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九州战龙

时间:2020-10-15 07:11:19来源:青年文摘

九州战龙

《九州战龙》精彩章节推荐

诛九族。

短短三个字,散发着无尽杀意,让人一寒。

唐俊手捂着脸,坐在地上,难看至极。

脸上传来**辣的阵痛,而周围那些宾客们的目光,更是让他深感无地自容!

“疯子!真是个疯子!”

这一巴掌,不仅是打在唐俊的脸上,更是让他高傲的自尊心严重受挫!

唐嫣然怔住了,随即,只觉得脑袋嗡鸣,顿感有些天旋地转,小伙子太冒失了吧,他竟然为了自己动手打唐俊?

可他,只是他们操手运作下的一个招赘女婿啊,为什么会这样?

而且,打了唐家长孙唐俊,这可不是小事啊!他还要不要命了?

“来人啊,快来人,把他给我打死!”唐俊哪里受过这样的屈,反应过来的他,坐在地上放声大喊。

但此时,哪还有人敢上前啊,刚才那十几个保安,顷刻间被这个年轻男子打倒在地,那可是历历在目的,谁也不会去当这个冒失鬼的。

“这还反了,反了他了!”坐在高台上的唐剑,皱着眉头,怒声道。

“爸,您别生气,我这就叫人把他拿下!”站在一旁的唐知书,也擦拭着额头的汗,低声说道,“这,就是二弟一家的阴谋,他们串通这个上门女婿来搅场的,为的就是让您难看,让咱们唐家难看啊!”

“放肆!”唐剑气的一巴掌拍在座椅扶手上,怒不可遏。

唐知书跟着吓了个激灵。

站在台下的唐达礼夫妻,也都格外悚惧,老爷子真生气了,在他们眼里,这个年轻人,可是捅了天大的窟窿了啊!

秦浩却根本不顾这些,一把挽住还楞在当场的唐嫣然,真的就像是一对新婚的新郎新娘一样,两个人迈步走出了大厅。

唐嫣然不知所措,此时,尽管她已经在恍然中,被秦浩带出了酒店大厅,但她却好像还在梦里一样,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他说了一句:“老婆。”

唐嫣然这才松开了手。

“你,快走吧。再不走,你都要跟着倒霉了!”唐嫣然虽然此刻都自身难保,但出于善良的天性,还是好意劝道。

秦浩笑着摇了摇头,当年的女孩,已然出落成一个大美女,但她还是像当年一样的天真,善良。

“我哪里都不会去,从今往后,我就在你的身边,护着你!”

“若世间对你不公,我便还你一个清平世界!”

“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你,我也将在你的身旁,守护一生!不离不弃!”

听到这话,唐嫣然双目怔怔,瞬间默然。

……

此时,大厅内已经乱做一团。

“爷爷,不能放他们走啊!他敢打我?我要宰了那小子!”唐俊躺在地上撒泼。

唐剑已经气得一句话不说。

唐知书看了父亲一眼,便斥责儿子道:“好了!这成何体统!来人,把阿俊先扶下去!”

随后,他又凑到唐剑的跟前,“爸,这可都是老.二一家子搞出来的,今天咱们唐家……”

“够了!”唐俊瞪着眼睛,大呵一声。

唐知书立时屯着脖子,不敢说话了,在场的人,也都瞬间鸦雀无声。

唐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看向唐达礼夫妻,沉声说道:“老.二,今天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家而起,现在,你们赶紧给我回去处理,再有不妥,你们就统统给我滚出唐家!”

唐达礼吓得已是不敢支声,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衫,一旁的王兰也只是低着头,双手紧紧抓着丈夫的胳膊。

哪怕唐达礼是个最无能的丈夫,此刻也成为了她这个女人,唯一的依靠。

夫妻二人,在众人的鄙夷的目光下,携手落寞的走出了大门。

“今晚到此为止,各位,唐某失陪了!”唐剑朝在场宾朋说完这一句,面沉似水转身离开了。

“爸,我要他们全家都死,敢打我!他反了天了!”唐俊痛苦的对唐知书哭诉道。

“行了,还嫌不够给我丢人!”唐知书冲站在一旁的家奴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大少爷搀起来,送医院!养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唐知书气愤难当,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废物赘婿,竟然敢对自己儿子下手。

唐嫣然你完了!

你们一家全都完了!

唐知书在心里愤愤恨道。

“让他们一家,全都给我去死,给我去死!!”

羞愤难当,痛苦至极的唐俊,骂声渐行渐远。

唐知书磨着牙,狠狠道,“这一家子寄生虫,我要你们全不得好死!”

……

唐嫣然将秦浩带回了她家。

她知道,秦浩是个没有家的乞丐,她不收留的话,秦浩还要再露宿街头。

只是,他们前脚刚进了家门,后脚唐达礼夫妻二人也赶到家。

一看到秦浩,王兰瞬间愤怒道:“你怎么还让他回家,赶紧滚!快给我滚!”

