个时候皇上应该快到了,他们才不会进去坏了好事。

正这样想时,那林间小道上,便有宫人走在前面掌灯。走在后面的人挺身阔步、衣袂扶风,一脸冷酷。

魏崇远来了。

敖晴摸清楚了这偏殿,帷幕后面有一扇窗,正好可以让她脱身。

临走前她还不忘对茵儿道:“你会告诉他你不是我么?若要让他知道了,只会认为你苦心积虑只是想把你自己送到他的床上吧,他若是不要你的身子,那你永远都没机会进宫了。你若让他要了你的身子,好歹你现在也还是个侯府堂小姐,他要给两分薄面的。”

茵儿听到门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眼泪横流。

敖晴把她推至如此境地,三言两语道明了厉害关系,本来还在费尽力气挣扎的她,慢慢就安静下来了。

偏殿里透着令人窒息的气息。

魏崇远不在乎偏殿里有没有点灯,在他推门进来的时候,他借着廊下的光,一眼便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

眼下他走到床边,伸手去碰床上的人。

她轻颤了一下。

不过入手却温腻光滑,手感甚好。

魏崇远凉笑一声,手从上抚到下,道:“你那堂妹倒是做得周到,竟将你脱得一丝不剩。”

魏崇远便一件件除去了身上的衣服,压了上去。

茵儿呜呜蹬着腿。魏崇远才发现她被堵住了嘴。

但他懒得把塞她嘴里的布料取出来,本来他只是来要这个女人身子的,无关风月。

他在女子柔嫩的身体上揉捏,力道甚大。

茵儿害怕至极,魏崇远不松她的口,她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随后便被强行顶开了双腿,在茵儿脑子里疯狂叫嚣着想大喊大叫时,一下子利物刺入,疼得撕心裂肺,好似活生生被撕成两半一般。

她恨死了敖晴!

帷幕被夜风轻轻吹拂着,那魏崇远一心放在了掠夺茵儿身体上,根本没有发现敖晴。

敖晴屏住呼吸,顺利地从窗户翻了出来。

可脑子里紧紧绷着一根弦,一刻都不能放松。

那根弦仿佛一碰就断,立马就能让她崩溃。

她知道自己今晚做的事有多么危险。只要她稍稍大意,让魏崇远发现了去,那她的结果可想而知。

她不怕痛不怕流血,反正前世已经痛习惯了,流血也流光了。

可她唯独怕一点,就是这一辈子会走上一辈子的老路。

她就像在悬崖边上行走,一失足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敖晴没走多远,她甫一抬头,冷不防看见那夜色中的树底下,悄无声息地站着一人。

他看着她进偏殿,又看着她从窗户里翻出来。

若是旁人,发现他这么静静地看着,定会被狠吓一跳。

可是敖晴她没有,因为她知道那是谁。

就算他的模样在夜色中不是很清晰,但那身量轮廓,熟悉到她还是能够一眼认出来。

那是她二哥啊。

她瞒不过他,这已经是不止一次让他亲眼看见她使坏了。

上一次是把茵儿按进水里,而这一次是直接把茵儿送到男人的床上!

他应该会觉得,自己是个恶毒的人吧。敖晴承认,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但她忽然间还是感觉,这明明是将要入夏的夜晚,可真冷啊。

敖晴整了整衣,整准备朝树下那抹人影走去。

可她刚走出几步,突然从偏殿转角处就转出来一个太监。

敖晴来不及闪躲,迎面就和他撞个正着。

小说《女帝归》 第16章 你不是很喜欢他吗 试读结束。

女帝归推荐指数:★★,看了女帝归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女帝归作者焰森文笔不浮夸,但是很惊艳。平静下有热血,有温情。构思也很新,小说读起来都让我觉得很舒服。谢谢。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