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南景浑身是血瘫倒在泥地里

时间:2020-10-05 08:44:31来源:青年文摘

南景浑身是血瘫倒在泥地里

《南景浑身是血瘫倒在泥地里》精彩章节推荐

第11章

晚饭过后,南景十足乖巧的给自家老爹揉肩。

结果南向民不吃她这套,哈哈大笑着问:“说吧,你这臭丫头又打了什么小主意?”

在南向民心里,只要南景一献殷勤,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是有事要求他!

小丫头从小到大就鬼精鬼精的,就是谈恋爱是个死心眼,智商直接降为零!傻得不行,满心盲目怎么都拉不回来!

南景摸了摸鼻子。

老爹猜的没错,她确实有话要说。

“爸,明天我们去趟傅家好不好?”

“干什么?现在就想去傅家?以后迟早是要嫁过去的人,你就这么心急?恨不得现在就奔到人家家里去?”

南向民满心不爽。

眼看着一手养大的女儿被野猪给拱走,这种感觉别人不会理解。

尤其那野猪还不珍惜!整天摆着个臭脸对他女儿,当爹的能高兴才怪!

南景知道自家老爹会错了意,立刻解释道:“不,我的意思是,我想要上门退婚......”

这件事情她之前就和母亲说过,所以赵淑仪半点不吃惊,反而还劝了劝丈夫:“女儿都这么说了,就这么办吧,依我看,傅家那小子确实不是良配......”

但凡傅云城能够对南景好一点儿,他们夫妇俩也不至于对未来女婿满心成见。

“你想好了?不会后悔?”

南向民惊讶过后,语重心长道,“小景,爸妈喜不喜欢是另一回事儿,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意,你可别为了我们退婚,到时候自己又躲被子里掉眼泪!”

“绝对不会。”

在南景坚决的态度下,南氏夫妇终于点了头。

很多事情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当然要速战速决。

所以第二天一早,刚好趁着周末有时间,南氏夫妇带着南景就登门去了傅家。

傅家是临城的豪门世家,家世显赫。

站在傅家那高高矗立的大门前,南景的心情极为复杂。

上一世,她几乎把自己幻想成了傅家未来的女主人,结果现实却是血淋淋的!

重来一世,她除了报仇之外最想做的就是退掉这门婚事!

从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她和傅云城,最好这辈子都老死不相往来!

五年牢狱的教训已经足够了。

如果可以,她还想让傅云城尝一尝她当年受过的种种苦难!

垂眸敛下眼底那一丝恨意,南景挽着母亲的手,在傅家管家的带领下走了进去。

傅家这庄园,里里外外的植物修剪的特别细致整齐。傅太太是个爱花的,所以整个庄园都被种满了各种类型的花花草草。

南景记得,去年傅太太过生日的时候,她费尽心思从国外弄来了很多珍稀花卉,结果因为不善打理,花全都败了,那种大场面里闹出了好一阵笑话......

傅家却没有一个人为她解围。

呵。

想起往事,南景眉梢渐冷。

走在前面带路的管家回过头来,状似亲近的和南向民套话:“南先生和南夫人今日来找我们家太太,可是来商量婚期的?”

当初定下婚约的时候就曾说,待南景和傅云城成年之后就举办婚礼,把一切都定下来。

想来今日这么兴师动众,就是为了这件事。

管家的态度不免有些轻蔑。

婚约虽然是早就定好的,但这种事情由女方出面,多少显得南家这位千金小姐急不可耐,上赶着想要攀附他们傅家。

南向民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随口答:“算是吧。”

退婚也算是商量婚事吧?

到了傅家庄园里的时候,傅太太原本在插花,见他们进来,立刻起身笑盈盈道:“哎呀未来亲家都来了呀,太好了太好了,来坐!”

