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仁手邪妃倾世心

时间:2020-10-06 10:48:53来源:青年文摘

仁手邪妃倾世心》章节目录

仁手邪妃倾世心

《仁手邪妃倾世心》精彩章节推荐

“**!瞧你生的好女儿!”

将军府,当家主母李氏恨得亲自动手,一巴掌狠狠甩在跪在地上的美妇人脸上。

美妇人嘴角破血,脸瞬间肿了起来。

见她死人一样不吭声,李氏厉声道,“来人!给我打!”

两个粗壮的仆妇上前擒住根本没挣扎的美妇人,把她脑袋狠狠摁磕在地上。发出触目惊心的响。

就在藤棘快要甩到美妇人身上的瞬间。

“住手!”

声音响起的同时,藤棘被人握住。

仆妇也被一脚踹开。

那是个挺着大肚子的,红衣如火的少女,很快,握住藤棘的手啪嗒啪嗒血滴下来。

一直无动于衷的美妇人霎时变了脸色。

心疼的去护她的手,“婧儿!”

“娘,我没事。被小刺破了点皮而已。”眸光缓缓在屋内扫了一圈,最后落在李氏身上,“女儿今日倒要看看,谁敢在我面前动您。”

轻描淡写一句,仆妇们都缩了一下。

这位三小姐,平时虽和气。却是这府里身手仅次于将军大人的。仆妇有些忌惮,不敢上前。

李氏到稳得住,“凌婧,你虽是个庶出,好歹也是老爷的亲骨肉。你做的丑事我已让人书信送往边疆。在老爷没回复前,我不会把你怎样。可,”冷笑了一声,“我身为这凌府的当家主母,要处理一个贱妾还是有资格的,就算老爷,也断然不会过问。”

又看向美妇人,“甄觅,你也怨不得我。我不是没给过你们母女机会。七个月前你女儿肚子里发现了野种,我也把这事按下来了。整整七个月,你们有足够的时间把这野种处理掉!偏生自我作践,眼看肚子这一天天大起来。你们不要脸,我们还要!”

凌婧淡淡道,“请你嘴巴放干净点,他不是野种,他的爹叫上官洵!”

“就是,三姐姐肚子里野种的爹叫上官洵。”

门口一个天真娇俏的少女走了进来。走到凌婧面前,“你相信么?我的**三姐姐?你还真以为七个多月前那个晚上,睡了你的人是洵哥哥?”

她眼中闪过嘲弄,“当初在客栈你中了药,昏迷不醒。我这个做妹妹的体谅你,自然找了几个壮汉送给你享受。谁能猜到你那么贱,有壮汉不要,不晓得迷迷糊糊摸到哪个野男人房里去了。”

哼笑了声,“洵哥哥是念着你们的旧情,怕你伤心,才说那夜的人是他!才说他要娶你!洵哥哥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来找你了吧?你想知道原因吗?”

她凑近凌婧,“因为他和我在一起。我的好姐姐,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当初你在客栈中了药,的确是江湖中人下的手没错。可那些江湖人,是妹妹我找来孝敬你……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掐住了脖子。

眼看凌嫣然直翻白眼,四周都慌了。

突然。

“阿婧!住手!”

劲风疾掠,冰冷寒锋。

五尺长剑,已指着她喉咙。

凌婧看着眼前这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似笑非笑脸扭了一个几度古怪扭曲的角度。轻声念出他名字。

“上官洵,你拿剑指着我?”

白衣翩跹,公子如玉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痛色。

缓缓移开剑。

“阿婧,是我对不起你。你不要迁怒嫣然。”

就像听到天大的笑话,凌婧简直有些不认识他了。

“你可知道,七个多月前那一晚上我中药,是她害的?”

