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

时间:2020-10-07 10:39:53来源:青年文摘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精彩章节推荐

第2章

大魏开国才四十年,王朝年轻,政权不稳,却已经历了三代皇帝。

如今大魏皇帝年幼,刚成年,皇权旁落,落在了其皇叔魏监国的手里。

皇帝一心要巩固皇权,为了和魏监国抗衡,将开科选举的频率,从三年一次调至一年一次,选寒门子弟入朝为官,形成一股清流

萧定死前,就打算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乡试。

当赘婿不是萧定的本意,一个男人终究不甘愿寄人篱下,也不愿意仰人鼻息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

萧定埋头苦读十来年,就是为了高中进士,入朝为官。

到时候,谁还敢看不起他?哪怕是秦家,也不敢对一个进士指手画脚。

可是萧定资质平平,连考三年都落榜了。

同情在萧权的心里淡淡地升起,同为男人,他明白萧定心里的苦。

既然他现在占用了萧定的身体,也和秦舒柔成了亲,那么他一定要想尽办法摆脱赘婿这个身份,摆脱现在的困境。

乡试,便是他的出路。

乡试难,而且很难。

可萧权在博物馆工作多年,他知道古代考试的套路和理论,博物馆甚至还收藏有以前朝代状元的答卷,萧权烂熟于心。

这样一来,从乡试、会试、再到殿试,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萧权这么一琢磨,胸有成竹,便靠在门板上,将就睡了一晚。

一早,睡得腰酸背痛的萧权早起,他要回一趟萧家。

喂马小厮将他拦住,趾高气扬:“姑爷!你要去哪里?没有秦家的允许,你不能出门!”

秦家刻薄也就罢了,还霸道?

“我要回萧家!让开!”

“不行!不能出去!”喂马小厮眉头一皱,伸出手拦住萧权。

想不到,秦府的一个小厮都敢欺他喝他!

“让开!”萧权一个大男人,还能被拦住?他毫不客气地一把将他推开,将小厮直直推到一边!

小厮难以置信,姑爷竟敢忤逆秦家人的意思?

萧权大摇大摆,甩袖而去,摇头大笑吟道:“会稽愚妇轻萧定,余亦辞家西出秦。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无可救药!”小厮瞪了他一眼,却又不敢拦着,毕竟姑爷也是主子,只是大小姐嫁给这个落魄货,真是委屈!

萧权把李白的诗改了改,笑秦家人全家上下全是看轻人的愚妇。

他爽朗的笑声,隐隐约约传到隔壁的阁楼。

后半句被秦舒柔听到了,她立马站起来:“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阿香,快去看看,是什么人在外面?”

丫鬟阿香还没有见过小姐对谁这么上心,她赶紧跑出去看:“小姐,没有人啊。”

何等人才,方能吟出那样的诗句?家中兄弟的诗词水平,秦舒柔十分了解,他们写不出这样的句子,一定是外人所作。

秦舒柔怅然若失,心中反复斟酌,念念不忘这两句诗的风华:“阿香,你去偷偷打听,看看今天有何人来秦府,务必要找到他!”

萧权一出秦府,就来了当铺。

萧家太过于贫困,唯一值钱的便是婚服。这婚服是萧家爷爷在世的时候,就为他制好的了。

这是萧家最后一件值钱的家当,当初多困难,萧家人都没有打过这衣服的主意。

他直接拿到当铺,忍痛割爱,便宜当了五十两,相当于是十万块钱。

他拿着银两的第一件事,就买了笔墨纸砚和蜡烛,和一包雪花酥。

随后,他在京都内左拐右拐,根据脑子里的记忆,萧定的家在京都郊外的竹林旁。

萧定的家是三间茅草屋,没有半片瓦遮头,夏凉冬寒,漏风漏雨,却胜在干净整洁。

 “兄长!”