说完转头吩咐佣人赶紧沏茶来,傅太太又笑眯眯的朝南景招了招手,“小景啊,好久没见你了,快,来伯母身边坐。”

往常这种时候,南景肯定求之不得的想要讨好亲近傅太太,但今天南景只是礼貌疏离的笑了声,“伯母好。”

说完就坐在了自家母亲身边。

赵淑仪拍了拍自家女儿的手,便打了个开场白:“实不相瞒傅太太,我和我先生带着女儿登门,确实有事要商量。”

“是商量云城和小景的婚事是吧?哎哟看我这个记性竟然忘了这件事。管家,快,拿日历过来给我看看好日子。”

傅太太满脸含歉的笑着,毕竟是名门世家的夫人,处理这种事情信手捏来,依旧从容优雅。

但这种从容之中,却没多大的重视。

南景看着,只觉好笑。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上一世她沉浸在傅太太这种看似和善亲近的表象中,却不知道对方其实压根没把她当一回事儿。

赵淑仪又如何看不出来?

当即便开门见山,“傅太太我想你误会了,我们前来,是打算退婚的。说来当初这个亲事也实在订的草率,没有想过孩子自己的意愿,既然他们性格不合,这桩亲事,也就到此为止吧。”

随着赵淑仪的话说完,身后南家的司机便走上前来,将当初傅家下的一小部分聘礼全都退还放在了茶几上。

其中就包括那只祖传玉镯。

“这......”

傅太太彻底愣住,直接就脱口而出,“哪里有性格不合,小景不是一直喜欢我儿子的吗?这怎么突然就......”

她差点想要说是南氏夫妇从中作梗,逼得南景答应退婚。

然而一看南景,却见她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双眼清澈且清明。

和之前的浮躁甚至是小心翼翼相比,现在的南景犹如脱胎换骨!

就好比一块蒙尘的璞玉,在沉寂许久之后总算散发了独属于她的光芒。

傅太太惊讶之余,瞬间皱紧了眉头。

真要说起来,在这门亲事里,算是南家高攀了他们傅家。

即便傅太太对南景也有些不满,但总归这块甩不走的牛皮糖一直会粘着他儿子,哪怕这婚事谁都不上心,也不怕她会跑。

但今天,南家上门退婚了!

这举动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除了傅太太不可置信以外,二楼转角,傅云城站在阴影处,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

小说《南景浑身是血瘫倒在泥地里》 第11章 试读结束。

《南景浑身是血瘫倒在泥地里》免费文案分享

第7章

树林里那一面只是惊鸿一瞥,但那张惊艳动人的脸足以叫人过目不忘。

还有那个娘儿们唧唧的蝴蝶结。

战北庭一把拍在了苏睦后背上,“别看了,去下注。”

“啥?”苏睦一时没反应过来,顺口就接道:“下注押谁?”

某个老神在在的男人遥遥一指。

“她。”

战绩未出之前,下注并未停止。

由于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场上,也就暂时没几个人发现,有人重金一百万压了南景赢!

而此时的南景已经懒洋洋的放出了第一箭!

万众瞩目中,这气势汹汹的一箭,破空而去!

然而下一秒,连靶子都没有碰到就掉在了地上!

歪了个十万八千里!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看我说的对吧,花瓶就是花瓶!”

“我还以为她有多厉害呢!没想到中看不中用,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看来今天可以饱饱眼福了,这脱衣舞我是看定了!”

哄笑声响彻了整个暗场。

南景神色未动,反手又搭了第二支箭。

结果却还是和之前一样,空靶子!

哄笑声越来越大。

眨眼之间,南景的五支箭都是空靶!

一分未得!

这意味着,最后的五支箭必须要每一支都正中靶心,她才能够赢过杜子腾!

但这可能吗?

杜子腾当真笑得肚子疼,指着南景捶桌子狂笑:“认输吧,只要你认输求我,我可以考虑让你只脱一半!”

这是夏天,本就穿着清凉单薄。

南景漠然的看了他一眼,再次拉开弓箭。

现在,她要玩儿真的了。

对于观众而言,这已经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试。

“哎,没看头没看头,垂死挣扎还不是要输。”

叽叽喳喳的议论和嘲笑声久久不绝。

就连二楼围观的苏睦都忍不住摇头,“要输了。”

“不一定。”

战北庭倚靠在落地窗前,脸上是一贯的慵懒,但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里,却有着不一样的笃定。

“是吗?”

苏睦深表怀疑,结果一低头,瞬间爆发出一句我天!

“十......十环!”

场内,南景一箭射出,那破空而去的箭羽正中红色靶心!

