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血浮屠

时间:2020-10-07 10:33:03来源:青年文摘

血浮屠

《血浮屠》精彩章节推荐

云海市,人民医院,ICU病房。

江北辰拿着缴费单,站在门外,六神无主。

“你爸的心脏不能再拖了,再不交二十万做支架手术,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护士无情的话传入耳里,江北辰指尖微微颤了颤。

二十万,如果放在以前,对他来说不过是零花钱。

但是现在对他来说却是一笔巨款!

就在一个星期前,与父亲江天成合作的光辉集团,突然毁约。

从银行贷款来的两个亿瞬间打了水漂。

父亲急火攻心之下,重病住院。

如今公司的资产已经被银行全部冻结,他连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爸,你挺住,这些年咱们爷俩相依为命,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江北辰擦干眼泪,决定去借钱,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筹到父亲的手术费。

他先去了江家老宅,想找爷爷借钱,却被大伯挡在了门外。

“江北辰,你来干什么?”大伯江天明面无表情地开口道。

“我要见爷爷……”

“想找他借钱?江家的财产现在都在我名下,我一分钱也不会借给你!”

听到这话,江北辰气得浑身颤抖。

江家本身也是云山市的豪门,资产过亿。

当年父亲把家产全部让给了大伯江天明,自己去云海市创业。

然而如今父亲重病,大伯却不肯拿出半点来救自己的亲弟弟!

“大伯,你别忘了,前些年你去澳岛赌博,输了几千万,是我爸借钱给你,帮你保住公司!”

当时父亲资金也很紧张,但还是借给了大伯,而大伯这么些年却从来没提过还钱的事。

“那能算借吗?”

“作为弟弟,他替我还债,那是理所应当!”江天明嘴角扯了扯,一副恬不知耻的表情。

“大伯,我爸替你还债是理所应当,那你给我爸治病,难道就不是理所应当?”江北辰不服气。

“一码是一码!”

“那时候你爸是大老板,有的是钱,现在他什么都没了,就算我借给他,他能还得起吗?”

江北辰愕然,没想到大伯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不跟你讲,我要去见爷爷!”

江北辰红着脸,忍不住想要冲进去,结果被几个仆人丢了出来。

摔在雨水冲刷的大道上。

“大伯,我爸可是你亲弟弟,你竟然见死不救?”

江北辰满身泥泞的爬起来,忍不住嘶吼道。

“亲弟弟?”江天明冷笑起来,眼神无比轻蔑,“从今天开始,我没有这个弟弟,你们父子二人,被我逐出江家了!”

“你**!”

江北辰连忙冲了上去,结果撞在紧闭的大门上。

“操!”

他一拳狠狠地砸在江家的大门上,浑身颤抖不停,眼泪一滴一滴落了下来。

他没想到,自己的大伯竟如此绝情。

江北辰没有办法,他只能擦干眼泪,继续去找其他亲戚借钱,但都被拒之门外。

他们平日里拿着父亲给的红利,现在见了江北辰却像避瘟神一样,唯恐被他缠上。

他失魂落魄地游荡在街头,又接到医院催钱的电话。

绝望之际,江北辰想到了最后一个人。

他的女朋友,王子晴。

江家和王家是世交,父亲也曾有恩于王伯父,王伯父一家不会见死不救的。

只是,王伯父近日出差在外,他只能找王子晴。

虽然这显得很窝囊,但江北辰想到父亲,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再说,他和王子晴在一起这么久,她肯定能理解的。

半小时后,江北辰来到云顶山富人区。

王家的二层别墅外,江北辰深呼吸了一口气,正要走进别墅,却见一道倩影从别墅里款款走出。

王子晴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傲人的身材被勾勒得恰到好处,洁白的脖颈暴露在空气中,宛如一只高贵的白天鹅。

“子晴……”江北辰快步迎上去,只是笑容还没完全展开,便是神色一滞。

因为王子晴身边还跟着一名锦衣华服的青年。

青年见是江北辰,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嘴角也跟着微微翘了起来。

“大哥,你怎么在这?”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北辰的堂兄,江轩辕。

江轩辕从小就喜欢王子晴,即便王子晴已经跟江北辰在一起了,江轩辕也从未死心。

为此两兄弟闹得很不愉快,在一些场合里也经常针锋相对。

王子晴瞥了江北辰一眼,表情冷漠,眼神里带着嫌恶和鄙夷。

江北辰脸一红,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大伯扔出江家时沾了一身泥泞,来得急也没有换衣服,所以现在看起来十分狼狈。

“我怎么不能在这?”

