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赵楫皇子

时间:2020-10-14 07:20:15来源:青年文摘

赵楫皇子

《赵楫皇子》精彩章节推荐

第17章拂袖而去

见到眼前学子诚恳认错,贺铸没有继续说什么。

“贺老前来参加诗会,下官感激不尽!”

江国庸上前作揖拜礼。

贺铸现如今虽没有官职在身,可贺铸在文坛上有很好的名气,能够来给诗会坐镇,这无疑是一大亮点,江国庸自然不敢怠慢贺铸。

“江大人客气了,老朽前来只为一睹江宁诸位才子风气!”贺铸捋了捋胡须徐徐的说道。

“贺老!”

江国庸和贺铸说完话,一旁的朱勔也起身跟贺打招呼。

“朱大人!没想到您也来了。”

朱勔的出现贺铸有些意外,眼前此人身居高位,应该在汴梁陪伴官家才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江宁。

贺铸瞥了一眼朱勔,脸上表情不喜,他知道朱勔为人和其父亲一样奸懒狡诈,对官家阿谀奉承,根本就是小人得志。

朱勔这一身富贵荣华在贺铸看来完全就是献媚换来的。

“官家有旨,让下官来江南收集珍奇花石,送往汴梁,修建园林!”朱勔双手抱拳举起,脸上带有敬畏,语气恭敬的说道。

“奉旨?”

“没错,官家听闻江南多奇石,特意命下官前来收集!”朱勔回答道。

“我看这奉旨是假,朱大人怕是来搜刮民财了!”

贺铸可不是江国庸,他可不管朱勔会不会高兴,会不会报复自己,他本身已经黄土埋半截的人,何惧朱勔权势。

直言直语,言语犀利,说的朱勔一时语噻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一旁的江国庸和赵忠也不知该说什么。

“食君之禄,分君之忧,官家下旨督办,老师不过是奉旨查办,贺老觉得有何不可吗?收集珍奇花石乃是官家旨意,贺老这是在质疑官家吗?”

一旁的曹光开口为朱勔抱打不平。

朱勔嘴角微微扬起,曹光这个人自己是越来越喜欢了。

这句话要是自己说,未免有失身份,旁人会说自己斤斤计较,心胸狭隘,可若是不说,心中这怒火总是无法缓和。

没想到曹光替自己说了出来。

赵忠也没想到曹光会站出来,为了得到朱勔赏识,曹光竟然都跟贺铸言语相对。

“好大的帽子,老朽戴不起!”贺铸看了一眼曹光,年纪不大,正是英姿勃发的年岁“你是何人?”

“江宁曹光!”

曹光抱拳拜礼,不卑不亢,在江宁城曹光可是被誉为第一才子。

“你就是曹光,听闻你是江宁第一才子,文采出众,今日一见不过是虚以为蛇,阿谀奉承的小人,才子之名,名不副实罢了!”

贺铸一句话,曹光面色阴晴不定,贺铸虽然第一次来江宁城,可身份在哪里,贺铸一句话有可能让自己身败名裂。

“曹光休得无礼!”

朱勔此时站出来替曹光解围,既然承认了是自己的学生,自然是不能看着自己学生受人欺负。

欺负曹光那边是看不起他朱勔。

“贺老不明缘由,我等不必放在心上!”

朱勔笑呵呵的说道,直接把所有的问题抛在了贺铸身上,在大家看来这就是贺铸按照自己的意愿猜疑,揣摩朱勔的来意。

一句话让贺铸成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人

除此之外,贺铸倚老卖老,只因为曹光一句话,就说人家名不副实,这不是报复是什么?

“好一对牙尖嘴利的师徒!”

贺铸冷冷说道。

“贺老今日盛宴我等何必如此呢!”

赵忠上前一步劝解,要是在这样下去这诗会恐怕是无法举行了。诗会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娱乐的事情,没必要这样严肃像是上衙门一般。

“赵忠?”

“贺老!”

