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时间:2020-10-19 06:39:30来源:青年文摘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精彩章节推荐

纳兰瑾年看着那只小手拉着自己的大手,一路往山下跑,他那只一直没有知觉的手此时似乎传来了一股子麻意。

他任由她拉着他往前跑。

温暖拉着纳兰瑾年一口气便跑到了山脚下。她松开了他的手,气喘吁吁的弯着身体,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的喘气。

最后累得不行,干脆靠着树坐在地上。

反观纳兰瑾年一派气定神闲,气息都没有乱。

纳兰瑾年看着一脸通红,气喘如牛的温暖,觉得她的身体真的太弱了:“没事吧?”

清冽磁性的男声仿佛夏日一股清泉流过心田,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温暖这才反应过来,她将他也拉下山了!

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

温暖也顾不上气喘了,她坐直了身体,为了掩饰自己犯下的糊涂,一本正经的道:“没事,咳咳,要不要去我家坐坐,我帮你号一下脉,看看那药有没有效?”

“也好。”或者她的药真的有效,他想到刚才右手那一阵麻麻的感觉。

温暖:“......”

她以为他会拒绝的。

她就是客气一下。

不过算了,她以后每日都要上山帮他治手,现在带他回家,家人看见他,自己也有借口了。

于是温暖便将人带回家。

幸好她家住村尾,后面不远就是大山,没什么人看见。

温暖回到家,家人还没有回来,她打开院门:“这就是我家,公子请进。”

纳兰瑾年优雅的抬脚走了进去。

他忍不住四周打量了一眼,这是他第一次走进这种竹制的农家院子。

房子,院墙都是竹制的,地面是新鲜的黄泥。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新,连竹子都还是绿色的。

“新搬进来的?”他记得这山脚下以前是一个草棚。

“嗯,搬进来没几天。”温暖拉开院子里木桌旁的一张竹制椅子:“公子请坐。”

现在只搭建了两间屋子,都是用作卧室用,实在不适合招待客人,只能让他在院子里坐,反正他应该很快就会走。

温暖说完转身去给他倒水。

纳兰瑾年随意的坐下,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搭在桌子上,容色清绝,冷傲,天生贵气逼人。

那架势不知道以为他坐的不是竹椅而是龙椅。

大灰狼很自觉跳上了旁边的椅子,坐好。

温暖端着两碗水出来,看着这一人一狼,总觉得他们将这农家小院坐出了金銮殿的架势。

她默了默,走过去,将两碗水放在他们面前:“公子请喝水,失礼了,我家没有茶。”

客人来了总得上茶的,她家没茶,只能给他一碗水。

温暖觉得他应该不会喝,但是他喝不喝是他的事,自己不能没有礼貌。

纳兰瑾年看着一只粗瓷瓦碗,装着清澈见底的水,碗的做工很粗糙,但可以看见洗得很干净。

他习惯喝茶,不曾试过喝清开水,而且从来没有试过用碗喝水,但他还是若无其事的用那只好看的手端起碗,不急不缓的将碗里的水喝得一滴不剩,然后放下了碗。

“......”温暖惊得忘记了反应,他有这么渴吗?这么大一碗水,居然喝得一滴不剩!

大灰狼也将碗里的水喝光了。

纳兰瑾年看着她傻傻的看着自己,这喝完了还需要品评吗?他便道:“水很甜。”

大灰狼点了点头,甩了甩尾巴:的确甜。

温暖:“.......”

“额,这是山泉水,的确有点甜,还要吗?”

纳兰瑾年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再喝一海碗水,他该饱了!

一时两人沉默,温暖有些郁闷:还不知道走人吗?

某人却浑然不觉,自在得很。

“我帮你号一下脉吧!”号完脉,赶紧送他走,温暖总觉得有他在,太尴尬了。

“好。”纳兰瑾年将左手,放在破旧,却擦得很干净的木桌上。

温暖在他旁边坐下,将手搭在他的脉搏上,认真号脉。

纳兰瑾年看着那只苍白,瘦得露骨的手,指尖搭在他的脉门上,指腹冰凉。

这丫头身体太虚弱了,浑身皮包骨。

他想到林星查到的消息,她就是一个先天不足,体弱多病,被十里八乡称为瘟神,短命种,土生土长的温家村人。而且因为前几天落水,她病情加重,快死了,温老爷子的平妻担心影响长孙的运道,一家子被平妻赶出了屋,住在这新搭建的竹房子里。

一个常年卧病在床,连自己的身体都治不好的人,怎么会解了自己的毒?而且连翡翠原石都认识?纳兰瑾年若有所思。

这时温暖收回手打断了他的思绪:“药对症了,余毒清了不少,继续喝三天这副药,明天我再开始给你针灸。”

“好。”纳兰瑾年收回思绪,他又打量了一眼竹房子,这竹房子冬天四面入风,怎么住人?