萧权刚回到家门,一个稚气小女儿就扑了上来,是萧定的妹妹萧婧。

萧母见儿子归家,又喜又悲。

喜的是,儿子成家了。

悲的是,若是儿子在秦家受待见,他怎么会独自一人回来,秦家大小姐呢?

“婧儿,你爱吃的雪花酥,来。”萧权抱了抱妹妹瘦弱的身子,长时间的营养不良,让她还没有一个八岁孩子高。

“谢谢兄长!”萧婧接过雪花酥,眨着眼睛问:“兄长哪来的钱?”

“小孩子不要管。”萧权将手里剩下的银子,通通递给萧母:“娘,这钱收着,看病吃药,不要耽搁了。”

萧母一直有顽疾在身,每逢秋冬之际,胸口便发闷疼痛,呼吸不畅,疼得满地打滚。

如今过了中秋,到了发病的季节,再不去看病,又得靠咬牙忍过这秋冬。

所以,萧权不得已才把婚服当了。

他当掉婚服,一定会被人耻笑,可就算天大的面子,没有母亲的病重要。

萧婧眼中有泪:“兄长,娘昨晚痛得一直叫......想看大夫,又没钱......婧儿怕,婧儿想去找兄长,可娘说了,昨天是兄长大婚,不能说不吉利的事情。”

昨夜萧定身死,母子连心,萧母才那般心痛难忍吧。

萧权眼一红,搂着妹妹和母亲:“娘,儿一定给给你找天底下最好的大夫!您放心,咱们家以后一定看得起病,吃得起肉,要什么有什么!”

儿子往日都喜欢唉声叹气,今天竟有些不同,萧母摇头道:“你虽入赘到秦家,可秦家怎么会给你这么多钱?”

“娘不用担心,我靠自己!”

萧权话音一落,一个声音冲了出来:“还吃肉?萧定!你家欠我家的佃租还没给!再不给,萧婧可就得卖了啊!”

来人是本地地主齐家的齐家七少爷,萧家租借齐家的田地耕种,每年交五成粮,可上一年旱灾,粮食歉收,萧家自然给不了。

齐家是当地土绅,一方恶霸,仗着祖上有点基业,欺男霸女惯了,谁都不放在眼里。

萧定昨天入赘秦家,齐家七少闻风而来,萧定都入赘了,肯定有钱。

一看到齐家来要钱,萧权冷眼道:“不知七少要多少租?”

这小子入赘秦家,不敲诈怎么行?齐七少伸手一张:“不多不少,一百两。”

萧母脸色一白,往年最多不过五两银子,他是在狮子大开口!

齐七少带着家丁来,他早就想好,要是萧权不同意,就打到他同意!

不料,萧权淡定地道:“好,银子你一个月后来取。”

他算了算,乡试出榜,一个月足够了。

都准备打人的齐七少一听,喝道:“你可莫要哄老子!到时候少一两,你娘和妹妹就入奴籍!”

此话让萧权面露怒色,他上前一步,冲着齐七少猛地扇了一巴掌:“奴籍?你也配!”

“啪!”地一声脆响,让齐七少又痛又懵!

齐七少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吼道:“你一个赘婿,敢打本少爷?来人,给我打死他!”

萧母和萧婧被吓得往后一退,萧权高大的身体挡在她们面前,看着家丁们吼道:“来!”

齐家是本地霸王,在当地说一,就没有人敢说二,齐七少更是嚣张跋扈惯了,家里人没有动过他一根手指头!

他捂着脸,吼道:“你们这群废物!愣着干什么?一个弱书生,你们怕什么,给我打,打死他!”

萧权目光灼灼,越过家丁,盯着齐七少道:“我乃堂堂秦府、开国大将军秦八方的孙女婿!竖子敢尔!”

这话震得齐七少一愣。

萧权目色更烈,上前一步,道:“我岳父秦胜是骠骑大将军!位同三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众人一惊,身子僵了僵。

萧权又前一步,逼得齐七少又后一步:“我萧家世世代代忠烈!战死沙场!为国捐躯!马革尸还!荣光满门!”

