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

时间:2020-10-05 08:54:06来源:青年文摘

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

《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精彩章节推荐

第17章被炮灰的假千金17

余母回病房时眼眶红彤彤的,明显是哭过的模样,余父明明也难受,却强撑着对余笙安慰的笑了笑,看样子是医生跟他们讲了余笙的情况。

余母刚才一心记挂着余笙,这才发现病房内还有位窈窕的姑娘。

“这位是?”

余笙回:“是时初姐姐送我来医院的。”

余笙这回知道了她的名字。

余母拉住时初的手,感激的说:“实在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还不知道我们阿笙会出什么事。”

说着要给时初鞠躬,时初赶紧拉住余母,“举手之劳而已,阿姨要感谢的话应该感谢司机叔叔,毕竟我只是打电话报了个警。”

余母觉得这孩子善良又懂事,“我会好好感谢他的,他要谢,你也要谢。”

时初腼腆一笑。

而后跟警察一起赶来的司机,面对余母的感激涕零,颇有些手足无措。

被警察告知整件事情的经过和余笙在学校所经受的待遇后,余母忍不住偷偷转过身去抹眼泪。

余父更是愤恨,“简直是欺人太甚!”

余母的眼泪虽然没停,却异常坚定,“转学!绝不能再让阿笙待在这个学校了。”

余笙安静乖巧的坐在病床上,宽大的病号服显得他瘦弱不堪,又是引得余母一阵心疼。

告别了余家父母和余笙,时初跟司机一起回了叶家。

离开前她悄悄对余笙说:“那些人会得到应有的代价。”

余笙问她为什么。

她神秘兮兮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叶家别墅灯火通明,在这半山腰中异常显眼。

叶父今日大发慈悲没让叶时远加班,时初回叶家时叶家人都在,一家人久违的坐齐吃了顿晚饭。

叶母最先发现时初胳膊上的伤痕,“胳膊怎么回事儿?”

时初目光闪烁,心虚的说:“我自己不小心蹭到的。”

那痕迹一看就是被人用指甲抓的,能让时初费心掩饰的,除了余婉婉叶母想不出第二个人了,对她的不喜又深了几分。

“下次小心点,一会儿妈再给你上点药。”她不愿说,叶母也不强求。

“好。”

随后叶母又询问了下时初在学校的情况,叶父也跟着装模作样的问了几句,最后煞有其事的点头。

其实他自己问的什么都不清楚,不过是无意间听秘书给儿子通话时这么说,他也跟着学来了。

聊到下午发生的事,时初心情也十分复杂,“如果不是我想起口袋里装了家里的钥匙,恐怕他就被打死了。”

叶母作为一个母亲,情绪更容易被感染,“他妈妈一定很难过,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心里也不知会不会有阴影?”

后又一阵后怕,叮嘱时初:“下次可不能一个人去,司机虽然身手好,但毕竟双拳难敌四脚,多带几个人更安全。”

时初乖巧答应:“知道了妈妈。”

半晌,她鼓起勇气再次开口,“我还有件事跟爸妈说。”

叶母问:“什么事?”

时初忐忑的望着叶母,“我想学钢琴。”

叶母诧异又惊喜:“好啊,明天妈妈就给你请老师。”

她早就想让时初学才艺,因为怕她不愿意面对外人,所以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突然想学钢琴了?”

“下个月校庆我要去表演节目。”时初略兴奋的说。

随后希冀的看向叶母,“妈妈会来看吗?”

“妈肯定会去给小初加油的。”说着还拍了拍叶父,“你爸爸到时候也去。”

叶时远紧也接着说:“哥哥也去。”

时初脸上满是惊喜,“真的吗?哥哥也去?”

见时初这么开心,叶父原本说叶时远要加班的话无奈咽了下去。

算了,等时远看完校庆再回公司加班也行。

叶父心想:他可真是个好父亲。

在医院陪了余笙一天的余母筋疲力尽回到余家,余笙要在医院观察几天,他和余父商量好了,两人轮番去医院陪床。

回余家时天已经黑透了,打开门就见桌子上一片狼藉,余婉婉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余母强打起精神,不愿让余婉婉看出她的憔悴,“怎么弄这么乱?”

