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掌门让杂役弟子少年给老祖倒酒

时间:2020-10-05 08:42:02来源:青年文摘

掌门让杂役弟子少年给老祖倒酒

《掌门让杂役弟子少年给老祖倒酒》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曲线救国

要是这瓶东西不起作用,云可天有着足够的自信,把玉剑要回来,并让陆铭付出足够的代价。

可是,看眼前的样子,自己在坚持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只能在想办法了。

“对不起,爸妈,我这就去西山居反省。”

云可天向父母认错,并向叶逢春鞠躬后,转身离去。

看着儿子离开,穆维珍似乎消了一点火气,对叶逢春说道。

“不好意思,让叶老见笑了。”

叶逢春一笑道:“不打紧,孩子也是关心老人的病,被人蒙骗而已,孝心可嘉。”

其实,叶逢春听到云可天的说辞时,心中便觉得可笑,世间哪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云胜国的儿子也真是可笑至极,心智极差,不可雕琢。

不过,老成持重的他,当然不会表现出来,只是安慰了两人一句,便告辞离去。

叶逢春走后,云胜国夫妇互看一眼,都是摇头叹息。

儿子的表现,实在强差人意,尤其是在叶逢春面前,表现的如此不堪。

要知道,叶逢春交游广阔,在京城更是游走在那几个权力巅峰的人身边。

他哪怕是无意的说一句话,都将会让儿子以后官途暗淡,甚至影响云家和穆家两个家族。

这才是穆维珍和云胜国,生气的真正原因。

“哎。”

云胜国叹了口气,回房休息去了。

穆维珍顾不得生气,连忙带上药方,叫上司机出门抓药去了。

云可天满怀心事,开车来到西京市的西郊。

在这偏僻的地方,有一座破败的别院,院落不大,只有几间房子,相当的的荒凉。

把车停下,来到院落的门口,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正在扫着门前的落叶。

“大伯,可天被母亲责令,前来面壁思过。”

云可天对着扫地老者,恭敬的说道。

老者这才抬起头,看了云可天一眼,一脸疼爱的说道。

“是可天啊,你那个母亲,可真是的,哎,去吧。”

云可天点点头,举步走进了破败小院。

这里,原先是云家的祖宅,云家发达以后,便搬进了城里。

而云胜国的大哥,也就是这位扫地的老者云见叶,却说什么也不离开,执意要和自己的老伴,住在这里。

几年前,云见叶的老伴病逝,就剩下云见叶一个人孤零零的看守这座祖宅。

而这里,也成为了云家小辈,犯错后被禁足的地方。

云可天家教严格,尤其是他的母亲,爱之深责之切,每当云可天犯了错误,便会被发配到这里来反省,直到他彻底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才会被放出去。

云可天走进一间小屋,坐在窗前,手里把玩着那瓶源泉之水,愁眉苦脸的无计可施。

没多久,云见叶端着两碗白粥,走了进来,递给云可天一碗,说道:“没吃晚饭呢吧,喝粥吧。”

云可天没有任何胃口,可是大伯亲自煮的粥,他还是要喝的。

两人喝着粥,云见叶问道:“这次又怎么了,被发配到这来了。”

云可天想了想,便将事情和盘托出,告诉了大伯。

云见叶也是一愣,随即恢复了常态,缓缓说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明天回去给你父母认个错,煮一碗粥给他,或许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云可天也是一愣,盯着碗里的白粥,半天后才笑道:“还是大伯有办法。”

云可天原本想着,自己可能还要挨大伯一顿骂,没想到,大伯听了如此神奇的事情,居然如此的淡定,还给他指了条道出来,让他顿时茅塞顿开,心情好了不少。

“大伯,你怎么不跟我哥哥他们去城里住,老守着这破败的祖宅干什么?”

心情好转的云可天,开始和大伯闲聊起来。

他有些奇怪,大伯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在云家的势力下,都混的风生水起,都是隐形的富豪,跟着哪一个去,不比在这里一个人强?

可是,无论大伯家的哥哥和姐姐怎么说,大伯都不愿意离开,让众人也无可奈何。

云见叶一听,笑道:“人走到哪里,还不是一日三餐,我老了,在这祖宅呆了这么多年,有感情,也不愿意折腾,这里就挺好的。”

云可天一耸肩,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就不再提这方面的事情,而是聊起了其他。

……

忘忧杂货铺。

准备睡觉的陆铭,躺在床上打开了武者之家论坛,自己所发的那个帖子。

猛然间,他发现自己的帖子,已经被顶到了热门首页,并被置顶。

“什么情况,难道这么快就有人认出这是宝贝了?”

