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

时间:2020-10-05 08:42:53来源:青年文摘

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

《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精彩章节推荐

杜友薇在丽泽公园喂了两天的蚊子,第三天说什么也不去了。

蒋曼琳见她一大早就称病赖在床上不想起来,特地端了些水果上去看她。

“咳咳咳。”

刚一进门,蒋曼琳就听到杜友薇接连不断的咳嗽声:“闺女,病得这么重吗?吃药了吗?”

杜友薇拉了拉被子,虚弱地点点头:“吃了。妈,你听听我这嗓子,比昨天更严重了。”

蒋曼琳听了,然后蹙起了眉头:“你还是别说话了,太难听了。”

杜友薇:“……”

“来,吃点水果润润喉咙。”蒋曼琳叉起一块切好的雪梨,喂给杜友薇,“你要实在不想去丽泽公园啊,咱就不去了,反正那个老虎也不是真的,估计效果也有限。”

杜友薇嘴里含着冰冰甜甜的雪梨,拼命地点着脑袋,她妈终于良心发现了啊!

蒋曼琳道:“我让人买了两张动物园的门票,明天妈妈跟你去野生动物园,看真正的老虎吧。”

杜友薇:“啊?”

蒋曼琳:“就是不知道人家动物园愿不愿意,让你和老虎单独待一会儿。”

杜友薇:“啊?”

这是亲妈说的话吗!就算老虎愿意她也不愿意啊!

“妈,就算我不想去丽泽公园,你也不用送我去喂老虎吧……”

蒋曼琳笑着摸摸她的头,又给她一块雪梨:“我早上跟算命的大师聊过了,他说既然你生病了,就不用再去丽泽公园了。他算了个时辰,让我们明天去他那里请平安福,还有一个老虎饰品,让你摆在床头。”

“行……”只要不去丽泽公园喂野生蚊子,一切都好说。而且她也想看看,到底是哪个神棍在坑她。

蒋曼琳走后,杜友薇的病也好了大半,又生龙活虎地玩起了手机。

卫睿在她昨晚发的朋友圈下留了个评论。

“你咋了?”

杜友薇的指间在这条评论上停了下来。

卫睿是跟她一起长大的好闺蜜,在孙筱筱出现以前,她们两个的关系一直很好。杜友薇是上了大学才结交的孙筱筱,卫睿跟她提过好几次,说觉得孙筱筱这个人不简单,让她别和孙筱筱来往,她还不听。

后来她跟孙筱筱越走越近,和卫睿反倒是疏远了,可是在杜家落难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救济他们,只有卫睿冒着得罪张家的风险,偷偷给她塞了钱。

杜友薇在卫睿的微信头像点了一下,戳开私聊,给她连发了三条消息过去。

友薇薇:睿啊,我可真的太惨了!

友薇薇:睿啊,你是我一辈子的朋友!

友薇薇:你下午有空吗,走,我请你去做大保健!

卫睿:“……”

她听说了杜友薇在学校里发生的事,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受了这么大的**。

杜友薇说的大保健,当然不是什么不和谐的东西,而是货真价实的全身SPA。趴在专门的**床上,全身仔仔细细涂抹上精油,然后被漂亮小姐姐**,杜友薇感觉自己的风寒都被按走了。

“啊,真舒服……”房间里放着舒缓的音乐,听得杜友薇昏昏欲睡。

卫睿就趴在她的旁边,也是一副十分放松的模样:“你说你妈找人给你算命,管用吗?”

杜友薇道:“还是管点用,我昨天在丽泽公园看到一个好帅的帅哥。”

“噗。”卫睿冷不丁笑出了声,“杜友薇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杜友薇不在意地道:“你要是看见他,你也不想要什么出息了。”

“真有这么帅?”