王兰这一家人,全都生性善良,虽然知道这次秦浩闯下了大祸。

但,她还是不想将这个唯一肯为了自己女儿,而出手的男人交给唐家。

“滚啊!你还赖在这干什么!”王兰已经有些西斯底里,哭喊不止。

怒气,怨气一时全都充斥心头,她们家有什么错?这么多年,在家族忍气吞声,一直都对大伯一家的忍让,都换来了什么?到现在,竟然落到了这步田地,她屈辱,她不甘,同样,她也无可奈何。

“妈,你让他现在去哪。”

唐嫣然的一句话,气氛瞬间凝固了。

“……!”短暂的失神后,王兰再次怒吼道:“我还能管他去哪,只要他滚出去,就算是死在街头,他也与咱家无关!”

“可现在让他出去,唐俊会要了他的命!”唐嫣然弱小的身躯,发出了强有力的一声吼。

这个男人,是为了自己出手的,唐嫣然不能不管。

“嫣然,可他……”

“我只知道,他现在,是……我唐嫣然的丈夫。”唐嫣然心头带刺,说完此话,紧咬着嘴唇。两行泪水流了下来。

从始至终,唐达礼都没有说一句话,天性使然,他懦弱,怕事。但他知道,这个男人,在刚刚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出手的。

王兰气的浑身直颤,她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更知道,自己的女儿说的没错,如果自己这时硬要让秦浩走出家门的话,那等待着他的,恐怕就是惨遭毒手。

王兰深吸了一口气,心如死灰,无望地摇头:“这个家,完了!”

说完,她绝望地转身跑回房间,“砰”地关上了房门。

秦浩同唐嫣然两人对视。

唐嫣然叹了口气:“跟我来吧。”

说完,便带他走进自己的卧室。

这里,并不算大,甚至除了摆一张床,就没有多少空间了,唐嫣然的一些衣服,都是整整齐齐地叠在一张柜子上的。

唐家虽是家资颇丰,但这个继子唐达礼家,却是过得比有些普通人还要不如。

“今晚,你就睡在这吧。”唐嫣然拿出一张褥子,铺在床下说道。

秦浩坏笑一声:“你就不怕……”

“如果你敢乱来!”唐嫣然退后一步,表情认真的说道:“我就杀了你,然后,我……自己再去死!”

秦浩一笑,这个女孩,还真的是可爱,此时他在想,要不要将自己收藏多年的那个风车拿给她看呢。

但,想了下,还是不要,他不想给这个善良的女孩,太多的压力和负担,他,只要她从今后,都快乐。

就在此时,客厅里传来了唐达礼接电话的声音:“大哥,你不能这样啊!大哥……”

唐嫣然跑出卧室,问唐达礼:“爸,怎么了?”

唐达礼面色苍白,无力的双眼看向唐嫣然,有气无力的说:“唐家切断一切对咱家的供给,你的工作,也没了……”

什么?!

唐嫣然瞬间失神。

这就意味着,唐达礼一直在吃的,对他家来说,价格高昂的药品切断供应。

而且,她的工作也丢了……

为什么?!

自己一直都在努力做到最好,公司的项目,也是她谈成的,现在她的工作,竟然说丢就丢了?

唐家为何这样对自己不公,爷爷为何这样的偏心?

她有什么错,她们一家又有什么错?

唐嫣然好想放声哭喊出来,却如鲠在喉,闷得透不过气!

竟然敢报复到唐嫣然的头上。我看他是没死够!

真是有点儿意思……

秦浩信誓旦旦,拍着唐嫣然的肩膀说:“我说过,一切有我,这件事我来办。”

小说《九州战龙》 第三章 不肖子孙 试读结束。

《九州战龙》免费文案分享

夜幕时分。

随着一声鸣笛,渡船靠岸了。

汉江渡口的泊船码头,一股凉意迎面袭来,虽说是早春,但江面吹来的风还是微凉。秦浩紧了紧驼色风衣的衣领,夹在簇拥的人群中走下了引桥。

看着那些高举双手的或是亲人或是朋友的,在翘首以盼着刚刚下船的这些人们,秦浩一笑。

回来了,当他的双脚又踏在这片阔别了十年的土地上时,他的心中五味杂陈。

当年的他,怀着一颗激动澎湃的心,离开了这片土地,时光荏苒仿若白驹过隙,一晃整整十年了。

如今的他,已是华国北境第一战神,王权神授,四星统帅。

而他此次回来,却是为了却他一桩心愿。回想起当年他离开时的场景,心头一时百感交集。

我回来了......

