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重生在老爹还没造反的时候

时间:2020-10-06 10:58:39来源:青年文摘

重生在老爹还没造反的时候

《重生在老爹还没造反的时候》精彩章节推荐

也就在这时,刚进入里屋的掌柜的,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

见到自家伙计竟然在赶贵客,脸上的汗顿时就落了下来,赶忙小跑着走过来,对伙计就是一顿训斥,“你干什么呢?有你这样做生意的么?再这样,你就给我滚。”

“舅……”

“舅什么舅,就你能!还不给我泡一壶上好的龙井过来招待贵客。”

还不等自家外甥把话说完,掌柜的又是一顿训斥,训斥完伙计后,掌柜的腆着脸对宁可笑呵呵的说道,“抱歉啊,贵客,是小人们有眼不识泰山。您请坐。您刚刚不是说要这幅墨莲么?现在这墨莲是您的了。”

掌柜的话,让宁可有些懵。

刚刚这掌柜的还不是这态度,怎么进了一趟里面这态度就发生了那么大的转变?

这里面恐怕有些猫腻。

不过宁可不在意这一点,能拿到这幅墨莲就很好,其他都不重要。

掌柜说完话,连忙把墙上挂着的墨莲给取了下来,卷好后,放进了画轴里,递给宁可。

宁可接过,“掌柜的,这画多少钱?”

“不用钱。是画的作者送予您的。”

宁可彻底愣了。

这画的画家送给她的?

她压根就不认识这观山海啊?

“若是方便的话,我可否当面向这位画道大家道谢。”宁可握着画卷,向掌柜征询道。

“这……很抱歉。他刚刚才离开。”

掌柜直接婉拒,那位可是答应了他,再给他画上一副,且是免费赠予他,所以他这才舍得把这墨莲给了眼前这位姑娘,而他提出的唯一的条件就是不能让这位姑娘知晓他的存在。

虽然依他看来,这两位的关系绝对是有猫腻的。

但是这不是他应该关心的事情。

听到掌柜的话,宁辞有些愣神。

人走了?

这,怎么可能?

刚刚我进去的时候,这画的作者就跟我说,这是他的第一幅画,你却瞧上了,而他又恰巧碰上,就是有缘,便是这一份缘,他决定把这画赠予您,说完这话后,他就离开了。”

掌柜的开始胡诌。

为了得到这位爷的话,且为了以后跟他更好的合作,他不得不这般说。

宁可听完掌柜的话,心情有些低落的“哦”了声。

原本她还想着结交一下这位观山海大师的,可谁知道事情就是那么的凑巧。

但是不管如何,这话,她可算是到手了。

她握着画轴,对掌柜的道了谢后,离开了寒山书斋,直奔路府而去。

在宁可离开后不久,一道身穿打着补丁、洗得发白的衣服的挺拔身影掀开连同后面的隔断布帘走了出来。

此人赫然正是沈长澜。

掌柜的见沈长澜走出来,连忙迎了上去,“爷,您咋出来了?”

掌柜的可不会以貌取人。

他本身也是寒门子弟,最终没有科考出功名,摸爬滚打多年才在这天子脚下开了这么一个寒山书斋。

以往他进京考取功名时,就遭受到了本地人的侮辱,才创建了这么一个小书斋,有了一方容身之所。

掌柜的不知道的是,这也是唯一一个不狗眼看人低,肯收他字画的书斋。

“掌柜的。还得多谢您的帮助。”沈长澜对掌柜的作揖道谢。

“爷。您可客气了。等日后你考取了功名,可就跟我们这些开小店的就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了,到时,可还请爷多照拂本店。”

掌柜的说到这里,下意识的摸了下鼻子,“另外,算我倚老卖老的多一句嘴,我看您似对方才那姑娘有所意动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若是心动便需行动,方得始终啊!”

掌柜语重心长的话,让沈长澜羞红了脸。

怎么好像谁都能看出他对那位宁可姑娘有意?

