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封神从买女主开始

时间:2020-10-03 09:16:23来源:青年文摘

封神从买女主开始

《封神从买女主开始》精彩章节推荐

“行啦,别看啦。再看你们也上不了啊。”男人说着,从耳朵上拿下一根夹了很久的香烟,旁边的小弟一看,赶忙掏出打火机凑上去点燃。男人抽了一口,在这狭小的空间中突出一团白雾,他扫了扫眼前这十几个举着烟斗,龇着黄牙侃侃而谈的光棍汉,不耐烦的催问:“你们商量好了没啊,赶快出价吧。”

十几个光棍像是没听见,都直勾勾的盯着男人身边的少女,眼神像是一把刀子,恨不得从少女的身上挖下来一块肉。

少女跪在屋子里的破床上,面带惊恐,浑身颤抖着,嘴巴用胶带封住,手和脚也都被反绑在身后,绳子在皮肤上勒出一道道血红的印子,右手上还带着个古怪的环。她身上的衣服被剥在一旁,只剩下白色文胸。昏黄的灯光晃在少女白皙如雪的肌肤上,映射在光棍汉迷离的瞳孔中。

在这种经济落后,交通不便的山村中,这一幕很常见。总有一些人,会把外面世界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运到山村卖,当然有时候是物,有时候是人。当然,在这些泯灭人性的“中间商”眼中,人和物都是商品。而在山村中,缺女人的男人太多了,“供销对接”。

这座小破屋是这些人做交易常来的地方,在这里,光棍们见了太多各种各样的女人,她们长相不一,身材不一,唯一相同的,是她们脸上的惊恐。大多时候,这个屋子里最常交易的无非就是别村的女人,毕竟农村女人更好骗一些。顶多惊艳一点的,就是一些刚踏入社会的女学生。但今天的这个,可以说是极品了,再度刷新这群光棍对女人的认知。

男人吸了口烟,看了一眼少女,眼神中带着万分的可惜。他是第一次干这行,准确的说他不是干这行,这次是受人委托……

他摇了摇头,赶忙把目光移开,落在这群饥渴的光棍汉身上,他们激烈的讨论着,话语间时不时蹦出“干”、“白”、“爽”等字眼,让男人愈发心烦。他把烟头往床头一戳,大声地又问:“到底有没有人买啊!不买我去下个村了啊!”

一个大胡子犹豫了一下,咬了咬满嘴的黄牙,说:“我家有二十几只羊……”

没等大胡子说完,男人直接把手一抬,打断了他的话:“别整那些没用的,羊啊牛啊猪啊什么的在你们心里是个宝,在我这屁都不是!这么远的山路你说我怎么带啊?我要的是钱!钱!懂吗?”

一个贼眉鼠眼的小伙子举高了手:“刚好前几年我存了点钱,我出一万!”

另一个长的猥琐得让人看一眼就想揍的光棍狠了狠心,说:“那……那我把地卖了,我凑乎凑乎能出两万!两万该行了吧,我记得上个月刘老汉娶了个女大学生也才花一万五……”

……

声音越来越激烈,价钱也越抬越高,一个四五十岁的光棍越听越心急,一想到这样的女娃被别的男人上他就心痒痒,他急了,拉着自己的几个狐朋狗友,说:“要不咱们几个凑凑吧,凑个七八万,说实话,这辈子能上个这样的女人,也没白活。”

其中一个朋友愣了:“咱们这么多人,她一个……能行吗?”

另一个朋友又说:“没听说没有耕完的田,只有累死的牛吗?我看这个方法行,咱们凑。”

四五十岁的光棍兴高采烈的高喊:“八万!”

八万的价格用金钱的重量把所有的声音都压低了,渐渐的,没人说话了,他们都把目光投向了男人。男人摸着下巴的胡茬,问:“八万?没有比这更高的了?”

一片寂静。旁边的小弟忍不住了,他说:“大哥,这可是天途集团的千金啊,就八万?八万我也行啊!”

男人冷哼一声,说:“你要是真觉得你有命享受,那我卖给你也行。你以为咱们这趟是来赚钱的吗?”

