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宴少绝宠小娇妻

时间:2020-10-03 09:04:31来源:青年文摘

宴少绝宠小娇妻

《宴少绝宠小娇妻》精彩章节推荐

乔辛已经不知是怎么走出那个地方了。想着养母此时急需要进行换肾手术,她的心从头到脚都透着无力。

是啊!尿毒症晚期,除了换肾没有别的办法,可是三十万的移植费……

养父早早走了,没给这个家里留下什么,弟弟还在念高中,所有的担子都压在她的身上,她拼命打工,拼命赚钱,就是为了报恩。

乔辛脑子嗡嗡的,满脑子都是养母病重极需医治的模样,她觉得脑袋都要炸了。

她捏着眉心往前走。

下一秒……

——吱。

砰。

紧急的刹车声猛地响起。

乔辛直接被吓得摔倒在地,她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喘气,才发现她因为走神竟然闯了红灯,要不是眼前的车刹车及时,她就要一命呜呼了。

但乔辛抬头一看,只觉得头嗡的一下,觉得眼前这境况简直比一命呜呼更严重。

只见一辆车牌号为五个8的超跑因为躲她撞到了路边防护带上,前杠憋进去一大块。

完了!

这是乔辛脑袋里闪过的两个字。

下一刻,车门打开,入眼便是一双大长腿,穿着破洞的牛仔裤,在往上,一张飞扬俊美的脸,开车的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染了一头奶奶灰,整个一潮的不行的发型。

一看这形象,开的这车,这就是哪家的富二代公子哥。

后车门也打开,随着他下来一男一女,都很年轻漂亮。

开车的男子从车上下来之后,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车,便大步的走向乔辛,边走边骂出声,“**是不是瞎,是不是找死,没看到是红灯吗?”

口气是真的恶劣,显然气的不轻。

乔辛摔倒,手破了皮,膝盖也磕破了,她撑着地站起来,疼的她嘶了一声,忙冲着来人点头道歉,“真的不好意思,你看修车钱多少,我赔给你可以吗?”

乔辛抬起头,目光含着歉意。

“你赔得起吗?你……**!美女。”

那男子声音嘲讽,难听的话刚要继续说,便看到乔辛抬起头。

他桃花眼一眯,眼中闪过一道惊艳,一声美女便脱口而出。

“哟,夏少,运气不错啊,出个车祸都能遇上艳遇,怎么着?带上美女一起玩玩啊……”

说话的是靠着后车门的公子哥,他怀里搂着个美女,望着这边笑。

那被称为夏少的这会儿哪里还有什么怒气,看着乔辛眼中很是惊艳,“美女,交个朋友啊?”

乔辛原本正担心着自己身上那点钱够不够赔偿的,就听到这俩公子哥说话了,这个被称作夏少的男子一双桃花眼很是感兴趣的盯着她看。

乔辛抿了抿唇。

“抱歉,这场车祸是我的责任,你看这车修一下需要多少钱,我赔给你。”

“赔什么赔,都是朋友了,这都小事儿,有保险公司呢,美女,电话号多少?”

那夏少挥挥手,一副不以为意样,从裤兜里捏出手机,在乔辛面前晃。

乔辛没说话。

她一直知道自己长得漂亮,平日里**的时候没少遇见骚扰的,这样的眼神她自然知道什么意思,想泡她。

乔辛眼神冷了冷。

正当她没想好怎么回的时候,一道女声略带点不肯定的开口,“乔辛?你是乔辛吧。”

正是那从跑车上的超短裙女孩的声音。

“刘佳,你认识?”那叫夏少的公子哥问。

叫刘佳的女孩已经走上前来,她仔仔细细看了乔辛一眼,然后呵笑一声,“认识啊,我们A大的校花啊。”

乔辛抬头看向这个叫刘佳的女孩,她没有印象,并不认识,没想到是校友。

“那认识就好办了,美女,你叫乔辛?我叫夏琉,咱们可真是有缘分。”

这名字……

夏琉,下流?

“夏少,你想泡我们的乔辛校花啊?人家很清高的,追她的人能围着我们校园操场转一圈,而且人家有男朋友的,你怕是没戏。”

话一出口,就不是什么好话,尤其是她看向乔辛的目光带着隐隐的嫉妒。

乔辛拧眉,这个叫刘佳的她都不认识,怎么对她这么大的敌意?

“哦?有男朋友啊?可以甩了他啊,美女,跟了我怎么样?”

