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百里浮华只缺你

时间:2020-10-07 10:40:39来源:青年文摘

百里浮华只缺你

《百里浮华只缺你》精彩章节推荐

安荣居园内都被一股血腥味给覆盖着着,重华殿来的人目光都锁在正中心的榕树之上。

看着苏瑾焉已经站定,叶影让人端出事先陆纯熙吩咐好的凳子,伺候苏瑾焉坐下。

“娘娘,安荣居是三位美人的住宅。”

陆纯熙话音刚落,一直紧闭的南院大门突然打开,王美人从里面聘聘而出,不同于赵美人的无礼,见到苏瑾焉第一眼的时候,王美人已然行礼。

陆纯熙目光扫过三人,却又再次扫回王美人的左手和杨美人的右手。

“姐姐,你可要替我做主啊,皇上赐我的玉如意昨日不翼而飞了!”

杨美人一脸柔弱,直接趴在一边哭了起来,只是露出一只眼睛偷看着苏瑾焉。

“叶影,待会儿你留着登记一下各宫娘娘丢了的东西。你们现在且告诉我,这棵树是怎么回事?”

苏瑾焉不紧不慢的按着刚刚在坤宁宫过来的路上,陆纯熙跟自己说的话。

“姐姐,昨日安荣居闹鬼了,这树自然是妹妹们为了避嫌而弄的。”

赵美人自然的拉起王美人的手,眼神挑着看向苏瑾焉。

“洗了!”

在来安荣居之前,陆纯熙已经打探好所有的一切,也已经初步安排。

苏瑾焉声音很轻,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不可能!”

赵、杨两人一齐发声,眼神更是死死的看着苏瑾焉。

“太后娘娘说过,安荣居一事全权交由娘娘打理,所有人,不得反驳!”

陆纯熙压低声音,目光更是死死的锁着前面的三人。

王美人眼角一闪,她居然觉得这小丫头有一股比苏瑾焉还要聂人的感觉。

“我和姐姐说话,哪里有你一个丫头插嘴的份,来人,给我把这个死丫头拖下去。”

赵美人自然也感觉到了那种力量,只是不愿意服输而已。

“谁敢?纯熙同我!”

苏瑾焉一下子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气势一下子覆盖而去。

傍晚时分,重华殿内,苏瑾焉愁眉不展的卧在美人榻上。

叶影第三次将晚膳端来都被苏瑾焉给退了下去,白日安荣居那树稍的味道一直在她脑海之中萦绕不去。

“照你的意思,今晚上才是她们的大动作,可为何现在还没响动。”

陆纯熙轻轻的给苏瑾焉揉捏着,白天三人的神态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夜间,才是坏人活动的时候。”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让重华殿再次陷入沉默。

齐烨再一次的以政事为由宿于宣政殿,苏瑾焉心中挂记着白日安荣居的事,差不多三更才草草睡下。

五更钟响,苏瑾焉无精打采的坐在美人榻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外面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陆纯熙眼神暗了暗,眼神闪过什么。

“苏婕妤呢,让她给本宫出来!”

苏瑾焉听闻声音,整个人从里到外的抖了抖,陆纯熙拉过一旁的叶影,飞快的交代些什么。

从新整理好面色,陆纯熙扶着苏瑾焉慢慢的走了出来。

“臣妾见过姐姐,姐姐万福金安!”

来人正是陈婉瑛,一身暗红色的正装,发鬓和手上的金饰装显着尊贵,衣袍上盛开着只有皇后服饰才能使用的牡丹更是让人敬畏三尺。

陈婉瑛同样在打量着自己对面的苏瑾焉,这个从未出过重华殿的女子,仅仅一眼,她就已断定苏瑾焉的性子。

“你知不知道,昨夜,安荣居死人了?”

陈婉瑛话语里带着浓浓的挑衅,看着半蹲的苏瑾焉,没有丝毫让对方起来的意思。

陆纯熙心中一沉,她确实没料到对方会玩这么大,她轻轻的将手往上抬了抬,给予苏瑾焉一些勇气。

“啊?发生了什么?”

