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想你时风和日丽

时间:2020-10-07 10:35:21来源:青年文摘

想你时风和日丽

《想你时风和日丽》精彩章节推荐

2017年12月底,艳遇之都丽江。

闻名遐迩的酒吧一条街门庭若市,人潮涌动。王予烟双手抱臂、眉眼带笑的斜倚岸边石栏。

她的九点钟方向,有一家风格极其迥异的酒吧。

酒吧屋顶上空飘荡着一排魑魅魍魉雕塑,正中央一面巨型大开窗,路过的游客轻轻松松就能将里面看个透。

这会儿,酒吧里几个发饰稀奇、衣着暴露且妖艳的小年轻正玩着游戏。

一会儿隔桌激吻一会儿背对背抚摸,玩得还挺开放。

王予烟受不了这画面,便不自在地撇开了视线,就这么轻轻一移,她瞥到了一个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

男人大大咧咧瘫坐在卡座正中央,一只手搭在卡座椅背边缘,另一只手轻放在大腿内侧,他穿了一件蓝灰色的休闲衬衫,扣子前三颗是解开的,领口呈深v形、胸膛若隐若现,看着还挺性感。

他双眸紧闭,眉骨挺高眉毛浓黑鼻梁还翘,看着感觉挺帅。接着,王予烟似乎看到了他性感的喉结上下轻轻滑动了下,王予烟的视线跟着喉结往下,他那锁骨若隐若现的白皙锁骨,让画面瞬间变得燥热起来。

王予烟很没出息地撇开脸咽了咽口水,等她把好奇的视线再转回男生身上时,她发现男生微扬的下巴正小幅度蠕动着,这是正嚼着口香糖?!

与此同时,酒吧内换了首舒缓悠扬的旋律,驻唱那清脆空灵的嗓音,与酒吧那姹紫嫣红的灯束瞬间形成了强大的反差。

王予烟循声望向舞台,灯束晕圈光怪陆离地打在驻唱脸上,一阵奇异的感觉涌上王予烟心头。

驻唱似感应到王予烟的注视一般,猛地抬起头来,青涩的脸庞上扬起了一抹笑容———干净、清澈、直击心脏。

王予烟木然提起步子,走进了这家风格迥异的酒吧。

一进酒吧。酒保便迎了上来:“女士,请问喝点什么?”

王予烟挑了个距离舞台最近的位置,音乐声、欢呼声、嬉笑声吵杂浑沌,她仰着脖子朝酒保轻轻勾了勾手指头。

酒保躬下腰,王予烟凑到他耳边,“半打啤酒。”

“好的,稍等。”酒保说。

*另一边,卡座上围坐着五六个人,都是一些二十出头的小年轻。

一精神小伙指着王予烟背影,非常自信地说:“看,那穿黑色长裙的女人绝对是来艳遇的。”

“你又知道?”坐他旁边的男生不苟同。

精神小伙立马挺直腰杆、容不得别人半点质疑:“赌不赌?我过去往哪儿一坐,她能立马给我甩微信。”

“赌啊!输了的今晚睡厕所。”

这赌注是真的又狠又绝,狠绝到连正在闭目养神的林择森都睁开了眼。林择森的眸子又黑又亮,漫不经心嚼口香糖的挑眉勾唇笑,又痞又帅。

“操,林择森你少拿你这张帅脸对着我。”精神小伙不爽地开口。

林择森哼了声、没理这精神小伙。他顺着众人的视线,看向了那来艳遇的女人。

女人一身紧身黑色连衣裙,连衣裙下的腰肢、纤细的跟轻轻一折就会断似的。

背影确实勾火。

难怪面前这群人都一副如狼似虎的模样。

离席前,精神小伙灌了一大口酒,含糊不清地说:“你们给我等着啊,我今晚可是会抱着美女入睡的、谁特么会跟你们一样当和尚。”

*画面回到王予烟这里。

酒保刚把啤酒送来不久,她旁边就坐下来了一个男的。

寸头,头发紧贴着头皮那种。

长得倒是不错,可惜不是王予烟喜欢那款。王予烟朝寸头笑了笑,明知故问道:“有事?”

