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

时间:2020-10-05 08:54:24来源:青年文摘

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

《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精彩章节推荐

第12章被炮灰的假千金12

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摆上桌,江母才敲了敲江澄房间的门,“出来吃饭吧!”

卧室里传来江澄的声音:“好。”

不一会儿,换了身居家服的江澄就坐在了饭桌前。

淡蓝色居家服衬的江澄皮肤更加白皙,也衬得他胳膊上的伤更加可怖?

“还疼不疼了?”

“不疼了。”

“一会儿再抹点药。”

江母吃着饭菜,越发不是滋味,那么大口子,哪里会不疼,不过是安慰她的话罢了。

江澄因余婉婉夸大的求救信息出门,却不曾想摔了一跤,胳膊被上被划了个口子。

余家父母送了不少膏药,甚至连余笙也来过一次,可余婉婉从头到尾都没出现,仿佛江澄保护她是应该的。

江母对余婉婉的印象又差了几分,若不是她跟余母多年同学兼闺蜜,她才不会管余婉婉死活。

她知道儿子有点一根筋,细细叮嘱,“下次若是婉婉再这样,你不必管她,顾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嗯,知道了。”

与江家临近的余家,余婉婉回家时余家父母正满面愁容的坐在客厅,见她回来赶紧换了个脸色,笑着问:“回来了,饭已经做好了,赶紧来吃吧!”

余婉婉把书包递给余母,直接坐下开始吃饭。

等余笙回来的时候,三人已经吃过了,愁眉苦脸坐在沙发上的余母,关心道:“怎么回来这么晚?”

余笙淡淡回答:“老师拖堂了。”

“赶紧去吃饭吧,厨房给你留饭了,再不吃就凉了。”

说完就接着和余父讨论做家教的事,她和余父都是老师,工资虽然低但胜在稳定,早些年余父经商,在市里买了房和车,存款也有不少,因为想要过安逸些的生活,余父才转行做了老师。

这么些年从没为钱发过愁,两年前中考时女儿瞒着他们报了凉城一中,学费虽然昂贵,却勉强能负担得起,但是后来女儿不断向他们要钱买奢侈品,就逐渐开始吃力起来。

他们不愿孩子在学校被人嘲笑,只能白天上课,下班后给别人做家教。

夫妻俩早出晚归,堪堪能满足余婉婉的要求,这两天余婉婉又想要款手表,他们正在商量如何挤出时间多做份工作。

“叩叩叩。”

房门声响起,余笙放下手中的笔,用力捂住耳朵。

“叩叩叩。”

敲门声如同魔音,在他耳边不停环绕。

“阿笙,妈妈进来了?”

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他才认命的放下胳膊。

狭窄的房间只放了张床和书桌,余家是两室一厅,余婉婉和余笙小时还能挤一挤,后来大些他便搬到了杂物间,偶尔会和余父睡一间,余母睡沙发。

他们原本打算换个大些的房子,却没想到计划全被余婉婉打乱了。

余母看着狭小的房间和沉默的儿子,后面的话越发说不出口。

最终咬了咬牙,愧疚的开口:“阿笙,你能不能......”

“不能。”余笙打断她。

不用想也知道后面要说什么,不外乎是吃穿用度省着些,给你姐姐省些钱,别让她在学校被人嘲笑。

他从小就被教育,他是男孩子,要让着姐姐,姐姐小时爸爸忙,没能陪伴姐姐,要照顾好姐姐,因为要照顾余婉婉,他不能去心仪的学校,因为要照顾余婉婉,他要省吃俭用。

余母劝道:“阿笙,你是男孩,要照顾姐姐。”

这句话成了导火线,燃气了余笙的怒火,他喊道:“凭什么!凭什么要我照顾她!她作为姐姐照顾过我吗?”

“我在学校省吃俭用,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现在她嫌弃咱们家穷了?爸当初公司开的好好的为什么卖出去?不就是她说想让爸在家陪她吗?她想上贵族高中就吸你们的血,想买奢侈品你们的血不够跑来折腾我,你们为他费心费力的,她感谢过你们吗?”

“你们要是心里只有这个女儿,生我做什么!”

余笙直接站起来推门跑出去,余母一惊,追出去时只听见了摔门声。

问坐沙发上的余父,“阿笙呢?”