苏瑾焉内心颤栗着,若不是手臂上的力量,该是早早的瘫了下去。

陈婉瑛眼神不屑,心中已在为昨日自己竟将对方当作对手觉得可笑。

用手指了指苏瑾焉背后的凳子,示意对方坐下,自己则是在凳子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拨弄着自己手上的丹蔻。

“让她们进来吧!”

看着苏瑾焉低头看地毯的动作,陈婉瑛心里已经开花了。

赵美人一身白衣的带着一副盖着白布的担架走了进来,脸上更是有着重重的两条泪痕,而杨美人则是一身淡蓝色衣服的走在最后。

“这是什么意思?”

苏瑾焉疑惑的看着陈婉瑛,心中不安愈发浓烈。

“今日一大早,这安荣居就闹到了本宫那里,死活让本宫给个说法。可皇上已经交代,安荣居一事由你全权负责,本宫便带着她们来找你了。”

陈婉瑛一脸的无辜,脸上更是疑惑的看着苏瑾焉。

“娘娘,你要为王姐姐做主啊。她死得好冤哪!”

陈婉瑛话音刚落,赵美人已经哭了起来,跪爬着过去拉着陈婉瑛的裤脚,却在碰触到陈婉瑛嫌弃的眼神时立马收回。

“妹妹,且不说殿下将安荣居一事交托于你,昨日去过安荣居的,也只有你一人,这一事,你是否得给个说法?”

陈婉瑛直逼苏瑾焉,原本以为难以解决的对手,现在在她眼里不值一提。

“我?我什么也没干啊?”

苏瑾焉一头雾水,迷茫的看着陈婉瑛。

“你胡说!”

赵美人一声娇喝,拿手直指苏瑾焉。

“前日安荣居闹鬼,皇上将我们姐妹三人性命交托于你,可你呢?昨日来只简单的清算了我们姐妹三人的损失,没请任何法师做法事,还命人强行洗掉了我们姐妹三人保命的羊血水,才害得王姐姐如今这般,你就是杀害王姐姐的罪魁祸首。娘娘,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赵美人一番话不带任何停歇。手指更是没离开过苏瑾焉。

“娘娘,我们家娘娘位分在您之上,您这样,算做以下犯上,污蔑。”

听闻王美人死讯的时候苏瑾焉就已经面色发白,赵美人一番控诉更是让她差点无法把持住自己。

陆纯熙上前一步,挡在了赵美人和苏瑾焉的中间,无形的给苏瑾焉一层保护。

“呵呵,倒是个牙尖嘴利的丫头,本宫就这么不被你放在眼里吗?”

认出陆纯熙就是晓真嘴里御绣房不给自己刺绣的女子,陈婉瑛自然不会客气。

小说《百里浮华只缺你》 第八章 王美人丧 试读结束。

《百里浮华只缺你》免费文案分享

“你的绣工极佳,苏绣的牡丹色彩清雅,蜀绣荷花针法严谨,不错不错。”绣房周尚宫拿着陆纯熙的绣样赞赏不已。

陆纯熙低眉颔首,轻声道:“尚宫过誉,因为已故祖母是益州人士,所以蜀绣针法略知一二。”

“你这性子我也喜欢,不骄不躁,只是…”周尚宫一顿,语气郑重道:“这是宫里,对人对事要多加防备,承乾宫有人嫉妒你,绣房也会有。”

陆纯熙身子微微一福,谢道:“多谢尚宫提点。”

“今日皇上新选秀女进宫,量衣和绣样便有你负责吧,还有承乾殿宫女的襟带,你也一并换新。”

“是。”离开绣房,陆纯熙抱着绣样思虑片刻,口中呢喃承乾殿三字,嘴角浅浅划出一抹淡笑。

承乾殿分三宫,因是天子居所,便是侍奉的宫女太监少说也有百人,好在今日换襟带的都是御前侍奉的宫女,人不算多。

一众宫女中陆纯熙一眼便望见那狡猾狐媚面容,锦茹娇滴滴地上前道:“哟,怎么是你啊,在绣房做苦力的日子可还好过?”

