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萧权穿越到魏朝

时间:2020-10-10 07:21:06来源:青年文摘

萧权穿越到魏朝

《萧权穿越到魏朝》精彩章节推荐

第12章

朱衡得意地行礼,向支持者致谢,下巴微扬,示意萧权到他了。

萧权点点头,还没有开始,众人就嘘声四起。萧权不顾这些杂人,站上了吟诗台,微微一思忖,随后吟道: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

李白这首词情景交织,句与句紧密相扣,各句含义也相互交织,文字之精炼,造就了浑然天成又意犹未尽的意境。

在一个苍凉的深秋暮色笼罩下的秋冬同昏,“平林漠漠烟如织”一片平展的树林在迷蒙雾网中如烟织就,给人以清冷缥缈之感。

一幅青山成碧的画面,如烟如织。那远处的碧绿也是一片伤心画不成的悲愁。

“有人楼上愁”,由景到人的过渡,由于景物的渲染充分,自然转入下阕,这样的承上启下,使整首词臻于绝妙。

全词动静相容,在静态之中潜入丝丝缕缕的哀怨,使人更添悲伤愁,撩人心魄。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在华夏古代就有极高的评价,与李白另外一首《忆秦娥·箫声咽》一起被誉为“百代词曲之祖”。

全场再次雅雀无声,惊得连魏清都忘记了鼓掌。

萧权吟完,眼眉一挑,品,且让他们慢慢品。华夏的精华文化,他们也当受受熏陶,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切莫自视甚高了。

秦舒柔眉目一展,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这被朱衡看在眼里,不由怒火中烧。这时,陶闻柳在朱衡耳边偷偷说了什么。

萧权冷哼一声,作弊还这么光明正大?可台下的人全是瞎子,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

让他再作弊十回又如何,华夏诗词能让他跪地称臣,这是来自祖宗的绝杀。

只见朱衡又往吟诗台一站:“朱某还有一首。”

“好!再来!”这时,底下有个托支持道。在这么寂静的氛围当中,显得格外突兀。朱衡有些许尴尬,轻咳一声,白了一眼那个叫嚷的人。

在场的文人士子回过神来,纷纷表示支持,这么短的时间作出两首,萧权必然不可能做到!

同方书示意道:“朱公子,请吧。”

而朱衡隐隐有些犯怵,但秦舒柔在此,岂能输给一个吃软饭的,他深呼吸一口气,吟道:

“菩萨蛮:

栏干六曲天围碧。松风亭下梅初白。腊尽见春回。寒梢花又开。

曲琼闲不卷。沉燎看星转。凝伫小徘徊。云间征雁来。”

朱衡话音一落,众人还没有来得及拍马屁,萧权往前迈一步,张口就来:

“菩萨蛮: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吟完,萧权白了陶闻柳这个江南才子一眼。

此词是花间派词人——韦庄《菩萨蛮五首》中的其二。

写词难,词之难于令曲,如诗之难于绝句。不过十数句,一句一字闲不得。

而韦庄则是词人中的一绝,在诗词方面赫赫有名。

这首词,空灵静美。前二句的沉郁,与后二句的空灵,形成了难以言喻的艺术张力。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指的是年华未衰之时不要回乡,回到家乡后必定悲痛到极点。

在陶闻柳的耳朵里听来,萧权无疑是在嘲讽他技不如人:既然没有本事就不要回江南了,免得哭爹喊娘。

陶闻柳正要发作,寂静人群中,激动的魏清喊道:“好!好极了!精彩绝伦!”

魏清是真激动,此等人才,他必定要收归囊中!

众人呆滞,短短的时间,朱衡能做出两首词,首首精致,已经远超他们这些人。

而萧权也作出两首,后一首还是突然接的招,笔不停缀,文不加点,才思之敏捷,令人望尘莫及!无不叹服!

孰高孰低,无需再辨!

雷鸣般的掌声,响彻整个吟诗台!

惊天的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同方书更是赞赏有加,命人速速录好诗词。

原本想借第二首打得萧权措手不及的朱衡,直接愣在原地。

萧权张口就来的词,竟如此徜徉恣肆,又蹙金结绣,他还比什么比?还有什么好比?

他如今不被人笑话,大家已经是给面子了。

他为这次吟诗台,做了许久的准备,就是为了博取名声,为以后的仕途铺路,也是为了让秦舒柔彻底倾心自己,好行欢愉之事。

可如今,被萧权一个赘婿打翻全盘规划!

总之,他今天不仅没有出风头,他堂堂京都第一才子还成了萧权的垫脚石!

