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香江1853

时间:2020-10-06 11:00:29来源:青年文摘

香江1853

《香江1853》精彩章节推荐

第8章冤家路窄

文咸街是临近港岛上环码头的一条街道,因香江第三任总督文咸而得名,分为文咸西街和文咸东街,街道两侧商会店铺林立,很是繁荣。

此时,文咸西街街尾胡同的一所民房里,一位四十出头的妇人,紧锁眉头,一脸焦急。

她身边一个中年女人正在喋喋不休,“阿升娘啊,你是没看到啊,阿升直接被那几个印度警察带走了,看起来是凶多吉少哦。”

“闭上你的乌鸦嘴啊,我阿升福大命大,怎么可能有事?”阿升娘听到女人诅咒自己儿子,立刻发起火来。

“你冲我嚷什么,又不是我把你儿子抓走的,莫名其妙!”女人白了阿升娘一眼,扭着身子走开了。

阿升娘名叫赵桂娥,平日里对邻居十分和气,今天听说儿子被无故抓走,心急如焚,才有些失态。

回到屋子里,陈桂娥看着供桌上的灵位,眼圈微微有些泛红。供桌上供奉的是陈焕升的父亲陈家忠和哥哥陈焕荣。十年前,港岛先闹瘟疫,再闹饥荒,陈焕升一家四口侥幸躲过了瘟疫,却被饥荒难住了。陈家忠为了省下一口粮食,留下一封书信,背着妻儿离家出走去要饭,但那时谁家能有余粮,赵桂娥怕丈夫出事,让当时十五岁的大儿子陈焕荣去找父亲回来,但谁知两人一去不复返,后来听人说,这父子俩都饿死在外面了,赵桂娥悔不当初,却连悲伤的力气都没有,靠着丈夫和大儿子省下的口粮,和小儿子陈焕升两人勉强撑了过来。

此时赵桂娥冲着供桌上的牌位双手合十拜了三拜,口中念叨:“他爹,你可一定要保佑阿升平安啊,老大已经陪你走了,你得留个儿子陪我啊。”

正说着,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去,挑好东西给我拿,妈的,伤了人以为这就完了,哪那么容易!”

听到声音,赵桂娥一回头,见到三个壮汉闯了进来,为首的看着眼熟,却叫不上名字。

“你们是谁啊,来我家做咩啊?”赵桂娥连忙迎上去,伸手拦住三人。

“你儿子打伤了我表弟,我们是来要医药费的。”为首的壮汉横眉立眼,凶巴巴地冲着赵桂娥喊道。

“我儿子打伤你表弟?你别乱说啊,你是边个啊?”赵桂娥仿佛一只护家的老母鸡,虽然有些胆怯,但还是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厉声质问着。

大汉狞笑了两声,正要回答,突然觉得脑后生风,随后感觉半边脸都要被拍平了一般,同时耳朵里发出了尖锐的声音,“铮”!

一股强大的力量迫使他一个趔趄险些跌倒,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听见赵桂娥激动地叫了一声。

“阿升!”

来人正是陈焕升,他本想趁热打铁,直接去利源商行找高景仁,但折腾了大半天,出了一身臭汗,便决定还是先回家换身衣服。

没想到刚走到家门口,便看见有人堵门。从背影陈焕升便认出来,为首的正是常宽。

冤家路窄!

即便他不来,陈焕升也要去找他,现在刚好省下了时间。

紧走几步,抡圆了手臂,陈焕升结结实实地扇了常宽一个大耳光,凭借上一世的记忆,他精准地找到了打击点,就算没有瞬时失聪,也会导致即刻耳鸣。

其他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陈焕升已经穿过他们,来到了母亲身边。

“娘,你没事吧?”陈焕升上下打量着母亲,在两世重叠的记忆里,眼前这个略显苍老的面孔,既陌生又熟悉。

赵桂娥摇了摇头,“娘没事,我听说你被印度佬带走了,发生咩事啊?”说着,她脸上又浮现出焦急的神色。

陈焕升轻轻拍了拍母亲的手,“放心吧,娘,你看我没缺手没断脚,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么。”

言毕,陈焕升退后一步,平伸双手,向母亲展示着完好无损的身体。

赵桂娥看到儿子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状态都很好,这才放下了心。

“妈的,谁让你们在这上演母慈子孝啊。”常宽被一巴掌扇的晕头转向,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陈焕升,没想到你小子还敢越狱行凶,打我?信不信我让你这辈子都吃牢饭!”