这一笑,让寸头来了精神,他朝王予烟伸出手、一副身经百战的模样,“交个朋友呗。我朋友都叫我寸头,你呢。”

......

“回来了回来了,寸头回来了。”看好戏的朋友全站起来迎接寸头,除了林择森。

林择森懒洋洋地收了收他的大长腿,给寸头腾了个位置。寸头回到卡座,冷着脸、一**坐下,撒气般朝桌上扔了张卡片,“操,她给了我一张酒店门缝里经常出现的小卡片。让我自己联系。”

在座的人瞬间笑瘫,有人提醒起寸头:“你今晚多喝点,直接抱着马桶睡吧。”

“滚。”寸头又灌了一杯酒。

林择森探身拿起桌上的小卡片,坐他旁边的友人凑过来看了眼,“我靠,你工作室还接这种服务?”

“什么?”寸头抢回卡片重新看起来。

卡片右下方写着———需要卡片设计欢迎致电Far工作室。

林择森踢了刚说话那男人一脚,随后抢过寸头手里的那张山寨卡片撕掉。他站起身,寸头抬手拉住:“哥,你不会要去帮我报仇吧。”

“想多了,我是去拉屎。”林择森说。

寸头朝着林择森的背影喊起来:“咦,恶心。但说真的,你要不去一趟吧,这女的真的很漂亮,眼睛又大又亮,皮肤又白又嫩,身材还那么惹火。你要是能搞到手,我管你叫爸爸。”

已经走到一半的林择森突然回头,他看向寸头,眼底里尽是嘲讽:“俗气。”

寸头气得直跺脚,不停地说:“我擦,,,”

*一个半小时后。

酒吧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驻唱开始换人,舞台上的小姑娘被换了下来。逆着人潮、她抱着吉他来到了王予烟面前。

她先是给王予烟鞠了个躬,然后才开口:“女士,你刚刚给的小费太多了。”

王予烟从手机屏幕里抬起头,盯着小姑娘看了好半天,答非所问:“多大了?”

“十八。”小姑娘脆生生地答。

王予烟垂下眼睫,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情绪:“你该回去念书。”

小姑娘摇头,“我家里的情况不允许。”

话音刚落下,一名喝醉了耍着酒疯的中年男人扑到小姑娘身上。

他将小姑娘整个人拥在怀里,嘴里说着一些污秽不堪的话:“小妹妹,你刚那歌唱得不错啊。多少钱一晚,我给你十倍怎么样?”

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小姑娘、被吓得双唇发白,浑身发抖,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明明害怕到要死,却一声都不敢吱。

底层人士最真实的反应,就那么一瞬间、王予烟仿佛回到了自己十八岁那年。

去特么的顾客是上帝。

啪——瓶子砸向桌面的声音。就一瞬间,沾着暗黄液体的碎片四处飞溅、满地狼藉。

周围的人还未反应过来。

王予烟已经抡起锋利的瓶尖、抵到了那意图不轨的中年男人下巴。

“松开。”王予烟眸里带着狠戾,怒火与愤懑不平。

看起来怪牛逼哄哄的。

中年男人的下巴很快被划出了一条血痕。许是被痛醒,他呜咽了几声后突然松开了手。他手一松,重获自由后的小姑娘,抱着吉他飞快地跑出了酒吧。

头都没回。

偌大的酒吧,只剩王予烟孤军奋战。

怪自己多管闲事吗?

并不!她只是做了十八岁那年不敢做的事情。

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酒吧的安保人员自带光环的从人群中走来。他们查了王予烟和那名醉酒男子的身份证。

然后将人带到了会客室。

目睹了一切的寸头,慌慌张张跑回卡座、一脸惊魂未定:“**。还好没要到微信,不然老子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你特么在说什么?”大家正喝着酒呢,都以为寸头醉了,在耍酒疯、疯言疯语。

寸头在林择森旁边坐定,继续道:“我刚去要微信那女的。拿酒瓶把人下巴给划了,你说大家来酒吧就是为了寻乐子,她拿酒瓶恐吓人算什么事?”