“嗯,就是太高冷了,不过他全身上下都穿着高定,应该来头也不小。”

卫睿眉梢动了动,像在思考什么:“不应该啊,按说A市的有钱人,你应该都认识才对。”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可能他是外地来的吧。”

卫睿道:“不过也可能是他身份太高了,不会出席平时我们参加的那些社交活动,所以你不认识。”

这话让杜友薇精神了些:“A市还有这样的人?”

“有啊,比如……”卫睿正想说张家的张少言,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杜友薇刚被张圣泽**了,她还是不要在她面前提起张家人了。

“比如谁?”杜友薇见她迟迟没有说话,好奇地追问道。

“没谁,说了你也不认识。”卫睿把话题叉了过去,“话说这里的**师,手艺果然很好。”

“对啊,我都想请一个回家去了。”杜友薇说到这里,还真跟给自己**的小姐姐打听了起来,“你们一个月工资开多少啊?”

**师笑了一声,跟她道:“我们那点工资,杜小姐肯定是不放在眼里的。”

杜友薇道:“诶,话不能这么说,你们也是靠手艺吃饭啊。挺好的。”

卫睿有些惊讶地侧头看了看她:“我的乖乖,杜大小姐竟然说出这么接地气的话?”

杜友薇眯着眼睛,有模有样地跟卫睿说:“睿啊,我们就是从小生在富裕家庭,钱来得太容易了,所以不把钱当一回事了。这样不行,做人啊,还是要对金钱充满敬畏之心。否则总有一天,钱也会离你而去的。”

“……我能冒昧地问一下,是什么事让你有了如此感悟吗?”

杜友薇道:“你去过菜市场吗?”

“我当然没去过,你们家平时做饭,难道还要你亲自去买菜?”杜友薇这个问题,让卫睿觉得好笑,她和杜友薇,都是从小到大没有做过任何家务的人。

杜友薇叹了口气,对卫睿道:“没有去过菜市场的人,不足以跟我谈人生。”

卫睿:“……”

她觉得蒋阿姨不该带杜友薇去算命,而是该带她去看医生。

精神科那种。

一个全身SPA做完,杜友薇浑身轻松,就连说话都不那么哑了。晚上吃了药美美地睡了个觉,第二天上午十点被她妈喊醒,说是跟大师约好的吉时要到了。

算命的大师跟杜友薇想的不一样,他没有住在深山老林里,而是在市中心的写字楼,开了一个工作室。

……多么与时俱进的大师啊。

她跟蒋曼琳女士搭乘电梯到了23楼,一出电梯门,就看见对面的墙面上挂着“常在心工作室”六个大字。

“这个常在心大师,是常心大师的孙子,也是他唯一的传人。”蒋曼琳领着杜友薇去常在心大师的办公室时,跟她这么介绍道。

杜友薇可有可无的应了声,反正不管是常心还是常在心,她都没有听说过。

“到了。”走到常在心大师的办公室门前,蒋曼琳停下来,敲了敲门,“常大师,我带我的女儿来了。”

“请进。”

这把磁性的声音一出来,杜友薇又意外了。大师不都是中老年了吗,这个大师的声音,怎么听着像二十来岁的帅小伙。

“进去吧,等会儿大师可能要跟你唠唠,你别乱说话。”

杜友薇听她这么说,裂开嘴一笑:“巧了,我也正好想跟他唠唠。”

蒋曼琳推开门,杜友薇跟在她身后走了进去。门正对着的,就是常在心的办公桌,办公桌上有一台蜜桃电脑,显示屏正好挡住了大师的脸。

办公桌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幅龙飞凤舞的书法,还用上好的木头装裱了起来。这幅书法实在太抢眼,杜友薇忍不住就看了过去……

“珍惜这段缘。”

杜友薇:“……”

大师与时俱进的同时,又挺复古的。

“这边坐。”常在心从电脑上桌旁站起身,跟蒋曼琳和杜友薇说。杜友薇这下终于看见了他的脸,果然是个很年轻的男人,而且还长得巨帅!