上官洵有些困难的点头,“当晚嫣然就给我说了。她很后悔,在我面前哭得很伤心,还要自戕,是我拦了下来。阿婧,嫣然还小。她觉得自己一个嫡出,凌将军却处处喜欢你这个庶出的姐姐。她一时嫉妒,才做出那种不懂事的事。”

“阿婧,”他很认真的看着她,“我这三个月没来找你,绝对不是因为介意你肚子里的孩子并非我亲生骨肉。也绝非对你无情。而是,我……我发现自己渐渐喜欢上了嫣然。正因我们自小的情谊,我才不能在明确喜欢嫣然的情况下去娶你。这对你和嫣然来说,都不公平。”

他又叹了口气,“阿婧,嫣然和你不一样。你任何时候都能照顾好自己,不会吃亏。她却只是个柔弱天真的小姑娘,没有什么心眼,也不够聪明。唯一做的错事,大胆的事,就是当初对你下药。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原本当妹妹护着。也不知什么时候,发现想要护她一辈子。阿婧,你知道么。你有我没我都能活,嫣然不行。你放心,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会向凌将军和夫人求情。求他们让你生下来。你以后要嫁人不嫁人,我都会照顾你们的。你,也是我妹妹……”

他笑,如春沐春风,仿若江南泼墨画中走出的。

带着近乎柔情的诗意,“乖,把嫣然放下来。我们不闹了好不好?你是有身子的人,我先带你下去把手上药,包扎一下。你看看你,总是不记得自己是姑娘家。好在这次是手扎了,要是脸破相了,有你哭鼻子的。”像对待一个难得顽皮的孩子那样,满目宠溺包容,“来,我们下去包扎手,别动了胎气。乖啊,不闹了。”

说着伸手,习惯性的要去揉揉凌婧的脑袋。

不料。

“呸!”她笑得沥血的唾了他一口,“上官洵,你怎么就这么让我恶心了呢?你是眼瞎心盲到什么程度?我闹?哈哈哈哈,我闹?!!”

呵呵……

呵呵!

真是好一个为她着想啊。

凌婧目光死死盯着他,似要看透他的骨他的血,刺穿他的心!

她六岁和他相识。

到如今,整整十年!

那些一起长大的日子。

后来那些悸动的日子。

那些花前月下的誓言,都是狗屁么?

现在他那是什么眼神,忧伤?痛楚?

是她瞎了眼,猪油蒙了心!

突然,肚子一波剧痛袭来,痛得凌婧脸一白,连在抓住凌嫣然的力气都没有。

动了胎气?!

她身体素质一向很好,胎也很稳。

现下却来势汹汹,几乎站不稳。没道理她这样小心还……陡然,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心底一股寒意爬上来。

不。

她拼命深呼吸,尽量想稳住那源源不断往下涌的热流。

宝宝在她肚子里七个月,是她的孩子!

宝宝,娘会保护你,娘会带你走,娘要带你走!

你在坚持一下!

凌嫣然一得了自由,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扑到上官洵怀里,“洵哥哥……三姐姐她想掐死我……我刚刚好怕。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不怕。阿婧不会那么做。以后,我也会保护你的。”男人柔声抚慰。

整个屋子,只有甄觅第一时间注意到自家女儿痛得滚在了地上。

“婧儿!!婧儿,你挺住,娘这就背你去找大夫!”

“想走,怕是没那么容易!”李氏冷笑出声。

被几个粗壮的仆妇围住,眼见凌婧进的气多,出的气少了。

甄觅红了眼眶,疯子一样试图抱拖着她往外撞。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欺侮我们母女,如此欺侮我的婧儿!!”她字字血泪,“李琼!!你恨我,要打要杀冲我来!!婧儿姓凌,她身上流着凌晟的血!!”

“那谁知道呢。你可是老爷在窑子里带出来的。谁知道你和凌婧是不是一样,都喜欢怀野男人的孽种。”

“伯母!”上官洵听不过去。

要过来看凌婧的情况,被凌嫣然怯怯的拉住了。

“洵哥哥,我怕……你不要离开我……”

“上官公子啊,虽然你是丞相爷的独子,尊贵无比。可在尊贵,也没有刚刚说了喜欢嫣然,又立刻掉转头去帮前情人,伤嫣然心的道理吧?”