正当这时,岸边驶来一辆辆黑色铮亮的加长奔驰车,依次停在秦浩的面前。

随即,从车上陆续走下来十几名黑色西装男子,并自动站成一排,一个个表情都异常庄严、肃穆。

那些下船的乘客,一时间,全都驻足观看,不知道是什么人物,竟是引来如此大的排场。

秦浩,这位北境之王,这次虽低调回来,却不想,有这样的阵容来迎接他。

为首的一名唐装老者,快步走到秦浩的面前,深鞠一躬,毕恭毕敬道:

“小少爷,老太君希望你能回去,她说她当年错怪你们母子了。”

在他人面前,他是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元老级人物。

但在秦浩的面前,他却是如此的卑微又渺小,甚至都不敢抬起头说话,更不要谈对视。

“错怪?十年前,她将大哥立嗣,让家族抛弃了我们母子俩。现在一句错怪就企图得到我的原谅?!

“如果不是因为家族的遗弃,我母亲也不会惨死街头!”

秦浩本早已经波澜不惊的脸上,说到这时,眼中含着杀意。

“而从那时起,那个秦浩就已经不存在了!”

现在,我和江都秦家,已没有任何瓜葛,你也不必再劝我。”很快,他刚刚怒意的眼中,瞳孔收缩,表情一如平静。

唐装老者知道,面前的秦浩已是今非昔比,更是北境第一战神,雄霸一方,实力雄厚!

秦浩不顾在场众人,错愕的表情,直接从老者的身旁穿过,但瞬间,脚步却又停下:

“千万别跟着我,记住这是最后一次,再让我见到这些人……"秦浩的手,在颈间做了一个抹脖子动作,“定杀不饶!”

秦浩眼中杀意凌然,让老者也不由吓得一激灵,他一点都不觉得,这是在开玩笑。

瞬间,一股寒意弥漫,他愣愣的伫立在那里,犹如石化一般。

直到秦浩消失在他的视线,老者这颗提着的心,才稍稍放下来。

而此时,他的身上,已是汗水浸透。

秦浩信步走出了渡口,对面一台并不算起眼的黑色商务轿车,停放在路边。

车旁,负手而立一名身着浅灰色西装,身形挺拔婀娜的美女。

路过的许多男人,都纷纷向这位美女投去倾慕的目光。

而那些路过年轻时尚的漂亮女人,在她的面前,也都显得相形见绌,堪比老妪村妇。

“统帅,请上车。”

这位隶属于秦浩麾下的美女指挥副官,陈娇,见到秦浩的到来,毕恭毕敬将车门打开。

“准备得如何?”秦浩上车后,仰靠在座背上,询问道。

“回统帅,一切就绪。”陈娇立正回道。

秦浩微微点了下头,随后手指轻抬,示意了一下,陈娇这才坐到驾驶座,将车开了出去。

秦浩眼望着物是人非的街景,心中感慨万千,从怀中,取出一个彩色纸折叠的风车。

思绪,也随之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

十三岁的秦浩,同母亲被赶出家族,身无分文,母子相依为命,萧瑟街头,饥寒交迫。

正当弥留之际,是一个梳着羊角辫,手握一个七彩风车的小女孩,将自己手里唯一五毛钱,买了一块饼,送给了秦浩

“你慢点吃。”女孩将细嫩的食指,贴在嘴上,她从未见过这样狼吞虎咽吃东西的人。

他一定是饿坏了,女孩心中想着。

“爸爸给我做的风车,也送你吧。”女孩将手中的风车,递给了他。

人生中,除了自己的母亲,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

年幼的秦浩,半个饼已经噎在嘴里,哽咽得不能出声。

看着眼前的女孩,眼眶流下了热泪。

那天之后,秦浩被一军部之人带走,送到一座荒岛上的秘密训练基地。

五年的时间,秦浩的足迹就已经踏遍了北境战场。

仅仅又过了一年,他被敕封北境战神的殊荣,王袍加身,荣耀无双。

那一年,他也只有十九岁。

可他,却永远都忘不了,那晚。

那一夜,她伸出了那只稚嫩的小手,宛若上帝拯救了苍生。

那一夜,她那张纯真的脸上,挂着的天使般笑容。

“大哥哥,这个七彩的风车送给你,愿它能伴你平安……”

长大后,我要娶你,如果,我还活着的话……

这是秦浩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更是一个男孩,对一个女孩的承诺。

秦浩深吸了一口气,思绪也被拉回到了现在,此时,那久经战场,都未曾掉过一滴眼泪,坚毅的双目,竟也已湿.润了。

将手中的七彩叠纸小心翼翼的收好,秦浩望向车窗外。

街景,华灯璀璨。

我来了!