就比那天她在丽泽公园遇见的高冷美男差那么一点点!

杜友薇抽抽嘴角,跟着她妈妈坐到落地窗旁的小沙发上:“妈,你不会是看他长得帅,所以心甘情愿被他欺骗吧?”

“你说什么呢,这孩子。刚刚才跟你叮嘱了,不要乱说话。”

常在心笑着走过来:“没事,她夸得挺准确的。”

杜友薇:“……”

呵,到处骗人的神棍,果然脸皮很厚。

常在心看着杜友薇,眼里的笑意更深:“杜小姐好像不相信我。也是,这些玄乎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相信的,但我以为,你肯定会信的。”

杜友薇不由得一愣,警惕地打量起了他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看出来了她是重生的?

“大、大师什么意思?”杜友薇试探着问。

常在心道:“你妈妈之前找我帮你算了一卦,想让我帮你改改命。这个世上,可不是人人都有机会逆天改命,重来一次的。”

杜友薇手心泛起了一层冷汗,这到底是神棍的话术,恰好歪打正着,还是他真的是真材实料的?

“常大师说的没错,这次真的是要麻烦大师,帮帮我家闺女了。”

常在心走到空着的小沙发上坐下,正好对着杜友薇的位置:“蒋太太别担心,令爱的命格已经在慢慢改变了。”

“那就好那就好。”蒋曼琳欣慰地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常在心看着杜友薇,对她道:“杜小姐既然得了这个机缘,就要好好珍惜,放下以前的执念。”

杜友薇看着他的眼睛,嘴角抿成了直线。她现在有一股强烈的感觉,这位常大师,是真的什么都知道。

“哦,对了。”常在心微微勾唇,朝她笑了笑,“杜小姐还要行善积德,多做好事。”

小说《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 第3章 行善积德 试读结束。

《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免费文案分享

如果知道她妈妈所谓的改命,就是让她大晚上的跑到丽泽公园来喂蚊子,杜友薇这辈子一定也要做一个叛逆的女鹅。

昨天蒋曼琳找到她,说大师交代了,要改命得离老虎近。蒋曼琳想了半天要去哪里弄一只老虎,最后把杜友薇发配到了丽泽公园。

丽泽公园有一个建筑雕刻馆,馆外的大草坪上,正好用石头雕刻了一只大老虎。杜友薇现在就坐在老虎雕像的下面,矜矜业业地喂着蚊子。

“妈,可以回去了不?”杜友薇拿着手机,绝望地跟她妈妈视频通话。

蒋曼琳在镜头那边摇摇头,语重心长地道:“不行,大师说了,要从八点待到十点,两个小时,一秒钟都不能少。”

杜友薇:“……”

最好别让她知道是哪个大师,否则她也要把他丢到这里来喂蚊子。

“你就安心待着哈,我都跟司机和保镖说了,十点才能送你回家,别想着开溜。就这样,挂了。”

蒋曼琳女士毫不留恋地关掉了视频。

杜友薇:“……”

亲妈。

这天晚上杜友薇在老虎雕像下呆坐到十点,回到家不仅收获了满腿的包,还感染了风寒,嗓子哑了。

她可不是真的命不好吗!

然而这样还是没能唤起蒋曼琳女士的同情心,第二天杜友薇又被扔到了老虎雕像下……大师说了,得连续来三天。

这次杜友薇学聪明了,驱蚊水、蚊香、止痒水,全都带在了身上,手机充电宝也带了,要不是这里不让吃东西,她可以把超市都搬过来。

“咳咳。”杜友薇扔了片润嗓的含片到嘴里,拿着手机“哒哒哒”的发着朋友圈。

普通富豪杜友薇:看过晚上八点的丽泽公园算什么?晚上八点、九点、十点的,我都看过。

这条消息是杜友薇专门发给她妈妈看的,特意发在了亲友分组。这个分组里只有她的家人和关系最好的朋友,原先孙筱筱也在这个组,不过前天她已经被杜友薇移出去了。

妈妈:闺女,坚持就是胜利!

