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女配她美貌动人

时间:2020-10-03 09:14:59来源:青年文摘

女配她美貌动人

《女配她美貌动人》精彩章节推荐

时值四月,天气逐渐转暖。

丫鬟巧月看着正在喂鱼的霜霜,轻声道:“姑娘,现在日头有些大了,若不然咱们到屋里歇会儿?”

霜霜抬起头:“无妨。”

饶是伺候惯了霜霜,可此刻看着霜霜的脸,巧月还是忍不住呼吸一滞。

霜霜生的极美。

她的皮肤很白,在日光下几乎有一种脆弱感,她的眼睛水雾蒙蒙,不动声色间就把人的魂儿给勾了。

巧月挪不开眼睛,她觉得自家姑娘比京城里所谓的第一美人要美多了,她想起方才宴会上那些世家贵女瞧见自家姑娘时惊讶的样子,越发肯定了自己的观点。

巧月想只是因为自家姑娘没怎么露过面,这才名声不显。

说起这个,巧月就想叹气,她们姑娘这还是第一次出门参加宴会。

霜霜是庶女,一直不得夫人待见,巧月一直伺候着霜霜,自然看得出来夫人的心思,夫人无非是忌惮霜霜的美貌,怕把她亲生女儿给压下去,这才一直拘着霜霜不让霜霜出府。

也不知夫人这次怎么忽然转了性,带了她们姑娘参加宴会。

巧月想了想道:“姑娘,你好不容易出门一趟,不如去前头同那些贵女结交结交。”

前面那些贵女正在听戏赏花,她们姑娘却躲在这僻静的池塘旁喂鱼。

而且前头除了贵女还有不少官眷夫人,她们姑娘也及笄了,是时候找门合适的亲事了,夫人自然是指望不上了,若是姑娘能得了那些夫人的青眼就好了。

霜霜摇摇头:“在这里喂鱼挺好的。”

巧月心道也是,她们姑娘一向胆小,这还是头一次参加宴会,自是有些不习惯,她就没再说话。

一时安静了下来,霜霜又捻了些鱼食扔到池塘里。

霜霜看着水面上有些模糊的倒影叹了口气,虽然还是这张脸,但她已经不是霜霜了,她穿成了书里和她同名的恶毒女配。

这是一本甜宠文。

文中的女主裴嘉宁是承恩伯府的嫡女,不仅生的甜美可人,而且心地善良,文中几乎所有的男角色都喜欢她,男主也不例外,整本小说写的就是男女主的甜宠日常。

至于小说中的恶毒女配霜霜,则是裴嘉宁的庶妹,女配也喜欢男主,她费尽心思给男女主制造误会,甚至陷害姐姐裴嘉宁,结果反倒让男女主更快地在一起,也让男主越发厌恶她。

最后,女配下场凄惨,她被嫡母嫁给一个年逾五旬的富翁做继室,受尽虐待,病死在风雪天里。

想到女配的结局,霜霜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霜霜想只要她以后远离男女主,安安生生地过自己的日子,应该就没事了。

一旁的巧月狐疑道:“姑娘,您怎么了?”

这么热的日头,怎么还打了个哆嗦呢。

霜霜回过神来:“没事,是鱼食没了。”