上官洵有些沉痛的开口,“伯母,您何必这样赶尽杀绝!”

没等李氏回答。

“上官公子,丞相府来人请您立刻回府,说是丞相大人突犯旧疾,情况很不好!”

“夫人,边疆老爷的来信!”

两个通报的嬷嬷跑进来,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上官洵不走,李氏已经看完了信。半晌,叹了口气。

“罢了,既然老爷说让凌婧把孩子生下来。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请大夫!”

很快大夫来了,上官洵一个外男也不方便。有大夫也放了心,才立刻告辞赶回去。

上官洵一走,大夫刚好出来。

“夫人,贵府小姐的状况十分凶险,有早产迹象。不过,要是拼力一救,或许能保母子平安。”

“小姐?大夫你搞错了。这不过是个不知廉耻的贱婢,勾搭上府中的奴才有了孽种。我们府里怎么会有小姐会做出这种事?大夫你这是恶意污蔑,编排我们将军府的名声么!”

大夫一愣,明白了什么,冷汗潺潺。

权贵谁敢惹。

“是小的眼拙,看错了。小的医术不精,这就告辞了。”

“来人,取诊金,送大夫。”李氏又叹了口气,“唉,虽然是个下人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可也是两条人命呢。我只好找大夫您来瞧瞧能不能救了。可惜这贱婢母子命该绝,阿弥陀佛。”

大夫走了,李氏冷笑一声走进房屋。

甄觅已经被几个仆妇制住了。凌婧下身大量出血,昏迷不醒。

“夫人,怎么处理?”仆妇问。

李氏很满意现在自己看到的。

“甄觅啊甄觅,你在漂亮又如何?在得老爷欢心又如何?还不是落在我手里?”

被堵住嘴巴的甄觅呜咽着,看着床上的凌婧眼泪直流。

“哭?你不是一向端着清高么,多高不可攀的白莲花啊。我今天就让你眼睁睁看着,你女儿在你面前被活活折磨死!泼醒小**!”

一盆冰水下去,床上的凌婧轻哼了声,眉头拧了起来。

肚子还在一波一波的剧痛,她能感觉到下/体不断涌出什么,仿佛有什么从她身体里要彻底流走,而她整个人被绑在床上。

她无力动弹的身体绝望的颤抖着。

孩子……

李氏毫不把她们放在眼里了。

“给我打,七个月的孩子打下来,怕是能哭了呢。不过,应该是没机会哭出来了。甄觅,为了解决你女儿肚子里的野种,我可是花了大力气才辗转弄到一支无色无味的落胎香。那香来自神秘的南境,听说就算足月的孩子都能催成血水化出来呢……哈哈哈,不错。你终于明白了么。今日我打你,不过是一个幌子。我早在大厅点了落胎香。你那女儿在狡诈多疑,在聪明小心,在看到你这个亲娘被打后,哪里还能察觉到到屋子里点了无色无味的落胎香?”

“呜呜呜呜……”甄觅拼命扭动着身体。

“你这意思是说老爷么?哈,甄觅,你不会也像你那不知廉耻的女儿一样天真吧?这把年纪还不知道男人是什么样的货色?老爷的信上可就说了,让我把你们处理掉呢。我不过骗走上官洵,你还当了真不成?不信?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信就在这里,你看看,这上面黑纸白纸!哟,这就受不了了。”

“呜呜呜呜……”看清那些字,甄觅撕心裂肺。

与此同时,一鞭子又一鞭子甩在凌婧肚子上。

凌婧心底寒凉又惨然一笑。

她怕甄觅难过,硬生生没叫出来。

她当然也听到了李氏说的话。

哈哈哈哈!

爹……爹!这就是她敬爱了十六年的爹么!

这凌府,她以为是自己的家,平时李氏的小动作她不计较,这就是不计较的后果么!

若是陌生人,怎能让她放下防备,落到这境地!

家人……

呵呵,家人!

失去最后一丝意识前。

……

愿我凌婧身化恶鬼!