杜友薇:“……”

蒋曼琳女士根本没有同情心!

杜友薇撇撇嘴,干脆打开校园论坛,在里面溜达了起来。她已经三天没有去学校了,然而学校里仍然流传着她的传说。

那天她和潘静张圣泽的事,被人添油加醋地写了一通,贴在校园论坛里,现在还被顶在最上面,后面还跟一个“热”字。杜友薇手贱地点开看了一眼,里面五花八门,什么牛鬼蛇神都有。她杜友薇现在在全校同学的眼里,就是个可笑可悲又可怜的大小姐,而潘静倒成了逆风翻盘的大赢家。

这些留言顶帖的ID里,有一个叫“甜蜜发圈”的人异常活跃,上辈子孙筱筱告诉她,这个ID就是潘静披的皮,但现在杜友薇不得不怀疑,这也可能就是孙筱筱本人。

甜蜜发圈:马上就要到52舞会了,张圣泽现在肯定不会跟杜友薇跳舞了,她到时候没有男伴,又得被全校嘲笑了。真可怜。

你的卡路里:她会不会来都不一定呢,这几天不是都躲家里连学校都没脸来了吗?

小小鱼干:也没有规定她一定要和张圣泽跳舞吧?她再怎么说也是杜家的千金,要找个男伴还是很容易吧?

甜蜜发圈:你懂什么?男伴容易找,但能找到比张圣泽更好的吗?到时候张圣泽肯定是跟潘静跳舞,她随便找个男伴来,还不是自己丢人现眼。

多喝热水:说的也是吼,张圣泽可是张家的人。

甜蜜发圈:我看都是杜友薇自己活该,约到张圣泽就到处炫耀,现在打脸了吧。

杜友薇把手机握得咯吱作响,太嘴碎了吧这些人,作业写完了吗,就跑到论坛上叭叭叭!还有张圣泽要跟她跳舞这个事,也是家里安排的,孙筱筱知道后,就跟她说要借此给潘静下马威,故意散播了出去,结果倒成了她炫耀了!

她“啪”的一声将手机扔了出去,两秒钟后,又巴巴地走过去,把手机捡了起来。

手机除了外壳上蹭到一些土,其他倒没伤到哪里,杜友薇把土拍了拍,心想刚才冲动了,这个手机可是最新款,很贵的啊。

不过这个叫“甜蜜发圈”的人,她还是得找个机会好好查一查。

她正准备坐回老虎雕像的身边,前面石子路上便走过一个男人。

男人的身材颀长,看着比她哥哥还要高,他身上穿着笔挺的深色西装,即使只有个背影,她也能从面料和裁剪判断出这是价值不菲的高定。他似乎在抽烟,有袅袅的白色烟雾从他指间的位置飘出,不过杜友薇隔得远,闻不到烟味。

似是察觉身后有人在打量自己,男人回过头,看向了杜友薇的方向。

身披月光的一回头,一瞬间令杜友薇有些恍惚。

她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他没有留现在男生很喜欢留的过眉刘海,而是梳了个四六分背头,梳上去的头发将脸型和五官完全暴露出来,非常考验一个人的颜值高低。

可男人轻而易举地驾驭住了这个发型,无论是他脸部利落的线条还是凌厉的五官,都挑不出一丝毛病。

他身上穿着讲究的西装三件套,就连皮鞋都擦得锃亮,霸总的气息简直扑面而来。

杜友薇和他对视两秒,就感觉自己受到了来自霸总的王霸之气的伤害。她微微错开目光,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晚上好啊。”

一开口就是嗓子发炎后的公鸭嗓,杜友薇恨不得掐死自己。

天呐,这幅嗓子她打什么招呼啊!