陆纯熙全然漠视锦茹,冷眼淡淡一句:“这是你的襟带,下一个。”

“谁要你这么丑的襟带!”锦茹将递来的襟带扔到一旁,“宫女服饰簪花皆是一样,唯一不同便是这襟带,可你的襟带如此难看,怎能配得上我的姿色。”

陆纯熙瞥了一眼锦茹,捡起地上的襟带拂去尘埃,不客气开口道:“不喜欢便自己去做,你又不是没做过秀女。”

“你!”锦茹恼羞成怒。

忽然,她又注意到陆纯熙身侧的包袱,里头微微露出一角的襟带花样极为好看。

“那里头装的什么!”陆纯熙刚要去挡却被锦茹一把扯开,包袱里金色紫色锦缎薄纱,各式各样的华美的襟带散落一地,那襟带凑近闻还带着一股香气。

锦茹随即亮了眼高声道:“我就说给我的襟带为何这般丑陋,原是你自己私藏了些!丑的你自己留着,我要择些好看的!”

说罢,锦茹便在包袱中挑选,浓浓香味在这柳绿花红的春色中蔓延而开。

“翠英!襟带可换好了?御前等着奉茶呢!”

还未等翠英回话,锦茹推搡了翠英一把,拿着一条桃红色的烫金襟带招手呼喊:“她还没好,让我去!”

陆纯熙的笑意如沐春风,看着锦茹洋洋得意地走远。

时辰掐的极秒,待陆纯熙分发完所有襟带刚出宫门,便听见前殿传来的凄厉叫声,愈来愈近,直到看见锦茹发髻凌地被拖了出来,浑身是茶水,狼狈不堪。

锦茹瞧见陆纯熙,随即像疯了一般朝她扑去,“是你这个贱人!你知道皇上讨厌艳丽,讨厌用香!你故意害我!”

“东西都是你自己挑的,是我逼你的吗?”陆纯熙嗤笑,抬手将锦茹那双抓着自己的衣摆的手拂去,凉薄一笑,在锦茹耳畔低喃:“就算我问过沈公公皇上喜好,那又如何,怪只能怪你心思不纯,你陷害我时可有想过今朝?”

“贱人!”锦茹还要拉扯,却被教习嬷嬷一把拽开,给了一记耳光。

兀地,五道鲜红指印分明,教习嬷嬷按着锦茹脖颈,略带歉意朝陆纯熙道:“这死丫头不懂事,望姑娘见谅。”

“无妨。”

锦茹被罚去辛者库,在那里,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辛者库的奴才是皇宫里的人下人,便是那里的管事嬷嬷在宫中地位也不会太高。

蓦然一刻,陆纯熙似是嗅到熟悉的气息。

“你这害人的手段挺高明。”不知何时,陵宫遇见的少年出现在她身后。一身墨色长袍,悄然而至。

陆纯熙朝后躲了躲,记着上回的仇,语气不满道:“要你多言。”

少年目光上下打量陆纯熙,开口道:“你我无冤无仇,何必如此动怒。”

“你明知那是禁地为何不早些告知让我离去,骗我在那儿逗留,其心当诛!”

听此言,少年本是平静的眸光闪了闪,似笑非笑地揶揄:“明明长相出挑,却是蛇蝎心肠。”

旋身,亦是落英聚散之刻。

陆纯熙定定的看着少年,不喜不怒冷漠一句:“深宫中的处世之道,我想你比我更清楚,活下去才是胜者。”

言尽,陆纯熙带着包袱离开。

入了宫便不会有永远的安生,她知道想要生存,只有靠自己往上爬,不论脚下踩的是什么。

天边的晚霞光彩夺目,少年倚着门扉极目远眺,看那长街尽头消逝女子的倩影,口中独自喃喃:“是呵,活着才能看见所有,死后功成名就又有何用。”

阳春三月,徐徐春光明媚。

绣房比起承乾殿活儿多,来来往往皆是后宫之人,都是替个各宫娘娘送需要绣补的衣物。

“晓真姐姐,你怎么来了。”原本坐在陆纯熙身侧的小秀女云儿急急忙忙放下针线跑去迎接。

晓真打量四下,眼神飘忽回话道:“我是来替瑛贵妃取朝服,绣补的好了吗?”

