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时间:2020-10-05 08:51:48来源:青年文摘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精彩章节推荐

第二章状告何人?

大唐刺史,分为上中下三个级别,而沈林就是中州刺史,下辖20多万人口,下属福禄县,张掖县两县。

沈林不但担任甘州刺史,还兼任张掖县令。

说的在通俗一点,沈林主管张掖县,还监管福禄县。

沈林很郁闷。

特意提醒他,难道是让他赶紧去审案?

他很忙好吧!

于是,沈林强压着怒火,冷冷道:“耐心等候,写完这幅字再说!”

“若不愿意等,让他去福禄县告状!”

“使君,这个......”

宋凯之一脸尴尬,眼珠子一转,笑道:“回使君,告状者乃一美貌女子,来自长安!”

特意强调了美貌,长安两个词。

沈林停笔,瞪大眼睛,“美貌女子?还是长安来的?她怎么不找长安府尹告状?怎么跑到这甘州来了?脑袋被驴踢了吗?”

宋凯之一脸懵。

一个时辰之后。

沈林终于停笔,看着还算满意的《快雪时晴帖》,这才赶去吃午饭,看看时间,距离上班还有小半个时辰。

这个时间,足够午休了!

砰砰——

刚刚睡下,长史宋凯之又开了,“使君,那女子还在外面等候!”

沈林揉了揉惺忪睡眼,“她有完没完啊?”

想了想,起身道:“算了算了!升堂问案!”

州衙,会客厅。

李暖咬牙切齿,怒火万丈。

一个小小的甘州刺史,也敢如此摆谱?

岂有此理!

“居然敢如此怠慢本宫!”

“还推脱说在练字?我看根本就是故意搪塞,气死我了!”

此时,李暖身穿淡紫色纱罗裙,满头青丝盘起,斜插一支木簪,更显肌肤娇嫩,气质出众。

身旁,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贴身丫鬟凑近,小声道:“殿下,不如咱们直接拿出金牌,让两位小将军将这无礼刺史拿下问罪!”

想了想,李暖摇摇头。

尽管她身份尊贵,是父皇和母后的掌上明珠,但她并没有直接处置朝官的权力。

而且,父皇从小就教育她,不能干涉朝政。

若她想要整治这个小小刺史的话,她早就亮出父皇的金牌,去附近的军营调兵了。

届时,5000大军压境,这个小小刺史肯定人头落地!

“殿下......”

贴身丫鬟想了想,嘟囔道:“依奴婢看,这个小刺史分明就是不务正业嘛!”

“说什么练字?根本就是搪塞!”

“还有,就算是皇上,都要每天坚持早朝的,若是稍微迟到,都要被殿内御史斥责!”

嘭——

站在一旁的一名黑衣衙役,猛地一顿水火棍,呵斥道:“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干什么呢?小心尔等狗头!”

“小小衙役竟敢......”

贴身丫鬟大怒,下意识的去摸腰间佩剑,却掏了个空,这才想起,进衙之前就被缴械了。

其实,不仅仅是她,就连秦怀道和程处弼二人的武器也被没收了,连李暖贴身的黄金匕首也没了。

说起来,这州衙严格执行边关规定,衙役、长史等兢兢业业,在李暖看来,刺史也应该是严以律己。

可实际上......

他们居然等来的是一句,“让她去福禄县告状”!

你听听!

这是一名合格的刺史说出的话吗?

简直就是无赖!

秦怀道与程处弼二人对视一眼,暗暗攥紧拳头。

这个衙役太可恶了!

城阳公主可是皇上和皇后的掌上明珠,不但美貌,而且知书达理,对他们二人以兄长之礼待之。

所以,他们二人才会相伴公主,一路护随。

可这衙役居然敢辱骂公主!

即便被缴械,他们也能赤手空拳,撂倒这七八名衙役,毕竟,他们的家传武学可不是白练的!

就算不用他们出手,公主殿下身旁的丫鬟也能解决,人家也是练家子,对付几名小小衙役还不是手到擒来?

突然。

领班衙役高喊升堂,一身官服的沈林慢悠悠的走进大堂,目不斜视,懒洋洋道:“堂下何人?”

“我家殿......小姐,要告状!”黑色劲装女子跨前一步,意识到说漏嘴,赶忙改口。

“既如此,那就让你家小姐上前说话!”沈林打了个哈欠,“审完案子,本官还有要事要忙!”