小弟想起天途集团的手段,不敢说话了。

男人起身,怜惜的摸了摸少女**的脸庞,少女吓得身体一颤,看她身上血红的痕迹,显然没少吃苦头。男人问:“就八万了?没人了?”

周围开始传出叹息声,叹息声越响,那个四五十岁的光棍就越激动,他死死的盯着少女,脑海中已经不知道把她染指了多少次了。

“等一下。”一个清朗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那是一个少年,看上去十六七岁,明眸皓齿,穿一袭干净的白衣,和这个破旧不堪的村庄格格不入。

男人低头问一个光棍:“他是谁?”

光棍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少女身上移开,说:“不知道从哪来的野小子,没爹没娘的。”

男人笑了,调侃道:“怎么,这么小就想着讨老婆了?晚上一个人睡不舒服啊?”

周围的光棍一听哈哈大笑。少年像是没听见,自顾自的说:“刚刚路过,看到这个女孩,我很喜欢。”

男人问:“那现在最高有人出八万?你能出多少?”

“这个。”少年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项链递给男人。

男人接过项链,项链的吊坠是块漆黑的石头,在灯光照耀下,诡异的泛着红光,像是升腾的火焰,石头上刻着几个不知是哪个朝代的文字,勉强能看出其中两个大字是“龙将”。

凭男人的在珠宝界的阅历,也难以猜出这块石头的材质,但他能摸出,这项链的链子是纯金的,不管吊坠是什么材质,光这链子的价值都要远远高出那八万块钱。

男人把玩了一会,说:“你这项链从哪搞的?”

少年面无表情,淡淡的说:“你问多了。”

男人诧异,平常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他抬头看向少年,刚好和少年的眼神对上,刹那间少年眸子中的沧桑浩瀚席卷了男人的心。男人赶忙回神,他难以想象这个年纪的孩子的眼神中竟然会有这些东西。他想起刚刚村里光棍对这个少年的说法,又加上这神秘的项链,立马产生了这小子不是常人的心理。

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项链,又扭头看了看床上的少女,在众光棍的鬼哭狼嚎中说:“那行。这女的是你的了。她手上那个环是用来封印她的神赋的。也许你们山里人不知道神赋是什么,我也不想解释,反正她一旦解开神赋,你们一个村的人都不够她杀的。同样,如果她敢私自解开封印的话,她手上的环会直接刺入她手上的动脉,直接暴毙。”

少年听似没听,打了个哈欠,点了点头。

小说《封神从买女主开始》 第1章 这个女孩我喜欢 试读结束。

《封神从买女主开始》免费文案分享

回去的路上,两人依然是一路无言,本来楚知倾都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了,但是林戒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帮楚知倾在前面踢石头,有时竟然还哼起了歌。楚知倾忍不住了,打算打破寂静:“你刚刚……用的是神赋?”

“不是。”林戒头也不回,自顾自的走着。楚知倾真的好奇难道他就不怕自己直接跑了吗。

“那你刚刚怎么那么强啊?”楚知倾说。一个手无寸铁的毛头小子,连三分钟不到直接放到几个成年大汉,没点特殊本事谁信?

“习惯。”林戒伸出手,揉了揉拳头,“从上辈子就一直这么强。”

这么一说,楚知倾更无法理解了:“上辈子?”

林戒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天空,面色深沉的说:“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我原本的那个世界,以修炼源气为主。在那个世界,我本是幻灵王朝一个小小的文官,后来爱上了一个女孩,她是幻灵王朝的公主,为了能和她在一起,我花了十年登上了那个世界的顶峰,足以问鼎天下,后来我成为王朝的最高将领,被封为龙将,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抗千万敌军,但造恶人陷害,设计让我传到了这个世界……我来到这里后,年龄和修为都退了一大半……你不会懂这种感觉的,本来努力一生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突然就像是梦醒了一样,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

说到这,一直脸色平静的林戒也紧紧的握住了拳头:“那群卑鄙小人!他们杀不了我,就想着把我除掉……我离开了我本应毕生守护的国家与爱人!让我这里活活受罪!”

楚知倾看他反应不对,心思敏锐的她立马知道这肯定是触及到他心中的伤口了,她赶忙转移话题:“哦,我说你怎么那么强,原来是大将军啊……你们的世界靠修炼,我们这个世界主要靠提升自身的神赋,哎,你知道神赋吗?”