陆铭欣喜的点开,却发现里面骂声一片。

“这是那个**弄出来糊弄人的?”

“世界上还会有这种东西,真是智障。”

“年度玄幻大片登场,请各位鉴赏,哈哈哈哈。”

这个帖子被各种冷嘲热讽,下面的跟帖已经上千条,一边倒在骂发帖者。

而因为帖子热度太大,兼具有图有真相,挺像那么回事,版主特意加精置顶。

“草,一帮不识货的**,以后老子还不卖给你们呢。”

陆铭咒骂了一句,关灯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

云可天便急匆匆起床,跟大伯告别后,便驾车回到了家中。

此时天色刚刚亮起,穆维珍已经在厨房开始为丈夫煎药,本来,这些事自然是有保姆来干的。

但是穆维珍不放心,便亲自动手了。

云可天一回家,就转头进了厨房,看见母亲在煎药。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穆维珍见儿子回来,怒气不减的说道。

云可天垂首道:“我和大伯聊了一晚,被大伯教育了一番,已经深深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以后坚决不会和这些人来往了。”

见儿子认错,态度认真,穆维珍也就没有在训斥他,毕竟是自己的心头肉,看着儿子这么可怜,她心里也不好受。

“看在你大伯的份上,就先饶了你,以后要是还敢和那些人鬼混,你就准备去西山居常住吧。”

“我不敢了妈,我爸吃饭了没?”

“还没呢。”穆维珍一边煎药一边说道。

“那我给父亲煮碗粥。”

说着,云可天便动起手来。

看着儿子为父亲亲手煮粥,穆维珍露出了笑脸,看来西山居一行,还是起了作用。

没多久,粥已经煮好,云可天对着母亲一笑,端着粥走向了父亲的房间。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云可天悄悄的打开装有源泉之水的瓶子,把里面的液体,倒了进去。

……

陆铭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多,连牙都没刷的他,点燃一根烟,抽了两口,然后打开了武者之家论坛。

帖子依然是精华置顶,热度不减,如同里面的骂声一片一样。

只不过,已经有人留言要买,并私信了他。

只是这两个留言要买的人,下面亲一色的跟帖。

“**。”

“智障。”

“你两这是要疯啊?”

陆铭懒得看那些嘲讽的留言,点开了自己的私信。

一个名叫天罡火的网友,指明要买铭文构装,热血沸腾。另一个叫老骥伏枥的网友,要买不老仙泉。

陆铭嘿嘿一笑。

“算你们两个有眼光,便宜你们了。”

留下一个海外的账户给两人,陆铭便静静的等打款过来。

没多久,手机先后提示收到二十万款项,陆铭便给快递打了电话。

起床洗漱,吃了个早饭加中饭,回到杂货铺的时候,收快递的也来了。

陆铭把包好的两样东西,给了快递员,签了字便让快递发货了。

“打开市场,就靠你们两个了。”

陆铭觉得,只要这两人使用了这两件东西,那效果,足以引起轰动,到时候,自己神眷者名下出品的东西,那可就是天价了。

一想到,陆铭心里美滋滋的倒下,就准备补一个回笼觉。

就在这时,外边一个娇嫩的声音响起。

“姓陆的,你给姑奶奶出来。”

小说《掌门让杂役弟子少年给老祖倒酒》 第10章 曲线救国 试读结束。

《掌门让杂役弟子少年给老祖倒酒》免费文案分享

第19章谁都别想走

黄毛循声望去,只见陆铭懒洋洋的起身,来到薛冬妮的面前,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对着黄毛说道。

“想带我妹妹走,问过我这个当哥哥的没有?”

黄毛一看,上下打量了一眼陆铭。

只见他一头凌乱的碎发,上身穿着一件几天没洗的T恤,下身穿着一条大裤衩,脚上一双人字拖。

“呵呵,哥哥?不带她走也行啊,这钱你来还?”黄毛不屑的说道。

陆铭没有理黄毛,而是对着薛冬妮和李薇问道:“能给我说说事情的经过吗?”

