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她曾刻骨铭心

时间:2020-10-10 07:31:07来源:青年文摘

她曾刻骨铭心

《她曾刻骨铭心》精彩章节推荐

收起手机,厉景懿迅速从桌面抓过车钥匙,迈出大步直奔酒店。

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如果伤到她一根汗毛……他保证,顾以寒,会死的很难看!

与此同时,唐暖画从包间出来后,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闪身躲进了楼道的拐角。

不过几秒,唐暖画就亲眼看见顾以寒尾随其后,跟着她出来以后,左右张望了一下,径直往女卫生间走去。

果然如此!宋怡君的伎俩,她上辈子已经领教过了。先是把灌醉的自己交给顾以寒,然后安排一间房间,最后再把厉景懿叫来看戏……估计现在,厉景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又过了一会儿,宋怡君也出来了。

看着宋怡君的身影,唐暖画心里冷笑,亏她上一世还把她当最好的姐妹,真是傻得可怜。好,既然她煞费苦心设计这一场,又何必浪费呢?

想到这,唐暖画将计就计,故意给顾以寒发了一条短信:以寒,我喝醉了,好难受啊,你能不能到6318房间来一趟?

6318?收到短信后,顾以寒拿出宋怡君给的房卡,发现两个人给的房号正好一模一样,看来没错了。

哼,本来他还以为,唐暖画今天打扮了一番后,对他不理不睬的,可能是眼光高了看不上他了,现在看来,这女人心里对他还是念念不忘的!心里得到了满足后,顾以寒立刻出发了。

按照原计划,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宋怡君和唐暖画接下来的目标一致,那就是——等待厉景懿的驾临。

十五分钟后。

锃光发亮的豪华私人轿车忽然紧急刹车,稳稳停在酒店楼下。

厉景懿刚下车,浑身就散发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场,走进酒店,更是将四周所有人生生震慑住。

不苟言笑的脸上,明明写满了焦躁与不悦,可就是阻挡不了他与生俱来,如同王者般霸气独裁者的魅力。

宋怡君早已等在这里了,这件事她自认为安排得十分妥当,万无一失。此时看到厉景懿,自然迅速迎上前。

“景懿!你可算来了。我刚才去他们的的房间敲门了,可是里面的人根本就没反应,景懿,你说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该不会,该不会已经……”

厉景懿本来阴沉的脸色,此时已经越来越难看,立刻喊来酒店经理。

那经理在看到厉景懿的一瞬间,感觉整个人都快被超低的气压给冻结了。

“带路。”

短短两个字,却已经让人不寒而栗。

大堂经理当然是听从吩咐,毕竟这酒店是厉家旗下的,他区区一个经理,哪里敢怠慢年少有为的总裁!

片刻后,三人径直到了房门外。

“滴——”门刷的一下就开了。

此时,宋怡君心中已经幸灾乐祸了起来,脑中甚至想象出一些不堪的画面。

唐暖画和顾以寒这会儿肯定纠缠在一起呢,哼,这回,看她们还怎么有脸见人!

没想到,房门打开后,里面的人也吓了一跳,“谁!”

那人正是顾以寒,他正穿着浴袍,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自顾自喝着,忽然门就开了,吓了他一大跳。

至于唐暖画,连个人影都没有!

宋怡君看到顾以寒,莫名有些傻眼,心说按照计划,他们现在不是应该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吗?怎么会……

“人呢?”

厉景懿没看见唐暖画,扭头看向宋怡君,眼底的寒意让人发怵。

宋怡君咬咬牙,心说不可能!唐暖画怎么会不在这里呢?明明就……

“我知道了,一定是在浴室!”

说完,宋怡君转身跑到浴室,可空荡荡的浴室里,除了还没散开的水蒸气,什么也没有。

人呢!怎么可能消失?这个唐暖画到底去哪里了!

宋怡君想到这,不禁有些失态,直接将目光投给了顾以寒。

“以寒,暖画呢?你不是把她带进来了吗?”宋怡君逼问道。

顾以寒却说,“我根本没带她进来。”

他本来还打算发生点什么,结果倒好,激动的赶来,别说唐暖画,连她一根头发都没见着。

厉景懿闻言,看了宋怡君一眼,那眼神深邃无比,看得宋怡君心直发慌。

随后,厉景懿一声不吭离开,宋怡君心一沉,急忙冲出去解释,“景懿你别生气,我是真的亲眼看到的,你相信我……”

厉景懿根本不理。

就在这时,两人心心念念的唐暖画,正好出现在走廊上,看见厉景懿后,忽然无比惊喜的飞奔而去,然后像一只熊般抱着他,整个身体直接挂在了他身上。

“老公老公,你怎么在这?是不是专程来接我的?”

孩子般的语气,加上那张本来就生得精致小巧的一张脸,本应是可爱极了,让人疼爱都来不及。

可是,厉景懿明显怔住了,并且十分诧异……

面前的女人真的是唐暖画?

