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锦绣大唐之长安

时间:2020-10-19 06:37:52来源:青年文摘

锦绣大唐之长安

《锦绣大唐之长安》精彩章节推荐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整天,到得傍晚,整个房府银装素裹、冰雕玉砌一般。

房俊心里堵得慌,回到书房搬了一个胡凳坐到窗前,将窗子推开一道缝隙,冷风扑面、雪粉飞扬,心情这才舒坦一点。

院中墙角几株枯梅枝干嶙峋,墙外的一株高大的雪松倒是迎雪傲然。

摸了摸后脑,那里还有一个大包,是前几日坠马不小心磕了石头所致,导致自己那位前身昏迷数日,被自己的灵魂夺舍还阳、鸠占鹊巢。

甚至就连以往的记忆都保留下来。

原本的房俊字遗爱,以字行,所以世人都称呼其字,不呼其名。

房玄龄是个文化人,耍的是笔杆子,所以对于后代子女的培养都是儒学为主,希翼着诗书传家。

长子房遗直还好,虽说为人端正缺了一点灵气,但性情敦厚刻苦认真,是个方正君子,学业一直不错。

可到了房遗爱这儿,就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这货有些木纳,脾气倔强,脑子里好像缺了根筋,不大好使。

说白了,就是有点二……

先生教些四书五经,勉勉强强也能听得懂,但是大多睡一觉就全都交给周公了……

偏偏学文不成,习武倒是有些天赋。

或许是天生一副好体格,房遗爱力大无比,就算是等闲壮汉也比不得他,整日里跟着一帮子武臣勋贵的后代耍刀弄棒、骑马打猎,行为放浪不拘礼数,也算是一不良少年,名声不大好。

气得房玄龄肝儿疼……

房俊无奈的叹口气,想想三两年后自己就得娶那个大魔女高阳公主,满满的全是心塞。老子今年刚刚十五啊,八点钟的太阳、祖国的花朵,注定了就要提前凋谢了吗?

特么没法儿活啊……

身后窸窸窣窣的脚步传来。

小丫鬟俏儿捧着一个茶壶,给桌案上的茶杯斟满一杯茶,递到房俊眼前。

“天很冷的,我煮了茶晾了一会儿,温度刚刚好,少爷喝一杯暖暖身子。”

十二三岁的小loli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满是担忧的看着自家少爷。

“唔。”

房俊也有一点口渴,顺手接过茶杯,也没看,一口喝了半杯。

然后——

“噗!”

猛地喷了出来。

“啊!”

小丫鬟俏儿冷不防被吓了一跳,尖叫一声兔子一样跳开,裤脚依旧湿了一块。

房俊瞪眼:“这什么玩意?”

看了看手里的半杯茶,茶水混浊不堪,砸吧砸吧嘴,有姜的辛辣、食盐的咸涩、甚至还有点羊油的腻味……

这才想起来,好像在什么书上看到过说是明朝才出现炒茶,尽得茶叶清醇甘美之原味,唐朝时却是将茶叶细细的碾碎再佐以葱姜盐甚至果汁放在壶里一锅煮……

这特么也叫茶?

说是汤恐怕更恰当一点。

对于酷爱喝茶的房俊来说,无法忍受的程度仅仅是排在娶高阳公主之后的第二位。

小丫鬟俏儿哪里知道这个?见到少爷把茶水都喷出来,想当然就认为自己的煮茶功夫不到家,被少爷嫌弃了,委屈得眼圈顿时红红的,人家刚刚煮茶的时候不小心还烫了手呢……

不过既然少爷嫌弃了,那以后自己还要更用心才行,小心思里琢磨着下次煮茶的时候是多放一点羊油呢,还是少放一些姜末……

房俊心情乱糟糟的,只觉得全世界都跟自己作对,也没留神小丫鬟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

若是他知道此刻小丫鬟俏儿心中所想,怕不是要一口老血吐出来,对于喝惯了龙井毛尖的房俊来说,唐朝的茶是会喝死人滴……

恰在此时,家丁房大海来报:“少爷,程三公子、杜二公子听闻少爷醒来,特来探望,现正在花厅稍坐,您看是不是请他们过来?”