“这鱼食本就不多,奴婢去取一些回来吧,”巧月说着就出去取鱼食了。

等巧月走后,这处本就僻静的池塘越发僻静了,霜霜倚着栏杆出神。

她前世患有心脏病,就算**书过来也没几天好活了,现在这具身子虽然也很是虚弱,经常喝药汤,但好歹比她前世那个身子好多了,做人不能太贪心。

又赏了一会儿鱼,巧月还没回来,霜霜想许是这处宅子太大,巧月也是头一次来,有些认不清路,她也不着急,反正她也不想到前头去。

她前世几乎是在医院里长大的,也没什么朋友,性子有些胆小安静。

前头是一群她连人都不认识的贵女,她不懂怎么和她们说话,也有些害怕面对这么多人,索性就躲到了这处僻静的池塘旁。

又坐了一会儿,日头越发大了,霜霜就侧身往里偏了偏。

就在此时,她感觉似是有人在暗中看着她,她转过头去,就看见了一道堪称**的视线。

一旁垂柳下的吴景明目光痴迷,他已经看了霜霜许久了,他从没见过这么美的美人。

他自打晓事起就流连花丛,更是青楼楚馆的常客,见过的美人不知凡几,可此刻叫霜霜一衬,都成了庸脂俗粉。

眼前的女子不仅生的极美,一身肌肤更是如冰雪一般,而且身段也好,一举一动都似在勾人一般。

吴景明咽了下口水,这女子是祸水,怪不得承恩伯府把这么个美人藏在深闺。

他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后向着霜霜走去。

离的近了,霜霜也看清了吴景明的脸,这吴景明生的还算周正,只是脚步虚浮,眼窝黑青,一瞧着便是纵欲之人,尤其看着她的目光如此淫邪,她当然知道这人不怀好意,她连忙起身往前头走,可还没走几步,吴景明就拦住了她。

霜霜吓得后退一步。

吴景明连忙道:“姑娘别怕,我只是过来同你说说话。”

美人受惊,娇娇怯怯,吴景明甚至闻见了霜霜身上幽微的香气,他心神一荡。

吴景明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他没想到霜霜如此勾人,连他这花丛高手都忍不住。

霜霜当然不信吴景明的话,她又后退了一步。

霜霜其实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她当初看书只是看了个囫囵,何况文中关于女配的描写本就不多,书里根本就没提起有这回事。

霜霜分析起眼前的情况,她想这到底是在宴会上,想来眼前这人应当不会如此大胆,不过她还是得想办法快点到前面去,这池塘附近实在太偏僻了,几乎没人路过。

吴景明目不转睛地盯着霜霜。

前几天承恩伯夫人找到了他,说她府上的庶女霜霜是个绝色,吴景明一听便知道承恩伯夫人的意思了。

吴景明是长兴侯府的世子,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他喜欢美人,因此有不少人家都想送了美人过来,或是为权,或是为财。

至于承恩伯府,吴景明是清楚的,承恩伯是京里爵位最末等的,承恩伯本人又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承恩伯府早就是个空架子了。

承恩伯夫人的意思很明显,无非是为财,这才有了今日的相看。

一想到马上就能把霜霜纳进门,吴景明的心就热的不得了。

吴景明的眼神越发露骨,“姑娘是叫霜霜吧,果真不负这个名字,真有一股如霜雪般幽微的香气。”

他说着还凑近霜霜的脖颈嗅了一下。

吴景明有些忍不住了,他想先尝尝霜霜的滋味儿。

霜霜恶心的要命,她下意识就跑了起来。

这具身子本就虚弱,成日喝着药汤,是个走多了几步都会累的气喘吁吁的,更何况跑了。

如同猫捉老鼠,吴景明很快就追了上来:“姑娘跑什么。”

眼见着吴景明越发逼近,霜霜拔下了发髻上的金钗,可还没等握紧金钗,她脚下就绊到了一块石头,身子倾倒,她整个人从栏杆上翻了下去,掉进了池塘里。

水一下没过口鼻,霜霜挣扎了起来。

刚入四月,天气虽然转暖,可池塘里的水却还是透骨的凉,何况霜霜根本不会游泳!

两辈子都是病歪歪的身子,上哪儿学会游水。

霜霜很快就挣扎不动了,她觉得她可能快要死了。

岸上的吴景明也惊呆了,他没料到事情会变成现在的局面,眼见着美人在水下挣扎,他当然想下去救,可他也不会游水。

比起美人,还是自己的命更要紧,吴景明咬了咬牙,然后跑了。

霜霜力气耗尽,一点点沉入水下。

在最后一丝意识消散前,霜霜隐约感觉到有人来救她了,那人揽住了她的腰,带着她向水面游,在那人碰到她的一瞬间,霜霜不知为什么觉得暖暖的,一点也不冷了。

她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衣襟,然后就晕了过去。

陆砚把人救了出来。

一旁的陈念远连忙道:“可算把人给救出来了,幸亏陆兄你会游水。”

他和陆砚是来济宁侯府赴宴的,陆砚位高权重,若不是这府上的老夫人同陆砚祖母有交情,陆砚是不会过来的,不过陈念远倒是很高兴,他和陆砚是好友,能一同赴宴自然是开心的。

只不过陆砚向来不耐烦这些场合,没待一会儿便走了。

正往府外走,他们忽然听到了很轻的求救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霜霜往水里沉下去的画面。

好在陆砚会水,这才把人救了上来。

陈念远见霜霜不省人事,又道:“陆兄,你快瞧瞧这姑娘怎么样,没有生命危险吧?”