“老夫若是知道朱勔在这里就不会踏入这园中半步!”贺铸冷哼一声,转身拂袖而去,是一点迟疑都没有。

贺铸潇洒离开,留下众人愣在原地。

“这贺老鬼脾气还是这样倔强!”朱勔冷冷的说了一句。

贺铸离去,在场不少学子心中暗暗失落,原本想着让贺铸能为自己的诗词点评几句,可曾想,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此时最苦逼的还是江国庸。

贺铸是他请来的,现在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感觉就是他故意请贺铸过来让朱勔出丑。

江国庸懊悔万分,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贺铸对朱勔如此反感,甚至都不顾场合,不顾周围一切。

倘若自己事先知道,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贺铸请过来。

现在好了,自己是吃力不讨好。

“是下官考虑不周,未曾想贺铸竟如此无礼,还请大人恕罪!”江国庸语气懊悔的对朱勔道歉。

贺铸虽然在学子们心中有些地位,可和朱勔比起来就差远了。

贺铸是文坛大家,儒学大师,但说到底也只是一个文坛大家,朱勔却是有官职在身,深得官家青睐的人。

权衡利弊,江国庸知道宁可得罪贺铸也不能得罪朱勔。

朱勔看了看江国庸,严肃的脸上缓缓露出一抹微笑“江大人无需如此,贺老也只是无心之言。”

朱勔摆了摆手,像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一副心胸坦荡的模样。

到了晚上一点左右,诗会渐渐结束。

陆青柠和邱明打了招呼之后便一个人坐上了马车离去。

见到陆青柠的马车离去,曹光招了招手,让跟着自己一起来的家仆上前“公子有事吗?”

“我听说陆青柠在外面买了一座院子,你跟上去看看!”曹光低声嘱咐。

家仆一听便清楚曹光的意思,眼珠滴溜一转,神情诡异的朝着四周观察一下,发现没有察觉,悄悄地跟了上去。

“月儿!”

李沁月和陆青柠道别之后,也要离去,没走出几步,曹光便跟了上来。

“曹公子!”

李沁月看向曹光,神情平淡。

“月儿为何对我如此冷漠?莫非还在埋怨我不成?”曹光露出痛惜之情,脸上尽是悲凉还有一份不解。

让人看过去,曹光就像是李沁月的爱慕者,而李沁月犹如铁石一般的心肠,丝毫不为所动。

“没有情何来怨!曹公子你我二人终究是陌路人。”

李沁月说道。

“为何?”曹光诚恳的问向李沁月。

小说《赵楫皇子》 第17章 拂袖而去 试读结束。

《赵楫皇子》免费文案分享

第7章举杯邀明月

除了舞龙舞狮还有那些走江湖的杂耍卖艺的,他们找一个比较热闹的地方,画地为圈,在里面表演节目,什么胸口碎大石,喷火,舞枪弄棒周围时不时传来叫好声。

赵楫从这些人中从容的穿过。

他不用去看都能感受得到中秋夜的热闹。

穿过一条繁华街道,面前更加热闹起来。

青楼,教坊。一家家灯火通明装饰华丽的青楼,青楼的门口站着几名姑娘,对着路过的才子打招呼,招揽客人,除此之外青楼里面会传出优美的歌声。

有不少人进进出出,看着也是好不热闹。

虽然热闹,可留住的客人不多,在这些青楼里稍有名气的女子,今晚可能都会应邀去参加江宁知府的诗会了。

那里才是她们的舞台。

在哪里她们和才子们聚在一起,若是有位才子肯为她们中的一人作词,在让她们弹唱出来,那就更加的了不起了。

才子佳人,自古以来的佳话。

“公子留步,要不要进来休息一下再走啊!”

赵楫听到声音,不为所动,他怎么可能进青楼。

江宁城内热闹无比,古时江南的热闹呈现的一览无遗。

赵楫顺着街道朝前,穿过几条街,在走上秦淮河岸,往前走,灯火不再通明,热闹的吵杂声也被渐渐地抛在身后。

“哎,总算是安静了许多。”赵楫叹息一声。

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赵楫找了一处不错的地方。

此时秦淮河上有不少画舫,画舫上同样也是灯火明亮,传出动听的琴音。

赵楫放下手中酒壶,坐到一旁的巨石上,望着眼前秦淮河,眼底仿佛是多了一份惆怅,如今北宋是内忧外患,外患有西夏,金,辽,三个虎狼之国。

北宋虽呈现繁华,可在这繁华的下面却是早已腐败,在西夏,金,辽三国眼中北宋就如同是一个待宰羔羊一般。

内忧,朝中有六贼,蔡京、童贯、王黼、梁师成、朱勔、李彦,此六人现如今把持朝野,结党营私,排除异己,朝中人人自危,众人敢怒不敢言。

如此环境下的北宋,赵楫感叹一声!