而且,她刚才叫他什么?“老公”?

是不是听错了?

要知道以前,唐暖画可是十分不屑和他做任何亲近的举动,就连走路都要保持距离,更别说称呼,她一直以来都是连名带姓的叫他……

宋怡君显然也愣了。

“你不是喝醉了吗?”厉景懿暂时把树袋熊一样的唐暖画,从身上扯了下来。

唐暖画一脸迷糊的困惑,“我没喝醉啊,谁说我醉了?虽然我的确喝了一点酒,不过我没醉啦。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我,一加一等于几呀,我肯定不会算错的,嘻嘻。”

说完,唐暖画露出俏皮又可爱的笑容,笑容干净而纯澈,仿若天使般明媚。

厉景懿见她这样,明显是没醉,便也松了口气。

这时,宋怡君也默默的靠了过来,“暖画,你刚刚去哪儿了,我好担心你啊,我还以为你……”

虚情假意!

唐暖画心里冷笑一声,“我说了去卫生间啊,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怎么了?”

宋怡君的脸色忽然一阵红一阵白,无比难看。

虽然唐暖画这么说也没错,可她就是感觉哪里出了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些东西,正在潜移默化的脱离她的掌控。

尤其是唐暖画和厉景懿,他们两人之间明显关系大变,要知道以前,唐暖画为了顾以寒,巴不得厉景懿从这世界上消失掉!

可现在,她却可以如此亲昵的对他喊出“老公”,还主动抱上去跟他亲热?

这不正常!

如果眼神可以化作一把刀的话,宋怡君的眼神此时早已是一把利刃,恨不得将唐暖画凌迟了!

她爱慕厉景懿,连说都不敢说,凭什么唐暖画可以和他有肢体接触?

这一切本该是属于她宋怡君的,唐暖画是个什么货色!

唐暖画表面虽然看不出什么,但余光已经把宋怡君脸上的变化尽收眼底。

那张可怕恶毒的面孔,不亚于给灰姑娘吃毒苹果的老巫婆。

当初自己真是瞎了眼,才会没看清这一切吧。

小说《她曾刻骨铭心》 第7章 苦心设计这一场 试读结束。

《她曾刻骨铭心》免费文案分享

此时,唐暖画正蒙着脑袋睡得昏沉,也就没听到开门声。

厉景懿进去的时候,见她把自己蒙了起来,觉得有些好笑,便帮她把被子拿了开来。

然后就见唐暖画,把手软软的放在肚皮上,浅浅呼吸着,睡得像个孩子般香甜。

厉景懿的嘴角,默默勾起一抹弧度。

随后,目光落在她手上,果然看到白皙纤细的手臂上,一片肌-肤被烫红不说,还长了好几个显眼的水泡。

厉景懿不由蹙眉,这傻女人?为什么不处理自己的伤口,难道一直在跟他赌气么?

厉景懿忽的一阵心疼,眼中更是划过一丝自责,心说,其实不该对她这样。

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她背着自己和顾以寒在一起,他就忍不住要发火。

但其实要怪,也应该怪自己,怪自己太相信唐暖画,以为她变了,但其实没有,所以才会反过来气了自己。

如果不相信唐暖画,其实也不会这么生气,厉景懿想到这,轻轻叹息了一口气。

眼看唐暖画也睡得够久了,手上的伤口再不处理,肯定会更加严重,厉景懿只好轻轻碰了她,将她叫醒。

唐暖画正在梦中,感觉到有人推了推自己,便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见她睁眼,厉景懿本能后退了一步,和她保持了点距离。

唐暖画睁开眼,看到厉景懿竟然就在身旁,也愣了可愣,随后,心里微微得意了起来。

果然,他还是按捺不住,回来了。

唐暖画这点把握还是有的,她就知道,厉景懿才没那么狠的心放任她不管。

不过表面上,唐暖画还是佯装生气,爱答不理的问道,“你回来干什么?”

却没想到,厉景懿也依旧态度冷硬,“我回来拿文件。”

寥寥数语,唐暖画一时有些气结,这厉景懿,难道就不会稍微关心一下她吗?

她这还受着伤呢!这么明显的烫伤,她就不相信厉景懿看不见。

好啊,既然他看不见,唐暖画想着,索性提醒他一下,“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某个人良心大发,回来看望我的伤口呢,看来我还真是自作多情了,既然这样,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呢?反正都没有人会注意到我,我还是识趣一点,早点走的好。”

说完,唐暖画漫不经心的站起身来,假装要离开。

这一招果然管用,厉景懿见她要走,总算是冷冷开口,“受伤了,为什么不处理?”

唐暖画自嘲的轻笑了一声,故意道,“有什么好处理什么的?不就一双破手?烂了最好了,反正也没人心疼咯。”

说完,唐暖画径直朝洗手间走去,睡的昏昏的,她想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厉景懿见她要去洗手间,心想,那白皙手臂上已经通红一片,都这样子了,难道她还要去碰水不成?

