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战神之北王

时间:2020-10-17 12:43:17来源:青年文摘

战神之北王

《战神之北王》精彩章节推荐

"妈妈。"

"妈妈。"

上官若曦从未回答过这个问题,而上官云朵会这么一直哭闹下去,直到晚上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才消停下来。

"唉。"

上官若曦长叹一声,每当这时候上官若曦就极为痛恨那个造成这一切又不知所踪的肇事者。

自己苦一点无所谓,和父母断绝来往,这些上官若曦都能自己一个人承受,但是现在受苦的却是自己的女儿。

"云朵,别哭了,给你棒棒糖。"

萧策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根金黄色的棒棒糖在上官云朵的面前晃悠。

上官云朵停止了哭泣。

"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吗?"

萧策上一次这么温柔,恐怕得在十年前了,那时候作为哥哥的萧策哄妹妹萧嫣然。

当初那个懵懂的青年如今已经变成了叱咤风云的北境之王,而萧策哄的对象变成了自己的女儿。

"他们都说我是野种,说我没有爸爸。"

"他们都有爸爸,就我没有。"

"叔叔你是谁?"

上官云朵的脸上还挂着泪珠,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萧策。

"云朵,叫叔叔。"

"妈妈工作忙,妈妈工作忙不过来的时候就让这个叔叔来接你放学好不好。"

上官若曦忙给女儿解释。

"我不要,我不要什么叔叔,我要爸爸。"

上官云朵听到这话又哭起来。

"云朵,听话,以后叔叔来接你,给你带你喜欢的玩具,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

萧策也配合着上官若曦哄着女儿。

"叔叔,我不想要玩具,也不想去游乐园,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就我一个小朋友没有,你当我爸爸好不好。"

"我不要叔叔,你当我爸爸好不好?"

"你当我爸爸好不好?"

上官云朵扯着萧策的衣襟不放,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上官若曦听到女儿说这话,看见她这个样子,心里五味陈杂。

以前云朵还小,虽然偶尔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但上官若曦每次都搪塞过去了。

现在上了幼儿园,身边的小朋友都有自己的爸爸,上官若曦想哄也哄不住了。

上官云朵这样实在是让萧策心疼,萧策看向上官若曦,自己的女儿明明就在眼前,而现在萧策却不能直白的告诉她们,自己就是上官云朵的生父。

上官云朵也却是太缺少父爱了,最近公司的事情那么多,就连上官若曦自己对女儿的关爱都少了不少。

"我没有什么意见。"

萧策现在就等上官若曦的回答。

上官若曦沉思了一会儿,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萧策这个人不坏,看他也挺喜欢云朵的,就让他假扮一下云朵的父亲吧,上官若曦想着,大不了就再多给他一点补偿。

"好。"

萧策温柔地回答着。

上官云朵立马止住了哭泣,拉着萧策的手穿梭在一个个小朋友中间。

"我也有爸爸了,我也有爸爸了。"

萧策就这么任由着上官云朵拉着自己的手,只要自己女儿开心,萧策做什么也愿意。

"我才不信,你就是个没爸爸的野种。"

上官若曦面前的一个小男孩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伸手就要打向上官云朵的脸。

萧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小男孩打向上官云朵的手,萧策强行压制内心的怒火,手上根本没有用任何力气。

"啊,疼,疼,疼。"

小男孩被这么抓着手腕,立马惊叫起来。

"你干什么?"

"快放开我儿子。"

旁边一个有些富态的女人看见这一幕立马朝着萧策叫着。

明晃晃的珍珠项链闪瞎了萧策的眼睛,面对这种小孩子,萧策手上根本没用力。

萧策下意识放开小男孩的手,把上官云朵抱了起来。

"好啊,当着我的面欺负我儿子。"

"你也不嫌害臊,这么大的人了居然对一个孩子下手,我看你今天怎么解释。"

"对我儿子下手,你给我等着。"

女人看见这一幕立马不依不饶的怪罪起萧策。

"你这儿子没管教好,先动手打了我女儿,既然你不管,我帮你管教管教。"

萧策压着怒火,谁要是对上官若曦和上官云朵动手,那就是和萧策过不去,不管是谁,萧策决不答应。

"呵,我儿子还要你管教?我儿子打人为什么我没有看见?就偏偏你看见了?这里除了你,还有谁看见了?"

"这野种什么时候有父亲了?笑死人了,而且,就算是我儿子打了她又怎么样?"

萧策听到这话瞬间直接怒了,冷冷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女人。

"你再说一句试试?"

女人被萧策这么一盯,身体止不住的颤栗。

现在这两个人就是萧策的逆鳞,谁要是触犯了萧策的逆鳞,管他是什么人物,管他是男是女。

"你,你想干什么?"