“算了!这也不是我能左右的事情。”

赵楫苦笑着说道,他曾也试着改变这些事情,他曾经极力反对‘西城括田所’可是到最后还不是实行了。

赵楫摇了摇头,望着眼前月光下碧波荡漾的秦淮河,河水涟漪,河面上宛如撒上一层银粉,杨柳垂枝,没入水面,和秦淮河形成一道优美风景。

随着微风,浪花拍打在河岸上。

从秦淮河上画舫中传来少女的歌喉,曲调优美婉转倒是和拍岸的浪花形成独有的音律。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你也很孤寂吧!喝。”

赵楫望着夜空中的皎月缓缓说道。

在这里孤身一人就如同这夜空的皎月一般。

赵楫豪迈的举起酒壶,对着月亮做了一个敬酒的动作,一饮而尽,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洒脱自然丝毫没有刻意为之。

此时赵楫就是这一首诗的写照,应景。

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气势,完全把这首诗额意境给衬托出来,一个书生,一轮皎月,河中倒影,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此时的场景,把这首诗的意境直接提到了一个高度。

一个让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万物寂静,如同山水墨画一般,赵楫此给人一种空谷轻灵的视觉。

赵楫的声音虽然不大,因为周围没有那吵杂的声音,因此话音传了出去。

赵楫没有察觉,在距离他不到十米远的巷口一位妙龄女子停下了急促的脚步。

女子穿着一身紫色长裙,头发简单梳妆,长发飘飘,漂亮的脸蛋露出迷人的笑容,杨柳细腰,标准的美人,可说是倾国倾城不为过。

若是有人见到必然会认得出来。

她就是江宁城秋月楼的花魁,也是江宁城的第一美人陆青柠。

陆青柠从小便被买进了秋月楼,陆青柠精通诗词歌赋,尤其是诗词唱功更是不逊色任何人。

江宁城中曾有人花千金买陆青柠一曲诗词。

陆青柠停下了脚步,明亮的双眸直直的盯着眼前场景

杨柳之下青石之上,赵楫正坐在那里,任由月光撒在身上,整个人的气质瞬间有了升华,儒生气质,哪种挥笔洒墨,指点江山的气质。

陆青柠被这股莫名的气氛感染的已经无法动弹。

她觉得如果自己就这样冒然走出去,会破坏了此时的意境。

陆青柠饱读诗书,自然能极快的了解这诗中韵味,在加上这四周环境的渲染,听了一遍就已经彻底领悟了里面的意境。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道出了此时身边没有亲人孤身一人的处境。

孤身一人!因此眼前的人只能举杯邀请明月和自己影子三人共饮,只能和自己的影子和明月成为朋友。

看着赵楫你背影,陆青柠眼角既然莫名闪过一丝泪珠,这诗完全道出了此时的氛围,浪漫,凄凉。

陆青柠将刚刚的诗词默念在自己心中。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真的是千古名句。

在看着赵楫,陆青柠眉头微皱,自己不认识,自问江宁才子自己多少都认识,可此人给自己的印象是完全陌生。

这也不怪陆青柠。

赵楫平时很少出府,况且谁都知道荆王是傻子,眼前的人却是能够出口成诗。

看着赵楫一个人坐在这里,能够做出这样绝美诗句的人,定是满腹经纶,可是怎么没有去诗会,心中顿时生出无数疑问。

此时的陆青柠已经忘记了一切,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眼前这一幕,所有的景象已经融为一体,现在的她真的不愿意去破坏它。

喝完酒,赵楫摇摇头“不行,听着怎么有些悲凉了!”

陆青柠听完之后心神一震,这是在不满吗?如此优美的诗句竟然不满意?难道不知道这首诗词可以让江宁城多少人望其项背吗?

这是要干什么?

赵楫又喝了一口酒。

“明月几时有?”

小说《赵楫皇子》 第7章 举杯邀明月 试读结束。

赵楫皇子推荐指数:★,看了赵楫皇子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赵楫皇子第一本发自肺腑强烈推荐的书,作者后知后觉文笔细腻,内容风趣,且题材新颖,非常喜欢,期待完结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