可他自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与她根本没法比。

沈长澜有些自卑的低垂下了头。

老掌柜好像是发觉到了什么,走过来拍了拍沈长澜的肩膀。

沈长澜再次对掌柜的作揖后,离开了寒山书斋。

另一边,宁可离开寒山书斋后,就向着路府而去。

来到路府,却被门房拦住了。

“我是燕王府的人,奉燕王的命,来赠予路卿凝小姐礼物,还望您引荐。”宁可对门房说着,给门房递了一两银子。

这阔绰的手段,让门房眼睛一亮,对宁可行了一礼,“得嘞您嘞。小的这就给您通报去。”

门卫麻溜的进了将军府,找路卿凝去了。

不一会的时间,一身红衣的路卿凝,风风火火的就冲了出来。

当路卿凝冲出府门,见到门口站得笔直,一身贵气的宁可,愣了下神。

这女子的眉眼与宁辞很是相似,另外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的脸蛋也与自己有几分相似。

且对这个人,一见面就给她一种亲近感,让她忍不住的想要凑近她,疼惜她。

路卿凝甩了甩头,甩去这种荒唐的感想,向宁可走去,“是你找我?”

宁可微笑点头。

这就是她娘年轻时的模样么?

她很想上前一把抱住她娘,可她不能。她只能站得远远的,与她娘疏离的笑着。

宁可心底这般失落的想着,却是拿出了画轴,递给路卿凝。

“您看看这画。”

依着那一份本能的信任,路卿凝打开画轴,摊开了画。

然后她依旧一眼被画所吸引了心神。

“好画!”

路卿凝虽是武将之女,却是嗜画如痴,见到如此好画,自是不忍放手。

“凭这画,我想请路姑娘帮我一个忙。”

宁可看着路卿凝,缓缓的说道。

“什么忙?”

“在宫中狩猎那几天,约宁辞出来玩几天,不让他参加此次狩猎。”

“好。”

被书画牵引了心神的路卿凝,几近本能的问出了声。

路卿凝答应完后,后知后觉的觉得不对,猛地抬头看向她,“你说什么?”

“狩猎那几天约宁辞出去玩,别让他参加狩猎。”宁可十分严肃的对路卿凝说道。

“为什么?”

“因为我算到了他命中会有这么一大劫。”宁可严肃着脸,“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太乙天师的弟子,此次出山是为了报恩,了却红尘的。前世我欠了王爷的大恩,于是今生得奉还。”

路卿凝睨了眼宁可,眼底尽是狐疑。

女弟子?

假的吧?

小说《重生在老爹还没造反的时候》 第十章书斋赠画,再遇娘亲 试读结束。

《重生在老爹还没造反的时候》免费文案分享

她来到宁辞面前,睨了眼管家,“还等什么,还不把人请进来。”

说完后,睨了眼挠头抓耳的爹,恨铁不成钢的哼了声。

上一世如果不是皇帝赐婚,他要娶到娘亲还不知道费多少波折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要穿着这身衣服见心上人?你是想让你心上人自此之后不再见你么?”

堂堂一个王爷,听到心上人来家里,竟然穿着亵衣就跑了出来,真是成何体统。

被宁可这么一提醒,宁辞才知晓自己这身穿着不妥,连忙跑回了房间更衣去了。

等宁辞离开后,宁可叹息一声。

这个老爹,她是真的服气了。

而就在此时,路卿凝被管家请进了客厅。

她见到坐在上首位置的宁可,眯了眯眼。

宁可指了指身侧的位置,“坐。”

路卿凝有些愣神。

宁可所指的位置可是这个最尊贵的位置,一般而言是这一家之主所坐的。

“别愣着,坐吧。”宁可起身,拉住愣神的路卿凝,把她摁在了主座上,而后对管家命令道,“傻站在那里做啥?上茶!”

管家想到宁可那是敢跟他们王爷叫板,甚至把王爷呼来喝去的存在,也就不敢忤逆她的意思,乖乖的跟宁可与路卿凝沏茶去了。

宁辞换了身华服回来后,见到宁可跟路卿凝两人分别占据着主座,想要说上一声,可想到这两个女人,好像都是不能得罪的存在,于是乖乖的闭上了嘴,自觉地坐在了下手位置。

恰好这时去泡茶的管家端着茶走了回来了。

见到这一幕后,更加不敢说话了。

并在心中暗自庆幸刚刚没有多嘴提上那么一句,否则可能就捅了娄子。

心底琢磨着这些时,忽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眼睛一亮,目光忍不住在宁可跟路卿凝两人身上来来回回的打着转。

越是打转,他的眼睛就越发的明亮。

他家的王爷,这难道是开窍了?

要给他们燕王府添女主人了?