……

“死了?”李氏顿觉无趣,孩子都没打下来呢。

“是的,夫人。”

李氏嫌弃腌臜一样摆摆手,“扔到城外乱葬岗去。真是晦气。我还得封口善后,旁人若知道我们凌府出了这么个小蹄子,只怕嫣然他们名声都要受影响。”

“娘,她把我们害得这么惨,死了也没道理那么便宜扔掉的。”凌嫣然突然走了进来。

“那随你处置吧,记得做干净点,扔远点。”

那边甄觅早已伤痛得晕了过去。

“至于甄觅这个**,给我拖出来。”

一行人离开后,只剩下凌嫣然。

“啪啪~”两下,匕首挑断了凌婧的手筋。“身手好?悟性高?爹喜欢你?”又是拍拍两下,脚筋挑断,“现在呢,哈哈哈哈!”

凌嫣然疯子一样在她身上乱七竖八划了几刀。

目光最后落在她脸上。

手中匕首啪啪啪啪就是数下。

“让你用这张脸勾引洵哥哥!我让你再去勾引,再去勾引!!”

这张被她毁得不堪入目的脸,此刻的凌嫣然完全没想到,会成为她一生的噩梦……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说《仁手邪妃倾世心》 第1章 算计,我不能娶你 试读结束。

《仁手邪妃倾世心》免费文案分享

不仅如此,她还径直走到牌子面前。

掏出一截炭笔,在‘狗’字后面唰唰加了一个‘屎’字。

嚣张!

太嚣张了!

“你……”

众人脸色五花八门。

要说先前大家还没把她这个让人失望的神医看在眼里,现在是彻底改观了。

陈岚身为京都府尹的儿子,说话一向不落人口实。

不知怎么全身血液沸腾,脑子抽了一样,出口就是一句,“你竟然把凌大将军与狗屎相提并……”

话还没说完,硬生生住口憋住,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那瞬间,他好像失去了思考,条件反射……

望向百里绯月,只见对方弯起嘴角,似笑非笑。

“这位公子真是……啧啧,知人知面不知心呐。你对凌大将军不满就直说嘛,这么拐弯抹角真的大丈夫?我就写了一个凌姓而已,天下姓凌的多了去了。你一直要把这个凌姓往凌大将军身上扯,还要治我蔑视朝廷命官的罪。现在,”她又上下看了对方几眼,摸着下巴啧啧了出声,“还直接出口,把凌大将军和那啥相提并论。哈哈哈,真是叫我看了一场好戏啊!有趣,当真有趣。”

陈岚一张俊脸青了红,红了青。

他还没吃过这样的亏!

跪在地上的凌嫣然眼波微动,没用的东西!

“小姐!”

凌嫣然倒下去的瞬间,旁边一直守着她的丫鬟碧荷立刻扑了上去,“小姐,呜呜呜!”

她这一倒,一下把所有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嫣然!”上官洵瞳孔一缩,心痛的把人揽抱了起来。

“不行……洵哥哥……放我下去,神医没答应给娘治病前……我……”

丫鬟在旁边哭道,“小姐,呜呜呜,您这两个月为了照顾夫人,身子已经熬不住了。在这冰冷的石板地上又跪了这半天……上官公子,您劝劝小姐吧。在这样下去,奴婢害怕……”

上官洵抱紧了紧怀里柔弱的凌嫣然,“放心,有我。”

看向百里绯月时,目光变得凌厉,“神医是一定要坚持‘凌姓’不治么?”

他心底虽然有些不喜欢将军夫人李氏的处事手段,但一家主母,没点手段也不行。

当初处理阿婧那件事,李氏为了将军府的名声,也无可厚非。只是做法太激烈了些。

后来也替阿婧找了大夫。只是阿婧……他也是第二天才知道阿婧没挺过去。而甄姨娘伤痛过度,一头碰死随阿婧去了……

李氏亦悔不当初,这毕竟是不能见光的事,只能找了个借口,偷偷处理了后事。

嫣然虽是李氏的女儿,却不像李氏那样杀伐决断。将军府也不全是干净,这和嫣然更没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

看了凌嫣然一眼,上官洵心底又一丝痛楚滑过。

这几年,是他对不起嫣然。

子女不言父母过,现在嫣然只是个为自己母亲生病求医的女儿,他怎么忍心不帮她?这浮屠阁的神医虽然看上去不太靠谱,不过既然有这个名气,万一能治嫣然娘的病呢?