陈焕升将母亲挡在身后,微眯着双眼看着常宽,“听口气,你跟鬼佬警察关系不错,刚刚我被带走也是你的杰作喽?”

常宽似乎丝毫没有要掩饰的意思,撇着嘴笑了笑,“哼,算你小子聪明,知道老子的厉害,连我都敢打,我看你是活腻了。”

说完又朝着两个手下挥了挥手,“给我上,把他打成半死,我再向鬼佬警察报告说你们见义勇为,帮助警察缉拿逃犯。”

两人听到这些,仿佛得到了护身符一般,冲着陈焕升气势汹汹地走过来。

陈焕升冷笑一声,伸手向后格挡一下,将母亲与自己拉开距离。

这时常宽的两个手下已经来到近前,伸手就要抓陈焕升的衣领。

陈焕升扫了一眼,满脸不屑,这种流氓打架毫无章法只凭蛮力和人多的打法,他马上就能想到不下十种秒杀对方的招式。

只见他伸出左手挡开伸过来的手臂,右手手掌平伸,一招蟒蛇出洞,直奔对方咽喉。

这一招只用了五分力,如果全力击出,甚至可能直接击碎喉骨,令其当场毙命。

饶是如此,来人两眼也瞬间凸出,只见他双手捂住脖颈处,脸涨得通红,一口气喘不上来,不住地退后。

另外的手下见状,伸手握拳朝着陈焕生的脸便打了过来。

陈焕生本能地躲开,双手立刻摆出拳击格斗的架势,跟着脚尖点地带动腰部,迅速用力挥出一拳,打在对方的左肋处。

对方一脸痛苦地捂着腹部,倒退两步险些跌坐在地上,这一拳力度不小,初步估计,应该可以打折两根肋骨。

常宽见陈焕升随便两招便把自己的两个手下击退,而且看起来完全丧失了战斗力,不禁大惊失色,他实在想不通,本来一个跟自己远房表弟半斤八两胡乱厮打的市井小儿,怎么突然就变成了武林高手,莫不是在监狱里得到了高人指点,或是得到了某本武林秘籍不成。

虽然心里已经有些胆怯,但常宽脸上还强作镇定,“陈焕升,越狱罪加一等,你现在束手就擒,我去跟印度佬求情,让他从轻发落,否则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焕升哪里会被他吓住,上前一步用钢钳一般的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眼神凌厉,“收起你那些龌龊的勾当,如果再被我见到你害人,一定饶不了你。”

说完,往前用力,将常宽推得退后了几步,之后便不再理他,转身朝着母亲走去。

常宽觉得在手下和看热闹的人面前丢了面子,望着陈焕升的背影,眼神立时阴霾下来,伸手向腰间探去,随后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赵桂娥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担心儿子被刺伤,马上喊了一声,“小心。”

小说《香江1853》 第8章 冤家路窄 试读结束。

《香江1853》免费文案分享

第7章人情

在二十一世纪,陈焕升听过一个故事。

一个父亲想给儿子找个媳妇,儿子说想要自己找,父亲说这个女孩子是首富的女儿,儿子说这样可以。随后父亲找到了首富,说我要给你的女儿找个老公,首富说不行,父亲说这个小伙子是世界银行的副总裁,首富说那这样可以。父亲又找到了世界银行的总裁,说,我要给你推荐一位副总裁,总裁说我已经有好几位副总裁了,父亲说,但这个小伙子是首富的女婿,总裁说那这样可以。

陈焕升知道,天下的生意都是这套玩法。而很多时候,生意摆在那,只不过缺少一个牵线人。现在,陈焕升十分需要这样一个机会。

十分优雅地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陈焕升微笑着说道,“利源。”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香江较大的商会都是从事南北行生意,以来往贸易为主。

在被设立为自由港之后,香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加上内地太平天国起义,各地长毛作乱,民不聊生,故有众多内陆商人来到港岛避难,同时找寻机会。

利源是众多商行中的一家,老板是广东潮州人,名叫高景仁。经商世家,颇有家底,来到港岛后,很快便建立起自己的贸易网络。

人言高景仁“信用为大,仁义为重”,在陈焕升的记忆中,也曾见过高景仁几次,确实如传闻一样,所以他想要给利源一个机会。

听到利源的名号,查理士连忙点了点头,“我听说过这个商行,真是太棒了,那你在利源主要负责哪些工作呢?”

