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爱你终知是惘然

时间:2020-10-02 11:39:30来源:青年文摘

爱你终知是惘然

《爱你终知是惘然》精彩章节推荐

她放他自由!

沈箫白像是觉得不可思议一般,微微挑了下眉毛,她该不会又想耍什么花招吧?

“你说的是真的?”

岑苏凉凉一笑,她道:“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字,在我的包里面,麻烦师兄替我拿出来吧。”

本来,她是想半年后给他的,她死后,还他自由之身。

现在她觉得,没必要等到那个时候了。

沈箫白果然在她的包里看到了两份签好字的离婚协议。

他的手微不可察的颤了一下。

从前,他一直厌烦岑苏的纠缠。

可真的到了这一刻,他的心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他拿出了一支钢笔,抬头看了一眼岑苏。

她失血过多的脸苍白的不像话,可她的眼神是那么冷静。

沈箫白握着钢笔的手微微攥紧。

随后在协议书上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拿出一份交给她。

岑苏看了看他墨迹未干的名字,心上被针扎一般痛,捏住协议书的手,骨节发白。

她想起从前两人一起协奏的场面。

她跟着他的节拍,拉动小提琴,她的眼睛会注视他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

每一场演出,他们都配合得天衣无缝。

她曾经梦想着和他一辈子不分开。

然而,所有的梦在这一刻,终于全部醒了。

她和他之间已经走到了尽头。

沈箫白瞥了她一眼说道:“那套房子留给你吧,过几天我就搬出去。”

说罢,也不等岑苏回应,他拿着协议书,转身离开了病房。

她和他之间,终于一刀两断。

等门关上之后,岑苏终于无法克制的落下泪来。

她所有的梦想,在这一刻全部破碎了。

一个月后,岑苏出院,准备搬家。

当她回到沈家的时候,发现别墅空了一大半,沈箫白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

他早就搬走了。

岑苏愣愣的站在空洞的房间,她的心也跟房间一样,早就被掏空了。

岑苏找了中介,将沈箫白留给她的别墅卖了。

她搬到郊外的清静之地,窗外是一个公园。

可第一天,这里就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是宋婉夕。

岑苏看着她身后的一群人,眼底有戒备之色,冷声道:“你来干什么?”

宋婉从包里拿出一张请柬,在岑苏面前得意的晃了晃。

“岑苏,我和师父要结婚了,这是给你的请柬,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结婚吗?他就这么迫不及待。

大红色请柬上烫金的文字刺痛了岑苏的双眼。

她的心猝不及防的一痛。

她冷淡的表情完美的掩饰了内心的情绪,并没有伸手去接宋婉夕递来的请帖,冷声道:“你们结婚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这里不欢迎你,请你走吧!”

宋婉夕将请柬收起来。

目光落在岑苏旁边的小提琴上。

她双眼冒光,趾高气扬的对岑苏说道:“像你这种废人还能拉琴吗?这把小提琴我要了,你出个价。”

这是岑苏过世的父亲送给她的,是知名的意大利手工琴,价值不菲。

象征着她曾经的荣耀,和父亲的爱,她怎么可能卖给别人。

更何况卖给宋婉夕?

岑苏心中的怒火窜上来,语气冰冷道:“我不会把琴卖给你的。”

宋婉夕见她不肯,眸光里透出一丝狠色:

“岑苏,你根本就配不上师父,也不配拥有这把琴!”

说着,她朝身后那些黑衣保镖一声令下:“给我动手,把琴给砸了!”

岑苏将琴抱起来,护在怀中。

然而,她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两个人将她架住,其中一人夺过小提琴狠狠的砸落在地。

“咔嚓”一声,小提琴已经被砸坏了琴头,弓也断了,可怜的躺在地上。

宋婉夕的脸上闪过一丝痛快之色,她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毁掉。

岑苏眼眶发红,拼命挣扎,心都在滴血。

正当黑衣保镖抬起脚要多踩几下时,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

“给我住手!”

小说《爱你终知是惘然》 第6章 强买 试读结束。

《爱你终知是惘然》免费文案分享

门缝处正好可以看见穿礼服的宋婉夕,背对着他。

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听到宋婉夕的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分,气急败坏。

“还要两百万,你们做梦去吧,我们宋家在南城也是有头脸的人,如果你们敢把两年前抢劫的事情抖露出去,我要你们好看!”

沈箫白瞬间听明白了。

他呼吸一滞,紧紧的握住门把手,因用力的缘故,骨节泛白,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的眼底墨色翻滚,似掀起了惊涛骇浪。

原来,两年前的抢劫都是宋婉夕安排的!

那岑苏的手……

他的心里一阵剧痛袭来。

他没有进去,宋婉夕的话,像是把他钉在了原地。

他真的要看看,他这天真无邪的徒弟,到底有多少他不知道的可怕事情。

……

沈箫白和宋婉夕要订婚了。

岑苏看着宋婉夕特意送到自己面前的请柬,哂然一笑。

想起沈萧白那次说的“没定下”,看来不是没定下,只是不好对自己讲吧……

她的脸色苍白,刚刚病情才发作过一次。

没想到,现在病情发作都能让心也开始痛了。

她有些颓然的想。

把那请柬丢进了垃圾桶。

订婚这天,

尽管岑苏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病也还是发作了。

岑苏不愿意再去医院,赵应恒就专门请了家庭医生过来照顾她。

医生给她诊断之后,打了一针,让她睡下了。

赵应恒看着他沉重的脸色,知道岑苏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他的手指猛地收紧,问道:“盛医生,她的病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盛医生看了他一眼,负责任的告诉他:“我已经尽力了,赵先生如果带她出国做手术,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赵应恒点头,盛医生走后,他在床边静静的凝视着她的脸,沉默了许久。

岑苏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赵应恒担忧的眼神,他看到她醒来,面上努力浮现出积极的神色。

他握住她冰凉的手,岑苏难得没有拒绝。

他低声道:“岑……师父,我们出国吧,我带你去最好的肿瘤医院,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的病治好。”

岑苏沉默不语。

她从前留在这里是为了沈箫白,如今他订婚了,她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

看着赵应恒期待的眼神,岑苏不忍拒绝:“好,我答应你。”

反正早晚是要死的,这样或许能让赵应恒更安心一点。

她和沈箫白离婚之后,一直都是他在照顾她,她心中无比感激着他。

赵应恒脸上露出激动之色:“好,我们今天就走。”

他办事的效率很高,一个电话打过去,公司助理就已经帮他办理好了出国的手续。

两人简单收拾了,半个小时候就离家去往机场。

滨江酒店。

沈箫白听着宋婉夕的讨价还价,心中的愤怒像巨浪一样汹涌澎湃。

原来不止3年前,连之前停车场那次都是宋婉夕找的人!

就在宋婉夕放下电话的同时,他推开门进去。

宋婉夕听到脚步声,回过头去。

她看到沈箫白满脸阴沉的朝自己走来。

顿时大惊失色。

整个人都慌乱起来。

小说《爱你终知是惘然》 第11章 真相 试读结束。

爱你终知是惘然推荐指数:★★,看了爱你终知是惘然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爱你终知是惘然就我个人而言非常喜欢这本书,感觉语言很诙谐幽默,剧情引人入胜,小说里的场景都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