“程三公子、杜二公子?”

房俊微微一愣,稍稍回想一下,才晓得这两人是谁。

程咬金的三公子程处弼,杜如晦的二儿子杜荷。

这两位可算是长安城纨绔中的纨绔,除了欺男霸女这事儿实在是不敢干,其余什么吃喝嫖|赌坑蒙拐骗就没有没干过的,名声那顶顶是臭大街的俩货。

房俊心情不爽,没耐心见这两个狐朋狗友,就想吩咐房大海打发走两人。

突然,心里闪过一丝光亮。

名声臭大街的狐朋狗友?

有了!

房俊大喜,吩咐小丫鬟俏儿:“俏儿,给本公子更衣!”

不能让皇帝陛下收回成命?

哼哼,山人自有妙计!

尚未到酉时,阴云如铅,城中家家户户已是灯火辉煌。

街道上满是积雪,虽有长安、万年两县的衙役冒雪清扫,但雪势太大,前面尚未清除,身后又已寸厚。

由仿佛出来,街上行人寥寥,直到平康坊附近,方见车马辚辚,喧嚣热闹。

平康坊是长安城一个坊,东邻东市,北与崇仁坊隔春明大道相邻,南邻宣阳坊,都是“要闹坊曲”。由于尚书省官署位于皇城东,于是附近诸坊就成为外省驻京官吏和各地进京人员的聚集地。

昔日龌龊不足夸,

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

这首很有名的诗句,是唐朝一个叫做孟郊的人考中进士之后写的,通篇满满的都是一朝青云直上、成为天子门生的得意之情。这位老兄乃是真雅人,中了进士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骑上快马去赏花。

若是天真的认为这位老兄赏的是牡丹花还是牵牛花,估计会遭他翻白眼。

因为唐朝大部分进士考中之后的第一件事就去跑到平康坊。干什么去?去妓院找漂亮美眉,由此可见有唐一朝风气之开放。

尽管此时尚值贞观年间,唐朝初建,前隋的进士科的考试已经停止,绵延千年的科举制度也要待到高宗时才形成定制,但平康坊早已是追逐时尚风气的文人墨客趋之若鹜的所在。

可以说,这平康坊就是长安城特意开辟的红灯区。

骑马斜倚桥,

满楼红袖招。

哪个男人不会被这样的温柔乡侵蚀掉骨气,甘愿长醉不愿醒?

小说《锦绣大唐之长安》 第二章 定计 试读结束。

《锦绣大唐之长安》免费文案分享

赵孟頫算得上是古代有名的书法家之一,“赵体”更是众多书法家极力推赞,可那哥们儿是宋末元初的人啊,现在根本没这号人!

赵孟頫就凭着这一手字成就了一代宗师!

他把享誉中华书法界的“赵体”从元朝搬到唐朝,周傅这等人见了怎么可能不惊为天人、神为之夺?

可自己现阶段的主要目标,就是“自污”!

要让李二陛下心灰意冷,心生悔意,亲口取消了指婚的旨意!

可特么自己把“赵体”弄出来,会不会一不小心剽窃出一个文豪的名声?

那可就悲催了……

房俊心念电转,赶紧竭力挽回:“明府过誉了,某最近不知为何,对于书法略有感悟,可这份明悟忽然而来,却如白驹过隙一瞬即逝,再想要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求之不得辗转反侧,所以这写字就有时候写的好,有时候写得不好,奈何奈何……”

不能说自己写的不行,笔录上的字迹宛然,推脱不掉,只能归于灵感。

灵感这东西就像是段誉的六脉神剑,时来时不来,时灵时不灵,没个准。

周傅一脸懵逼:写字又不是作诗,需要个毛的灵感?

恰好此时一行人走进大堂,打断周傅想要追根究底的想法。

一队身形魁梧、气质彪悍、黑衣黑甲的禁卫快步走进大堂。

周傅一见这队禁卫,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百骑!