“跑出去了。”

“那还不赶紧追!”

余父慌忙穿鞋,“怎么回事儿?”

“阿笙生气了,大晚上的我怕他出事。”

余父更慌了,“那还不赶紧去找!”

这时,听见吵闹声的余婉婉也出了房门,见余母拿着余笙的外套,看样子准备出门。

“妈,这是怎么了?”

余母也顾不得和她多说,边开门边说:“我和你爸出去找余笙,这么晚了你赶紧回去睡吧。”

余婉婉听见“砰”的一声关门声,撇了下嘴,转身回自己房间。

昏暗的夜间,瘦弱的男生穿着短袖,漫无目的地走在灯火通明的街边,偶尔有几个醉汉骂骂咧咧的从他身边经过,他加快脚步。

恰好路过公园的时初,坐车内远远就看见蜷缩在长椅上的人。

脑海中迅速搜索到对方的信息,余笙,一个在原小说中不重要的配角,死相凄惨。

“停车。”

司机犹豫道:“小姐,少爷说他马上下班。”

他们这趟出门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接加班的叶时远。

时初拉开车门,说:“就一小会儿,不碍事,我肯定能赶上哥哥下班。”

既然她这么说了,司机也不好再劝阻,坐在车内紧盯着她的背影,一旦有情况好立马下车。

傍晚间,瘦弱的半大少年穿着单薄的短袖蜷缩在长椅上,身着淡黄色针织开衫的女生,拿着黑色外套轻轻坐到他身边。

“这么冷不回家吗?”

余笙听见声音,猛地抬起头,见对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才又将头埋在膝头。

他抬头的一瞬,时初看清对方是个清秀的少年,年纪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趴在那儿时,肩膀的骨头明显凸起,显得他更加瘦弱。

“外套要不要借你?”时初礼貌的询问。

兴许是夜间太冷,又兴许是对方给予了他足够的尊重,向来漠然的他,第一次接受了陌生人的好意。

埋着头闷闷的“嗯”了一声。

时初似是察觉到了他的不好意思,贴心的将外套盖在他身上。

小说《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 第12章 被炮灰的假千金12 试读结束。

《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免费文案分享

第11章被炮灰的假千金11

两侧植满梧桐的小道,江澄不远不近跟在时初身后,前面娇小的人停下,他也止住了脚步。

时初扭头,奶凶奶凶的问:“你跟着我做什么?”

“道歉。”

时初诧面露异,语气也有丝不可置信,“什么?”

“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江澄那样淡漠的人,道歉也是一板一眼,声线没有丝毫起伏,“昨天我不应该见死不救。”

昨天下午他收到余婉婉莫名的求救信息才出了门,途中遇见被围在巷里的时初,他选择了视而不见。

他本在解决了余婉婉因忘带钱包而发出的求救信息后,若无其事的和余婉婉回家。

毕竟他天生性子冷淡,不是什么热心肠的人。

不曾想,一路上如何也忘不掉她发红的眼眶和充满希冀的眼神,付完钱后沉默着拐了回去。

幸好他回去时那群人已经被警察带有了,看时初的样子也受伤。

时初心中莫名有些酸涩,故作轻松的说:“不用觉得抱歉,国家又没有法律规定公民要见义勇为,不救也是本分。”

江澄沉吟了下,“日后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

他生来淡薄,若不是那日时初的模样太过深刻,他是不会再回去一趟的,如今来道歉,也不过是受教养所使。

“好。”时初嘴上答的顺畅,心中却打定主意决不去寻他。

凉城一中校门口,大批学生朝校外走去,出了校门走在街道边的余婉婉突然听到有人叫她,“余同学。”

她疑惑的停下脚步,转过身,面上先是露出诧异的表情,而后是惊喜,“叶伯母?伯母来接时初?”

想起自己调查出的内容与今天的目的,叶母的笑容越发虚假与商业化,“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余婉婉吃惊的瞪大眼,欣喜道:“来找我?”

“嗯,你是时初是最要好的朋友,时初性格内向,在学校多亏了你的照顾。”

余婉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时初是我的朋友,照顾她是应该的。”

叶母笑容收敛的几分,面前的少女羞涩又真诚,若不是她提前调查了一番,恐怕真被她欺骗过去了。

她话锋一转,“你父母怎么没来接你?”

