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农门病娇俏相公

时间:2020-10-05 08:52:53来源:青年文摘

农门病娇俏相公

《农门病娇俏相公》精彩章节推荐

第18章救她的是不是他

就怕他走了,被别人把这虫草给采走了,他恨不得睡在这里守着。

“大哥,要不你带着俩孩子把野猪和五倍子背回家,我在这里收虫草,你回家把家里人都带来一起收。”

“不行,天晚了,爹一个人留在这里太危险了,要走我们一起走。”

不等李重阳回话,李半夏便直接反对。

“这虫草,除了学医的,平头百姓怕是见都没见过,他们不认识,我们明天一家人全都来采摘,一天就收完了。”

李重阳和李紫苏也不赞同李重楼留下,最终他只得跟着回家了。

等几人进村天还没黑,不过村里人见李重楼兄弟俩打了一头野猪回来,既惊讶又羡慕嫉妒。

苏大娘听说了也妒红了眼,见苏容宸只是打了一捆柴回来,什么猎物都没有打到,她当即破口大骂。

“你这个废物,连头野猪都打不回来,养了你这么多年有什么用?”

一个柴疙瘩扔过来,苏容宸头一偏,苍白的脸上却被划了一条血痕。

抬眸就与经过他家旁边路上的李半夏对上了。

知道苏容宸和自己有婚约,再次见到,李半夏的心里有些复杂。

大概是羞于让人看见自己现在这狼狈的样子,苏容宸面无表情,扭头往自己的房间方向走,任了苏大娘泼妇地叫骂。

李半夏怔住,她竟然看见苏容宸的浑身也有白色的光晕笼罩,不过与他两个哥哥的光晕又有点区别,似乎还有金光?

今天发现珍贵的药材的时候,也有白色的光晕,那这人有白色光晕,是不是说这人也有什么过人之处?

直至那抹身影快消失不见,她回神,忽地目光一凝,蓝色衣角?

难道说......在回头山上救她的那个人是他?

那野猪会不会也是他打的?

如果是的话,他为什么不说,任由他们捡回家,而自己却被苏大娘打骂?

“唉,这个苏大娘太过分了,苏容宸这孩子也是个苦命的。”李重阳叹息了一声。

“谁说不是,将来我......”李重楼想说将来他闺女嫁过来有得气受了,想到李半夏就在身边便把后半句话给吞了下去。

李半夏显然不在状况,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听到她爹的话,李紫苏的眸光一直往苏容宸消失的方向看,叹息了一声,“其实未来妹夫挺好的一人......”

李方海家今天成了整个村里家家户户议论的对象。

自从李半夏开口说话,他家就走运了,吃地母瓜不会被毒死,两个从来不会打猎的男人上山,居然能打头野猪回来,这分明是上天神明在照顾,大家一致觉得,李半夏的凤凰命格是真的。

一时间,李半夏成了村里不可仰望的存在。

对于这些李半夏不知道,他们一大家子这会儿正忙活着呢。

趁着天没有黑,李半夏的娘和大伯娘烧了几大盆开水,她大伯和爹,以及两个哥哥,和大伯家两个堂哥帮忙把野猪烫毛,剖肚收拾干净,把野猪肉割成一块一块的。

小说《农门病娇俏相公》 第18章 救她的是不是他 试读结束。

《农门病娇俏相公》免费文案分享

第6章羊癫疯犯了

苏大娘拎着野鸡转身就走。

李半夏的爷奶爹娘气得脸色发白。

“苏大娘,你这个挨千刀的,你骂谁小傻子呢?”文翠珠憋了一肚子的火,当即跳出来就和她叫骂。

“谁家有小傻子心里没点数?别以为小傻子会开口说话了,就当真能飞上枝头变凤凰,我呸,她要真出息了,我见狗就磕头。”

苏大娘也不怕吵架,两个人顿时就像炮仗似的干起来,乐得王媒婆和李四满在旁边看热闹。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苏大娘一口一个哑巴傻子刺耳得很,李半夏在屋子里躺不住了。

撑着起床准备出去看看,又折去李重楼的药房里转了转才出来。

“阿奶,你们吵什么呢?”

“哎呀,半夏,你怎么起来了?赶紧回屋躺着。”张秀芝顿时就急了。文翠珠见了,顾不及吵架急忙来扶李半夏,“孙女,你身子不好,赶紧回屋去。”

然后对苏大娘道,“苏大娘,今天先给你记着,等我孙女好了,撕烂你的嘴。”

“哎哟哟,我好怕,就凭你个老怪婆?一家子都是脑子被驴踢了的,把个傻子当成宝,真是笑死先人。”

“嗯,你说谁傻子呢?”李半夏推开她阿奶,走到苏大娘面前,一双眼睛看着她泛着冷光。

苏大娘莫名后背发麻,不自觉咽了口唾沫,竟然口吃得不敢直接承认,“你,你......我没点你姓名,你自己要对号入座我也没法......”

妈呀这小哑巴不仅会说话了,看着咋一副很吓人的样子?

李半夏绕着苏大娘转了一圈,状若无意地摸摸头甩甩手,笑着点点头,“没错,我是个傻子,确认过了,李家湾就你苏大娘最聪明。”

然后她又往文翠珠和张秀芝身边去了。

苏大娘一脸莫名其妙,下一秒她脸色一变突然“哎呀,哎呀呀......”惨叫起来,吓得众人扭头去看她。

就见她捂着自己的嘴巴哀嚎,一会儿又惊叫着捂自己的身上,这里一下,那里一下,就像个发病的疯婆子。

“这是羊癫疯犯了。”

文翠珠骂了一句,和张秀芝一起扶着李半夏回屋。

李半夏抬眸就对上苏容宸那张病态的脸,狭长深邃的眼眸仿佛古潭,染着忧郁之气,他看着她,唇角动了动,似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李半夏在他面前顿了下,“谢谢你的一番好意,以后别再送东西过来了。”

好歹也是个知恩图报的,可惜摊上了一个泼妇养母。

李半夏的家人丝毫不同情她,丢了个白眼过去各自忙活。

汪寡妇和李四满慌得一个上前扶人,一个帮忙捡起地上的野鸡,三人急急往苏大娘家的方向去了。

文翠珠拉着李半夏回屋躺好出来,见苏容宸还在,顿时迁怒他,“赶紧走,别在这里碍眼。”

苏容宸苍白着脸,眸底滑过一抹复杂的神情,看了眼屋里的方向,什么都没有说,干咳着转身离开。

隔天李南星和李紫苏兄弟俩去树林里转一转就带回来一只野鸡。

小说《农门病娇俏相公》 第6章 羊癫疯犯了 试读结束。

农门病娇俏相公推荐指数:★★★,看了农门病娇俏相公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农门病娇俏相公作者高墙卫士把平凡简单的生活写的很耐人寻味,文笔流畅内容贯穿的也好,值得推荐一下这部小说,谢谢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