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她曾刻骨铭心

时间:2020-10-10 07:31:13来源:青年文摘

她曾刻骨铭心

《她曾刻骨铭心》精彩章节推荐

半小时后,唐暖画到了学校。

刚进教室,就听见一阵奇怪的唏嘘声。

不少同学在看见唐暖画后,眼中纷纷变得不喜,甚至有人小声嘀咕起来。

“她怎么来了?”

“就她这学渣,怎么还有脸留在我们金融系?”

金融系里面的,都是清一色的高材生,唐暖画这个大小姐的存在,完全打破了班级的和谐,引起了大家的强烈不满。

听到这些声音,唐暖画倒没什么表情。

她心里有数,以前自己作天作地,才导致她如今人见人厌的地步,而这其中有很大原因,都是宋怡君的功劳。

因为宋怡君,唐暖画还得罪过不少人,以致于同学们对她态度恶劣!好在唐暖画习以为常了,便没有过多理会。

找到自己的位置,唐暖画开始整理笔记,为接下来的课程做准备。

摊开笔记本,却不由得蹙起了眉!

笔记本上记的乱七八糟,鬼画符似的,根本看不出来是些啥。这还怎么整理?

完蛋!这课没法上了,唐暖画头疼无比。

无奈的左右张望了一下,忽然又眼睛一亮。

不远处的角落,有个打扮斯文干净的女孩,正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阅读着某本读物。

如果没记错,这个女孩应该叫做林南湘,曾经是系里的学霸!而且听说为人老实内向,很少与人打交道,是个地地道道的书虫一枚。

但唐暖画也记得,宋怡君曾经在聊天中八卦,说这林南湘的乖巧清纯,都是表面装出来的罢了,实际上在外面,被某个大老板暗地包养了。

这件事后来传了出去,曾一度给林南湘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从此后,她的成绩一落千丈,最后不堪压力,甚至辍学了一段时间。

宋怡君还说她辍学,肯定是做贼心虚,如今想来,不过是宋怡君嫉妒她成绩好,故意制造出这样的谣言罢了。

可那时候的唐暖画,太过相信宋怡君,竟然对这件事情深信不疑,也跟着嘲笑了林南湘一段时间。

想到这,唐暖画感到深深的抱歉,忍不住找林南湘搭话,“同学,你好。”

谁料那林南湘,看见她就跟看到可怕的东西一样,有些惊惧的往后退了一点,“唐暖画,你……有什么事吗?”

唐暖画急忙扯出一抹笑,落落大方道,“你别担心,我就是好长时间没上课了,想找你借个笔记而已,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借笔记?

林南湘十分诧异,这个被大家公认为不学无术的大小姐,竟然会找自己借笔记?

“好吧。”林南湘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笔记递给了唐暖画。

与此同时,宋怡君走进了教室,刚好看见这一幕。

眼皮微微一跳,宋怡君立刻佯装热情的走了过来,“呀,暖画,你今天怎么早就来了,这是在干嘛呢?”

“借笔记。”唐暖画淡淡道。

宋怡君瞬间有些鄙夷,唐暖画这是要认真学习的节奏吗?真是笑死个人了。

但她还是装得很热情,“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呀,暖画,你要借什么笔记都可以找我呀,我都有抄呢。”

唐暖画没兴趣的笑了笑,“不必了,我还是看南湘同学的笔记吧,她写得很整齐,再说,借都借了,就抄她的吧。”

事实上,唐暖画清楚的记得,宋怡君以前借给她的笔记都是不齐全的,老师说的重点全都没记。

曾经因为这件事,唐暖画不知道在课堂上,被老师批评了多少次。

可宋怡君每次都不承认,还责怪她粗心大意,没把所有笔记抄齐全。

有了前车之鉴,唐暖画自然不会傻傻的再被戏弄第二次,拿着笔记就回到座位去了。

宋怡君在原地不由得皱眉,她深深的觉得,唐暖画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她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迅速抄完了笔记后,唐暖画将笔记本还给了林南湘,不忘道谢,“南湘,谢谢你,要不是有你的笔记,我都不知道这节课该怎么办了。”

林南湘顿时觉得受宠若惊,“不……不客气。”

这时,上课铃响了,唐暖画回到座位,教授随后走了进来。

点完名后,教授开始讲课。

虽然说唐暖画抄了笔记,但毕竟大学前三年,她从没好好听过课,所以听课的时候,始终有点云里雾里的。

到了提问环节,不出意外的,教授点名让她起来回答问题,“唐暖画同学,请你告诉我们,这道题的正确答案是什么?”