“...还有更牛逼的,刚保安来把她带走。你猜她在干啥?**,她在打王者。牛逼惨了、前一秒拿酒瓶唬人,后一秒回头跟队友开黑。”

忽然,林择森推塔的速度慢了下来。他回想起开局前他发的那个吐槽语音:真倒霉,又碰上一个挂机的。

结果十多分钟后,那名挂机队友一声不吭回来杀敌。

要多狠有多狠的杀敌。

......

游戏结束后,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林择森点开了挂机队友ID——【wangyuyan】

小说《想你时风和日丽》 第1章 引子 试读结束。

《想你时风和日丽》免费文案分享

时间拨到2019年1月中旬,北京时间15:15,重庆北到成都东列车上。

正戴着眼罩补眠的王予烟,被一串炮仗般连续的微信**震醒。她一脸烦躁地坐起身,迅速将眼罩捞至发顶,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要是仔细看,还能看到眉尾处冒起的一颗痘。

王予烟拿出手机,查看起微信。夺命连环炮,全来自同一个人。

段老师:【你到没有?见到评论里那个贼j8帅的人间极品了吗?】段老师:【记得拍几张照片,让我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间极品。】段老师:【一定要原相机!原相机!我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帅哥,能让一个评论区全是赞美,一个差评都没有。】段老师:【对了,你要是找不到旅伴,就来北京找我啊。千万别一个人进藏。】段老师:【王予烟!能不能回个信儿啊……】半个月前,段老师得到了一个小道消息。说是今年十月会有一个网络红人交流会,虽然说是交流会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本质上是一场资本间的互利互惠。

一些颇有经济实力的传媒公司,想从一批流量里挑选最具潜力,最具商业价值的博主来进行资源整合。

而想要收到入会邀请函,就得跃身挤进所在类别博主排行榜前十。王予烟做旅游博主才一年不到,离这个前十还有一大段距离。

思来想去,王予烟选了时下最热的旅游线路,自驾川藏线。想着看看能不能靠运气一炮而红、顺道挤进排行榜前十。

为了拿到邀请函,王予烟也算是拼了老命。

而身为王予烟经纪人的段老师,一边赞同王予烟的想法,一边又担心王予烟一个人进藏太危险。认真斟酌后,大放厥词地说要帮王予烟在网上,找一起拼车进藏的同伴。

可直到在重庆上高铁前,王予烟才从段老师口中得知,根本没找到同伴。段老师让王予烟来成都,只是想让王予烟帮忙去春花秋实看一眼,看一眼是不是真的有个长得贼J8帅的人间极品。

所谓的关心都是假的,要求王予烟帮她物色帅哥才是真的。

王予烟:【白眼.jpg晚点。】回完段老师微信。王予烟点开了段老师给她发的青旅地址,还有那随地址附赠的两张人间极品照片。

第一张应该是被人**的。

照片上的男生染着一头奶奶灰,刘海偏分,有几根刘海尾部略微上翘,俏皮又不失帅气️。然而王予烟一眼相中的,却是男生鼻梁上架着的金属边框渐变色偏光墨镜。

这墨镜看起来是真潮,潮到王予烟恨不得从照片里摘下来给自己戴上。

第二张就正常多了,有了个全脸。但似乎也是**的、有点糊。

虽然糊,倒也是可以看清五官轮廓。男生换了个发型、利落的黑色短发配了个爱心刘海,露出好看的眉眼。他眉毛浓黑,眉眼间有一种贵公子的独特气质,照片上的他正微笑着,上排牙整齐白亮,看起来像个乖巧的大男孩。

刚看完照片就弹出了新的消息。

段老师:【那你到了记得先把人间极品拍个照。】王予烟:【知道了,到站了。我先下车,到了之后聊。】*北京时间15:28分,重庆北到成都东列车到达。

王予烟拉着行李箱,顺着熙熙攘攘的人潮、推搡拥挤,艰难地前进。

这时,王予烟手机响了。她从包里掏出接起,对方说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你好,我是春花秋实青旅的老板。你等下直接到西广场上头来,我的车就停在这个马路边边上。对了,你记一下另一个电话号码,1350****1688。”

“您的车什么颜色?”王予烟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抡着行李箱混在人群里。

这样的王予烟俨然一个成功人士。然而,成功人士不仅忘了要记号码,走到了闸口时还被检票员给拦了下来。

检票员机械地说:“车票出示一下。”

王予烟很自然的将手机揣进外套兜里,然后顺手拿起包包翻翻找找。等拿出皱皱巴巴的车票后,闸门立马应声打开。

闸门也是个现实的玩意儿。

出了闸口,王予烟准备给青旅老板回个电话,一摸兜,没忍住,“操!?”