"萧策。"

上官若曦也察觉到了萧策的变化,立马叫着萧策的名字,上午的时候上官若曦也看见过萧策就这么打了宋昊天。

现在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上官若曦可不想再让他惹到什么麻烦。

上官若曦的声音传到萧策的耳朵里,萧策紧绷的神经又逐渐松弛下来。

"我说的有错吗?难道你还真的是这野种的父亲?别当了冤大头还不知道。"

看见上官若曦,女人又来劲了。

"啪。"

这回萧策没有再容忍,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她的脸上,这么毒的舌头,完全就是该打。

"我说了,让你闭嘴。"

"你,你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女人摸着自己的脸,萧策这巴掌的力度可不轻,一个鲜明的巴掌印记浮现在女人的脸上。

"我管你是谁?你是天王老子这巴掌也该挨。"

"对了,刚刚你出言不逊两次,还差一巴掌。"

萧策此话一出,女人一阵惶恐。

"啪!"

没有半点预兆,萧策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扇在女人的另一半边脸。

"你先打了我儿子,又打了我,整个东山市,你敢惹罗家,我要让你死。"

女人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对自己动手,脸上传来**辣的烧灼感时时刻刻的提醒她这一切正真切的发生。

罗家,萧策沉思了一会儿,整个东山市,能摆得上台面的,也就只有那么一个罗家。

五年前罗家和萧家就是死对头,而五年前萧家发生的事情,按照萧策现在掌握的线索,罗家也有人参与。

萧策本来想等这些事情处理完了亲自找罗家的人算账,没想到冤家路窄。

小说《战神之北王》 第8章 上官云朵 试读结束。

《战神之北王》免费文案分享

闻言,萧策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淡淡的开口。

"算是吧。"

"萧策,怎么跟孙少说话呢,你这是什么态度?"

倒是坐在一旁的养母李玉,认为萧策散漫,眉毛一竖,开口呵斥道。

听到李玉的训斥,孙明贺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眯着眼劝道。

"没关系,伯母,大家都是一家人嘛!"孙明贺满脸和善的笑着。

"萧伯父,各位长辈,这酒可是我托关系,费了好大劲才弄到的陈酿。"

嘴里夸赞着,孙明贺示意了一眼服务生,直接将茅台打开。

顿时间,一股子陈酿清香四溢而出,使得在座的人一片惊呼。

"这味道……好酒啊!"

"是啊,我特意查了一下,80年的茅台,那可是近三十万的价值呀!"

"孙少大气啊!我们可是有口福了,哈哈!"

众人看着酒盅里倒满的陈酿,一个个笑的合不拢嘴,甚至开始迫不及待的抿上一口。

而萧安民闻着这酒香,眼眉却是不着痕迹的微微一跳。

但碍于孙明贺的面子,他端起酒杯,抿上一小口,然后放下。

"孙少真是有心了,确实是好酒呀。"

而萧策的酒杯里也被倒上了茅台,但他并没有要喝的意思。

只是稍稍的往前探了一下脑袋,杯中的酒香便钻入鼻间。

随后,他微微摇了摇头,这酒虽清冽,香气沁透心扉,但却不是80年代的茅台。

也就是说,这瓶所谓的80陈酿,恐怕是个赝品。

虽然萧策并不想言明,但萧家人还是注意到了他摇头的样子。

"切,装什么,像他懂似的。"

顿时间,四方八方的嘲讽就迎面而来。

"萧策,你难不成就这么两手空空的来参加自己养父的寿宴吧?"

"是啊,哪怕带个果篮呢,真是白眼狼!"

"萧家养他那么多年,结果换来了什么?说白眼狼都是夸他了!"

萧安民自然是听得到这些暗有所指的话。

他将大手暗下放到萧策的膝盖上,也是不希望萧策因此受到影响。

萧策看向养父,平静的笑着摇了摇头,偏过身,将放在后面的酒坛拿到面前。

"噫,这酒坛真脏,看着好恶心。"

眼看着萧策的动作,众人相相视一眼,纷纷皱着眉摇头。

反倒是萧策,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一般,擦了擦酒坛上的灰尘,然后"噗"的打开。

并没有酒香四溢,倒是有股子青烟,从坛中泛起。

"萧策,这是个什么东西?该不会有毒吧?"

养母被这一幕吓得心中一突,慌忙的站起身来。

"爸,这是我在关外的时候,自己酿的酒,有个小三年了,您尝尝?"

萧策自顾自的又拿出一个新的酒杯,说着就往出倒酒。

"萧策!你别太过分了,这种冒青烟的东西,谁知道是好是坏!"

"就是,万一是什么假酒毒酒,安民,你可不能喝啊!"