贞观十二年冬月,陛下在玄武门设置左、右屯营飞骑,以各将军分别统帅。又简选出骑术精湛、勇猛健壮并且擅长射箭的士卒建立“百骑”,穿五色袍,骑骏马,用虎皮做鞯,跟随陛下巡幸,其性质是皇帝出巡时的贴身侍卫。

每一位禁卫,都是出类拔萃勇悍绝伦,更且绝对忠心于陛下!

居然将刚刚组建完毕的“百骑”排出来了,可见陛下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为首一位队率一张四方黑脸,冰块般面无表情,冷声说道:“上谕:着将齐王李佑、燕弘亮、房遗爱、程处弼四人即刻押解进宫!”

周傅赶紧将所有手续证物一齐转交。

那名队率冷着脸,在转交手续上签字画押,大手一挥,便将房俊李佑等四人一起押解进宫。

燕弘亮被房俊砸了个头破血流,此刻反而哈哈大笑:“房俊小儿,你给老子等着,定是德妃娘娘听闻吾被你所伤,所以才奏明皇上,押你进宫治罪!”

房俊无语,这货是个什么智商?

从打架到现在还没过半个时辰,就算有人去宫里通风报信,这个时辰能进得去后|宫?

转头去看李佑,只见齐王殿下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满脸狞笑:“房二,等死吧你……”

********

一队百骑带着房俊四人没有走太极宫的正门,而是绕到西北角,穿过安礼门,进入大内进宫。

一条蜿蜒的廊庑围湖而建,此时雪粉飘飞,雪花落到湖面瞬即融化,居然是一汪温泉,冷热交融,湖面蒸腾起一片氤氲雾霭,宛如仙境。

透过迷迷茫茫的雾气,不远处高大的宫殿鳞次栉比,翘起的斗角雕刻着不知名的神兽,漫天飞雪中别具一番庄严神秘。

房俊走在蜿蜒的长廊里,若不是前边有那位百骑的队率引路,怕是真的要迷了路。

静谧的千步廊幽静典雅,谈不上雕梁画栋却别有一番古朴的风韵。

就在快要走到千步廊尽头的时候,迎面走来一队宫女。

静谧的湖水,氤氲的雾气,典雅的廊庑,几名绫罗宫装的漂亮宫女……

房俊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恍然。

百骑恭敬的侍立一旁,让出道路。

房俊、程处弼以及包了一个“阿三”头饰的燕弘亮都站住脚步,侍立千步廊的围栏边。

只有齐王李佑大大咧咧的站在路中间,背着双手。

房俊知道,这是遇到宫中的贵人。

几名宫女行到李佑身前,一齐屈膝万福,口中娇呼道:“见过齐王殿下。”

李佑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行过礼,为首一名宫女娇声说道:“五哥这是去了哪里?咦?你的眼睛怎么了……”

房俊偷眼去瞧,见那少女打扮与别人不同,湖蓝色儒裙紧裹住纤秀窈窕的身段儿,耳朵上戴着一个月白色耳珰,精简又清爽,将精致的容颜映衬得刚加俏丽,一双乌溜溜的桃花眼,眼眸流转间波光潋滟,细细的黛眉秀气婉约。

明眸皓齿,钟灵毓秀。

即便是见多识广、深受网络“人造美女”熏陶的房俊,也不得不心尖儿稍稍的颤了那么几下,很是惊艳。

不过,她刚刚叫李佑什么来着……五哥?

也就是说,这是位公主殿下?

小模样长得倒是不错,就是年纪小了点,只有十二三岁吧?不知道是哪位公主,或许、有可能、高阳公主?

房俊摸了摸鼻子,觉得不会那么巧。

就听李佑“哼”了一声,说道:“没什么大事儿,就是被疯狗咬了一口……不过话说回来,父皇给妹妹找的那个乘龙快婿,人品也着实不咋地,脑子不好使像条疯狗倒也罢了,还特么专门打黑拳,真是气煞我也……”

“打黑拳?”