按照规矩,吟诗台的获胜者,要说一段获胜感言。

历来获胜者都是假惺惺地谦虚一番,以获得更多赞美。

而立于台上的萧权,对众人行了个礼,众人停下鼓掌,静了下来。

只见萧权高声道:“我乃萧家萧定,字盛权,好友皆唤我萧权。初来京都,不求文达天下,但求海内存知己!今日在知义堂赢得一次头彩,多谢各位支持!再会!”

说完,萧权对同方书行了告别礼,便跳下吟诗台离开。人群中自觉地让开一条道,魏清赶紧巴巴地跟了出去。

等着他高谈阔论的众人一愣,这就没了?

本以为萧权会引以为傲,得意洋洋,料不到他竟如此风轻云淡,颇有君子之风。

亭亭玉立的同方书一直目送他远去,眸里是难得的赏识之意。

萧权这个名字,在知义堂第一次出现,就被人记住了。

朱衡暗暗捏着拳头,看来这次乡试,得让族中的两个叔叔出马才行!不让萧权落榜,他朱衡枉姓朱!

小小一个寒门,就算奋斗十年,都比不上世家贵族动一动手指得到的多!

秦舒柔见萧权就这么走了,心有诸多疑惑,又有几分生气。她跟在他身后,园中人多路径繁复,很快她把萧权跟丢了。

这时,一只手把她拉到一边,是落败的朱衡。在知义堂输了,他总得用什么挽回秦舒柔的芳心。

“秦小姐,这是送你的镯子,是上好的翡翠,还请笑纳。”

朱家的镯子,是一等一的珠宝,多少少女求之不得。

秦舒柔脸一红,推辞道:“此礼过于贵重,我不能收。”

“你不会因为我今日输了,对我......”

“朱公子,你多虑了,”秦舒柔语气里几分不屑,“那萧权是秦府赘婿,今日表现恐怕是有人暗中指点,他本人何来这样的本事。在舒柔心里,此人不及你万一。”

“好,好,你这么想就好,你果然知书达理。”朱衡舒怀一笑,总算放下了心,他把镯子硬塞到秦舒柔手里,“这是我的心意,你一定收下。”

秦舒柔没来得及拒绝,朱衡便走了。她握着镯子,心里涌起少女怀春般的甜蜜。

园林里,游人渐少,天色渐黑。

秦府府外,萧权和魏清刚道完别。

小厮阿石匆匆过来传话:“姑爷,大小姐命你去侧厅一见,她有话问你。”

小说《萧权穿越到魏朝》 第12章 试读结束。

《萧权穿越到魏朝》免费文案分享

第3章

齐七少现在被逼得退无可退,抵在墙壁上,他没应,被萧权震得失了语。

萧权声音铿锵有力,沉稳大气,齐七少和家丁们全员已经懵了。

萧权口中的秦八方,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秦八方一个人已经风光无两,他儿子秦胜更是将门奇才,早就被封为骠骑大将军。齐家不过一个小地主,还不如秦府的一根手指头粗!

齐七少被震得心肝都在颤!

可齐七少咬着牙,他和秦家大少秦风相识多年,也算有几分交情,他还用怕一个赘婿在这里虚张声势?

想到这里,齐七少壮了壮胆:“还......还没有见过谁当赘婿当得这么自豪!谁不知道,你昨晚连秦大小姐房门都没有进!都是睡在下人的厨房里!这在京都都传遍了!你还女婿呢!你连条狗都不如!”

此时,萧母脸色一变。

萧权冷笑一声,笑得齐七少心肝颤了颤。

萧权挽着手臂,气势似乎没有减半分,那眸子的深光,像是要戳穿齐七少的眼:“议论朝廷重臣的家事,轻者拔舌入狱!重者发配边疆为奴!你齐家有几条舌头够拔!你又有几条命,能活到发配边疆那一天!”

齐七少一抖,这话让在门外看热闹的村民,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

齐七少的尿都要流出来了,他看着萧权:“你......你给我等着......一个月后,我来取银子,你小子给我等着!”

家丁微微抖着,为难地道:“少爷,别说了,咱们走吧!”

秦家的确得罪不起,今天这事要是传到了秦家耳朵里,恐怕齐家得跪着去赔罪了。

齐七少捂着脸吼道:“到时候!你若敢不给那一百两,我就让京都的人都知道,你给秦家丢了多大的脸!”

萧权喝道:“滚!否则老子再扇你!”