年前大家为了冲业绩也是够拼啊。

王予烟木然站在原地、哀伤地望着漫长无尽头的人潮,长长吁了口气、随后自认倒霉地拉着行李箱上了手扶电梯。

*到了西广场后,王予烟照着民宿老板之前说的,抡着行李箱来到马路边,试图靠肉眼分辨出哪一个是春花秋实的老板。

可惜肉眼分辨失败。

懊恼直接涌上心头,王予烟现在万分后悔,后悔她刚刚没有认真听老板说车子是什么颜色。

整得她现在看谁都觉得像是来接她的。

加上这些司机师傅一个比一个热情,幺妹幺妹喊得亲切极了。

王予烟就糊涂的更厉害了。

正当王予烟快迷失在这一声声的幺妹里时,她看到了照片上的男人。准确来说,她看到了照片上她喜欢的,金属边框渐变色偏光墨镜。

王予烟兴高采烈地抡着行李箱来到男人面前。

男人利落短发爱心刘海、肤色偏白,高冷贵公子气,微抿着嘴、隐隐约约能看到唇珠和梨涡,似笑非笑,性感迷人。

这应该就是照片上的本尊无疑了。

“你好,能借你手机打个电话吗?”王予烟欣喜地开口,她是真的开心,真的觉得自己幸运。

闻声,男人懒懒地掀了掀眼皮子,他用中指将鼻梁上的墨镜往下拉了拉,露出细长上挑的眉眼,眼神略微凌厉,显得十分高冷。

他盯着王予烟沉默了三秒,才面无表情地将手机递给了王予烟。

王予烟笑着接过手机,好奇:“不怕我是骗子啊?”

男人抬手将墨镜扶正、扭头看向另一边,给王予烟留下一个线条流畅、完美精致的侧脸。

王予烟一边拨号,一边笑着调侃:“还挺高冷。”

嘟嘟嘟——响了三声,电话被接起:“你好,哪位?”

“是我。”

“...予烟?”

“嗯,我手机丢了。段老师你帮我查下…”

王予烟话还没说完,段老师就激动起来:“王予烟!你这都丢了多少台手机了?你故意的是不是,又打算跟我失联几个月对不对??”

王予烟是惯犯,但这一次是真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啊。

“......这次是真的丢了。”语气里带了点委屈。

解释了十多分钟,段老师勉强信了王予烟的说辞,叮咛了几句后匆匆挂了电话。挂断电话后,王予烟用这帅哥的手机给段老师发了条短信。

发完即删,王予烟自觉一点破绽都没有。

“你还没有回答我。”王予烟仰着脖子,扬着手机,问比她高上一个脑袋的男人。

对方明显不想搭理王予烟,双手插在衣服口袋,懒洋洋地倚着车身,冷眼旁观。仿佛王予烟手里拿着的根本不是他的手机。

王予烟将手机抵到男人胸口处,眼眸里放着柔光,幽深又莫测,像个小妖精一样继续问道:“我像骗子吗?”

男人循声、低头。淡定地从王予烟手里轻松抽走手机,表情寡淡,声音清冷通透,“我已经拿回手机了,你像不像并不重要。”

王予烟笑了,她不再自讨没趣,双手抱臂悠悠往后退,抵到行李箱时停住,倾身斜坐上去。一坐定,她便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男人看。

一双眼睛肆无忌惮地将面前这男人扫视了个遍。

从发顶到脚上的鞋、任何地方都没有放过。可这被王予烟如炬目光盯着的男人,半点反应都没有。

愣是把生人勿近诠释了个彻底,这让王予烟总有种在看雕塑的错觉。

可你说他是雕塑吧,他的手指又一直噼里啪啦的在敲着手机屏幕。

大概是在跟女朋友聊天?长那么帅要是没女朋友那实在是可惜了。

*这静谧怪异的僵局是被一通电话给打破的。

大约十分钟后,背倚火红色座驾的男人接了个电话。接完电话,他半疑惑地望向王予烟、带着试探和不太确定,“王予烟女士?”