那位小公主一张红润的小嘴儿惊讶的张成“O”型,能塞进去一个鸭蛋……鸭蛋塞不进去,小嘴像樱桃似的,充其量能塞进去一个鹌鹑蛋……

然后,小公主那一双剪水也似的双瞳就往房俊脸上瞟……

房俊先是有些发愣,心说你瞅**嘛呀?

紧接着心里一激灵……

我擦!这丫头不会就是高阳吧?

果然!

漂亮小公主看着房俊,上上下下好一顿打量,那眼神好像屠夫在挑选圈里头的牲畜,看看那一头膘厚,今儿把它宰掉……

然后在房俊胆战心惊中,小公主傲娇的扬起雪白尖俏的下颌,小身板儿挺得笔直,小手背到身后,摆起公主架势。

“你就是房遗爱?”

这小公举是要闹哪样?跟哥摆谱?

好吧,你是公主你最大……

房俊弯腰行礼:“回禀公主,在下名叫房俊。”

高阳公主有些愣忡,清丽的小脸蛋儿带着疑问:“那不还是你吗?”

房俊恭声道:“某姓房名俊字遗爱,以往都是以字行,不过从今往后,还请公主称呼某的姓名——房俊。”

高阳公主小脸上全是不屑,撇撇嘴说道:“反正都是难听的要死,画蛇添足,不知所谓!”

房俊心说怎么没所谓?太有所谓了!

哥只要一听到有人叫自己“房遗爱”,心里那就满满的全是忧桑……

还有啊你个死丫头,不仅不守妇道害得哥们戴绿帽子,更连累哥们为你丢了小命,现在居然跟哥面前摆你的公主谱?

房俊冷着脸:“还请公主自重,在下名字得自父母,岂容你大放厥词?”

丫的,不给你点颜色你还真不知掉自己几斤几两了,真以为哥们还是以前的房遗爱,任你挫圆搓扁、你爽快我看门儿?

高阳公主自幼生长在宫中,虽然母妃早早去世,但幸得皇帝宠爱,在宫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个敢给她脸色看?

房俊丝毫不假辞色,顿时将高阳公主惹毛了。

小公主跳着脚大声娇吒:“本宫乃是陛下敕封大唐公主,你个乡野村夫、又黑又蠢的泥腿子,焉敢对本宫不敬?信不信本宫禀明父皇,砍了你的脑袋?”

齐王李佑闻言大喜:“妹妹说得对,算我一个,禀明父皇砍他脑袋!”

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程处弼此事瓮声瓮气的说道:“还敢说,信不信接着揍你?”

一句话差点把李佑噎死,看了看程处弼这张胡子拉碴的猩猩脸,他还真不敢再说。

谁特么知道这么夯货会不会真的动手?

这里可是禁宫大内,胡乱打架是真的会被砍头的……

房俊无语,这一对兄妹还真是至亲啊,甭管怎么回事儿就会这么一句——禀明父皇,砍你脑袋!

不过让他窃喜的是,看起来高阳公主对这桩婚事也不赞同啊!

眼看着这三人夹杂不清,高阳公主更是柳眉倒竖,傲娇属性让她寸步不让,事情有越浓越乱的态势,那名“百骑”队率赶紧恭声说道:“二位殿下,卑职奉皇命带这四人前去神龙殿,这时辰……”

闻言,高阳公主只得悻悻作罢,小手一挥,带着贴身宫女当先而行。

千步廊不宽,双方错肩而过,视线交错。

房俊撇撇嘴。

高阳公主翻个白眼,给他好大的两颗卫生球……

命运依然,房俊同高阳公主这一对冤家仿佛沉沦在宿命的轮回里,哪怕时光穿越、物是人非,依旧像是磁铁的两级,相互排斥、却又命运相连……

小说《锦绣大唐之长安》 第十章 宿命的轮回 试读结束。

锦绣大唐之长安推荐指数:★★★★,看了锦绣大唐之长安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锦绣大唐之长安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书了,的情节很吸引人,故事也很有趣。很喜欢很喜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