陆砚皱着眉。

眼前的姑娘浑身湿透,乌沉沉的长发披散在青石板上,领口也扯开了部分,露出了一片白皙细腻的肌肤,像是一碰就会碎一样。

半晌,陆砚帮着霜霜把水呛出来。

正在这时,忽然传来些脚步声,听着像是有人过来了。

陈念远仔细听了听,他想若是有人看到这个场面可不得了了,他道:“陆兄,咱们也回吧。”

陆砚起身欲走。

霜霜刚把水呛出来,她的头昏昏沉沉的,如在梦中,眼睛也睁不开。

只是等那人起身要走的时候,那种温暖的感觉不见了,又如之前在池子里一般的寒冷透骨。

她下意识伸出手抱住了陆砚的腰,这下那暖暖的感觉又回来了,一点也不冷了,仿佛四肢百骸都舒展开了。

回过头的陈念远愣了,他揉了揉眼睛,他没看错吧。

这姑娘竟然抱了陆砚!

小说《女配她美貌动人》 第1章 第1章 试读结束。

《女配她美貌动人》免费文案分享

陈念远惊得半晌没说出话来。

陆砚最是厌恶女子接近,这京里有多少貌美的小娘子向陆砚表明心意,最后都被陆砚给拒绝了,甚至有不少被吓哭的。

要知道那些小娘子连陆砚的衣裳都没碰过,然而眼前的姑娘竟然抱了陆砚,也不知道陆砚会多生气。

陆砚皱了眉。

他刚想把霜霜推开,霜霜就又昏了过去,人事不知。

陈念远怕陆砚发怒,连忙道:“陆兄,这姑娘应当是被水呛得迷糊了,这才如此。”

与此同时,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瞧着人就要过来了。

陆砚起身和陈念远一起离开了这儿。

……

巧月迷了路。

济宁侯府有些大,她又是头一次来,走着走着就有些晕了,费了些时间才回来。

然后巧月就看见了躺在青石板上面色苍白的霜霜,她吓了一跳,手中的鱼食也掉落在地,她连忙跑过来看霜霜。

眼下的情形一看便知,霜霜浑身湿透地晕倒在地上,定然是落了水,只是不知道是怎么上来的,想来是有好心人把霜霜救了上来。

好在巧月是在水边长大的,熟识水性,也知道该怎么救落水的人,她忙了一通,发现霜霜已经把水呛出来了,现在还昏着只是因着受了惊,巧月终于松了一口气。

巧月这才发现她的手都是抖的。

就在这时,霜霜逐渐醒了过来。

巧月见霜霜醒来高兴极了:“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霜霜缓了好一阵才清醒过来,她看着巧月带泪的脸,声音虚弱:“我没事了,你放心。”

这会儿巧月的心神也定了下来,她把霜霜扶起来:“姑娘,你身上都湿透了,这会儿到底是四月,奴婢先扶你到屋里去吧。”