那叫夏琉的公子哥眯着一双桃花眼,话音刚落,突然欺身而上,想要去搂乔辛的腰。

他的动作带了些强势,只是手还没碰到乔辛,就见她忽的出手,一把拧住他的胳膊,一个过肩摔,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乔辛之前在跆拳道馆打工,学了一阵子,但凡是遇见敢占她便宜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乔辛,你有毛病啊?你怎么打人呢?”

乔辛深吸一口气,不想再和这帮人耗下去,“车祸是我的责任,我不会逃避,你去修理,多少钱你拿单据给我,我一分不少的还你,至于什么人身攻击,你若是不碰我,我不会摔你。”

乔辛话音一落,就利索地拿起手机报了警,这干脆利落的操作惊得夏琉话都说不出来了。

很快警察到场,责任认定乔辛,保险公司预估修理费八十万。

“三天内,我把八十万给你。”乔辛当着警察的面跟夏琉开口。

“行啊,你要拿不出,我条件不变。”夏琉哼笑,“我等着你投怀送抱。”

……

等人都走了,乔辛站在大马路上站了好一会儿,她先去医院隔着玻璃看了看正在无菌病房观察的养母,又补交了医药费,才出了医院。

主治医生说了,养母的移植手术拖不得了,要尽快提上日程。

移植费用三十万。

她欠下的那个叫夏琉的二世祖八十万,一百一十万。

她从来都知道钱很重要,但是她还没有毕业,这笔钱对她来说简直天方夜谭。

她打电话给自己的几个朋友,厚着脸皮也就借到了三万块,简直杯水车薪。

在零点**,她是可以认识很多人,但是萍水相逢,谁又凭什么借钱给你?或者说,可以借给你,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这两天因为这笔钱,乔辛忙的叫焦头烂额,倒是没时间去想骆闻宇给她带来的痛苦,期间骆闻宇打来几次电话,但都被她给拒接了。

她没想过跟骆闻宇借这笔钱,既然分手了,她就不会再回头。

眼瞧着三天时间已到,医院那边也让做决定,夏琉那边也一再催促,似乎料定了她拿不出钱。

鬼使神差般,乔辛捏紧了口袋中烫金的名片,等她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宴氏集团的门口……

那个黑夜里,那个叫宴司夜的男人。

他说,“一个亿,或者我娶你。”

小说《宴少绝宠小娇妻》 第二章 碰瓷 试读结束。

《宴少绝宠小娇妻》免费文案分享

乔辛也看过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就站在部门门口,笑看着他们。

陈珊首先回过神来,连忙恭敬地屈躯,“刘特助,你怎么来啦?”

刘特助缓步走来,“在这里吵什么?”

见刘特助一问,陈珊立即迫不及待发挥起来:“害,这几天我部门不是新进一个实习生吗?这实习生工作能力不错,就是人不太好相处。”

陈珊连忙拉着李欣欣作证,“你看,这实习生今天莫名其妙针对自己同事,还把人家推倒在地,我从没见过那么恶劣的实习生!你们说对吧!”

此话一出,四周的人都纷纷附和,都说乔辛不好。

顺着陈珊手指指的方向,刘特助看向乔辛,目光平静,上下打量了会她,淡淡说,“嗯,具体的事我都了解了,你叫乔辛对吧,请你上八十八楼一趟。”

八十八楼。

谁都知道,是宴总工作的楼层,没有他的传唤,谁也进不了八十八楼。

乔辛呼出一口气,揉揉太阳穴,“嗯,我知道了。”

旋即,她抬脚离开,经过李欣欣身侧时,听见李欣欣饱含嘲笑地悄声说道:“看样子,连宴总都想辞退你!你终究斗不过我。”

陈珊见乔辛跟着刘特助离开,知道她这次上去肯定凶多吉少,顿时冷笑出声,对众人说道:“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乔辛她刚刚还那么嘚瑟,现在宴总亲自出面教训她,我看啊不用半天,乔辛肯定会灰溜溜收拾东西离开宴氏!”

“就是就是,我早看她不爽了!”