李薇一脸惶恐,不肯开口,薛冬妮见状,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边,至于**的事情,她也是今天才知道,也一起告诉了陆铭。

其实,这一点不用她说,陆铭也听到了,他只是想知道,这钱是为什么借的。

听完薛冬妮的描述,陆铭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轮廓,一个典型的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少女,并且,很明显这个李薇是上当了,自己还不自知。

至于陆铭,他当然不会让薛冬妮,去用他哥哥用命换来的钱,送给这帮**。

就在陆铭考虑,是不是直接使用暴力手段的时候,电话响了。

拿起一看,是浮屠打来的,陆铭按下接听键。

“陆先生,您让我打听的人,有消息了。”

“哦,是什么情况?”

“昨晚她在城西的一家酒吧出现过,我已经让人在哪里蹲点,并派人在附近展开搜索,一有新的消息,我会立刻通知您的。”

“嗯,好,不过,现在这里有点事情,需要你来处理一下,马上来西京大学门口对面的炸酱面馆。”

“是,陆先生,我马上过来。”

浮屠没有问什么事,他也不需要问,陆先生交代的事情,豁出命去办就是了。

挂掉电话,陆铭笑着对黄毛说道:“稍等一下,马上有人给你送钱过来。”

陆铭决定,把这件事交给浮屠来处理,浮屠怎么说也是西京的底下王者,想必这点事情,他会办好的。

黄毛一听,大马金刀的往椅子上一座,堵住门口说道。

“很好,老子就在这等着,一会要是等不到钱,老子先把你剁了,在把那两妞给轮了。”

陆铭一笑道:“没问题。”

随后他拉着薛冬妮的手,来到自己吃饭的地方坐下,李薇颤颤巍巍的坐在薛冬妮身边。

“最近学习怎么样?”陆铭向薛冬妮问道。

薛冬妮心中有事,苦着脸说道:‘陆哥哥,你还有闲心打听我的学业,眼下这么多钱,可怎么办?”

薛冬妮并不知道陆铭的真实身份,一直以来,她只以为,陆铭是哥哥的好朋友而已。

并且,陆铭的一切,都不像个有钱人的样子,薛冬妮也不认为陆铭能找来那么多钱。

“不用担心,这件事,哥哥帮你解决,实在不行,我身边这位美女,可是一位老总,身家过亿,让她出这份钱也没问题。”

陆铭看着霍雨桐打趣道。

霍雨桐一笑,只要陆铭有需要,别说几十万,就是几百万几千万,她也会立刻想办法弄到。

不过她知道,以陆铭的本事,根本轮不到她帮忙,也就只是笑了笑。

薛冬妮一听,苦着脸说道:“陆哥哥,我和这位姐姐也不认识,怎么好意思让人家帮忙。”

这时,一直沉默的李薇忽然说道:“陆先生,这位姐姐,你们只要帮了我,我男朋友周转过来,一定会还给你们的。”

他并认识陆铭,也不认识霍雨桐,只是听见薛冬妮这样称呼他们而已。

听见两人肯帮忙,李薇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开口相求。

她可是有把柄在人家手里,还不上钱,**一经公布,她就没脸见人了。

陆铭听了,摇了摇头,对李薇的愚蠢深深感到惋惜,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到现在还想着你的男朋友,难道你看不出来,你男朋友是对你下了个套吗?”

李薇一听,脸色立刻涨得通红道:“这不可能,逸凡是绝对不会骗我的。”

陆铭听得差点吐血,这么明显的事实,这丫头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你男朋友没骗你,为什么在还款的时候,找不到人呢?”陆铭继续说道。

李薇立刻说道:“那只不过是他公司有事,忙着生意而已,他怎么可能骗我,我绝不会相信的,你不要诋毁他。”

看着李薇如此言辞激烈,陆铭彻底傻眼。

哎!

陆铭叹息了一声,要不是此时牵扯到薛冬妮,他掉头就走了,这样的蠢女人,让她继续受骗就是了。

霍雨桐也是一脸无奈,这个丫头,真的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薛冬妮的脸上,也出现了不悦的表情。

陆哥哥好心帮忙,开导她,她却这样偏激的说话,让她也有些下不来台了。

懒得在搭理这个蠢女人,陆铭开始薛冬妮闲聊了起来。

而堵在门口的黄毛,带着冷笑看着陆铭几人,打算一会等不到人送钱来,就先收拾了陆铭,再把那两个丫头带走。

大约二十分钟,浮屠赶到,带着一个手下走进了面馆。

“陆先生。”

浮屠理都没理门口几个黄毛,连忙和陆铭打了个招呼。

陆铭点头。

浮屠旁边的那个男子,他也认识,黄巢的死忠之一,那晚也是陆铭救了的三个人之一。

“发生了什么事?”