温暖见这一狼一人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便道:“公子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吃顿便饭吧!大灰狼和小黑带了很多猎物来。”

纳兰瑾年正想拒绝,大灰狼却已经点头如蒜,然后又对着自己猛点头。

纳兰瑾年:“.......”

大灰似乎很想留在这里吃饭?

“如此便有劳姑娘了。”大灰估计是吃怕了袁管家做的饭菜了。

说实话,他也怕了。

温暖:“......”

这人还真是不知客气为何物吧?

“那公子请稍等片刻。”温暖也不纠结了,她本来就答应了给大灰狼给它和小黑做好吃的。

她转身去忙活了。

温暖先去烧水,准备用来处理老鹰抓来的几只野鸡。

然后又去摘了些菜,将菜和早上摘的香料一起清洗干净。

这时水也烧开了,温暖正想将大铁锅里的水倒到木盆里开始烫鸡毛。

纳兰瑾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拉开了温暖:“我来吧!”

他实在担心她这个小身板将锅里滚烫的水都倒到自己身上了。

温暖刚想说不用。

他一只手不方便,便见他一只手拿着抹布抓着铁锅的一个耳,将整锅水都提了起来,然后倒进了木盆里。

好吧,有人就算一只手,也比她两只手好用。

“谢谢。公子去坐着吧!剩下的我来就可以了。”

纳兰瑾年没有拒绝,其它的他也不会。

温暖家的灶台都是临时在院子一个角落搭建的,不要说墙,连个屋顶都没有,所以她干活,纳兰瑾年可以看清一切。

纳兰瑾年就这么坐着,静静的看着她忙活。

这时院门打开了,温厚大声道:“暖姐儿,我们摸了好多螺蛳回来!饭做.....”好了吗?

温厚的后半句在看见院子里站的一人一狼消失了!

“你是谁?怎么在我家?”温厚一脸警惕。

小说《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第十七章 第一次登门 试读结束。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免费文案分享

温暖赶紧站起来:“二哥,他就是那天将我从河里救起来的人。”

温家瑞和温淳推着板车进来,王氏和吴氏跟着走了进来,她们也认出了纳兰瑾年,王氏马上激动的道:“这位公子就是暖姐儿的救命恩人。恩公多谢你上次出手相救。”

吴氏:“恩公,那天咱们忙着带暖姐儿去医馆,忘记问恩公家在何处,想去答谢都不行,实在对不起。”

不过救命恩人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

温家瑞和两兄弟一听,马上放下板车,三人拱手行礼:“多谢公子当日的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不必多礼。温姑娘也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要多谢你们才对。”

大家听了这话都看向温暖。

温暖知道大家心里一定有很多疑惑,她言简意赅的解释一下:“昨日上遇见了一只飞不起来的老鹰,治好了它的翅膀,没想到是公子养的,那只老鹰因为中毒飞不起来,公子的手也中毒了,然后知道我解了老鹰的毒,今日特意找上门的。这些猎物都是那只老鹰和公子的狼带来的。”

温然一听马上道:“原来如此,我就说那只老鹰怎么连只鸡都抓不住!也太逊了!原来是翅膀中毒了。”

这时小黑抓着两只野兔飞了下来,将野兔放在地上,然后绕着温暖飞了一圈,似在讨好。

如此更加证实了温暖的说法。

王氏看着院子里的羊和野鸡不好意思道:“恩公是我家暖姐儿的救命恩人,我们怎么还好意思要公子的猎物。”

温家瑞:“对啊,恩公是暖姐儿的救命恩人,暖姐儿帮你是应该的。我们都还没有上门谢恩,恩公,却带这么多东西上门,实在惭愧。”

“无妨,是小黑和大灰抓的,是它们要感谢温姑娘。我在家中排行十七,你们叫我十七就行。”

温暖见自己家人如此客气,便道:“奶奶,娘亲,我请公子在这里吃饭,你们和我一起准备一下吧!”

“好,那赶紧的,现在都快午时了。”两人一听马上忙活起来。

温洛和温然很自觉的帮忙。

温淳和温厚将摸回来的螺蛳泡上清水。

温家瑞陪纳兰瑾年说话,温家瑞本来还有些拘谨,因为纳兰瑾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那身上的贵气,他就算在县太爷身上也没有见过。

纳兰瑾年看出他的局促,他主动问起那些螺蛳,不明白他们摸那么多有什么用。

然后两人从螺蛳说到农事,温家瑞读过书又会种田,纳兰瑾年见多识广,没有摆架子,他也想了解一下有关农事的事,一时两人聊得欢。

半个时辰后,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便做好了。

有药膳鸡,红烧野兔肉,姜汁羊肉,首乌羊排汤,叫花鸡,香辣炒螺蛳,河虾炒韭菜,上汤菠菜,白灼菜心。

药膳鸡香而不腻,五味俱全,有强身健体的功效。

首乌羊排汤则有补血养颜的功效,只是没有红枣,加点红枣更完美。

肉类都是别人提供的,虾是今日在河里摸螺蛳,运气好,温家瑞捞到的,个头很少,只有十几只,但这种河虾很清甜爽口。

在做菜的过程中,纳兰瑾年就闻到食物的香味了,他想着做出来的菜一定很好吃,但此刻看着这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他还是很震惊。