霜霜落了水,自然不能再参加宴会,得回府休息,这样一来便要报给夫人听,都是麻烦事,且有的闹呢。

巧月把霜霜扶到最近的一间屋子,好在这池塘僻静,也没有人经过,一路人没碰到人。

等到了屋子附近就有仆妇了,巧月叫了仆妇过来,仆妇见状也是一惊,到底是府上的客人落了水,这事还是要仔细的,仆妇连忙拿来了干净的帕子和厚实的棉被。

客人落了水,主家自然要过来看看,只是这事又不能闹大,仆妇想了想去前头把这事禀告给了自家大姑娘,也就是济宁侯府的嫡长女沈明珠。

等仆妇走后,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

霜霜把被子裹在身上,又过了一会儿,身上的那股子寒意似乎是驱散了许多,她也不再打冷颤了。

巧月则是用帕子抱住了霜霜的头发,尽力把头发擦干,免得霜霜生病。

巧月心头有许多疑问,不过她知道霜霜正难受着,故而什么也没问。

霜霜拥着被子,她想起了方才的事,还有那个在她昏迷之际救了她的人,她没看清那人的脸,不过能隐约知道那人是个男子。

方才太过慌乱,霜霜只记得水中那人救了她,至于上了岸以后的事她就不记得了,不过她还记得水中那个人碰到她时的感觉。

霜霜现在还记得,那感觉暖暖的,舒服的很,她形容不出来,她想她可能是呛水呛迷糊了。

正在霜霜琢磨的时候,门扇轻响,是沈大姑娘沈明珠来了。

方才沈明珠在前头同那帮小娘子们赏花,正在兴头的时候,仆妇过来说起了霜霜落水之事。

说起霜霜,沈明珠还是今天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不过霜霜到底是府上赴宴的客人,她自然是要过来照看一下的。

沈明珠走上前:“裴二姑娘没事吧,这是我平日穿的衣裳,咱俩身量相似,你先凑合着穿一下。”

到底是世家贵族的女儿,沈明珠行事很是谨慎,挑不出一丝错来。

霜霜起身:“劳烦沈大姑娘了,我就是不小心脚滑落了水,好在我那丫鬟是在水边长大的,及时把我救了上来。”

霜霜不傻,她当然不可能说起吴景明的事,若不然她的名声就毁了。

巧月也在一旁请罪:“都是奴婢没照顾好我家姑娘。”

沈明珠连忙让霜霜坐下:“没事就好,你刚落了水,还是先换了干净衣裳,免得生病才是。”

沈明珠不知道霜霜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她也不在乎,只要别在这宴会上闹出了丑事累及自家名声就好。

霜霜谢了沈明珠的好意,然后同巧月去了内室换衣裳。

沈明珠看着霜霜的背影,心道承恩伯夫人也应该快过来了,霜霜是承恩伯府的姑娘,这事自然还是要承恩伯夫人来拿主意才是。

进了内室后,霜霜把湿衣裳脱下来。

巧月在一旁伺候,她把霜霜衣裳上挂着的小心玉佩收好:“这玉佩可是姨娘留给姑娘的遗物呢,幸好方才没磕坏碰坏。”

这玉佩是当年纪氏怀孕的时候,一个云游的道士送给纪氏腹中孩子的,说是有缘,纪氏就收下了,后来纪氏难产而死,这玉佩也就当成是纪氏的遗物留给霜霜了。

霜霜刚换好衣裳,就听巧月惊道:“诶,姑娘,这玉佩上的裂纹儿怎么好像变浅了?”

这玉佩早年前曾摔过一次,好在没摔碎,不过也因此摔出了三道颇深的裂纹。

霜霜对这玉佩不怎么熟悉,自然看不出来这裂纹是不是变浅了。

巧月也有些迷糊了,不过她总觉得这第三道裂纹似是变浅了,可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事,她挠了挠头,她想可能是自己眼花了。

……

承恩伯夫人杜氏正在前头同一众夫人说话。

说得有些累了,杜氏就借口出来歇了会儿。

杜氏的贴身嬷嬷冯嬷嬷小声道:“夫人,也不知事情如何了,可是成了?”

冯嬷嬷说得自然是吴景明的事,这事正是杜氏一手促成的。

杜氏闻言冷哼出声:“那**的女儿也就一副皮相不错,事情哪有不成的道理。”

说起霜霜,杜氏就想起霜霜的姨娘纪氏来,那纪氏一入府就得了伯爷的恩宠,勾得伯爷心都丢了,杜氏恨得牙痒痒。

冯嬷嬷连忙道:“夫人莫气,那**都死了十几年了,如今老爷的心可是在您这边儿的,您的福气且在后头呢。”

听冯嬷嬷这么说,杜氏的心才畅快了些。

当初她在纪氏生产的时候使了些手段让纪氏难产而死,甚至霜霜她也不想留下,不过她也怕引起承恩伯怀疑,就留了霜霜一命,反正不过一个女儿,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谁料这霜霜越长大越出色,容貌比纪氏更盛,一下就把杜氏的亲生女儿裴嘉宁给比下去了。