男人却是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他看着杜友薇,吸了口烟,忽明忽暗的火星在他指间,为他点燃了星点的人间烟火。

跟着他一言不发地按灭手中的烟头,将烟蒂扔进垃圾桶,转身走了。

杜友薇:“……”

切,拽什么拽,不就是长得好看点,身材好了点嘛。

嘁!

杜友薇捧着自己的手机,坐回了老虎旁边,没一会儿,司机就走过来对她道:“小姐,时间到了,可以回家了。”

杜友薇稍稍一愣:“这么快?”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真的已经十点了。

……看来有艳遇的夜晚,总是过得特别快啊。

她跟司机坐上车时,张少言也正好走回自己的车边。特助高野看见他回来,便立刻站得笔直,帮他打开了车门:“老板,您回来了?”

“嗯。”张少言坐上车,高野又帮他把门关上。

张少言身上还有淡淡的烟味,夜风也没有吹散。高野坐到副驾座,小心翼翼地问他:“老板,是直接回别墅吗?”

“嗯。”张少言依旧惜字如金。

高野没再说什么,跟司机使了个眼色,车子便朝着张少言的别墅驶去。

上车后,张少言就一直侧头看着窗外,高野也不敢随便说话。虽然平时老板也是这样一幅冰山脸,没人敢在他面前造次,但这几天的他,比平时更加惹不得。

因为再过几天,就是林辉的忌日了。

高野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好,今天晚上他们去参加了一个商务宴会,回程的途中,他突然说想下车抽根烟,他们便在丽泽公园停了下来。

张少言平时很少抽烟,这两天抽得比以往都频繁,也是因为临近林辉的忌日吧。

张少言的别墅在西郊的一座山上,这整个小山头,都是张少言的。车子开进大门,穿过花园,在车库停了下来。张少言解开安全带,对前面的高野吩咐:“明天早上还是原来的时间来接我。”

高野迟疑了一下,试探着开口:“老板,你这两天睡眠不好……”

“我没事,按我吩咐的去做。”

“是。”高野点头应下,目送着他离开。

张少言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他冲了个澡换上睡衣,便倒在了自己的床上。时间已经不早了,他趁着自己有睡意,关了灯便闭上眼睛。

他睡得很快,但并不安稳,前半夜一直在做噩梦。从梦里惊醒后,席卷而来的便是他熟悉的、仿佛大脑要炸裂般的头痛。

他死死按住自己的太阳穴,猛地喘了几口气。床头上就放着医生给他开的药,他将药瓶一把扫过来,因为扭开得太猛,里面的药丸撒了大半在床上。

张少言没有在意,他抓起两粒红白色的药丸,也没有用水,直接喂进嘴里吞了下去。

漆黑的房间里,都是张少言粗重的喘息声,吃了药后,他的头痛也并没有减轻多少。他动作略显艰难地从枕头边拿过耳机,**手机里,点开了手机里保存的一首歌。

这首歌没有名字,也没有演唱者信息,但当那个女声传进自己的耳朵里时,张少言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歌曲的时长是四分四十九秒,一曲播放完毕,张少言渐渐冷静了下来,喘息声也没有刚才那么重了。他闭着眼睛靠在床头,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耳机里,女生的歌还在重复,一遍一遍不知疲倦。

这是张少言手机里唯一的一首歌,他不知道是谁唱的,尽管他曾疯狂地找过这个人。人人都说张少言是张家的掌门人,杀伐决断无所不能,可是他却找不到这个唱歌的女生。

思及此处,张少言冷淡地勾了勾唇。

这个女生的嗓音干净,但她唱的歌是用手机录制的,连基本的后期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天籁之音。可就是这么一首在别人眼里平平无奇的歌,是张少言在一个个无尽的漫长黑夜中,唯一的救赎。

小说《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 第2章 改命 试读结束。

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推荐指数:★★★★★,看了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不得不说是我看过众多小说里很不错的了。剧情不拖沓,人物刻画很到位,非常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