“是……是……”唐暖画完全懵了,看着几个选项,根本不知道选哪个。

教授见她结结巴巴的,不满意的批评道,“这道题我上节课明明讲过,你为什么不听课?”

顿时,课堂上一阵哄笑。

唐暖画实在是无奈,看来赶鸭子上架果然不行,看来还是得找时间,把过去所有没学的知识补回来。

下课后,唐暖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宋怡君这时候凑了过来,笑眯眯道,“暖画,咱们一块走吧?”

唐暖画并不想跟她同路,便拒绝了,“不了,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说完,唐暖画正好看到林南湘从教室走过去,急忙拿着包包追了上去,“南湘,等等我。”

林南湘看见唐暖画追向自己,表情有些意外。

唐暖画便表明来意,“不好意思南湘,我之前落下的功课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能不能麻烦你,把要学的资料都告诉我一下?”

“这……”林南湘似乎有些为难,她也知道自己和同学们格格不入,更何况是唐暖画,她们一直都不是一种类型的人

唐暖画见她犹豫,立刻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南湘,拜托拜托啦。”

林南湘看着,都不忍心拒绝了,只好点点头,“好吧,回头我都发给你。”

“太好了南湘,你可真是善良的小天使!走,我请你吃饭去!”唐暖画瞬间喜笑颜开,然后拉着林南湘,兴冲冲的吃饭去了。

身后,宋怡君看着这一幕,心里一时间又惊又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暖画是脑子出问题了吗?怎么会突然跟那个丑小鸭走得那么近?

小说《她曾刻骨铭心》 第11章 脑子出问题了吗 试读结束。

《她曾刻骨铭心》免费文案分享

收起手机,厉景懿迅速从桌面抓过车钥匙,迈出大步直奔酒店。

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如果伤到她一根汗毛……他保证,顾以寒,会死的很难看!

与此同时,唐暖画从包间出来后,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闪身躲进了楼道的拐角。

不过几秒,唐暖画就亲眼看见顾以寒尾随其后,跟着她出来以后,左右张望了一下,径直往女卫生间走去。

果然如此!宋怡君的伎俩,她上辈子已经领教过了。先是把灌醉的自己交给顾以寒,然后安排一间房间,最后再把厉景懿叫来看戏……估计现在,厉景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又过了一会儿,宋怡君也出来了。

看着宋怡君的身影,唐暖画心里冷笑,亏她上一世还把她当最好的姐妹,真是傻得可怜。好,既然她煞费苦心设计这一场,又何必浪费呢?

想到这,唐暖画将计就计,故意给顾以寒发了一条短信:以寒,我喝醉了,好难受啊,你能不能到6318房间来一趟?

6318?收到短信后,顾以寒拿出宋怡君给的房卡,发现两个人给的房号正好一模一样,看来没错了。

哼,本来他还以为,唐暖画今天打扮了一番后,对他不理不睬的,可能是眼光高了看不上他了,现在看来,这女人心里对他还是念念不忘的!心里得到了满足后,顾以寒立刻出发了。

按照原计划,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宋怡君和唐暖画接下来的目标一致,那就是——等待厉景懿的驾临。

十五分钟后。

锃光发亮的豪华私人轿车忽然紧急刹车,稳稳停在酒店楼下。

厉景懿刚下车,浑身就散发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场,走进酒店,更是将四周所有人生生震慑住。

不苟言笑的脸上,明明写满了焦躁与不悦,可就是阻挡不了他与生俱来,如同王者般霸气独裁者的魅力。

宋怡君早已等在这里了,这件事她自认为安排得十分妥当,万无一失。此时看到厉景懿,自然迅速迎上前。

“景懿!你可算来了。我刚才去他们的的房间敲门了,可是里面的人根本就没反应,景懿,你说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该不会,该不会已经……”

厉景懿本来阴沉的脸色,此时已经越来越难看,立刻喊来酒店经理。

那经理在看到厉景懿的一瞬间,感觉整个人都快被超低的气压给冻结了。

“带路。”

短短两个字,却已经让人不寒而栗。

大堂经理当然是听从吩咐,毕竟这酒店是厉家旗下的,他区区一个经理,哪里敢怠慢年少有为的总裁!

片刻后,三人径直到了房门外。

“滴——”门刷的一下就开了。

此时,宋怡君心中已经幸灾乐祸了起来,脑中甚至想象出一些不堪的画面。

唐暖画和顾以寒这会儿肯定纠缠在一起呢,哼,这回,看她们还怎么有脸见人!