……

汉江市,龙腾洪福五星大酒店。

大厅内客人.流动,热闹非凡,尽是雍容华贵、珠光宝器,尽显上流社会的浮华品味。

今日,是汉江的二流世家,唐氏集团的唐老爷子,为孙女唐嫣然招纳贤婿的大好日子,自然是道贺宾客络绎不绝,人声鼎沸。

唐家众亲友,全都是推杯换盏,喜笑颜开。

但,这其中,却有不少人是带着幸灾乐祸的心理前来的,从他们的言语中更是流露出对此次招婿,毫不掩饰的讥讽之词。

一台行驶向酒店的黑色轿车内,唐嫣然坐在后排,满脸的委屈,眼睛通红,像是刚刚哭过。

本该是她大好日子的今天,车上的全家,却是一筹莫展。

“嫣然,别哭了,待会儿到了酒店,让你叔伯看到,就不好了。”坐在副驾驶的唐达礼回头对女儿劝道。

“唐礼!我嫁给你,就算瞎眼了,你现在又把女儿往火坑推?待会儿,到那你就当众宣布,取消这次的招婿!”母亲王兰脸憋得通红,指着丈夫骂道。

“这……老爷子定下的事情,我怎么能反悔呢。”唐达礼虽然心疼女儿,但更惧家威,更不敢造次。

“你不敢说?女儿眼看就要被毁了!你这个做父亲的就眼睁睁的看着她?你怎么就这么窝囊,任人摆布啊!”王兰怒其不争的骂道。

唐达礼一语不发,只是低着头,眼眶中已经憋出了泪水。

王兰之所以愤怒,是因为所谓招婿,都只是好听说辞罢了!

唐氏集团,唐老爷子唐剑,有两个儿子,长子唐知书,次子唐达礼。

唐达礼本非唐剑亲生子,而是族中子弟过继给唐剑,后改名为唐达礼。

唐剑本指望更出息的这个儿子,能够继承扩大他家族的事业,但唐达礼又在三年前生了一场大病,导致小脑萎缩,半身不遂,走路都需要拄拐,更不要说继承家业,更是无从谈起。

而这次的招赘,原起,就是高等大学毕业的唐嫣然,进入唐家集团工作,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就将业绩做得非常突出,力压众人,那些家族中其他的子弟,根本就是对她望尘莫及。

至此,大伯唐知书,才会担心这个侄女日后会夺掉唐家的家产,所以才巧言令色,哄骗唐剑,迫不及待要给这个出色的侄女,找个女婿嫁出去,这样,便也就没了争夺唐家产业的资格。

最关键的,他要给唐嫣然找一个流浪汉,还是个智障,傻子。

其用心险恶,路人昭昭,唯独唐老爷子还蒙在鼓里,以为这个大伯,真心要为唐嫣然找个佳婿。

本就不是亲子的唐达礼,自从得病后,在家族的位置就每况愈下,刚说一句话,就被唐老爷子打回去,不敢再忤逆出声。

而被家族族人的舆论所压,利用亲女谋图唐家财产,这也让唐达礼,再难开口,只能自责自己的无能和无奈,潸然泪下。他们这一家,也在今天,被整个族人,乃至汉江的社会名流,当成了笑柄谈资!

车,开到了酒店,唐嫣然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下了车,她不能违背父亲,更不能忤逆爷爷。

大厅内,灯火通明,而唐嫣然的心,却跌至了谷底。

坐在台上正座的唐老爷子,一身气派唐装,气色非常好,看到来宾,还频频点头致谢。

“唐老爷子,给您道喜啊!”

“恭祝唐家,喜得金龟婿啊!”

宾朋们客套的道贺,心里却在悱腹。

而唐老爷子,却捋着白髯,笑得合不拢嘴。

……

“爸,二弟他们一家来了!”站在椅子旁的唐知书,红光满面,气宇轩昂,竟是比他自家招赘还要高兴。

马上就要将二弟一家大小踢出家族,他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侄女啊,可别说你大伯不疼你啊,今天我就给你招个乘龙快婿,你得好好谢谢大伯啊!”唐知书早已掩饰不住兴奋。

唐达礼怒不敢言,王兰悲愤交加,他们的女儿唐嫣然,更是憋闷压抑到极致。

“嫣然,都是爸爸不好,爸爸没本事,爸爸该死啊……”唐达礼,脸憋的通红,拐杖使劲杵着地板说道。

“爸……你,别说了……”唐嫣然嘴唇抖动了几下,两行泪水不争气的流淌下来。

“哎呦,你看咱们大小姐,知道今天要乘龙快婿,这高兴的都哭了!”这时,家族中有人幸灾乐祸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

唐嫣然感到极度的羞耻,贝齿紧紧咬着嘴唇,脸涨的通红。而他的父母亲,此时也已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二伯二婶,你们的新女婿快到场啦!”

随之,大厅内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小说《九州战龙》 第一章 优秀的女婿 试读结束。

九州战龙推荐指数:★★★,看了九州战龙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九州战龙看这本书里面内容很感动,很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