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寒王独宠:逆天特工妃

时间:2020-10-03 09:18:25来源:青年文摘

寒王独宠:逆天特工妃

《寒王独宠:逆天特工妃》精彩章节推荐

凤九歌回到凤府的时候,凤府一如往常,毫无异样。

真是讽刺,凤九歌作为堂堂的凤府嫡出大小姐,竟然无人关心她的下落和生死,除了正在闭关修炼的家主凤啸天,每个人都把凤九歌当成凤家的污点和耻辱,巴不得她早点消失。

但她现在不是以前的凤九歌了,她绝不允许这种无视和鄙夷再次落在她的身上。

凤九歌抱着小白——她在迷雾之森收服的神兽——站在了凤府大门前。

凤玲珑正带着侍女打算出门看花灯,她今天心情很好,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可当她看到凤九歌时,笑容便僵在了脸上。这真的是凤九歌吗?明明是熟悉的身影,为什么气场却如此陌生?

虽然凤九歌的衣衫有些脏乱,但是却掩不住她的绝色半分。

“凤……凤九歌?”凤玲珑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脱口而出。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凤玲珑的脸上,凤玲珑竟承受不住强劲力道而整个人倒在地上,“噗”地喷出一口血,两颗门牙掉了出来。

“这一巴掌,打你不知尊卑,直呼长姐姓名。”凤九歌逼视着凤玲珑,一双明眸闪烁着洞穿人心的尖锐和锋芒。

星沉大陆尊卑等级秩序极为森严,尤其强调嫡庶有别。庶出妹妹如若直呼嫡长姐姓名,将被视为大不敬。往日的凤九歌没能得到妹妹们的尊重,但现在不一样了!

凤玲珑不甘地捂着脸,气得满面通红。凤九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她打倒在地,害得她狼狈不堪,这让她以后的脸面往哪儿搁?

她气急败坏,指着凤九歌大骂:“你竟然敢打我?我还轮不到你这个废物来教训!”

“是吗?”凤九歌似笑非笑,伸出手去……精准地掐着凤玲珑的手腕并反手一掰!

“咔嚓”。

随之而来的是凤玲珑的一声惨叫,她的手顿时与手臂脱节,软绵绵地垂了下来!

“目无尊长,该罚。”凤九歌冷声道。

嘶——

看起来好痛。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惊疑地动了动自己的手,确定断的是凤玲珑的手而不是他们的手。

一刻钟前四小姐凤玲珑还风光无限,现在在地上捂着手痛得打滚。

再看凤九歌,她亭亭玉立傲立门前,哪里还有往日的软弱与怯懦?

凤九歌没有再看地上哭嚎的凤玲珑,皎洁月色下,她轻轻昂首,转身离开。

她回到住处,刚安放好已经睡过去的神兽小白,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喜的娇呼。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凤九歌柳眉微挑,目光冷冷地看着来人,正是指使猥琐大汉毁她清白的三小姐,凤嫣然。

只见凤嫣然小跑着赶过来,脸上神情迫切,仿佛非常渴望见到凤九歌,光滑的额头上甚至因为疾跑而沁出了晶莹汗珠,看起来十分焦急、十分担心。

凤九歌内心啧啧称奇,看来这个白莲花的段位比较高!明明心里恨不得凤九歌去死,可还是装得“姐妹情深”,表面功夫滴水不漏。

凤嫣然快步上前,牵起凤九歌的手,语带娇嗔:“姐姐,你怎么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真是让嫣然好生担心。”

你要演戏,我才不奉陪呢。凤九歌并不搭理她,将她的手甩开,还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好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凤嫣然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凤九歌现在会发脾气了?

但看着凤九歌现在脏乱的模样,她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险。

“唉呀。”只见她上下打量着凤九歌,掩着小嘴发出一声惊呼。“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头发凌乱、衣衫不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遇到两个恶心的流氓。”凤九歌语气不咸不淡,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

凤嫣然自以为奸计得逞,看着凤九歌面无表情,以为她失去贞洁之后已经心如死灰了。

没有清白的女人只能沦为行尸走肉,以后老家主的宠爱、太子的婚约这些好处,都属于她凤嫣然!凤嫣然内心窃喜,但脸上却是一副震惊的表情:“啊,怎么会这样!”

她再抬眸时,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已经有晶莹泪水在打转:“姐姐一个柔弱女子,怎么敌得过两个流氓……姐姐,我们都理解你是被迫的。在妹妹心里,姐姐永远是凤府尊贵的长姐!”