齐七少吓得一抖,麻溜地滚出了屋子,第一次受挫的他,气得少爷脾气顿起,把院子里的东西通通打翻,好好泄了一通愤才走。

“儿,你在秦家竟受了这般屈辱?”萧母颤声问道。

松了一口气的萧权,心有余悸。想不到这个地痞流氓这么不经吓,就这么走了。

他回头安慰道:“不要听他的,都是谣言,不足以信。”

“儿,一百两有没有暂且不说,可......齐家欺人太甚,分明是敲诈。”受了一番惊吓的萧母,摇摇头坐在凳子上哭着道。若不是夫君早年战死沙场,她孤儿寡母何至于被人欺负到这步田地?

“放心,方才我说了,到时我这一百两送给他,他也不敢要。”

“唉,这事不提。娘只想知道,昨晚新婚夜真如他所说,你......”萧母担忧地握着他的手,这时村民都在门口窃窃私语,看着萧权的笑话。

本来赘婿就够丢人了,新婚夜连洞房都进不了,这还是男子汉大丈夫?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娘,秦家待我极好,秦老将军既然执意要我和秦小姐成婚,怎会这么对我?秦家是大家风范,做事也是大家之风,不会做这些龌龊之事来羞辱孩儿。这不,这五十两银子,就是秦老太太让孩儿转交给您的,说以后两家要多往来才是。”

萧权说得很大声,村民一听五十两,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寻常人家一家六口,五两银子能过一年!

村民也看见萧母手里拿着沉甸甸的钱袋,见看不了好戏,愤愤不平地离开了。

夕阳西下,不知不觉,萧权已经呆了一天,他该回秦府了。

萧母从一个吊篮拿出一包东西:“儿,拿着。”

“这是......”

萧婧笑道:“这是娘给兄长留的猪肉干。”

萧家一年到头,吃不着荤腥,肉极其奢侈。

看着瘦小的萧婧和病弱的母亲,萧权眼圈一红:“不必留,娘和妹妹用了吧。”

“不行!兄长带去!秦家人不给你饭吃,你就吃这个!”

萧母一听,含着眼泪道:“婧儿,莫要胡说!”

赘婿生活有多难,连萧婧一个十岁的小丫头都明白,萧母怎么会不懂?

萧母恳求的眼神,让萧权更生改变之心。从今天起,萧定的娘就是他的娘,萧定的妹妹就是他的妹妹!

他接过肉脯,道:“娘放心,切记看病!一个月后,我来接您去京都!”

“儿,你说什么?”萧母不解,秦府怎么会接纳她们母女?

“娘不必多虑,静候佳音便是,儿先走了。”

说完,他对母亲作了一个揖,便带着笔墨纸砚急匆匆地往秦府赶。

秦府,下人的厨房透出了昏暗的烛光。

一个窈窕美丽的身影,提着灯笼在厨房远处站着,灯笼的光在青石板砖上摇摇晃晃。

“小姐,今晚风大,咱们来府里这么偏僻的地方做什么?”

秦舒柔不作声,她水灵的眼睛望着那破旧的厨房,眉心一拧。

昨夜,萧定刚进婚房,就被大哥打了一顿,后又拖了出去。本来以为萧定一个文弱书生会唉声叹气,抱怨低落。

想不到,她来这里,竟听到他朗朗读书声。

“小姐是不是听了那首床前明月光,所以来看姑爷的?”原来昨天在外偷听萧权吟诗的人,是秦舒柔。

“姑爷?”秦舒柔不喜欢听到这个称呼,道:“他是秦府姑爷,却不是我的夫君,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姑爷两个字。”

“是,小姐......”

这些天,秦舒柔成了京都的笑话。她虽然和萧定素未谋面,却打听过,萧定资质平平,还连着落榜三年。

她秦舒柔嫁给这样的无能之辈,实在委屈。只是这婚事,她做不了主。

她不喜苏定,却也没想到萧定住在下人的厨房。

她不由地对他产生了怜悯之心,不过,也只是可怜他而已。

秦舒柔心仪的夫君,一定是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可偏偏这个萧定除了样貌有些清俊,却毫无出彩之处,既穷又酸。

她自然是看不上萧定的。

可为何,他所诵吟之诗歌,她竟从未听过?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

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此时,只有诗圣杜甫这一首诗歌,让萧权如此感同身受,还这么契合他的抱负!

这诗词写的凄苦动人心魄,迸发的**和希望,更是让秦舒柔浑身一震,难道今天在阁楼听到的诗句,也是萧权所作?

不,她不信!她眉头一拧,目色讶异却又有几分冷漠:“我们走。”

小说《萧权穿越到魏朝》 第3章 试读结束。

萧权穿越到魏朝推荐指数:★★★,看了萧权穿越到魏朝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萧权穿越到魏朝这本书在短篇言情文系列中独树一帜,人物性格刻画鲜明,逻辑清晰,主线明确,是一本难得的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