“你可以理解为我是利源的业务,专门负责各项生意往来的。”陈焕升微笑着说。

查理士知道,业务在一个商行里十分重要,采买售卖,联系货源和销路,都是业务要做的事。

“我亲爱的朋友,你是内行,一定知道,现在我们大英帝国很流行喝茶叶,如果方便,我希望你可以多跟我介绍一些。”

陈焕升微微笑了笑,缓缓答道,“当然!”于是便从茶的种类,制作和茶道方面逐一向查理士进行介绍。

查理士听得津津有味,“谢谢你,陈。”然而说完,他的眼神又暗淡了下来,并且小声地叹了口气。

陈焕升知道,正戏要来了,而且他现在主动些,更有利于剧情的发展,“怎么了,查理士先生。”

“大英帝国的茶叶卖的很贵,我的很多朋友又都愿意喝茶,如果我能像你一样做些茶叶的贸易,那就好了。”查理士说完,望向陈焕升,眼神中带有一丝羡慕。

陈焕升心里暗道,鬼佬啊鬼佬,聊到了这种程度,却仍不肯直接说出心中的目的,仅是为了维护所谓的高傲,真是够累的。

随后,他略加思索,说出了早就想说的话,“先生,我认为这并不是不可以。”

......

林永祥几人在室外无聊地等着。

光头坤一趟一趟地来回踱步,被林永祥大骂,“走走走,像个过街老鼠一样,你能不能安静点,我看以后叫你老鼠坤好了。”

盲眼辉似乎就是喜欢跟光头坤唱反调,听到他被骂,便在一旁偷笑,“这到是个好名字。”

光头坤不敢跟林永祥顶嘴,但对盲眼辉却不客气,走过去攥起拳头对着他的脑门就是一下,“你再叫一遍?”

盲眼辉立刻瞪起眼睛,“叫怎么了,你敢动手打我?我......”说着挽起袖子就要上前。

林永祥大吼一声,“你们两个衰人再敢多嘴,信不信我把你们剁碎了扔到海里喂鱼。”

两人这才安静下来,但看着对方的眼神却依然充满怒火。

正在这时,陈焕升跟查理士从别墅里走了出来,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聊的很好。

查理士握住了陈焕升的手,“陈,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好的,再见。”冲着查理士摆了摆手,陈焕升才朝着林永祥等人走来。

向着陈焕升身后的英国佬看一了眼,林永祥谨慎地问道,“看鬼佬的样子,我们都没事了?”

陈焕升瞥了林永祥一眼,没有说话,径直向外面走去。

林永祥几人赶紧快步跟了上去,就这样跟着陈焕升安静地走了将近一里路,直到看不到查理士别墅的影子,陈焕升才突然停下脚步。

走得最快的歪嘴没留神,一下撞在了陈焕升的后背上。

歪嘴一脸尴尬,赶紧退后了几步,他是亲身感受过陈焕升的拳脚的,可不想再被打晕。

陈焕升看了歪嘴一眼,便没再理他,而是转过头对林永祥说,“我说过保你们平安的,现在相信了?”

“没想到兄弟你还懂鬼佬的话,不简单,不过看你的样子,不过就是个码头劳工而已,鬼佬居然肯跟你聊这么久?”林永祥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陈焕升暗想,这个卖鱼祥果然够细心,查理士确实也因此质疑过,但陈焕升解释说他有时会跟劳工打成一片增进感情,也正因为这身衣服,才被印度警察抓了顶包。

但现在他却没有心情解释,“有生意做,当然聊得久了,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你们现在安全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就此别过吧。”

说完,陈焕升转身就要走。

“等下。”林永祥连忙喊了一句。

“还有咩事啊,我很忙的。”陈焕升一脸的不耐烦。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陈焕升本觉得没这个必要,但回头的一瞬间,却看见了一双真诚的眼睛,他顿了一下,轻轻吐出三个字。

“陈焕升。”

林永祥抱了抱拳,“今天你救了我们,我阿祥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以后有什么事能用上我,托人捎来一句话就行,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们兄弟也一定义不容辞。”

说完,也不等陈焕升的反应,便带着手下的兄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陈焕升看着林永祥等人离去的背影,微微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装酷。”

他看得出来,林永祥是真心。果然还是这个时代的人更讲义气,而自己那个时代......

想着陈焕升不禁摇了摇头,人的价值观会变的,或许现在的人都无法想到,在一百多年后,这种一面之缘,别说是赴汤蹈火,如果无利可图,再见面时能不能认得都很难说。

小说《香江1853》 第7章 人情 试读结束。

香江1853推荐指数:★,看了香江1853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香江1853很不错,喜欢这种幽默搞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