四面哄笑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

这......这怎么可能?

明明刚刚都一直失手的人,这会儿运气逆天,瞎猫碰上死耗子,中奖了?

有些人刚刚觉得南景输定了就没认真看,这会儿下意识就觉得她肯定是作了假!

南景神色淡然,没有丝毫停顿,反手又是一箭!

还是十环!

接着剩余的三箭唰唰唰射出,无一例外,全都以十环拿下!

五十分!

南景赢了!

杜子腾目瞪口呆!

也直到这一刻,所有围观的人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南景明明有这么精准的箭术,为什么一开始却要故意放空那五箭?

为的就是——

以五箭的实力秒杀十箭的杜子腾!

是碾压!

也是压根没有把杜子腾这个对手放在眼里的蔑视!

偏偏这时,不知道是谁高呼了一声:“有人一百万压了南景!”

一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意味着他们大大小小几十万的钱,全都因为押错宝而打了水漂!

戏还没完。

南景下场的时候看了杜子腾一眼,似笑非笑道:“跳吧,好好给观众们展示一下你辣眼睛的身材。”

这个时候反悔还来得及吗?

杜子腾原想溜之大吉,结果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将他一把推上了台,周围人立刻高声呼喊:“跳!跳!跳!”

“是不是输不起啊?”

被人抨击了一番后,杜子腾顶着一脸的羞耻,扭扭捏捏的开始跳了起来。

画面极其辣眼睛。

南景可没有这个兴趣继续欣赏,便悄然离开了暗场。

懒得让家里的司机再来一趟,南景正准备打车回去,结果刚出暗场,迎面就遇到了傅云城和......小鸟依人依偎在他身边的顾娇娇。

“姐姐你出来啦?我和傅哥哥正想进去看看你呢,生怕你被人欺负,姐姐你没事吧?”

多么惺惺作态。

还带着刻意的炫耀和挑衅。

南景只觉得可笑,抬脚欲走。

结果顾娇娇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力道之大,那尖利的指甲瞬间掐进了南景肉里!

“滚开!”

南景反手就将顾娇娇甩开!

哪知顾娇娇直接尖叫一声摔在了地上,看起来,好像是被南景给推倒似的。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傅云城回过神来时,先将顾娇娇扶起,随即愤怒的指责南景:“你妹妹为了你不被人欺负,特意让我来看看,结果你就是这么不识好歹的?”

南景嗤笑出声,“你来看看?你多大面子?全世界都要为你让路?你算什么东西?”

南景怼人都不带喘气儿的,直接把傅云城喷的狗血淋头!

傅家好歹是临城的名门望族,平日里谁不喊他一声傅少爷?

可南景今天,那是半点面子都没有给他!

“你......”

他指着南景,气得半天说不上一个字。

南景却扬着下巴把脸凑了过去,“怎么,傅大少爷还想动手吗?”

三言两语间,她已经被傅云城搞出了一肚子的火,如果不是理智尚存,她真想踢爆这狗东西的头!

气氛一时间僵持。

顾娇娇心中冷笑,面上却带着哭腔拉着傅云城的胳膊,“傅哥哥,都是我不好,你不要和姐姐生气,姐姐就是说气话而已,你不要往心里去......”

有一种劝架叫做火上浇油。

例如眼下的顾娇娇。

她越是表现的温柔可人,善解人意,就衬托的南景越发恶毒不堪。

“我们走!”

傅云城气急,第一次主动牵着顾娇娇的手准备离开。

哪怕南景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天空一声闷雷,入夏的雨总是说下就下。

暗场门口毫无遮挡,就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顾娇娇已经坐上了傅云城的车,心中得意洋洋,却还是打开车窗喊道:“姐姐你也上车吧,别又淋雨了!”

好一幅施舍的口吻。

南景刚想说话,结果腰间突然传来一阵大力,她猛然抬头,却猝不及防对上了一张妖孽般的清隽面庞。

小说《南景浑身是血瘫倒在泥地里》 第7章 试读结束。

南景浑身是血瘫倒在泥地里推荐指数:★★★★★,看了南景浑身是血瘫倒在泥地里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南景浑身是血瘫倒在泥地里作者唐小涵的文笔构思还算可以,值得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