她双目含泪,一脸真诚地看着凤九歌。

“你在说什么?”凤九歌冷笑一声,“区区两个小流氓,怎么敌不过?”

凤嫣然一愣,揉揉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们还告诉我,是有人指使他们这么做的。”凤九歌双目如炬,逼视着凤嫣然,“而这个人,就是正在我眼前演戏的‘好妹妹’。”

凤九歌上前一步,附在凤嫣然的耳边,语气冰冷令人心颤:“凤嫣然,要玩就玩点儿高级的。这么下三滥的手段,让我看不起你。”

语毕,凤九歌将呆若木鸡的凤嫣然扔在原地,径直地走回院子,干脆利落。

凤嫣然看着凤九歌远去的身影,双眼充满了愤恨的红丝,红唇被咬的泛白。凤九歌不就是一个没有灵气的废物么,凭什么看不起她?!

不过,她究竟是怎么敌得过两个身强体壮的大汉的?凤嫣然怎么也没想明白,恨恨地瞪了凤九歌的住处一眼,不甘心地离开。

小说《寒王独宠:逆天特工妃》 第2章 我看不起你 试读结束。

《寒王独宠:逆天特工妃》免费文案分享

瞬间景色变幻,周围已经变回了凤九歌住处的模样。

小白重新变成一只小兽,它摇了摇尾巴,颇为无奈:“我身体里的毒有异动,不能长时间开启灵气空间。”

它其实是可以自己炼药的,可实在是中毒太深,现在即使它炼药,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也很差。目前只能依靠现成的丹药了。

凤九歌感到有点抱歉,她沉浸在修炼之中,差点儿忘了小白体内还有剧毒。她如果要继续修炼,就要先把小白体内的毒素给清除掉。

凤府中有专门炼制丹药的地方,凤九歌想,那里应该有适合小白的丹药。

凤府专门设有炼丹房,给族中子弟炼制丹药用。凡族中子弟有需要用丹药的,亦可以到此来取。

凤九歌来到炼丹房门口,刚想进去,便瞄到里面有一队人正要往外走。

一位穿着华丽的妇女在丫鬟的陪同下走出来,嘴里还大声地骂骂咧咧:“老天真是不长眼,我家玲珑身娇体嫩的,挨那两巴掌还了得?给我见到那个不长眼的凤九歌,我非剥了她的皮!”

凤九歌抬眼一看,是凤玲珑的娘亲,三叔的妻子慕容兰。

“我家玲珑乖巧懂事,善解人意,平时对人多体贴啊,你们说是吧?”

是你个头!丫鬟们脸上的表情无比难看,但还是支支吾吾地附和:“是……是……”

这一切都被凤九歌看在眼里,不禁觉得好笑。乖巧听话?亏她说得出口。凤玲珑平日里在府中横行霸道的作派,不正是跟她学的吗?自从老家主闭关之后,这娘俩作威作福更甚从前。

单看今日她来炼丹房取丹药的阵仗便知道了,十几个丫鬟仆人,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个檀木箱子,看这数量俨然是将炼丹房的丹药掏空了。

丹药可是要用灵气炼制的,就算是整个大玄国三大家族之首的凤家,储备也不多,尤其是高级丹药更稀少,若非重伤一般都不会用。

凤玲珑所受的伤,用中级丹药调理便已足够,慕容兰却贪得无厌,直接将丹药全部拿走了,这让小白怎么办?

凤九歌柳眉微皱。

“这个肥女人哪里是拿丹药啊,简直是扫荡!”小白趴在凤九歌的肩头,恼怒地瞪着他眼中的肥女人慕容兰。

凤九歌很清楚,现在自己的灵气还弱。如果此时公然跟慕容兰过不去,那就等于得罪三叔。以她目前的能力,还不足以和三叔抗衡,她必须收敛锋芒。

但是,她也不能就这么放过慕容兰。

“小白,准备上场。”

主人要玩什么?小白虽然不知道主人葫芦里卖什么药,但还是乖乖地等待好戏开场。

凤九歌从拐角处走出,“不经意地”出现在慕容兰面前。

她盈盈下拜:“给婶婶请安。”

守礼节,有分寸,姿态优雅,凤九歌表现完美。丫鬟仆人们面面相觑,这是凤大小姐?这不卑不亢的气场总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

慕容兰向来没有正眼瞧过凤九歌,更没有将凤九歌放在心上。一想到是凤九歌害得她女儿脸被打肿、手腕骨折,她就怒火冲天。

“好啊你个凤九歌,几天没见蹬鼻子上脸了是吧?仗着老家主疼你,你就胡作非为,伤害我家玲珑!老娘今天就要好好教训你!”慕容兰指着凤九歌的鼻子破口大骂。

眼看慕容兰的手指都要戳到凤九歌的鼻子了,丫鬟们都为凤九歌默默叹息,慕容兰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暴躁,以前也没少虐待凤九歌,看来今天凤九歌又在劫难逃了……