斜睨一眼。

沈林的瞳孔骤然一缩。

这黑色劲装丫鬟身材火爆,长腿笔直,腰板坚挺,眉宇间还有五六分英气,颇有几分江湖女侠的味道。

再看看她这衣服,不得了......

竟是上等的蜀锦!

这年头,能用得起蜀锦的,都是豪门大户,最起码也是豪商巨贾,普通百姓哪里买得起?

一匹蜀锦,市价2两银子!

这可是普通百姓小半年的收入!

沈林疑心大起。

一个小小的丫鬟,居然都能穿的起蜀锦,这该是多么有钱的人家啊!

沈林叹了口气。

长安人,就是有钱!

“使君,是小女子要告状!”李暖跨前一步,微微一福,用的是民女的礼节。

“堂下何人?所告何事?还有,姓甚名谁?籍贯在哪?”沈林瞥了一眼林暖,朗声道。

这小妞的长相,还真是国色天香!

比这丫鬟,强百倍!

最重要的是,她这衣服,居然用的是大唐最名贵的纱罗衣料,这可是高档货,一匹就要5两银子!

而且,这纱罗裙上,还绣着牡丹等图案,绣图精致,栩栩如生,附加值最少一两银子!

总体来算,光这衣服,就价值7两银子左右,这是一个普通的5口百姓之家的一年收入!

可这娘们,居然拿来买衣服!

土豪!

绝对的土豪!

被沈林肆无忌惮的盯着,李暖就浑身不自在,脸颊微红,心中忐忑。

说实话,这刺史还是很英俊的嘛!

只不过,一直盯着女孩子看,很不礼貌啊!

若非她常年跟在长孙皇后身旁学宫廷礼仪,此时早就暴跳如雷了。

可惜,她想错了。

固然,她很漂亮,可沈林不是杜荷,不会把她当女神!

在沈林看来,她只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大肥羊”!

“民女李璇,家住长安万年县,来甘州探亲,却被劫匪抢走了随身金银!”

劫匪?”

沈林依旧漫不经心,“在哪里被抢的?什么时候被抢的?”

“就在昨天上午辰时左右,大云山!”

“原来是响马!”

沈林洒然一笑,并不紧张,“大当家姓孙,二当家姓裴!”

敲了敲桌案,示意长史宋凯之做笔录。

可转头一看,却见宋凯之正望着李璇发呆,一个字也没写!

“宋老头,快做笔录,别犯花痴了!”

 

小说《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第二章 状告何人? 试读结束。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免费文案分享

第十六章小目标

沈林眼疾手快的一下子就接过了这顶级的八彩珍珠项链。

随后拿着项链对着阳光照了一下。

实在是亮啊!

珍珠反出八色的反光,那猫眼石中还直射出幽幽的蓝光。

这要是在前世,那是市中心的一套大别墅都换不来的货!

居然在这个地方,让他给得到了,还毫不废吹灰之力。

不过......在这里换一套京城别墅也都会觉得亏。

然后就在沈林感到惋惜的时候。

突然一阵微风吹过项链。

香!

一股清澈的幽香沁入鼻腔,这股幽香在委婉的告诉他,这位有钱的富家大小姐还尚未婚配。

珍珠散发的香的确很香,但彼香更为重要,那是真的香啊!

他像珍珠项链一把收入怀中,像宝贝似的捧着它。

随即让开道路,“啊!送......”

“且慢!”

李暖淡淡一笑,将手再次伸入怀中,拿出了一把折扇,随后递给沈林,“你这......收了我这么贵重的东西,难道不打算送我一个回礼吗?”

沈林将折扇打开,扇骨是上好的红木,上面却什么也没有,没有书法文字,也没有画作。

“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道理,我可以送你一个小小的回礼,但是你现在给我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扇子,你是什么意思?”沈林疑惑道。

李暖明亮的眼珠中露出一丝邪意,嘴角微微上扬坏笑道,“大人你昨晚在庆功宴上做了什么,可还记得?”

“大人表演醉剑的时候,所做的那首诗,我特别喜欢!”

“既然现在都快要走了......不如大人赐予我这份墨宝,好让我留个念想......”

“要不然......我甚是觉得亏大发了呀!”

李暖越说越觉得委屈,“我那项链......可是至爱之宝啊!”

话音刚落,李暖眼中就泛起了泪花,仿佛下一秒就要大哭一场。

不......不是吧?

沈林顿时无奈,他平生最讨厌女人哭哭啼啼,烦都烦死了,还老是哄不好!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做生意的,时不时给客户一点回礼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事儿。

切!