谁知余婉婉头也不抬,回道:“你们这么久不回来,没人做晚饭,我饿的前胸贴后背,就点了份外卖。”

语气中不自觉的抱怨听的余母心凉。

父母弟弟半夜都没回家,母亲回家后第一反应竟然是抱怨没人做晚饭。

余母略带疲惫的对余婉婉说:“我今天累了,桌上的东西先放这儿,明天我再收拾。”

“好。”

余母走到房门口,又听身后传来余婉婉的声音,“妈,我想买的那块表马上就售完了。”

余母转身,这才见余婉婉视线从手机移开,组织了下语言,说:“婉婉,你弟弟生病住院了。”

不管怎样也是她娇宠了十几年的女儿,不想她为余笙担忧。

“严重不严重?”

“不严重。”

“那买表的钱什么时候给我?”

余母面色疲惫的说:“我和你爸准备给阿笙转学。”

余婉婉皱眉,不认同的说:“他那所学校不是挺好的吗?干嘛突然转学?”

“不买表不行吗?”余母知道她不愿意余笙转学是因为别的学校不会减免余笙的一系列费用。

“妈,你也知道我上的是贵族学校,别人都是一身名牌,我穿的跟“土包子”似的,谁会乐意跟我玩?”

“就这一次,以前你要什么爸妈没给你?”

“我也就要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要了!”

余母伸手按住太阳穴,有气无力的说:“余笙这个学是一定要转的,爸妈这次没钱给你买表了,你要是愿意等等,过段时间我跟你爸再找点**,给你凑一凑。”

余婉婉激动的站起来,“我等的了,手表等不了,每次都跟我说等等等等,这已经等多久了?不想买直说,你们就是偏心余笙!何必为自己找这么多借口!”

余母听见响亮的关门声,眼前一黑,要不是及时扶住门把手,她已经坐地上了。

半晌,缓过来后,她回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未眠。

小说《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 第17章 被炮灰的假千金17 试读结束。

《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免费文案分享

第11章被炮灰的假千金11

两侧植满梧桐的小道,江澄不远不近跟在时初身后,前面娇小的人停下,他也止住了脚步。

时初扭头,奶凶奶凶的问:“你跟着我做什么?”

“道歉。”

时初诧面露异,语气也有丝不可置信,“什么?”

“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江澄那样淡漠的人,道歉也是一板一眼,声线没有丝毫起伏,“昨天我不应该见死不救。”

昨天下午他收到余婉婉莫名的求救信息才出了门,途中遇见被围在巷里的时初,他选择了视而不见。

他本在解决了余婉婉因忘带钱包而发出的求救信息后,若无其事的和余婉婉回家。

毕竟他天生性子冷淡,不是什么热心肠的人。

不曾想,一路上如何也忘不掉她发红的眼眶和充满希冀的眼神,付完钱后沉默着拐了回去。

幸好他回去时那群人已经被警察带有了,看时初的样子也受伤。

时初心中莫名有些酸涩,故作轻松的说:“不用觉得抱歉,国家又没有法律规定公民要见义勇为,不救也是本分。”

江澄沉吟了下,“日后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

他生来淡薄,若不是那日时初的模样太过深刻,他是不会再回去一趟的,如今来道歉,也不过是受教养所使。

“好。”时初嘴上答的顺畅,心中却打定主意决不去寻他。

凉城一中校门口,大批学生朝校外走去,出了校门走在街道边的余婉婉突然听到有人叫她,“余同学。”

她疑惑的停下脚步,转过身,面上先是露出诧异的表情,而后是惊喜,“叶伯母?伯母来接时初?”

想起自己调查出的内容与今天的目的,叶母的笑容越发虚假与商业化,“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余婉婉吃惊的瞪大眼,欣喜道:“来找我?”

“嗯,你是时初是最要好的朋友,时初性格内向,在学校多亏了你的照顾。”

余婉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时初是我的朋友,照顾她是应该的。”

叶母笑容收敛的几分,面前的少女羞涩又真诚,若不是她提前调查了一番,恐怕真被她欺骗过去了。

她话锋一转,“你父母怎么没来接你?”

