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她死你陪葬

时间:2020-10-10 07:38:52来源:青年文摘

她死你陪葬

《她死你陪葬》精彩章节推荐

白紫嫣捏紧了酒瓶,敏感如她,哪能看不出来王爷人在她这里,心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她咬咬牙,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王爷可还记得明德十年在檀县臣女和您的初遇,那年臣女还不知道您是王爷,救了您就把您带回了家中,还想着让爹爹在檀县多多提携王爷给王爷谋个前程,现在想想,臣女真是太天真了,都未曾想到您竟是王爷。”

被她的话拉回思绪,南宫璟想起当年他微服私访去了檀县办事却被贼人所害,所幸遇到了白紫嫣,才得以躲入白府蛰伏起来。

后来将贼人一窝端的时候,白紫嫣的爹爹白县首却也是为了保他失去了性命,白紫嫣成了孤女,所以他才会把白紫嫣带回王府。

“你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本王都会庇佑你一生,”南宫璟不傻,知道白紫嫣因今日在宫里的事情生了害怕之心才会提起往日恩情来。

南宫璟想了下又道:“桃七七到底是誉王妃,日后,你远着她些莫要招她。”

又是桃七七!

不行,她不能再忍了,再忍下去,她将会什么都捞不到!

白紫嫣倏地起身跪下,伤口撕扯的痛让她脸色惨白,她咬唇道,“王爷娶王妃时问过臣女愿不愿意屈居侧妃,那时臣女不想破坏王爷和王妃的感情,可臣女如今才意识到我不能没有王爷,臣女心中对王爷早已情根深种,无论是侧妃还是妾,臣女都愿意,只要能一辈子留在王爷身边伺候王爷!”

南宫璟沉默了,被逼着娶桃七七时,他厌恶极了桃七七这样阴毒的女人,问白紫嫣愿不愿意当侧妃。

白紫嫣当时说不愿意,如今却又想了,可他早已没了娶她的心情。

“紫嫣,你还有什么想要的?本王都能满足你,”南宫璟淡淡的放下酒杯。

白紫嫣刹那间脸色苍白如雪,他这是拒了她?

她再也撑不住跌落在地上,泪水一滴滴砸落在地上,“臣女什么都不想要,臣女只想永生永世陪伴在王爷身边。”

“流芳,扶你家小姐去休息,”话落,南宫璟起身离开。

饮了些酒,他心里躁意更盛,索性去了书房。

相安无事的过了半月,誉王府一片平静,南宫璟每每下朝回府都会过问芳华殿那位有没有作妖。

凌月皆答:“回禀王爷,王妃近日都窝在芳华殿吃喝玩睡,安分的很。”

如果王妃玩的不是他,那就更好了,凌月被派到芳华殿伺候后,王妃就时常拿他来解闷,昨天还让他去钓锦鲤给她烤着来吃。

以前的桃七七经常会假装偶遇下朝的他,或者亲手做一堆难吃的点心送到书房,再或者躲在雕花柱子后面偷偷望着他,总之,没有一天安分的。

让人烦不胜烦。

但现在她安静的呆在芳华殿闭门不出,他又觉得偌大个王府竟然空荡荡的。

好在,一年一度的秋狩到了。

南宫璟垂垂眸,对凌月道:“回去告诉王妃,她若是能乖乖的不闯祸,便随本王去秋狩。”

凌月回到芳华殿的时候桃七七正拿着核桃,徒手捏碎了一个往嘴里丢。

“秋狩?”她这几日恹恹的,听到秋狩两个字终于来了点精神。

“女眷也能骑马狩猎?”