林戒长呼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神赋,他倒了解一点。

“神赋”,顾名思义,就是神赐的天赋,就是有些人天生体质不同,拥有一些与常人不同的能力,或控制火焰,或控制雷电,或化身为猛兽,能力各不相同。即便是林戒所在的这个偏僻小山村里,总有一些机构或组织过来对年轻一代的人进行检测,如果觉醒了神赋,那就会被这些机构或组织挖走,进行培养。

但农村里能觉醒神赋的人太少了,因为神赋这种东西和遗传病一样,是大概率遗传的。在千百年前,这个世界就被拥有神赋的人控制着,而他们的子孙后代不出意外的话,都会继承相同的神赋,形成一个大家族,大家族发展、聚集,就会形成大都市。而这些山村或其他落后的地方,基本就是生活着一些没有神赋的普通人,他们早已从祖辈开始就已经被世界所淘汰了,除非出个意外自己的孩子觉醒了神赋,才能做一次人上人。但这种概率还不如中彩票。

神赋各不相同,也就有了强弱之分。强的神赋者被人尊敬,而弱的神赋者和常人无异,比如林戒就见过他们村曾经有个觉醒神赋的孩子,他的神赋是尿尿多,平常一尿床家里就发大水,和别的孩子比谁尿的远从来没输过。但这种神赋是没有价值的。

“你的神赋是什么?”林戒这样想着,突然想起卖楚知倾的那个男人说的话,她也是有神赋的,只是被封印了。

“我是天途集团的大小姐,我们一个家族都是同一个系的神赋。那就是【神罚】系,很强大的哦。”一说起神赋,楚知倾就高傲的扬起了头。

林戒皱了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一直说天途集团,怎么?你们家的集团很厉害吗?”

楚知倾声音越来越有气势了:“那你说,我们家族可是可是这个世界前五百强呢!”

林戒一笑:“才前五百啊,我听你说话那气势,还以为是第一呢。”

楚知倾急了:“你懂什么啊!你知道这个世界上的神赋家族大大小小加在一起有多少吗?几千万个啊!前五百已经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横着走了好吗?”

林戒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楚知倾,疑惑的问:“你不是横着走吗?怎么到山里当我媳妇了?”

一说到这,楚知倾的说话的语气立马低了下来:“我也不知道。从学院里刚出门和闺蜜买了点零食,闺蜜突然说要去厕所,我就在外面等,突然眼一黑,等醒来就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扒了送到了这里。”然后她摇了摇手上的环:“还把神赋封了。”

林戒说:“你家势力这么大,那些人还敢动你,显然他们背后的势力也不同寻常。”楚知倾点头,表示认可。但林戒下一秒话锋一转,让楚知倾一愣:“那我这是买了个媳妇,还是买了个麻烦呢?我娶了你,也就意味着惹到了两股强大的势力。”

楚知倾慌了,她现在人生地不熟的,还没有神赋,要是这时候林戒也不要她了,那她不就成了别人眼中待宰的羔羊。刚刚经历过得事情她可不想再来一遍。

林戒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对楚知倾说:“你不是一直想跑吗,现在跑吧。我可不想有一天被你家族的人找上门来,听你那说法,我可能死无葬身之地了。上辈子为了一个女人竖了成千上百个仇人,征战多年,这辈子我只想当个农民,不想让手再染上血了。”

楚知倾赶忙嘟起嘴巴,装起可怜:“人家错了嘛,我不该跑的。你要是现在不要我了,那群光棍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求求你了。你留下我,要是我家族真的找上来了,我帮你解释,那时候你就是我们家族的恩人了,封你为座上宾,给你很多钱……”

林戒嘁了一声,说:“我才不稀罕。还是少惹麻烦为好。”说完,转身就要走。

楚知倾急了,看着林戒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银牙一咬,冲着林戒打的背影大声喊:“老公,不要抛下人家。”

“老公”这二字让林戒浑身一颤,他心中像是有霹雳闪过。他看着楚知倾,脑海中像是掀起了狂风暴雨,将所有尘封的记忆击碎,碎片在脑海飘荡,最终汇集成了一个女孩,她有着和楚知倾一样的面孔,朱唇粉面,穿着厚重的衮服,长长的后摆倾撒身后,绣有一只凤凰绕身而飞。