萧权盯着他,音调沉了半分:“奴籍?你掂量掂量你们齐家的身家,能让萧家什么人入奴籍!”

齐七少吞了吞口水:“那、那又怎么样......”

萧权盯着他,眼眸里的烈焰,把齐七少最后的嚣张燃烧殆尽!

“你齐家一个地痞流氓!你几斤几两,敢欺负到我萧家头上?”

齐七少腿有一些软,连连后退,腿都有些抖。

萧权步步逼近,盯着他喝道:“一百两?我萧定就是把这钱送你!你要得起吗?你敢要吗?你齐家敢要吗!”

小说《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 第2章 试读结束。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免费文案分享

第5章

秦家一向家风清明,教育在京都是出了名的严厉。

秦老太太神色阴沉,不发一言。

秦南秦北如此,是家族不幸。

萧家本来是比秦家还权贵,却富不过三代。

有萧家前车之鉴,秦老太太对孙子辈更是日夜鞭策,加以督导,不许有一丝的行差踏错。

长孙秦风虽没有父亲秦胜这么出众,可年纪轻轻已经是四品的少卿,未来可期,前途在望。

长孙女秦舒柔也让秦家有光,生得花容月貌,才华横溢,在京都的官家小姐中口碑颇好。

可到了秦南秦北两个小孙子这里,一副纨绔的模样,却让秦老太太胆战心惊。

萧家从未出过一个纨绔子弟,也落得如此下场,秦家更应该事事警惕才是啊。

秦老太太看着不敢说话的秦南秦北,如梦初醒,可自己人得关起门来才教育,现在有萧权这个外人在,总不能亲自落了秦家的脸面。

她微微缓和了一下,眼眉微微一凝,没有责怪秦南。

宴席又重新开始,又上了一些新的美味佳肴。萧权垂涎三尺,萧定这个身体太久没吃肉了,肉的香气让身体很是兴奋。

这么好肉好菜,看起来像是个鸿门宴,秦家找他有事。

果然,片刻后,老夫人终于开口。

“萧定,你已经是秦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夫人用通知的语气道,顿了顿:“我有一个远房亲戚,是我的外甥,尚未定亲。听闻你妹妹虽然才十岁,过个三五年也该出嫁了,先把亲定下来再说。到时候年纪一到,他们便可以成亲,皆大欢喜。”

萧权眼睛一沉。

在记忆里,老太太的确有个外甥,出了名的顽劣风流。

以前逢年过节,萧家都会来秦家送点薄礼,萧家自知秦家看不上这点东西,可秦老将军喜欢,所以两家来往还算密切。萧定每每来秦府,谨小慎微,生怕礼节不周,不料有一次竟和调戏丫鬟的这个外甥碰上了。

丫鬟卑微,哪里敢得罪这个老夫人的亲戚,只能任由这个外甥轻薄,可这丫鬟也有几分性情,被调戏后竟跳了井,寻了短见。

所幸丫鬟被救了回来,当时闹得秦府沸沸扬扬,秦八方便叫管家来问,即使过了许久,萧定对此等胡闹之人的名字,依然记忆犹新。

“敢问老夫人,您外甥可是叫何启明?”

“是。”

秦老夫人有些诧异,他如何得知外甥的姓名?

她有些不耐烦地点了点头,不料,她头一点,萧权就毫不迟疑地拒绝了。

“这事不可,何启明年少顽劣,不学无术,行为轻浮,舍妹若和这样的人结亲,岂不是羊入虎口,白白跳了火坑?”

萧权有些激动,连婉拒都不想婉拒,拒绝得干脆利落。

妹妹是萧权的底线,虽然他萧权和萧婧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萧定生前对这个妹妹多有疼爱,他现在用着萧定的身体,萧婧又可爱懂事,现在自然也是他的亲妹妹了,岂能嫁给这样的货色?