因为厨房是露天的,就在不远处,纳兰瑾年自然看见是温暖掌厨的,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能做出这么一桌子珍馐佳肴

这真的是一个农家女?。

温家瑞和纳兰瑾年已经熟了,很欣赏他的博学多才,举止言谈,便亲切的道:“十七,请吃饭。”

纳兰瑾年状似不经意的赞美道:“温姑娘真的是多才多艺,小小年纪不仅懂医术,还能做出这么一桌子珍馐佳肴。”

温家瑞动作一顿,但很快就恢复如常:“暖姐儿先天不足,自幼体弱多病,算是久病成医吧!我这个女儿很聪明,自幼我便教他们几兄妹读书识字,她因为身体差,体力活干不了,平时只能看书解闷。村里有一个侄子在镇上麓山书院读书,每次沐休回来都会带几本杂书她看,大概是她看书学会的吧!公子尝尝小女的手艺。”

他也不知道,但应该是看杂书学的吧!琼宇的确经常拿杂书回来给她看。他觉得这比暖姐儿说做梦学会的,靠谱!

纳兰瑾年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有客人在,而且那张八仙桌也坐不下,便只有男的上桌,王氏带着温暖和温然回屋里吃,因为肉多,所以大家的菜都是一样的。

温暖还特意给大灰狼准备了一大盆肉,给小黑准备了一大海碗肉,两只小东西在边上吃得欢。

这一顿饭吃得宾主尽兴。

纳兰瑾年吃撑了!

他看着桌子上一堆骨头:“……”

原来自己这么能吃?

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其它人,发现吃得最多是自己。

俊脸一红!

看着一堆小山般的骨头,他手动了动,想毁尸灭迹。

他扭头看了一眼大灰和小黑,大灰满满一大盘肉都吃完了,温姑娘又给它添满了,此刻吃得欢。

小黑也还在吃。

他心里总算放心了。

还好,还有两只吃货比自己吃得多。

吃饱喝足,纳兰瑾年和温暖约好明日下午上山给他治手,他会让大灰狼来接她,然后就带着依依不舍的一狼一鹰回去了。

山上,风念尘看见纳兰瑾年回来,一脸哀怨的道:“十七,我看中的人参和灵芝被人挖走了!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挖走的!”

他说完这话也不等纳兰瑾年回答,马上看向大灰狼:“大灰,你不是守着这山头,一个人都不敢进来的吗?谁挖走了我的人参和灵芝,你知不知道?”

撑着圆滚滚大肚子大灰狼瞪着无辜的大眼,摇了摇头,然后便踩着略显沉重的狼步回它的窝里睡午觉了。

吃饱了,狼就容易犯困!

人参和灵芝是什么东西?它一头狼怎么会知道!

“小黑,你在天上飞来飞去,有没有看见是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挖走了我的人参和灵芝?”

小黑心虚的摇了摇头。

它去抓山鸡了,它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它看见小姐姐家的人参和灵芝有点眼熟。

风念尘看小黑这反应觉得有点奇怪:“不会是你这只馋鬼偷吃了我的人参和灵芝吧?”

风念尘一把抓住鹰头,小黑在他手中使劲扑腾,惊恐的摇着头。

他凑过去闻了闻:一股子肉香味!但没有人参和灵芝的味道。

一闻就觉得很好吃!“你吃肉了?去哪里吃肉了?怎么这么香?十七,你带它们去吃好东西了?怎么可以丢下我!”

纳兰瑾年正往屋里走,听了淡淡的回了一句:“山上的东西都是无主的,谁挖走就是谁的,怎么算是你的?”

说完便走了进去。

风念尘:“.......”

他先看中,并且让大灰守着的,怎么就不是他的!!!

等等,他还没告诉他,他丢下他去哪里吃肉了!

风念尘拧着鹰头,一把将小黑扔到桌上,掀开一本封面没有字的书:“快从实招来,你们去哪里吃肉了?”

最后小黑用爪指出了一句:小姐姐家。

风念尘一脸茫然:“小姐姐家,哪个小姐姐?”

小黑却没再理他,拍了拍翅膀,迅速飞走。

它要去抓野鸡,今晚吃!

小说《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第十八章:谁是吃货 试读结束。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推荐指数:★★★★,看了农女福妃名动天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农女福妃名动天下的剧情主线很好。人物的刻画非常形象。仅仅是一个普通人角度,字里行间刻画出一个温馨的氛围。作者现代言情大大加油 快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