这自然是极好的事情。

不过,这路大将军府的路卿凝还好说,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是绝对不被皇家允许进入皇族宗谱中。

就是不知道王爷可有过这些思量。

管家的视线落在了宁辞的身上,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要他家王爷的脑袋思考这些,是绝对不可能的。

看来他得提点一下王爷。

否则王爷可能就真的是一点也不思考这事儿,到时候真的发展到那一步,说不定会跟陛下杠上。

因路卿凝到来而陷入极度兴奋的宁辞可不知道自家的管家已经替他想的那么远了。

此刻他的双眼紧紧地盯着路卿凝,一瞬也不瞬。

坐在路卿凝旁边的宁可嘴角抽搐了下。

她还真不知道自家老爹在年轻的时候,谈恋爱的样子是如此的傻气。

宁可轻轻咳嗽了下,看向路卿凝,“路姑娘,不知道你这次来是……”

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的宁可,决定转移话题,把这一对给踹出去,至于游玩的时候,她爹是否还会如此的傻憨憨,那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反正,她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听到宁可的问话,路卿凝脸上浮现了一层薄薄的粉色,轻轻咳嗽了下,有些羞涩的瞄了眼呆傻的看着她的宁辞,而后又看向宁可,宁可给她投来了一记鼓励的目光。

得到宁可的鼓励,她才鼓起勇气看向宁辞,“我想请你与我一起共游大慈悲寺。你可愿意?”

宁辞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连连点头,“愿意!愿意!”

她爹这憨憨的表情,还有这傻气的回答。

宁可是真的很想掩面,她是真的没眼看。

她爹这都是什么表现。

最终在路卿凝的邀约下,宁辞屁颠屁颠的跟在路卿凝之后离开了。

至于于他而言很重要、很重要的狩猎日子,那是什么?

他不记得了。

“王爷。”

就在宁辞跟在路卿凝身后刚出王府时,迎面就走来了他的那一群狐朋狗友。

之前的张勇,宁辞已经跟他断绝往来了。

这些大官们的儿子,自然不会放弃跟宁辞这个王爷结交。

宁辞平时可给了他们太多、太多的方便。

除非他们傻,他们才会放弃结交。

而且今日正是狩猎的时期,往年这个时候,都是宁辞拿第一,这正是他们拍马屁的好时期,以往他们在给宁辞拍马屁时,都会得到宁辞的赏赐,今日他们自然都来恭维宁辞。

只是今日却不比往日。

宁辞睨了眼拦住他去路的朋友们。

“李旭。何事?”

李旭是兵部尚书李山的独苗,是李山的老来子很是受宠爱,平日里与张勇等人走得极近,性格也是比较谨小慎微的。

被其余人退出来的李旭,无奈的摸了摸鼻头,“王爷,今日狩猎日,您不来参加么?我们马跟弓箭都替您备好了。”

李旭说到这,眼角忍不住瞥向了隐藏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的张勇身上。

这计谋可是张勇想出来的。

之前张勇得罪了宁辞,被宁辞断交后,就礼部尚书张正义骂了个狗血淋头。

设计陷害宁辞这个王爷,这若是较真起来,可是要被砍头的,连带着诛九族。

若宁辞没发现还好说,幸好宁辞念及往日的情分,没有深究,可这事情的性质可大可小,张正义因为这事情,可是好几天都没睡好觉。

幸好这几天朝会上,皇上没有龙颜大怒,宁辞似也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

这才让张正义松了口气。

可张正义这几天不好过,身为儿子的张勇自然更加不好过,一旦张正义下朝回来,对他不是打就是骂。

此时此刻的张勇可是恨极了宁辞。

这不,就在近日狩猎日,在猎场里面,他已经对宁辞安排好了一系列的杀招等着宁辞。

当然这里面,还有张正义这只老狐狸的注意。

所以,这一次宁辞不死也残。

一个王朝可不能有残疾的帝王,所以一旦宁辞在这次狩猎中,断条胳膊,少条腿的,这龙椅自然也就轮不到他来坐了。

这一切,他们都早就谋划好了,只等宁辞进入猎场狩猎。

宁辞脸色冷淡,“今日我有事,就不去狩猎了。”

宁辞这一句话,却是让李旭变了脸色。

小说《重生在老爹还没造反的时候》 第十二章上门邀约,初察别心 试读结束。

重生在老爹还没造反的时候推荐指数:★,看了重生在老爹还没造反的时候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重生在老爹还没造反的时候作者大红大紫写的非常不错,文笔又非常幽默,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