浮屠来到陆铭身边,躬身问道。

陆铭一指门口的几个黄毛,说道。

“我一个朋友,受骗借了他们的高利贷,五十万一个月成了七十五万,偿还不起,他们就用**威胁,这事你看怎么办?”

“那陆先生的意思?”浮屠询问道。

“这笔钱呢,我朋友是不打算还了,他手里的照片,也要彻底删除,要是散播出去一张,你自己就去追随黄巢吧。”陆铭淡淡说道。

浮屠立刻一点头道:“没问题陆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浮屠就怕自己会错了意,办砸了差事,所以才多嘴问了一句,现在,既然陆先生拿出了章程,他按章程办事即可,那没什么好说的。

而一群黄毛的头领,听到陆铭居然说钱不想还了,立刻炸了毛,跳起来叫嚣道:“搞了半天,逗老子玩呢,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

说着,他从腰里掏出一把匕首,气势汹汹的看着陆铭几人,身后的几名小弟,也从身后摸出各种凶器,大有一言不合,就要陆铭等人躺下的意思。

薛冬妮和李薇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两人缩成了一团。

霍雨桐还好些,在生意场上,见惯了风浪,再说,在陆铭跟前,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也只是稍微紧张了一下就放松了下来。

陆铭一看几人的动作,对着浮屠一笑道:“你这个西京道上的大哥,有点名不副实啊。”

浮屠羞愧的低头道:“让陆先生见笑了,我先去办事。”

“去吧。”陆铭一挥手,把这件事交给了他。

浮屠来到为首的黄毛跟前,缓缓说道:“你们跟谁混的,说出他的名字。”

为首黄毛狞笑道:“你管我跟谁混,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浮屠一皱眉,这几个人只是社会最底层的混混,不认识他也很正常。

浮屠的意思,说出他们的老大,他打个电话,把这事轻松的解决了,给陆先生留一个好印象,和几个小青年动手,他脸上实在不好看。

不过,既然对方不肯合作,那他就没有办法,这皮肉之苦,是他们自找的。

浮屠随即往旁边一让,跟在他身后的大汉,立刻一个箭步向前,一拳就砸向为首的黄毛。

黄毛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挺匕首,直接就朝大汉当胸扎去。

大汉是黄巢捡来的孤儿,在黄巢的死忠中,排名第七,所以叫黄七。

他被黄巢这个后天高手**近十年,跟随黄巢经过大小阵仗不知多少回了。

前几天,又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虽说只是外家境界,但就是一般的内家高手,在他面前也不敢大意。

对付这几个小毛贼,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了。

只见黄七左手抓住匕首,右拳毫不停顿的轰在了黄毛的胸口。

“砰”的一声,黄毛被轰的临空飞起,重重摔在地上,当时就一口血吐了出来。

扔掉匕首,黄七冲向后面几个目瞪口呆的黄毛,犹如虎入羊群一般,三拳两脚就把几人撂翻在地。

一众黄毛躺在地上,不住的**,不是肋骨骨折,就是手断脚断,一片惨不忍睹。

尤其是为首的黄毛,被黄七一拳轰中胸口,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他们,哪里是黄七这种经过生死搏杀,打拼出来的武者的对手。

这一拳直接轰的他五脏重伤,要不及时送医,随时有生命危险。

黄七风卷残云般收拾了几个黄毛,便又默默来到浮屠身后站定。

这时,浮屠来到为首黄毛的身前,缓缓说道:“现在,能说出你们老大是谁了吗?”

小说《掌门让杂役弟子少年给老祖倒酒》 第19章 谁都别想走 试读结束。

掌门让杂役弟子少年给老祖倒酒推荐指数:★★★★★,看了掌门让杂役弟子少年给老祖倒酒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掌门让杂役弟子少年给老祖倒酒这本小说叙事清晰,文笔中成,环环紧扣,在这个平台里算是比较不错的现代言情小说,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