“只要她不在,这里的空气又变得清新了许多。”

设计部里的人都在哄堂大笑,庆祝着讨厌鬼的离开。

而此时,那个讨厌鬼正站在电梯门口,把大家说的话一字不漏,原原本本地都听进了耳朵里,乔辛眼瞳略略往上移,翻了翻白眼,心底一片平静,甚至没有半点高低起伏。

她人都还没走远,那群人就迫不及待说她坏话了。

乔辛她也不怎么在意,只觉得那群人傻得可怜,反倒刘特助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一想到去见宴司夜。

乔辛不知怎么的,心里有点怂了,这次叫她上去肯定少不了训话,比如像昨天,宴司夜开车开了多久,就训了她多久。

害得她晚上睡觉做梦,都梦见那男人边揪着她耳朵,边在一本正经地训话。

……真是噩梦。

乔辛想,还是尽量表现老实一点吧。

哪知她刚推开办公室的门,鼻尖便闻到一股甜腻的香气,抬眸看去,赫然看见一张整洁干净的桌面上的一角,摆着各种各样的小食物。

有蛋糕,饼干,寿司等等。

乔辛愣了好一会儿都回不了神。

而宴司夜就坐在办公桌的另一端,西装革履,狭长的眸宛如质感上等的墨玉,冷峻,优雅如贵公子。

他朝乔辛抬了抬下颌,道:“饿了吗,饿了就吃一点。”

“……”

不是,就这?

乔辛完全搞不懂宴司夜这是在整哪一出,但在男人的注视下,她又不好意思不动,慢吞吞挪着步子过去,看着精致的小食物半天,最终拿起一杯正在冒热气的黑咖啡,微微抿了一口。

这咖啡入口苦,但其中夹杂一丝丝的甜,口感顺滑。

很好喝。

乔辛忍不住多喝了几口,尔后,她撞上了宴司夜满是诡异的目光,“怎么了?”

“辛辛。”

“嗯?”乔辛又喝了一口。

“那个咖啡,我已经喝过了。”

“噗……”要不是有人在场,乔辛差一点将嘴里还没吞下去的咖啡全部喷出来,她僵硬地含在嘴里,盯着宴司夜,吐不是,咽也不是,只能傻傻看着宴司夜。

宴司夜笑睨着她,“没事,我不介意。”

她介意啊!

乔辛面红耳赤,在男人深沉的目光注视下,把嘴里剩下的都吞咽下去,手忙脚乱放下咖啡杯,极力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

“好喝吗。”可宴司夜偏偏提起这茬。

只是简单一句问话,他看见女孩玉白的面颊越发红,宛如烟霞,渲染大片肌肤,一直蔓延到小巧的耳廓。

逗几下,就脸红成这样,真可爱。

乔辛正纠结要不要回答,旋即见宴司夜拿起咖啡,薄唇抵着杯沿,浅浅抿了一口,深沉的眸睨着她,眼神很深很深,炽热。

男人的舌尖是鲜红的,伸出,舔了舔唇边,莫名有股欲气,他若有所思道:“嗯,比之前更甜了。”

乔辛的脸更红,黑白分明的杏眼里,明显泛起一丝慌乱,手不由攥紧衣角。

这男人,真的太犯规了。

“宴总,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乔辛还是怂了,决定转移话题,拒绝去看男人眉眼那份暧昧。

宴司夜挑眉,眼梢上吊,像狐狸一样,透着笑意同时又有点高深莫测,他放下咖啡杯,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桌面,淡淡道:“辛辛,那天我怎么说来着?”

“啊?”

看着小丫头一脸迷茫,宴司夜心里失笑,就知道她忘记了,“我说了,喊我名字,宴总,宴先生这些称呼,就不要喊了。”

此话一出,乔辛这才想起这茬。

“当然,有外人在,你可以喊我宴先生,但我们独处时,你就必须喊我名字。”

不得不说,宴司夜想得很周到。

男人站起身,他身高比例完美,颀长,宽肩窄腰,腿又长,走到乔辛跟前,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头。

男人与女孩的身高差距,他不得不低头睨着她,撞入她眼底的姝丽风光。

宴司夜指腹微凉,抵着乔辛的下颌,“以后记住了,同为夫妻,我不想我们之间关系如此生疏。”

来了,又来了。

乔辛感觉被宴司夜触碰过的地方,格外烫,烫得她心尖都缩起来。

老是……老是强调他们之间的关系。

女孩垂眼,眼睫纤长,随着呼吸微颤,纤细柔美,犹如他曾在某座城市见过的雪绒花苞。

宴司夜眼神更深了,好似在翻滚着些什么,一瞬间,他又生生压下去,但即使压下去,还是忍不住泄露些许出来。

他俯下身,头靠在女孩的脑侧,吐息温热,尽数喷薄在她耳边,“你说对吗,老婆……”

这个词,说得缓慢,又情意绵绵。

小说《宴少绝宠小娇妻》 第十九章 老婆 试读结束。

宴少绝宠小娇妻推荐指数:★,看了宴少绝宠小娇妻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宴少绝宠小娇妻非常非常好看,表示作者刘阿斗的每一本书都好看!特别喜欢大大的文笔,情节构思都很精巧,写很细腻!墙裂推荐大大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