其实孙明贺一直好奇,萧策的酒坛子里到底装着什么猫腻。

但萧策倒了满满一杯,那个浑浊程度,简直惨不忍睹,都有些渣滓沉浮着。

"萧伯父,这酒……可不能随便喝。"

"众所周知,这酒都是以清冽甘醇为佳,萧策兄弟这杯酒属实吓到我了。"

孙明贺说着,还自顾自地拍了拍胸脯,像是真受了惊吓。

"这酒和我在朋友那里看到的,过期废品,一般无二呀。"

孙明贺开口,一众萧家人更是争先恐后,纷纷劝萧安民。

"这酒,不能喝啊!"

萧安民看着酒杯里飘荡的东西,心中也是打鼓,对于酒的研究,他可是专家。

孙明贺说的确实没错,眼前这酒和那些作废的残次品真是一般无二。

可是,毕竟是策儿的一番心意,这该如何是好……

面对众人的大力阻拦,萧策噗之以鼻,脸上反倒多了几抹傲气。

"爸,这酒我还起了名字,叫冻春。"

冻春?万物复苏,青春永驻的意思吗?萧安民眼前一亮。

萧策也没想张扬,侧耳对养父小声解释。

"这酒里的浮渣,其实是冰晶雪莲的碎末,有着延年益寿,消除暗疾的奇效。"

闻言,萧安民惊讶的点了点头,伸手便想拿起酒杯。

"安民,你可想好了,萧家如今正在节骨眼儿上,你要是倒了……"

养母眼中充满了担忧,显然是信不过萧策,怕他在酒中做了手脚。

萧安民看了一眼妻子,目光放到了萧策脸上。

他相信自己的儿子绝不会害他,冰晶雪莲他略有耳闻。

是一株和天山雪莲齐名的灵药,价值恐怕无法估计。

心中想着,萧安民端起酒杯,没有再听一群人的劝阻,直接抿上了一口。

霎时间,一股暖流顺着食道贯彻心扉,然后充盈全身。

这感觉,就好像真的返老还童了一般,全身舒畅无比。

"真是好酒啊!"

萧安民闭着眼,仿佛置身于春天盎然的生机里,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然后,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再倒上满满一杯,然后一滴不剩。

这下,萧安民只感觉筋骨甚爽,全身的乏力一扫而空,暗疾真的消除了!

"哈哈,我从未喝过如此神奇的佳酿,策儿,这酒我就收下了!"

"当然,这就是儿子的一点心意!"萧策哈哈一笑,父子十分融洽。

萧安民仿佛一下子就年轻了不少,精气神更是充沛,直接将桌上的酒坛收起。

丝毫没有和大伙共饮的意思。

"这还不明显吗?明显是觉得自己的酒不如这穷小子的好!"

孙明贺心中气愤,早知道就不给这老东西买酒了,真是浪费!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尴尬的缩回身子,谁也不敢再提酒的事。

萧嫣然好奇的看了一眼萧策,目光有些复杂。

随后,她轻声对孙明贺解释道。

"一定是爸爸怕他失了面子,这才勉强多喝了几口。"

"若是放在寻常,这种酒爸爸绝对是一口都不会喝的。"

萧嫣然心中笃定,冲着孙明贺莞尔一笑,对于萧策的酒,她还真没看上。

像这种没品位的东西,她都看不上,更别说极为好酒的父亲了。

孙明贺郁闷地点了点头,没再深究,算是看在萧嫣然的面子上,借了个台阶下。

饭桌上仅仅沉寂了一会儿的功夫,大家就又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攀谈起来。

孙明贺放下筷子,一脸殷勤的问道。

"我听说萧策兄弟五年前就离开萧家了,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呢?"

孙明贺问的,也正是萧安民想要知道的。

看着养父一脸的关切,萧策早就想好了说辞,很自然地开口解释。

"也没什么,到塞北关外做了些小买卖,不过运气不太好,算是白折腾了一遭。"

"也就是说,萧策兄弟到现在连个工作都还没有?"

孙明贺直接抓到了重点,顿时唏嘘着继续开口。

"那这五六年,萧策兄弟过得可真是不如意!"

萧策并没有反驳,反倒是点了点头,生意破败,日子过得苦也是顺理成章的。

"哼,活该他身无分文!"

"不就是流浪汉嘛,我们萧家可不养废物。"

众人本就小声议论着,闻言,都是愤愤不平。

"萧策兄弟,不如到我的公司来吧?做个看门的保安怎么样?"

孙明贺眯着眼,笑着问道,那股子假惺惺的关切,让萧策听了都恶心。

"我看你身强体壮的,当个保安,一个月能有三千块钱,五险一金。"

孙明贺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耷拉着眼皮撇了一下萧策。

"总比有家不能回,睡在大街上要强吧?"

小说《战神之北王》 第3章 受尽嘲讽 试读结束。

战神之北王推荐指数:★★★★★,看了战神之北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战神之北王不错,看了还想看,更新也快,虽然有点很小的瑕疵,但故事路线、剧情与伏笔都很不错,很难得了,作者安勒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