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入骨情债共缠绵

时间:2020-10-06 10:46:59来源:青年文摘

入骨情债共缠绵》章节目录

入骨情债共缠绵

《入骨情债共缠绵》精彩章节推荐

唐奕打来电话说没在幼儿园接到唐惟,院长说看见有人把他接走了。

根据院长的描述,那个人绝对是薄夜不会有错!

唐诗翻身下床,跌跌撞撞拉开抽屉,将放着好久没吃的药直接塞进喉咙里,她干呕几声,硬生生将药片空口吞下去,随后抹了把自己脸上的眼泪,重新站起来。

微红的眼里带着鲜明的痛恨,她伸手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手指不断地哆嗦。

没关系……不要怕。

薄夜,你抢了我最后的信仰,我就不顾一切跟你拼命!

唐惟是在三点的时候被薄夜接走,随后他直接被接进了薄家大宅子,薄夜的母亲岑慧秋一看见他就愣了。

老妇人喃喃着,眼泪就落了下来,“你是……我们薄家的……孙子吗?”

唐惟没说话,岑慧秋眼里的悲伤看着不假,可是他不想搭理。

“你爸妈是谁?”

“我妈妈是谁对你们来说不重要。”

唐惟笑了,五岁的小孩心智近妖,“我爸爸是谁对我来说自然也不重要。”

薄夜刚停好车进来,就听见唐惟这番话,气得一脚踹在门上,“你这话什么意思?”

唐惟说,“字面上的意思。”

岑慧秋看得出来这个孩子怨念很大,尤其是对薄家,也不敢上前抱他,就是这么看着他,“你妈妈……过得还好吗?”

唐惟甜甜地笑了,“牢里都是吃国家饭,所以我妈过得衣食无忧。”

薄夜一听就来火,拎着唐惟把他提起来,“跟谁学的这样说话带刺?”

他冷笑着,“是唐诗教你这么说的么?嗯?”

唐惟一脸无惧,“谁教我说的?周围身边人都是这么告诉我的。说我妈坐过牢,说我妈杀过人,要算起来,你昨天也当着我妈的面说过一次。”

薄夜心口刺痛,狠狠将他放下,咬牙切齿,“你是不是跟你妈学了本事,过来给我找不快?”

“嫌我找不快,就把我送回去。”

唐惟看着他,“你想拿我来威胁我妈妈,可是这么做只会让我们更恨你。”

更恨你!

终于说了,承认吧,他们就是在恨着他,且这种恨已经渗入血肉变成一种习惯。

只要是薄夜出现的地方,唐诗就会惊慌失措恨不得想要逃。

所以整整五年,她从原来的海城搬到蓝城,只为了逃离他!

薄夜不知道为什么发了大火,摔了好多东西,岑慧秋在后面悲哀地劝,“夜儿,别砸了……”

薄夜冷笑了一声,径自上楼,唐惟坐在下面沙发上,一脸面无表情。

父子两人各自生气起来的时候样子倒是一模一样。

岑慧秋叫了下人来收拾,一边坐在唐惟旁边,心疼道,“吓着你了吧……?”

唐惟摇摇头,“没有。”

可是眼眶微红,明显就是受到惊吓的样子。

“你……你叫什么名字啊?”岑慧秋对于这个小孩子很有好感,就想着问问名字。

唐惟看向她,“我叫唐惟,竖心旁的惟,我妈妈说这个字是代表着仅仅和希望。”

岑慧秋不敢问唐诗的近况,可是唐惟竟然提起来了,她便继续小心翼翼问道,“你妈妈……”

“我妈妈的事情不用夫人多担心了。”

看看他,五岁的小孩,多智近妖,连带着使用尊称的时候都这么一副疏离的样子。怕是以后想要亲近也难……

岑慧秋想着一个合适的开口方式,“唐惟啊,其实……当年你爸妈……”

“不用和我说,我知道。”唐惟直接接上她的话,“他们都说是我妈妈犯贱,说我妈妈杀了人,所以罪有应得,我也明白。我们就是罪有应得。”

我们就是罪有应得。

他分明说着将自己打入地狱的话,却连带着岑慧秋的心都跟着痛了。

这个孩子,是恨上他们了啊……

唐惟不去管自己这样伤了老妇人的心,转头看向窗外。

夜色沉沉,看不见黎明。

小说《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7章 罪有应得,恨之入骨。 试读结束。

《入骨情债共缠绵》免费文案分享

唐奕把自己妹妹和小侄子送回家后就要回工作室,说是要回去赶稿子,顺路把车子开走了,唐诗把冰箱里的盒饭拿出来给他,“你别太累了啊。”

唐奕说,“养你是挺累的。我连老婆都还没下文呢。”

唐诗一把将自己的哥哥关在门外面,身后唐惟在沙发上笑,“舅舅老光棍!”

唐诗也笑了,“今天玩得开心不开心啊?”

唐惟点点头,“开心——!!”

“开心就好,要知道回去……”

“回去和舅舅说谢谢。”唐惟睁着眼睛,“我明白的,妈咪。”

唐诗觉得自己能生出这样一个聪明的小孩子简直就是中了五百万彩票!

收拾了一下屋子刚打算睡觉,门口就响起一阵门**。

唐诗还在擦地板,就喊着唐惟去开门,唐惟跳下沙发,迈着小短腿过去,“是不是舅舅忘带东西了啊……”

刚打开门,看见对面那张脸的时候,唐惟的表情就一下子变了。

薄夜也没想到会是他过来开门。他幻想过很多见面的方式,五年不见,或许唐诗会一脸冷漠,或许会满眼陌生,也有可能还是在恨着他,但是他没想过,会是他儿子来开门。

唐惟一看见薄夜的脸,心里顿时一紧,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把门摔上了。

草!薄夜生平第一次登门入室,结果被人家直接摔门关在外面!