没想到,房门打开后,里面的人也吓了一跳,“谁!”

那人正是顾以寒,他正穿着浴袍,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自顾自喝着,忽然门就开了,吓了他一大跳。

至于唐暖画,连个人影都没有!

宋怡君看到顾以寒,莫名有些傻眼,心说按照计划,他们现在不是应该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吗?怎么会……

“人呢?”

厉景懿没看见唐暖画,扭头看向宋怡君,眼底的寒意让人发怵。

宋怡君咬咬牙,心说不可能!唐暖画怎么会不在这里呢?明明就……

“我知道了,一定是在浴室!”

说完,宋怡君转身跑到浴室,可空荡荡的浴室里,除了还没散开的水蒸气,什么也没有。

人呢!怎么可能消失?这个唐暖画到底去哪里了!

宋怡君想到这,不禁有些失态,直接将目光投给了顾以寒。

“以寒,暖画呢?你不是把她带进来了吗?”宋怡君逼问道。

顾以寒却说,“我根本没带她进来。”

他本来还打算发生点什么,结果倒好,激动的赶来,别说唐暖画,连她一根头发都没见着。

厉景懿闻言,看了宋怡君一眼,那眼神深邃无比,看得宋怡君心直发慌。

随后,厉景懿一声不吭离开,宋怡君心一沉,急忙冲出去解释,“景懿你别生气,我是真的亲眼看到的,你相信我……”

厉景懿根本不理。

就在这时,两人心心念念的唐暖画,正好出现在走廊上,看见厉景懿后,忽然无比惊喜的飞奔而去,然后像一只熊般抱着他,整个身体直接挂在了他身上。

“老公老公,你怎么在这?是不是专程来接我的?”

孩子般的语气,加上那张本来就生得精致小巧的一张脸,本应是可爱极了,让人疼爱都来不及。

可是,厉景懿明显怔住了,并且十分诧异……

面前的女人真的是唐暖画?

而且,她刚才叫他什么?“老公”?

是不是听错了?

要知道以前,唐暖画可是十分不屑和他做任何亲近的举动,就连走路都要保持距离,更别说称呼,她一直以来都是连名带姓的叫他……

宋怡君显然也愣了。

“你不是喝醉了吗?”厉景懿暂时把树袋熊一样的唐暖画,从身上扯了下来。

唐暖画一脸迷糊的困惑,“我没喝醉啊,谁说我醉了?虽然我的确喝了一点酒,不过我没醉啦。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我,一加一等于几呀,我肯定不会算错的,嘻嘻。”

说完,唐暖画露出俏皮又可爱的笑容,笑容干净而纯澈,仿若天使般明媚。

厉景懿见她这样,明显是没醉,便也松了口气。

这时,宋怡君也默默的靠了过来,“暖画,你刚刚去哪儿了,我好担心你啊,我还以为你……”

虚情假意!

唐暖画心里冷笑一声,“我说了去卫生间啊,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怎么了?”

宋怡君的脸色忽然一阵红一阵白,无比难看。

虽然唐暖画这么说也没错,可她就是感觉哪里出了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些东西,正在潜移默化的脱离她的掌控。

尤其是唐暖画和厉景懿,他们两人之间明显关系大变,要知道以前,唐暖画为了顾以寒,巴不得厉景懿从这世界上消失掉!

可现在,她却可以如此亲昵的对他喊出“老公”,还主动抱上去跟他亲热?

这不正常!

如果眼神可以化作一把刀的话,宋怡君的眼神此时早已是一把利刃,恨不得将唐暖画凌迟了!

她爱慕厉景懿,连说都不敢说,凭什么唐暖画可以和他有肢体接触?

这一切本该是属于她宋怡君的,唐暖画是个什么货色!

唐暖画表面虽然看不出什么,但余光已经把宋怡君脸上的变化尽收眼底。

那张可怕恶毒的面孔,不亚于给灰姑娘吃毒苹果的老巫婆。

当初自己真是瞎了眼,才会没看清这一切吧。

小说《她曾刻骨铭心》 第7章 苦心设计这一场 试读结束。

她曾刻骨铭心推荐指数:★★★★,看了她曾刻骨铭心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她曾刻骨铭心就我个人而言非常喜欢这本书,感觉语言很诙谐幽默,剧情引人入胜,小说里的场景都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