余婉婉露出失落的表情,“爸妈他们应该又去接弟弟了,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好。”

“可我怎么记得你父母为了供你上贵族学校,下班要去**,没时间来接你。”

余婉婉慌张了一下,随后迅速稳住情绪,“都说了不要他们去**,那么辛苦,大不了我不在一中上了。”

叶母冷眼看着她演戏,之前被余婉婉话中的潜意思带偏,以为她父母重男轻女,还心疼了她好一阵。

可调查结果狠狠扇了她一巴掌,余家父母不仅不重男轻女,甚至为了她上贵族中学,掏空了家中的积蓄,向来是全市前三名的弟弟,也被转到了一个升学率几乎是10%以下的学校,原因是学校不用他交学费。

叶母越想越气,自己在商场打拼多年,如今竟然被一个小姑娘耍了。

她脸色越发难看,语气也不再和蔼,“你家里的情况,还有在学校对小初做的那些事,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若还想在一中上学,就离小初远点。”

余婉婉变了脸色,不曾想到叶母会突然发难,连忙道:“阿姨,你听我解释......”

叶母毫不留情的打断她,“你该解释的人是小初,不是我。”

宽敞的马路边下,推着单车的男生因俊朗的容貌引得不少女生的视线,甚至有女生跃跃欲试,想要上前要到男神的联系方式。

余婉婉铁青着脸走来,远远见到被一群女生羞涩远望的江澄,挺起胸膛大步走过去。

“等很久了吧?”

江澄看她一眼,不明白她为何声音比平日温柔,淡淡的开口:“没有。”

“那我们快走吧!”

听见周围女生失落的叹息声,她的心情才算好些,冲江澄笑了下。

走远的余婉婉没能听见留下的女生的议论声。

“为什么男神都喜欢这种相貌平平的女生,女神她不香吗?”

“我突然觉得我也能找个男神了。”

余婉婉坐在自行车的后座,前面是白衣黑裤的干净少年。

江澄专心致志的骑车,身后不断传来女生的抱怨。

“时初她妈妈太过分了,竟然专门跑来威胁我,她以为她女儿是香饽饽吗?谁都乐意和她女儿交朋友?”

“不就是有臭几个钱吗?有什么了不起。”

嘴上是这么说,心中却不断冒酸水,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她也想有。

江澄安静听她抱怨,他不喜欢议论别人,每次都是余婉婉自顾自说。

他很少将余婉婉话中的内容听进去,因此对寥寥听见的几个人印象深刻,她说的最多就是时初,大多是对方的坏话。

中午和时初短短几句的对话,突然让他意识到,她话中的内容兴许大多都不可信,毕竟她前段时间回家路上,夸了叶母一路。

晚风吹起白衣少年的黑发,将他的衬衫吹的鼓起,少年眉目温润的像幅墨画。

身后的余婉婉还不知江澄心中的想法,一个劲儿的抱怨叶母今日的行为,丝毫不提自己做过的事。

她可能从未想过,仅因她的几句抱怨,便失去了未来的第一大忠犬。

毕竟此时的江澄还不曾经历过,父亲惨死,母亲重病,余婉婉花巨额为江母治疗的事。

现如今的江澄,不过是个冷漠却有教养的少年,对余婉婉关照也仅是因为江母的嘱托。

余婉婉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毫不在乎一言不发推车离开的江澄。

在她心中,江澄就是对她情根深种的竹马,不论她做什么也会原谅她,丝毫不知若是没有江母的周旋,江澄理都不会理她。

“怎么回来这么晚?”江母拿着锅铲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

“等余婉婉。”江澄边回房间边说。

江母抿着唇,不知该说什么了。

江澄为了等余婉婉晚回家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每次她都要担心孩子是不是出事了,跟余婉婉说了好几次,她答应的爽快,却从来不行动,她又不放心余婉婉一个女孩子回家,只能自己天天在家担惊受怕。

小说《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 第11章 被炮灰的假千金11 试读结束。

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推荐指数:★★★★,看了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快穿宿主是个撩人精这部小说写的太好了,人物生动有趣,还很搞笑哈。不错,加油噢!顺便想问作者成王千安,这是准备写到哪年哪月哪一天呢?前面的章节已经忘的差不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