还他妈是个小屁孩!

不过心里想想自己儿子的确挺有自己风范的,又**呵呵欣慰了一把,再一次敲门。

这个时候听见唐惟的声音传来,“妈妈,外面没人,可能是邻居的恶作剧!”

薄夜怒了,臭小子从哪里学的睁眼说瞎话!!

于是他干脆直接一脚踹在门上面,这一次下了唐惟一大跳,他顶着门,看着屋子里的唐诗,“妈咪……门口有个坏人……”

“怎么了?”唐诗过去一把抱住唐惟,这孩子怎么这幅表情?心里想到他们母子二人过日子或许是会引来不法分子,于是后退几步,唐惟在她怀里死死抱住她。

“妈咪,别怕,是薄家大少。”

唐诗的心,倏地一下冷了!

薄夜怎么会过来?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唐惟的?他上门……是不是来抢走孩子?

想得多连着眼眶都跟着红了,唐诗咬咬牙,“小宝放心,妈妈绝对不把你交给坏人。”

听了这句话,唐惟落在地上,干脆大大方方去开门。薄夜正想踹第二下的时候,就看见门一下子又开了,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屁孩站在那里,皱着眉毛一脸警觉地看着他,“你找我有事吗?”

嚯!这都直接挑明开头了!看来这孩子什么都知道啊!

薄夜也冷笑,“怎么,不请你爸爸进去?”

“我没有爸爸。”唐惟迅速地反击,“这五年都是我妈妈领着我过来的,我没有爸爸。也不需要爸爸。”

唐诗一听这话眼睛又红了,多懂事的孩子啊!

薄夜站在门口和唐惟对视,“你不需要爸爸?”

“薄大少,我妈咪和我一向都安安稳稳,没有犯事儿,您找我们什么事,麻烦立刻告知,说完就请回去吧。”

唐惟学着其他人喊他薄大少,听在薄夜耳朵里,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这小孩子是不是唐诗教的?教他这样阳奉阴违。

薄夜怒了,干脆直接进来,看见唐诗站在客厅里,顿时,分离五年所有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

唐诗看着他的眼里带着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怕和痛,让他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

“好久不见。”

他如是说道。

唐诗没回答,唐惟见拦不住他,干脆跑到自己妈妈身边,拉着她的手说,“妈咪不怕,我们去睡觉吧。”

母子二人一起转身,打算直接无视薄夜。

“站住!”

带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唐诗浑身一颤,连唐惟都察觉到了她的手在颤抖。

薄夜怒极反笑,“这个小孩的事情,你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

“解释什么?”

唐诗看着薄夜,声音发颤,“我都坐了五年牢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坐了五年牢!毁掉了她对他的全部的爱和期待!

薄夜眯着眼睛,似乎不满意这个反应,“你坐牢是你罪有应得,装什么委屈?”

唐诗眼眶一红,转过身去,对着薄夜道,“是么?是啊,那你现在过来倒贴我做什么?我这种有前科的女人,还值得你登堂入室?”

“你当然是不值得。”薄夜上去一把抓住唐惟的手,“但是他值得!”

唐诗忍着自己不要掉眼泪,可是唐惟竟然出奇的冷静,他就这样看着薄夜,轻声道,“薄大少,请放手。”

用的是请这种字眼,如同针刺一般扎在薄夜的心口。

他说,“叫我爸。”

“我没有爸爸。”

唐惟抬头,竟然笑了,“我只有一个坐了五年牢的妈妈。”

那一刻,薄夜承认,他输给了一个孩子。

唐诗一个字都不用说,可光是唐惟一句话,就叫他万箭穿心。

五年牢而已,唐诗害死了他的孩子和他的爱人,凭什么现在一脸受害者的模样来质问他?!

他忽然间就想起五年前唐诗被带走时对他说的话。

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对不起我……

薄夜心口一紧,下意识去看唐惟,忽然间问出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孩子你是什么时候生的?”

“还用问吗?当然是监狱里啊。”

唐诗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眼里只有安谧,你怎么会关心我有没有怀孕?是啊,没准唐惟都不是你的小孩子呢,在你眼里,我可不就是个女表子吗!”

薄夜大怒,放开唐惟狠狠掐住唐诗的脖子,“五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贱!”

唐诗用左手去推薄夜,令他震惊的是,她的左手上竟然有着茧子。

唐诗一直都是用右手的,为什么……

想到什么事情一般,薄夜伸手就去抓她的右手。唐诗尖叫一声,突然间就情绪激动,“你放开我!”

唐惟也红了眼睛,“放开我妈咪!”

袖子被人掀起,露出一截纤细得轻轻一捏就仿佛会被折断的手腕,曾经这双手是唐诗的骄傲,她画设计图纸的时候,全世界都在她眼里闪闪发光,可是现如今——

手腕上交错纵横的疤刺进他的眼睛,薄夜终究没忍住震惊,瞳仁狠狠缩了缩!

小说《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5章 登堂入室,抢走孩子! 试读结束。

入骨情债共缠绵推荐指数:★★★★,看了入骨情债共缠绵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入骨情债共缠绵这本书给我的感触很深,二月春风文笔也很好,不啰嗦,很干净,希望继续加油!

入骨情债共缠绵

入骨情债共缠绵

作者:盛不世类型:总裁小说状态:连载中

如果情深是罪的话,她可能早已罪无可赦了。退一步是缘,进一步是孽。多年后故人归来,旧人又何处能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