凌月望着一地的核桃壳,默了默,“能的,只是女眷狩猎可以带着侍卫随身护卫。”

毕竟本朝女子多为弱柳,能允女眷参与狩猎已是不错了。

桃七七眼珠子转了转,笑眯眯的丢了个核桃到凌月怀里,“赏你了。”

小说《她死你陪葬》 第八章 秋狩 我来啦 试读结束。

《她死你陪葬》免费文案分享

???桃七七给了他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

正巧此时一个面如冠玉的郎君走了过来,先冲着誉王行了个礼,而后笑的灿烂的看向桃七七,“七七,听说你要和三公主比赛?我把我的马给你?流云和你熟,保证不会伤着你的。”

桃七七扫了他一眼,这人应和她很熟,她便也随性道,“给我看看。”

蓝君颜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吃草的一匹白马,很帅气,像她看过的西游记里的白龙马。

被忽视的誉王脸色倏地阴沉了下来,她是他的王妃,竟然当着他的面和其他男人说说笑笑!

桃七七瞅了瞅,伸手忽然指了指不远处一匹与马不和的孤儿马,“那匹马带劲。”

棕色的马威风凛凛,旁边的马都离它远远的不敢靠近。

蓝君颜面色古怪的看了誉王一眼道,“那是誉王的汗血宝马烈鹰,烈鹰凶悍认主旁人靠近不得,会伤着你的,况且,誉王一向不准旁人碰烈鹰,七七你还是选流云吧。”

原来是他的马,选女人的眼光不行,选马的眼光倒是很不错嘛。

不过既然是誉王的,那就算了,这个男人不但讨厌她还抠门小气。

抠门小气的誉王见她竟然慧眼识金的挑中了烈鹰,面色莫名就缓和了,沉声道,“既然你喜欢烈鹰,那就烈鹰吧。”

“你愿意把烈鹰借我?”桃七七纳罕的看他。

“你别多想,本王是为了誉王府的脸面,就算你赢不了,烈鹰也不会让你当众受伤,”南宫璟用强硬的语气遮掩了他的别扭。

桃七七点点头,誉王瞥了一眼碍眼的蓝君颜,又道,“跟本王来。”

话落,他抬步向烈鹰走去。

桃七七对烈鹰这样纯种的汗血宝马很感兴趣,直接忘掉了蓝君颜的存在,开心的跟了上去。

蓝君颜:……

说好了是永远不抛弃彼此的青梅竹马呢?

“我先来试试,”桃七七一步跨过誉王,朝着烈鹰靠近。

正在吃草的烈鹰忽地抬起了马头看向桃七七,下一秒它抬起马头狂啸,朝着桃七七示威。

啧啧,不愧是汗血宝马!

桃七七没有不自量力的继续靠近作死,而是挑眉道,“算了,你的马借给我,我也骑不了,我还是将就一下流云吧。”

那弱鸡似的白马?跟他那小白脸主人一样,一看就不中用。

南宫璟蹙眉,随即取下腰间玉佩丢给桃七七,“再去试试。”

桃七七摸了摸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玉佩,慢慢靠近,“烈鹰,看见没,这是你主人的玉佩哦,是他要把你借给我的,你要是不开心,就踹他,不要踹我哦!”

南宫璟:……

神奇的是,原本很凶的烈鹰,扫了一马眼玉佩,竟然呼哧了下,低下了头。

“呀,真的管用!”桃七七开心的跳过去,尝试着摸了摸烈鹰的头,期间她一直高举着保命符玉佩。

闻到熟悉味道并且被训练过的烈鹰果然没有任何抗拒,最多是不适应的移开了马头,他这样的马王,怎么可以被女人摸头!

桃七七回头冲着誉王笑,“南宫璟,你的马,我喜欢!”

喜欢就好……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南宫璟突然脸色一僵,撇开头道,“别输的太难看。”

桃七七勾唇,“要是我赢了呢,烈鹰送我,你敢不敢赌?”

小说《她死你陪葬》 第十一章 南宫璟 你敢不敢赌 试读结束。

她死你陪葬推荐指数:★★,看了她死你陪葬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她死你陪葬整本书的内容都很好 我很喜欢这样内容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