余婉婉露出失落的表情,“爸妈他们应该又去接弟弟了,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好。”

“可我怎么记得你父母为了供你上贵族学校,下班要去**,没时间来接你。”

余婉婉慌张了一下,随后迅速稳住情绪,“都说了不要他们去**,那么辛苦,大不了我不在一中上了。”

叶母冷眼看着她演戏,之前被余婉婉话中的潜意思带偏,以为她父母重男轻女,还心疼了她好一阵。

可调查结果狠狠扇了她一巴掌,余家父母不仅不重男轻女,甚至为了她上贵族中学,掏空了家中的积蓄,向来是全市前三名的弟弟,也被转到了一个升学率几乎是10%以下的学校,原因是学校不用他交学费。

叶母越想越气,自己在商场打拼多年,如今竟然被一个小姑娘耍了。

她脸色越发难看,语气也不再和蔼,“你家里的情况,还有在学校对小初做的那些事,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若还想在一中上学,就离小初远点。”

余婉婉变了脸色,不曾想到叶母会突然发难,连忙道:“阿姨,你听我解释......”

叶母毫不留情的打断她,“你该解释的人是小初,不是我。”

宽敞的马路边下,推着单车的男生因俊朗的容貌引得不少女生的视线,甚至有女生跃跃欲试,想要上前要到男神的联系方式。

余婉婉铁青着脸走来,远远见到被一群女生羞涩远望的江澄,挺起胸膛大步走过去。

“等很久了吧?”

江澄看她一眼,不明白她为何声音比平日温柔,淡淡的开口:“没有。”

“那我们快走吧!”

听见周围女生失落的叹息声,她的心情才算好些,冲江澄笑了下。

走远的余婉婉没能听见留下的女生的议论声。

“为什么男神都喜欢这种相貌平平的女生,女神她不香吗?”

“我突然觉得我也能找个男神了。”

余婉婉坐在自行车的后座,前面是白衣黑裤的干净少年。

江澄专心致志的骑车,身后不断传来女生的抱怨。

“时初她妈妈太过分了,竟然专门跑来威胁我,她以为她女儿是香饽饽吗?谁都乐意和她女儿交朋友?”

“不就是有臭几个钱吗?有什么了不起。”

嘴上是这么说,心中却不断冒酸水,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她也想有。

江澄安静听她抱怨,他不喜欢议论别人,每次都是余婉婉自顾自说。

他很少将余婉婉话中的内容听进去,因此对寥寥听见的几个人印象深刻,她说的最多就是时初,大多是对方的坏话。

中午和时初短短几句的对话,突然让他意识到,她话中的内容兴许大多都不可信,毕竟她前段时间回家路上,夸了叶母一路。

晚风吹起白衣少年的黑发,将他的衬衫吹的鼓起,少年眉目温润的像幅墨画。

身后的余婉婉还不知江澄心中的想法,一个劲儿的抱怨叶母今日的行为,丝毫不提自己做过的事。

她可能从未想过,仅因她的几句抱怨,便失去了未来的第一大忠犬。

毕竟此时的江澄还不曾经历过,父亲惨死,母亲重病,余婉婉花巨额为江母治疗的事。

现如今的江澄,不过是个冷漠却有教养的少年,对余婉婉关照也仅是因为江母的嘱托。

余婉婉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毫不在乎一言不发推车离开的江澄。

在她心中,江澄就是对她情根深种的竹马,不论她做什么也会原谅她,丝毫不知若是没有江母的周旋,江澄理都不会理她。

“怎么回来这么晚?”江母拿着锅铲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

“等余婉婉。”江澄边回房间边说。

江母抿着唇,不知该说什么了。

江澄为了等余婉婉晚回家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每次她都要担心孩子是不是出事了,跟余婉婉说了好几次,她答应的爽快,却从来不行动,她又不放心余婉婉一个女孩子回家,只能自己天天在家担惊受怕。

小说《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 第11章 被炮灰的假千金11 试读结束。

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推荐指数:★,看了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这本书题材新颖,故事有趣,希望作者承九继续加油^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