江轩辕上前一步,拦在江北辰面前,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倒是我们的二公子,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江北辰羞恼不已,偏偏这一身泥泞还是在大伯家弄的,江轩辕这一句奚落不可谓不诛心。

他攥紧了拳头,想到此行的目的,终究还是松开了。

深吸了一口气,江北辰道:“我来找子晴,麻烦你让一下。”

“如果我不呢?”

江轩辕眼里满是得意和轻蔑,哈哈大笑道:“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像一条狗!江北辰,你现在就像一条落水狗!”

江北辰羞红了脸,强大的屈辱感让他很想落荒而逃,但想到父亲,他咬牙忍住了。

“江轩辕,你别太过分,我是来找子晴的,和你没关系!”

“子晴,我找你有事!”江北辰咬着牙,声音提高了一些。

身为自己的女朋友,看到自己被羞辱,竟然漠不关心。

江北辰本就绝望的心,此刻更冷了几分。

而王子晴依旧没有回应,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我都说了,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你就是一条狗,你认为子晴会跟一条狗说话?”

江轩辕忍不住冷笑起来,眼神无比快意。

“子晴,我在跟你说话!”江北辰尽量压低了语气,再次说了一句。

王子晴终于瞥了江北辰一眼,淡淡地开口道:“什么事?”

江北辰乞求道:“可以借一步说话吗?我……”

“轩辕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你就在这说吧。”

王子晴打断了江北辰,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随后竟挽起了江轩辕的胳膊。

“你、你们……”

江北辰在这里遇到江轩辕,就有不好的预感。

王子晴对他的态度,太过冷漠。

而且,她自始至终没有为他说过半句话,任由江轩辕羞辱他。

现在,预感得到了证实,他还是红了眼眶。

可,他连质问王子晴的勇气都没有,事实已经摆在眼前,难道他还要自取其辱吗?

江北辰咬了咬牙,还是开口道:“我爸手术,需要钱……”

他脸色发烫,毕竟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跟女人借钱,而且还是跟王子晴借钱。

一旁的江轩辕却冷笑起来,“江北辰啊江北辰,跟女人伸手借钱,这种事你也做的出来?”

“再说了,就算借给你,你能还得起吗?”

“现在谁都知道,你爸完了,欠了银行几千万的贷款,你拿什么还?”

“难道你要去当鸭?”江轩辕忽然讥诮起来。

江北辰狠狠地攥着拳头。

“我为什么要帮你?”王子晴看着江北辰,脸上只有嫌恶和冷漠,像看着一只癞蛤蟆。

其实在江北辰来之前,她父亲早已让她准备了二十万。

但她不想就这么给了江北辰。

“子晴,我爸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看在王伯父面子上,帮帮我!”

说完这话,江北辰脸上**辣的。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这样低三下四过,何况是在王子晴的面前。

闻言,王子晴眼神中的嫌恶更添了几分。

这是怕她不愿意借钱,所以搬出她父亲来压她吗?

江北辰啊江北辰,我以前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王子晴冷着脸,转身回到别墅,拿了二十万钞票。

“这是我爸打电话让我准备的!”

“我可以给你,但是我要跟你说清楚!”

“从今天开始,我们一刀两断!”

“你们家什么都没了,我王子晴就是死,就是便宜了街上的流浪狗,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嫁给一个穷人!”

王子晴高傲地扬起下巴,如同贵族,俯视着贱民。

江北辰不可思议地看着王子晴,无法相信这话是从王子晴口中说出来的。

“拿着钱,滚吧!”

王子晴直接把钱甩在了地上。

这一刻,江北辰的心也跟着掉在了地上。

恨不得立刻掉头就走。

但想到父亲急切需要这笔钱,还是忍不住弯下腰,颤抖着伸出手去。

而就在这时候,却没想到江轩辕提前一步把钱抢了过去。

“给我!”江北辰怒吼,连忙扑了上去,却摔倒在地。

“想要吗?”江轩辕上前,用脚狠狠地踩在江北辰的脑袋上。

“学两声狗叫,哥就把钱给你!”

“叫啊!!”

“汪……”

“哈哈!”江轩辕笑得前俯后仰。

王子晴眼神充满了鄙夷,如此没有骨气的男人,果真不配做她王子晴的男朋友。

“叫大声点!”

江轩辕更得意了,嘴角翘了起来:“说:汪,我江北辰是一条狗!”

“汪,我江北辰是一条狗!”江北辰几乎是哭喊出来。

他需要钱,他真的需要这笔钱!

……

江北辰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王家的。

带着满身的羞辱和嘲笑,拿着钱跑向医院。

只要能救父亲,一切都是值得的!

然而回到医院,一群医生和护士正在病房里手忙脚乱。

“肾上腺素五百毫克!”

“准备电击!”

“加到300焦,再来一次!”