何启明早就到了定亲的年纪,可如今却迟迟没有定亲,一定是这个人入不了官家小姐的眼,现在秦家却让妹妹和这样的人定亲,真是羞辱萧家。

老夫人脸色一沉,手里的筷子停了下来。

秦风见状,本来就不高兴的他,冷冷看了一眼萧权,高高在上地道:“萧定,你家都已经这样落魄萧条了,你又没有半点权势傍身,一介平民而已,现在这件事情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也不是要你来做主的。你如今是秦家人,有什么资格做主?有能力的人才有实力做主,像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能有何用?”

呵,结亲结不上,还威胁起人来了?萧权冷哼一声,秦家所谓的大家之风也不过如此。

秦风一番话让饭桌上的气氛沉闷了起来,不过秦风冷哼一声,话锋一转,语气虽柔和,却拿出了施舍姿态。

“若结了亲,我们便是亲上加亲了。我手下缺人,到时候你来军中,我能让你有个好位置。你吃上了皇粮,萧家也有面子不是?如何?”

萧权沉默不语,秦家人以为他在考虑,秦家人得意洋洋的姿态溢于脸上。

妹妹换前途,似乎很划算。可萧权拒绝道:“官职一事,兄长不必担忧。秋闱将至,我会前去贡院考试。”

这句话,让秦南实在忍不住了,乡试?谁不知道,萧定已经连连落榜三年!早就成了京都笑话了!

乡试这条路,对于萧权来说,是最不可能的出头之路!

其他秦家人对他参加乡试不奇怪,只是,旁人都抢着和秦家做亲戚,可偏偏萧定像是奇耻大辱似的,半分都不情愿。

秦南一扫刚才的落败感,抓紧机会,嘲讽了他一波:“萧定,你还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怀才不遇?你算什么东西,你再考十年一百年,你萧定的名字都上不了皇榜!不过,你要是去当个宦官还是可以的,毕竟那样最轻松,哈哈!”

秦北在一旁也笑了起来。

秦舒柔面无表情,萧权被羞辱,似乎与她无关。

“萧定,我和四弟今年也去乡试。到时候等我们高中,你倒是可以来看看皇榜长什么样子。”

萧权微微一笑:“听说你熟读四书五经,却不通试帖诗。敢问,三弟如何高中?”

秦南秦北的水平,萧权是知道的,除了死读书外,还会写几首酸诗逗怡红院的姑娘开心,这些年他们吃喝玩乐,早就把圣贤书忘得一干二净了。

果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不过,秦南的反应倒在他意料范围之内。

“哼,我不通帖诗与你何关?总之,我和秦北一定在榜单上,你就等着落榜吧!”

秦南的话颇有底气,底气就来源于秦家。如今的大魏即使是一年一度选拔贤士,可寒门难出贵子,有权有势的人才能入朝为官。

秦南倒也不是嚣张,只是说了个大实话而已。此话一出,秦老夫人立马喝道:“秦南!不得胡言乱语!你心里明白就是,到时候如果高中,自有姓名在皇榜上,何必现在就吹嘘!”

自知失了言,秦南赶紧坐下来。

萧权猜到几分缘由,看来秦家已经为秦南秦北走好后门了。

秦舒柔轻咳一声,为了缓解此时的尴尬,抬起手用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了秦南的碗里:“南儿,吃菜,这是长姐让厨房特意给你做的水鸭。”

“谢谢姐。”

秦家人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饱喝足的萧权不想和这些人打嘴炮了。

此时,萧权站起身:“萧定还得回去温书,不叨扰老夫人和大哥用膳了,告辞。”

老夫人脸色冰冷,没应一声。

萧权只好自行离去。

“呸!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什么狗东西,敢娶我妹妹?你也配!等我高中之后,你们就只管睁大狗眼看就是!以后的萧定,你们秦家高攀不起!”

小说《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 第5章 试读结束。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推荐指数:★★★★★,看了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写的非常好,我认为它十分有意义,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