可凤九歌淡定自若,神色如常,似乎刚刚慕容兰的话都是耳边风,一点儿都没能影响到她。

她越云淡风轻,越将正在暴跳如雷的慕容兰反衬得像个跳梁小丑。

“敢问婶婶,九歌做错了什么呢?”凤九歌再抬眸时,眼神锐利直指人心,逼视着慕容兰。

哇,大小姐疯了,居然敢这么质问三夫人慕容兰?丫鬟们心惊胆战。

“你!”慕容兰完全没想到凤九歌敢顶嘴,更加火冒三丈,气得撸起袖子,“你打了我女儿凤玲珑!”

凤九歌微微一笑,笑意中带着点冷意。丫鬟们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大小姐的气场也太强了。

凤九歌不慌不忙,轻启朱唇:“婶婶,凤玲珑不仅是您女儿,也是我妹妹。我身为嫡长姐,有教导之责。昨夜她直呼嫡长姐姓名,众人有目共睹。她行事不合礼制,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该罚?”

嫡长姐这三个字,无形中重重地锤在慕容兰的头上。她,凤九歌,不再是废物大小姐了,而是拥有绝对地位优势的嫡长姐!

“你……你……”凤九歌今天怎么这么伶牙俐齿了!最可恶的是她确实没有说错,有理有据,心虚的慕容兰骑虎难下,支支吾吾了半天愣是答不上来。

主人真厉害,动动嘴皮子就行了。小白趴着看戏,内心暗爽。

凤九歌轻轻戳了戳它,低声吩咐了小白几句,没有人注意到,凤九歌肩上的小白瞬间不见了。

突然,一道白影掠过慕容兰,丫鬟和仆人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一花,手中的檀木箱子都掉在了地上,瓶瓶罐罐都掉落出来,丹药洒了一地。

“快!快捡起来!”慕容兰大惊失色。

丫鬟们倒是想捡,可是那道白影在地上跳来跳去,它经过的地方,高级丹药都被一扫而空,丫鬟们哪里来得及。

“挨千刀的野猫!”慕容兰一脚向白影踩去。

居然叫我堂堂神兽野猫?小白迅速将一个瓷罐甩到慕容兰脚下。

慕容兰踩到瓷罐,脚一打滑,身体前倾,硬生生脸着地,“啪”地摔了个狗吃屎。

瓶瓶罐罐的碰撞声,慕容兰的尖叫声,丫鬟仆人们的吵闹声……炼丹房前鸡飞狗跳,人挤人,人撞人,各种嘈杂声音混在一起,乱成了一锅粥。

凤九歌装模作样地喊:“婶婶,我去帮你捉野猫哈。”

然后,她便悠哉游哉地离开。当初贪心拿这么多丹药,现在您可就慢慢捡吧!

后来仆人们都在私底下偷偷议论,那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三夫人慕容兰灰头土脸地带着丫鬟们,在炼丹房前捡东西捡了一天,回房后三夫人腰都要累断了。想不到飞扬跋扈的三夫人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仆人们更加津津乐道。

而现在,凤九歌回到住处时,小白正在检查着从慕容兰那里拿来的丹药。

“高级金乌丹,高级生骨丸,高级活络丹……不错,凤府真有钱。”小白感叹,“虽然还不能清除我体内的毒素,但足以稳定一段时间。”

“那就让我们抓紧时间修炼吧!”凤九歌盘腿坐下,闭上眼睛调动灵气,等着小白开启灵气空间。

随着她锋芒渐露,一定会有更多麻烦找上门来,她必须要更快地变强!

突然院中风起,风摧大树,惊飞燕雀,房门一开一合,一个身影倏地闪进房中!

瞬间风静树止,四周安静如常,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唯凤九歌脖子处一凉,一把寒意逼人的短剑正抵着她雪白的肌肤。

一阵浓重的血腥味霎那间弥漫开来!

小说《寒王独宠:逆天特工妃》 第4章 贪心的肥女人 试读结束。

寒王独宠:逆天特工妃推荐指数:★,看了寒王独宠:逆天特工妃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寒王独宠:逆天特工妃的剧情主线很好。人物的刻画非常形象。仅仅是一个普通人角度,字里行间刻画出一个温馨的氛围。作者现代言情大大加油 快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