滴……

随着心电图在屏幕上化成一条直线,江北辰眼睁睁地看着医生拔掉父亲的氧气管,缓缓盖上了白布。

一瞬间,目呲欲裂!

“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怎么会!我爸好好的怎么会死!”

“一定是你们怕我给不起钱放弃了治疗!”

“一定是你们!!”

江北辰疯了,狠狠地抓着医生的领子!

钱借来了,父亲没了。

江北辰恨天欲狂,眼泪簌簌下落。

父亲的葬礼。

江北辰没有通知任何人。

世态炎凉他已经体会到了,不想再自取其辱。

只是给父亲下葬那天,忽然来了一群人,将他狠狠地按在墓碑上。

“小野种,你跟你父亲一样,都是卑贱的货色!”

“原本还想好好折磨折磨他,结果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了!”男子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你是谁?”江北辰瞪大了眼睛,旋即猛然想到了什么,不禁脱口而出:“你们是光辉集团?”

“是你们骗了我父亲!”

“你们为什么这么做??”江北辰目呲欲裂,如今他家破人亡,都是被光辉集团害的。

“为什么?”男子冷笑。

“因为你父亲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染指了不该染指的女人,而且生下了你这个野种!”

“对他们来说,你只是个耻辱!”

“如今,你也该下去陪你父亲了!”男子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大手一挥,身后几名手下一拥而上,将江北辰套进了麻袋。

扑通!

黑暗之中,江北辰感觉自己在水中,不断下沉。

意识也跟着渐渐模糊。

“将军,这小子在水里太长时间了,恐怕救不回来了!”

隐约之中,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既然遇到了,便带回去吧,能不能活下来,看他自己的造化!”

夕阳的余晖下,一艘数十米宽的巡航舰沿着海岸线缓缓行进。

……

小说《血浮屠》 第1章 沉江 试读结束。

《血浮屠》免费文案分享

“奶奶!”

“老太太,您醒醒啊!”

这下,所有人都懵了。目光都齐齐望向秦雪。不知道这到底什么情况?甚至有人下意识地便想到刚才江北辰的话。

这会儿秦雪也彻底慌了。她原本对江北辰的话还嗤之以鼻。毕竟她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自信的。虽然百会穴很凶险。但她之前也并非没给别人用过,而且都是成功了的。但这次怎么就……

难道真的像刚才那人说的那样。是她……下偏了?

“秦医师。到底怎么回事。我奶奶怎么的手怎么开始凉了!”

“秦医师,你倒是说说话啊!”

“120来了没有。这还是得去医院抢救啊!”

王家人顿时又开始乱做一团。秦雪一时间也懵了,旋即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刚才那个人哪去了,他既然能看出我的针法有问题,应该也是用针高手,赶快把他喊回来!”

秦雪虽然不想承认是自己针法有问题。但是人命关天,此刻也不敢马虎。而现在救护车到来还有一段时间,想救老太太,恐怕只能靠江北辰了。

王家人听到这话,都是愣了一下,但现在也没谁去计较针法问题。当务之急是要先救活奶奶。

几个王家人当即便追了出去。

因为江北辰刚刚才出去,也没走多远。但一会儿功夫几个王家人便又跑了回来。

“他,他不回来!”一个王家人脸上淌着汗,无奈地喊道。

“什么?这个废物竟敢见死不救?”王旭顿时咆哮起来,旋即狠狠地瞪了王雪舞一眼:“王雪舞,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你那个废物老公找回来!”

王雪舞同样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刚出别墅,王雪舞就在一辆桑塔纳旁边看到正要开车门的江北辰,连忙喊了一句:“北辰!”

“你不会也是来劝我回去救人吧?”江北辰皱了皱眉头。

王雪舞连连点头,急切道:“无论你能不能救的成,都回去试试吧!”

“她那么对你,你还救她?”江北辰有些意外地说道。

王雪舞咬了咬嘴唇说道:“她毕竟是我奶奶,尽管她有诸多不对,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啊!”

“可是只要她死了,以你的能力王家董事长的位子就是你的了!”江北辰似笑非笑道。

“江北辰,你说的什么混账话!与人命相比,钱和地位又算得了什么?”王雪舞一脸愤愤的表情。“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意这些?”

“我不是在意这些,什么王家,什么奶奶。都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只在意我老婆!”江北辰一脸认真地开口说道。

“谁,谁是你老婆?”王雪舞脸色有些窘迫。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江北辰皱了皱眉头,转身就走。

“喂!江北辰,你!”

王雪舞快要急气死了,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这个家伙还有心思占她便宜?

“老,老公!”王雪舞咬着嘴唇,不知道这两个字自己是如何说出口的,脸色羞红无比。

江北辰顿时停住了脚步,旋即便立马走了回来,拉着王雪舞的手便往别墅里走。

“走,救咱奶奶去!”