为了有个回头客,送个礼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啊这......大小姐言重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下次再来照顾他的生意,那他可就赚大发了!

“这样的诗词,我能做出三百多首!”

“反正你富得流油,有钱也没地方花,不如多多‘扶贫’,让我赚了这笔钱,下次来,我就带你游山玩水,大小姐您可别回了京城就忘了我,常来玩儿呀!”

“来人啊!将备好的笔墨上上来!”

“你!”

李暖震惊了,这人!原来早有预谋,她恶狠狠的盯着沈林,要是可以,她恨不得现在把他撕碎!

“啊呀......这笔墨呢......原本是想迫使你签条子的,没成想你居然身上还带着这么一个好货,现在看来,就完全没必要了嘛!”

为了截住这富家千金,他可是下了大功夫呢!

“懒人系统”这系统加身一年,“盛唐三绝”他便得到了两样。

第一绝便是李白的绝美诗词,“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豪迈;“阁道步行月,美人愁烟空”的情闲志逸。

“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这第二绝便是李白的剑法。

最后一绝,让人心生敬意,便是张旭的草书,他的草书狂放不羁!

唉!说来也郁闷,沈林懒惰的很,连官府文书什么的都是宋凯之代为书写。

倘若他要是认真起来,那就与大书法家张旭有的一拼咯!

只剩下这最后一绝,龙华将军,裴斐的剑发,那霸道飘逸的,那出神入化的盛唐第一剑还没有得到手了。

这到没什么大不了的,来日方长,以后的机会多着呢!

他直接挥挥衣袖,动作行云流水,就开始写了起来。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写完之后,还不忘落款,’鄯州刺史沈林,于贞观七年三月十六日书‘。

哈!

在拿出那私章,往上那么一盖,完美!

“给你,这字不错吧,和那些诗人有的一比吧”

李暖看着他手中像捧着世界珍宝这般小心翼翼,感觉获得了人间至宝,快速接过去欣赏这绝美诗词。

哇!一看这诗词,仿佛感同身受,一下子就如同自己就是诗上描写的人儿。

“你这诗词,可作一百首?“李暖质疑的问道。

沈林微微一笑,喝着小酒自信的道:“那可不!轻松。”

“你这书法,这书法......”

“你这书法写得笔酣墨饱,落笔如云烟,又不失一股沁雅啊!妙哉,妙哉!“

说着说着,李暖眉飞色舞道:“那我下次再来此处,你还得再送我一首诗词,一把你亲手作的折扇,如何?“

沈林和颜悦色道:“没问题,但你得带上好物来作为交换。“

“可,小事一桩!“

达成协议后,沈林直接大手一挥,让出一条道,意思简单明了。

“恭送李大财女!希望你下次到来时有好物。”

“记得带上好物就行,谈钱就见外了,多俗气,破坏我两之间的友情。”

李暖边将折扇装进怀里,边白了一眼那沈林财迷的样子,潇洒地骑马走了。

沈林在她骑马擦肩而过的瞬间,突然似笑非笑,那笑容渗人。

就好比,阴谋得逞了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秦怀道和程处弼还有雪莲这三人,也跟着一同去了。

就在界碑处,三人为了保护李暖又恢复了三角阵型,在往长安的路上前进着。

沈林讲信用,说到做到,要目送这个李大顾客离开界碑!

可是,当李暖走了之后,沈林又觉着自己吃亏了。

那书法可是大书法家张旭的,那词可是与苏轼齐名的辛弃疾的大作啊!

不过,这诗词和书法被别人看上,才能发挥它的价值,在价值面前利益便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要是李大财女喜欢,下次到来还送上一些金银珠宝什么的,这不就能体现二位伟人的诗词和书法的价值不是,岂不美哉!

如此一想,就不觉着自己亏了,而且还有的赚,哈哈!

“大人,大人,那项链快闪瞎我的眼了,快让我也瞧瞧咯!”

说着,宋凯之的魔爪便要摸到那项链了。

“滚!”

“做梦,你知道什么,看看看,看个锤子!”

“回去!”

小说《大唐:开局掳走长乐!》 第十六章 小目标 试读结束。

大唐:开局掳走长乐!推荐指数:★★,看了大唐:开局掳走长乐!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大唐:开局掳走长乐!平淡中的不平淡,虽然中有些故事的背景不真实,但情节还是挺好的,有些地方挺感人的。写的真不错,值得推荐,我给五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