“你给我过来!”

忽然,厉景懿猛地拽住唐暖画,直接霸道的将她给拉进了怀里。

唐暖画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微微一怔,随后反应过来,奋力挣扎,“厉景懿,你干什么?!你不是嫌弃我吗?不是觉得我恶心吗?那你就不要碰我啊!”

厉景懿冷冷的不予理会,却使了力气,将她一下强拉到了沙发上,“坐好!”

那语气不容抗衡,唐暖画虽然不服气的撅起了嘴巴,但还是乖乖坐好了。

然后,厉景懿命佣人把药箱拿了过来,接着,便开始细心的给唐暖画上药。

只见厉景懿一手拿着棉签,沾着消毒水给她消毒,一手挤着药膏,轻轻的涂抹在起泡的地方。

整个上药过程中,他的动作十分小心翼翼,一点也不马虎。

唐暖画原本还想说几句气话,刺激厉景懿几句,以解心头之气。

但是看到厉景懿一个大男人,平日里高高在上,霸气侧漏,这会儿为她上药,竟然这般这温柔细致。

唐暖画的鼻子酸溜溜的,一句狠心话也说不出来了。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其实也没什么误会,解释一下就好了,可是两个人就是谁都不服软,明明可以和好,却一直在赌气。

唐暖画忽然觉得难受极了,难受难受着,竟然就哭了起来。

一颗豆大的眼泪吧嗒一下,打在了厉景懿小心上药的手上。

厉景懿一愣,看向她流泪的脸庞,以为是自己下手太重了,弄疼她了,便问,“是不是很疼?我下手轻一点。”

唐暖画哭着哭着,心里觉得委屈,便赌气的嚷嚷道,“是啊,疼死了!还不是都怪你,大坏蛋,中午对我那么凶,都快吓死我了。”

厉景懿顿了顿,刚想说点什么,结果唐暖画又哭起来,这一次还哭得更凶了。

“你知不知道,我中午好心好意的去给你买午餐,结果不小心,遇到了顾以寒那个变态,他说要请我吃饭然后去兜风,我都拒绝了,后来他还摸我的手,吃我的豆腐,我都快要恶心死了,我跑到洗手间去洗手,手都快洗破了。好不容易等到饭菜打包好了了,去公司找你,结果你还……你还误会我跟情人私会,还把我准备的午餐全都浪费了,厉景懿,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啊!你混蛋!”

唐暖画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啥,反正语无伦次的一顿哭诉,又加上拳头一下下的砸在厉景懿身上,才算是将心里的郁结给打开了。

经过她这一番控诉,厉景懿才大概听出了真相。

原来,唐暖画是偶然遇到顾以寒的,而且顾以寒还打算对她动手动脚,但是她都拒绝了,还觉得恶心。

这么说来,自己看到的,只是别人断章取义的画面。

厉景懿想到这里,却还是有点将信将疑,“你不是想嫁给顾以寒么?怎么这会儿又变恶心了?”

这一句话把唐暖画给噎住了,最后,只能忍不住嘟囔道,“以前就当我眼瞎了还不行么?”

一句眼瞎,就概括了一切?厉景懿微微皱眉,不过既然唐暖画不想说,他也不打算追问。

正好伤口处理好了,便站起身来,淡淡道,“好了。”

唐暖画看了一眼,感觉不太疼了就行,也没理会。

厉景懿将药箱还给佣人,看向唐暖画,见她还赖在沙发上不动,想起了刚才佣人说的,她从中午回来就没下楼过。

忍不住关心道,“吃饭了吗?”

唐暖画老实交代,“没有。”

“起来吃饭。”厉景懿说道。

唐暖画心想,亏他还记得吃饭呐?中午那么多饭菜都被浪费了。

于是便耍着性子,道,“我不吃,不饿。”

话音刚落,肚子却咕咕的叫了两声,唐暖画瞬间尴尬得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厉景懿看着她,觉得好笑,再次反问一遍,“真不饿?”

唐暖画一时有些恼羞成怒,抗议道,“要你管我?”

闻言,厉景懿微微一怔,忽然嗤笑一声,有些自嘲的味道,“是,我的确不该管你。”

唐暖画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因为在上一世,她最经常对厉景懿说的一句话,就是“你管我,你没资格管我!”

而每次听到这句话,厉景懿就会气得转身就走,再也不管她的事情。

唐暖画顿觉懊悔不已,想要补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厉景懿已经应了她的话,直接转身出去了。

小说《她曾刻骨铭心》 第17章 你轻一点儿 试读结束。

她曾刻骨铭心推荐指数:★★,看了她曾刻骨铭心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她曾刻骨铭心写得很不错,题材新颖,恰到好处,不过有些细节没把握好。作者粉色梦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