“你!”

王雪舞愣了一下,旋即便反应过来。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压根就没想不过不救老太太!

她忽然感觉自己上当了。羞愤地甩开江北辰的手。

等回头再跟你算账!

王雪舞心中愤愤的想道。

“那废物回来了!”

看到江北辰回来,众人连忙让开了道路。秦雪犹豫了一下,也起身把位子让给了江北辰。

“江北辰,你到底会不会针法?先说好了,如果奶奶有个三长两短。你要负全部责任!”江北辰还没动手,王旭立马在旁边喊道。

江北辰原本准备动手的,听到这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手也停了下来。

“别听他的,针是我下的,责任由我来承担,你只管下针!”而这时候秦雪却沉声说道,将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雪儿,可是…”

“你闭嘴!”秦雪轻咤了一声,狠狠地瞪了王旭一眼。旋即轻声对着江北辰说道:“人命关天,希望你能够尽全力医治,不管能不能救活奶奶,我秦雪都欠你个人情!”

哗!

众人都忍不住议论起来。秦雪的高傲可是出了名的,没想到此刻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江北辰笑了笑,摇了摇头道:“我不需要你欠人情,老太太是我岳父的母亲,又是我妻子的奶奶,救人是我分内的事!”

话毕,只见江北辰看都没看直接便将老太太头顶的银针拔了出来,而后同样看也没看,直接便向老太太的头顶重新插了进去。

众人都是呆住了。

这,特么也太随意了吧??

“江北辰,你特么疯了,你是存心想要害死奶奶,你这是谋杀……”

“咳咳!”

王旭话还没说完,只听老太太忽然轻轻地咳嗽起来,而后脸色逐渐红润,连呼吸都开始变得粗重有力。

竟然,活了!

众人都是一脸震惊的表情。尤其是秦雪美眸写满了错愕。旋即不可思议地看着江北辰。

这人,连看都不看便直接对百会下针。而且,还居然把人给救活了。这医术究竟是到了何种地步?

“人没事了,去药店抓防风二两、党参八钱、熟地黄五钱、当归一两三钱。回来磨成粉末用温水送服。一个时辰两次。三天之后即可痊愈。”江北辰淡淡说道,旋即便起身朝着外边走去。

“喂,江北辰?”

江北辰刚走出别墅,后边一道靓颖便追了出来。

江北辰回过身来,刚才屋里人多,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女子。样貌清丽,气质端庄,走起路来,脊背溜直,如同一株挺拔的白杨。同时身上有种书香气息,一眼便知大家闺秀。

即便以江北辰的角度来看,也绝对是人间一等一的美女。不过却不能令其动心,毕竟自己已经是有老婆的人。

“有事吗?”江北辰淡淡地问道。

秦雪好奇地打了江北辰一眼,而后才说道:“刚才的事,谢谢你!”

“我都说了,分内之事!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那个……我看你刚刚不用诊脉便下方子。你可是会……望诊?”秦雪试探着问道,同时脸上露出一丝期盼之色。

中医诊病四重境界。望、闻、问、切。

她自幼随祖父学医,如今也不过还在‘问’和‘切’的境界。即便自己的祖父,也不可能做到只看一眼,便替人下针开药。一般来说,能够达到望诊的人,绝对可以称为当世神医了!

“你看错了,我不会!”江北辰摇了摇头,旋即便转身离开。

秦雪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江北辰已经走远。旋即俏脸忍不住有些愠怒。这个人,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不过,她倒是不相信江北辰说的。毕竟之前下针那一手,即便是自己爷爷秦海路恐怕也做不到。而且防风那道方子,更是令她觉得十分玄妙。

秦雪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别墅走去,而这时就见到王雪舞站在门外,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其实王雪舞也在奇怪,自己这个废物老公,什么时候竟然懂得医术了。毕竟当兵之前听说他只是个纨绔子弟而已,难道是在部队学的?

“你老公,很不错!”秦雪想了半天,说出这样一句话来,旋即朝着屋里走去。

王雪舞愣了一下,旋即脸色不知不觉红了起来。自从江北辰回来,她不是被人嘲讽就是被人看不起。别人夸她老公。还是第一次。

“哼!不过是蒙的而已!有什么可夸的!”王雪舞撇了撇嘴,但加之办公楼的事,其实不知不觉,对离婚的事已经有些开始动摇了。

“王雪舞,奶奶醒了。喊你进去呢!”就在这时,王旭走了出来,皱着眉头喊道。

小说《血浮屠》 第18章 你老公很不错! 试读结束。

血浮屠推荐指数:★★★,看了血浮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血浮屠这本书真的很好,细节刻画,人物性格,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当回忆这本书时会有些伤感但却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