“我是。”王予烟笑着回他,等这一刻等太久了。

男人先撇开脸,随后转身,冷冰冰地说:“上车。”

王予烟拉过行李箱,吐槽起来:“你再不理我,我都打算打车走了。”

男人一手扶着车门,一手插在裤袋,面无表情、语气疏离刻意,“抱歉儿,让您久等了。”

王予烟眨巴眨巴了眼睫毛,她觉得眼前这帅哥带了点北京腔的普通话特别好听,于是好奇地问道:“你是北京人吧?”

或许这是一个他不愿意回答的问题,反正王予烟一直没听到他的答复。

王予烟撇撇嘴,也没计较,继续道:“你知道哪有卖手机的吗?我需要买台手机,还有补一张电话卡。”

男人冷冷瞥了王予烟一眼,最终却是什么话都没说,然后将车停到了一家营业厅门口。

二十分钟后,王予烟提着一个袋子回来,她笑容灿烂、学着男人刚刚说话的语气:“抱歉,让您久等了。给你买的,不用客气。”

嘀——一条短信弹了出来。是男人的手机。

【你的贼j8帅本人。】他点开扫了一眼,一脸莫名其妙。以为是别人发错了。

几秒后,又来了一条短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予烟,我爱你。】大致能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男人压低了点声线、嗓音低沉有磁性,京腔味儿浓:“王予烟?”

正在装手机卡的王予烟,忽然回头,这人刚刚是在叫她啊。王予烟歪着脖子,高兴地问:“怎么啦?”

男人冷笑了声,然后将手机甩给她,丢下一句,“你朋友找你。”

王予烟一脸茫然地接过,看到短信的时候,狠狠骂了段老师一千遍,不对应该是三千遍。

大!傻!逼!

车子这时候拐入了一条单行道。

道路两边没什么人,荒芜得的厉害。车子的行走轨迹也越来越偏僻,两旁杂草郁郁葱葱、看起来挺像电影里藏尸的场景。

王予烟已经在脑补一部恐怖了,不过不是她被迫害,而是她反手一顿牛逼到家的操作、制裁了犯罪份子。

也正是这时候,王予烟握着的手机弹出了一条微信,王予烟晃着脑袋念出来,声音温柔甜美:“择森?还有多久能到家?”

林择森惊愕地扭头看向王予烟。

王予烟连忙提醒:“你看路啊,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很快,车子汇入另一条主干道。虽然周围依旧荒芜,但至少是在主干道上,多了很多交警叔叔的执勤点。

脑补的恐怖剧一点用场都没派上。

五分钟后,到达春花秋实。

林择森将车靠边停下,昂着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王予烟收拾她那七零八散的东西。没催促,耐心十足,这模样看着还挺绅士。

如果他不说话的话,王予烟会觉得他就是一个绅士。

可惜,上天偏偏不遂人愿。林择森见王予烟收拾好了,摘下墨镜、露出一脸的痞气。他眉尾微挑似含着笑,双瞳如墨,目光如炬,唇角轻微上扬也似含着笑,声音轻轻柔柔、蛊惑人心:“王予烟?”

王予烟忽然紧张起来,她紧紧抓着安全带,视线对上林择森那如墨般的眸子,不太自然的轻轻嗯了声。

就在两人之间的距离仅剩一个拳头大小的时候,林择森倏然停住,眼神凌厉、语气严肃:“赶紧滚。”

“......”

小说《想你时风和日丽》 第2章 列车上 试读结束。

想你时风和日丽推荐指数:★★★,看了想你时风和日丽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想你时风和日丽感觉作者罗飞祥云可以写得让人很有感触,同时这故事情节条理清楚,有点接近生活,还很有节奏感,是一本不错的都市生活类小说,就是希望更新可以快一点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