百里绯月静静看着上官洵。

转而仰头大笑起来,居高临下睥睨他,“我若说是呢?”

上官洵眸色沉了沉,“若神医愿意出诊,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只要不违背原则和律法,不是杀人放火的事,我们都能答应。神医既然想在这京都扎根,应该明白,如何抉择对自己最好。”

“哈,你这是威胁我?”

“不敢,实话实说。”

“好一个实话实说!那我也明确告诉你,不治!不仅是凌府的人不治,你上官府的人也不治!”

他眸色幽暗危险了几分,“神医认识我?”

百里绯月看了他一眼,突然倾身靠近他,猛不然攫住他下颚,“自然。上官丞相的独子,如诗如画的谦谦君子,上官洵。”

她松了力道,微凉的手指暧昧的抚曳过他弧度完美的下巴。

“这样的人,我仰慕很久了。不过上手嘛,实在一般。”

旁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名动京城的相府公子,被一个面容平平的男人当着无数人调戏了!

就算是凌嫣然,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气得衣袖下的手发抖。

“……你……洵哥哥……”洵哥哥不但让一个男人摸了,还看着对方发呆……

这一声‘洵哥哥’把上官洵叫醒了。那一瞬间,他为何没避开……

那股熟悉的感觉是什么……

他明明可以避开的……

上官洵和凌嫣然都别有深意的探索百里绯月时,她却慢条斯理掏出一只手帕,擦拭刚才捏上官洵的手指。然后,众目睽睽,把那手帕扔了……

君子如上官洵,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

凌嫣然手指绞得青白。

百里绯月慢悠悠看了四周的人一眼,才淡淡的说,“浮屠阁有浮屠阁的规矩,祖师爷传下来就如此。堂堂丞相府公子,大庭广众之下暗示我若不出诊,就会以权势打压我浮屠阁,我今日也是长见识了。这种逼着别人背叛师门规矩,打祖师爷脸的行为。敢问上官公子一声,圣贤书读到哪里去了?”

眉目冷然不屑,“我浮屠阁不过一小小医馆,自然不敢和有权有势的权贵之家抗衡。你们要强逼,浮屠阁确实没有生路。可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浮屠阁出诊医人,呵,两个字,做梦!”

凌嫣然柔弱的开口,“不……不是的……神医,洵哥哥不是那个意思……”

“那他是什么意思?”

百里绯月嗤笑了一声,迎上上官洵一直没移开的目光,“不过,既然凌五小姐你这么诚心为母求医,我可以给你个机会。也可以算作我摸了上官公子一把的嫖资。”

目光从围观的众人面上移过,提高声音,“今日浮屠阁可以再出一块医牌。为了公平,改成竞拍模式,价高者得。”

一句话骚动了半条街!

喜忧参半!

不说上官洵和凌嫣然听到这句话后,看百里绯月的眼神。

那些没什么财力的普通百姓实际得多,闹了起来,“怎么能这样?太不公平了!”

小说《仁手邪妃倾世心》 第7章 狂傲,算计反算计2 试读结束。

仁手邪妃倾世心推荐指数:★★★★★,看了仁手邪妃倾世心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仁手邪妃倾世心这本小说很经典的剧情,个人比较喜欢。不喜的也勿喷,毕竟作者一点墨写书不易!!

仁手邪妃倾世心

仁手邪妃倾世心

作者:落喵喵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被嫡姐设计,声名狼藉。五年后,她浴血归来,不谈情爱,只为复仇,却被权倾天下的冷面摄政王盯上。“王爷,妾身连孩子都有了,您现在退婚还来得及。”垂眸假寐的男子,豁然睁开双目,精光迸射:“娶一送一,爷赚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