“好了好了,我一直给娘娘存着呢。”

蓦然,晓真注意到坐在角落里的陆纯熙,颇感兴趣地凑上前,看着陆纯熙手中的绣样,声音有些傲气道:“你绣的不错,这会儿帮我绣几个丁香吧,喏,就这儿。”

说着便将她手里的锦帕丢在陆纯熙面前,浓香的脂粉味扑鼻而来。

陆纯熙略停了停,将锦帕叠好递上,徐徐道:“眼下周尚宫让我准备入宫秀女的衣服缎料,姑娘能否改日再来。”

“不能,就现在。”晓真语气坚决,漫不经意地摆弄被凤仙花浸染的指甲。

陆纯熙娥眉微蹙,冷冷道:“姑娘恕罪,现在我是真不得空。”说罢便带着寸尺朝院外走去。

身后晓真气急败坏,拍着绣架不依不饶,“她哪里来的!竟敢这般对我!”

站在一旁的云儿急忙上前,轻抚着晓真肩臂柔声道:“她就是个不知礼数的奴才,姐姐犯不着同她生气。”

晓真紧攒着锦帕,目光怨恨开口:“我何时受过如此冷眼,云儿你得替我好好出气!”

语毕便在俯在云儿耳侧呢喃。她的主子可是贵妃娘娘,宠冠六宫,她身为掌事宫女在人前也是风光无限,如今一个小绣女也敢不识抬举,她自然要提点提点。

陆纯熙执笔坐在一团海棠花前,秋风疏朗,瑟瑟枫叶之下,美人更添几分风韵。

选秀三年一次,以充后宫,待选佳丽皆是一等一的绝色,选秀秀女众多,许久陆纯熙才更录完秀女服饰花样。

刚进绣房,陆纯熙便听见身后的吵嚷声:“都说了没时间没时间,你还在这儿待什么!”

一位年长的嬷嬷被云儿一把推开,几个踉跄身子不稳坐倒在地。

可嬷嬷既不悲也不怒,慌忙起身又去拉云儿,恳求道:“姑娘你就帮帮忙,过几日宫筵,这衣服如不修补是在不能穿啊。”

云儿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冷冷道:“没空,几位娘娘的衣服还等着呢。”

“可…可我都来了三回了。”

“说没空就没空。”声停,云儿又重重地推了她一把。

陆纯熙几步上前,紧紧扶住嬷嬷,随即轻声道:“我来吧,我眼下得空。”

是件男子的朝服,只是被缝补次数有些多,原本藏在袖口的金丝细线翻露,陆纯熙改了金线针脚,绣缝了几朵祥云。

嬷嬷接过朝服,心满意足地感激道:“多谢姑娘,姑娘的手艺真巧。”

“举手之劳。”

忽然,一少年进门疾步匆忙赶来,拉着嬷嬷手腕,语气略带责备道:“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六爷您看,这朝服经这姑娘巧手一缝补,竟和新的一样。”

少年神韵独超、身如玉树,立在树下自成风景。

身后几个绣女望见少年,小声议论:“六爷真是俊秀…”

“只可惜是个不受待见的…”

“瞧那衣服,呵,那里像皇天贵胄。”

看着,陆纯熙心中讶异,原来,他是六殿下齐恒…

少年瞧了陆纯熙一眼,即刻移开目光,朝着嬷嬷淡漠道:“桂嬷嬷,我们走吧。”

宫里的人既有心机城府,又懂左右逢源,人人面上都是一副和善。她倒是第一次见如此冰冷的人,沉默抗拒,那双漆黑的双眸,望着谁都带着敌意。

上回一面,看穿着本以为是个闲散侍卫,不曾想竟是先皇不受宠的六殿下。

陆纯熙默然,将自己的手中的针线收整,宫中总会有些秘密,不为外人所道,却众人皆知。

自己与他还是避开些好,徒惹是非。

小说《百里浮华只缺你》 第三章 承恩 试读结束。

百里浮华只缺你推荐指数:★★,看了百里浮华只缺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百里浮华只缺你这本小说还是可以滴,就是作者萧染文笔没有那么成熟吧,有的地方有些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