她轻轻弯下腰,胳膊放在书桌上,衣袖滑落,露出一截白藕似的玉臂,纤细的手指撑住小脸,看着林戒微微入神,突然开口:“相公。”林戒惊的手一抖,手中的书差点没掉,他惊慌失措,头上一滴冷汗滑落,连声说:“公主殿下,这……这不可乱说……这……”

女孩笑了,恬静如画,她轻轻把脸凑近林戒,一时间,呼吸可闻,林戒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停止跳动。她轻启丹唇:“‘相公’这二字……是为何意?”

林戒屏着气,沉吟道:“一个……短可伴予朝朝暮暮,长愿同予生死相依的人吧……”

女孩起身,修长睫毛低垂,清澈如水的眸子看着面前这个大气也不敢出、将目光死死锁在书上的少年,说:“汝说,我会有一个相公吗?”

林戒也赶忙起身跪下,低着头,说:“会的,公主。您在等他,他亦在找你。”

……

“喂!你怎么这样啊,人家女孩子都那样说了,你竟然走神?”楚知倾刚刚叫完,羞的脸红到耳根,低着头不敢看林戒。但她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林戒的反应,一抬头,发现林戒正在原地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楚知倾红着小脸跺了跺脚:“哼!男人都是这样!一个个开始追的时候说的比谁都好听,一遇到麻烦了,就抛下不管。你敢说,你买我不是图我身子?”

林戒的步伐一滞,转过身,看向楚知倾,满脸的认真:“你多虑了。我卖你单纯是因为你和她很像,我不想让别的男人玷污她,仅此而已。”

楚知倾一愣,她犹豫了一下,问:“你一直说的她,是那个公主吗?”

林戒点了点头,而后看着星空,无奈的叹了口气。

楚知倾的脑瓜灵光一闪,赶忙说:“你刚刚说你只想当个农民,不愿意再染上鲜血,难道你这辈子就打算这么过去吗?”

这一句把林戒问懵了,他疑惑的问:“那不这么过还能怎么过?”

楚知倾一脸正经:“你上辈子是个大将军,威风凛凛,以一敌百。虽然被恶人陷害,来到这个世界,但你就这样认命了?就这样每天混吃等死,窝窝囊囊过一辈子?你难道就不想再回到巅峰吗?你曾经可以征服那个世界,那你也可以征服这个世界啊!这是神赋所统治的世界,你虽然没有神赋,但你的修为,不就是最强的神赋吗?”

林戒嘴角抽了抽,显然不知道楚知倾在发什么疯。

楚知倾继续说:“你不是还想见到那个她吗?不是还想回到自己原本的王朝吗?这个世界排名前几十的神赋,可都是具有着逆天改命的能力,也许总有个神赋可以让你回去。”

话音未落,林戒的兴趣立马被吸引。确实,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仅限于这个村子,至于神赋,那也只是懂一些皮毛,真正强大的神赋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在自己原本那个世界,修为最高者,足以翻手覆海,运指移山,哪怕是穿越时空,也不过举手投足之间……

也许这个世界的至强者,也有这种能力。

楚知倾说完,看到林戒半天没说话,看来她是不可能说服他带自己出去了,她自己一个人跑出去又不可能,先要摆脱这种生活,只能期待自己家的集团能早点找到自己了。

但突然她感到头顶一阵温暖,她抬头,看着林戒把手放在自己的头上,轻轻的抚着,他说:“你很聪明,知道怎么吸引我。但太聪明的女孩子,会痛苦的……你说,我真的可以再回到原本的那个世界吗?”

楚知倾惊喜地抬头,说:“不去尝试就肯定没有可能。”

小说《封神从买女主开始》 第3章 从上辈子就这么强 试读结束。

封神从买女主开始推荐指数:★★,看了封神从买女主开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封神从买女主开始小说生动形象,对女主的描写简洁明了,章节剧情紧凑。描写细腻,深入人心。人物关系,性格,立场,明确,易懂。使这本小说更生动形象,具体。圆满的结局,更给这本小说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五星好评!!!作者大大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