杜氏见状越发生气,纪氏在世的时候压得她翻不了身,她岂能让霜霜再把她的女儿给压下去,她起了杀心。

还是冯嬷嬷劝住了她,说是这美貌的庶女留下自有用处,杜氏冷静一想,冯嬷嬷的话确实有道理,她就留下了霜霜的命。

现在一看冯嬷嬷的话果然是对的,这不如今果然有用处,若是吴景明相中了霜霜,那她就能得到一大笔银钱了,眼下府中境况越发不好,正是缺钱的时候。

正在主仆二人说话的时候,沈明珠的贴身丫鬟过来了,然后把霜霜落水的事说了出来。

杜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想来是吴景明那色中饿鬼迫不及待动了手,霜霜不愿意,这才落了水。

不过这也无妨,这反而说明吴景明看上了霜霜,只待日后把霜霜送到吴景明府上便好了。

杜氏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然后由着丫鬟带路往前走。

杜氏到的时候霜霜已经换好了衣裳,头发也半干了,看上去没那么狼狈,她一见到霜霜就假做关心道:“我在前头听闻你落了水,眼下可没事了吧?”

霜霜连忙道:“女儿已经没事了。”

杜氏:“没事就好,你身子自小就弱,还是回府歇着去吧。”

得了杜氏的允许,霜霜又向沈明珠道了谢,然后和巧月出了府。

……

回府后,巧月连忙服侍霜霜好好地洗了热水澡,也好驱散霜霜身上的寒气。

净室里,水雾缭绕。

巧月又往浴桶里加了些热水:“姑娘,温度可还合适吗?”

霜霜点点头:“挺好的。”

巧月轻声道:“姑娘,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霜霜叹了口气,“应该是夫人做的。”

霜霜有着原身的记忆,记忆中原身从没赴过宴,今天杜氏说要带她赴宴,霜霜很是吃惊,可她是庶女,杜氏管着她是天经地义,她只好跟着杜氏去济宁侯府赴宴。

而且那轻薄男子知道她的名字,这定然是有人提前告诉过那男子。

这下霜霜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这事十有八九是杜氏做的,杜氏一直看不上她,定然是想把她送给那男子。

霜霜记得书中原身最后就是被杜氏嫁给一个年逾五旬的富翁做继室,杜氏因此得了许多银钱。

霜霜下意识地咬唇,她原本只想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可现在看来这杜氏定然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算了,等以后再说吧。

又泡了一会儿功夫,巧月服侍着霜霜起来,又服侍着霜霜用了午膳,等一切收拾停当,霜霜到了内室午睡。

霜霜很快就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被杜氏卖给了一个年逾五旬的富翁做妾,受了许多磋磨,这还不算完,她得了病,时常昏睡,身子也越发虚弱下去。

那富翁贪图她的美色,舍不得叫她这么早死去,便叫了大夫过来诊治,可大夫来了不少,却都说不出这病是怎么来的,也治不好。

眼见着要活不成了,富翁把她赶了出去。

在外面等死的时候,她碰到了一个游方的道士,听了道士的话后她才知道,原来她身子太弱,只有找到与她八字相合之人,借助其阳气才能活下去。

她问道:“道长,我现在去找那人还来得及吗?”

道士摇了摇头,他看了眼她腰间的挂着的玉佩,叹气道:“玉将碎,来不及了。”

刚梦到这里,霜霜就醒了过来。

霜霜醒来后觉得头昏昏沉沉的,而且身子酸痛,额头滚烫,她知道她怕是发热了,只不过她来不及顾这个,她满脑子都是刚才的梦。

她想她刚才梦到的应该是书中的剧情。

书中没有明确提及女配的死因,只是一笔带过,说女配被嫁给富翁做继室后受尽虐待,身子也一日日破败,最后病死在风雪天里。

难不成书中女配是因着没有找到八字相合的人才死的吗?

霜霜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也就是说,就算她离男女主远远的也没用,若是找不到八字相合的人,她也会如书中一般病死。

霜霜想哭,这都是什么事啊。

小说《女配她美貌动人》 第2章 第2章 试读结束。

女配她美貌动人推荐指数:★,看了女配她美貌动人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女配她美貌动人这本书非常好看,人物韩阳楚欣怡刻画的非常好,很生动。本书把剧情融合得很完美,不会让读者产生突兀的感觉,很棒!主角也很有自己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