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这场恩赐这场劫

时间:2020-10-02 11:38:01来源:青年文摘

这场恩赐这场劫

《这场恩赐这场劫》精彩章节推荐

“你觉不觉得我的男朋友,很奇怪?”

咖啡厅里,岑白意有些踌躇地跟闺蜜周星云倾诉道。

“他劈腿了?”周星云一脸难以置信,在她看来,付寒言完全是个二十四孝男友,对岑白意好得让她嫉妒,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吧?

岑白意摇了摇头:“不是,可我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

正在这时,一阵手机**却打断了她的思绪。

“去哪了?”

电话一接通,付寒言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岑白意看了眼正一脸暧昧的闺蜜,如实回答:“和星云在星巴克喝咖啡,晚点就回去。”

“好。”男人仅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手机屏幕上,出现的正是寒言的名字。

岑白意在闺蜜暧昧的眼神中接通了这个电话,她叹了口气。

岑白意却只是苦笑。

付寒言很黏她,控制欲极强,不管她外出做什么,超过一个小时就一定会打来电话,问她情况。

热恋期时,她不觉得有什么,可他们在一起快三年了,这种情况却不减反增,更甚从前。

她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是他笼中的一只鸟,被他紧紧地攥在手里哪里也去不了。

果然,没一会儿,付寒言便一如往常地出现在了咖啡厅,瞬间就吸引了在座女性的目光。

他像极了古画中走出来的人,清风朗月,一笔一轮廓,都是精雕细琢。

付寒言的目光很快锁定了岑白意,眼神一转,幽冷的目光停留在周星云搭在岑白意肩膀上的手。

感受到男人的眼神,周星云讪讪地挪开手。

“白白,跟我回去。”付寒言声音很低,却透着股强势。

岑白意看着伸向自己的手,比女人的手还精致几分,却让她突生反感。

她是个正常的当代年轻人,有自己的社交需求,付寒言这种越来越强的控制欲,让她很是疲倦。

“我跟星云还有话没聊完呢,晚点再回去。”

这是第一次,岑白意违逆了付寒言的意思。

“有话下次再聊,现在跟我回去。”付寒言语气坚决,眼里隐隐有股疯狂让她心惊。

好像她不回去,就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这样的付寒言,让她徒然感到一阵害怕。

最后还是周星云出来当了和事佬,把岑白意的手放到了付寒言的手心里,笑着让他们离开,说改天再聚。

一路出了咖啡厅,岑白意看着眼前黑洞洞的汽车门,突然有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她已经多久没有自由的和朋友嬉笑打闹过了?

是跟付寒言在一起之后就没有了吧,他以爱的名义绑架了她三年!

她转身望向付寒言,眼前的男人让她觉得恐惧又陌生。

一瞬的挣扎之后,岑白意甩开了他的手,说出了那句憋了许久的话。

“付寒言,我们分手吧!”

付寒言闻言愣住片刻,盯着一脸紧张的岑白意,嘴角的笑僵硬成诡异的弧度。

“白白,别闹了。”他轻声哄她。

岑白意却十分烦燥:“我没跟你闹,我是认真的!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恋爱了!”

付寒言抬眸直视她的双眼,眸里似有万千风暴。

他一步步靠近岑白意,直到她背靠车门退无可退,才勾唇一笑,俯身在她耳边轻声呢喃:“我的世界里可没有前任,只有丧偶。”

小说《这场恩赐这场劫》 第一章 没有前任,只有丧偶 试读结束。

《这场恩赐这场劫》免费文案分享

“你……什么意思?!”

岑白意身体瞬间僵硬,一股阴凉从脖颈处散至四肢百骸。

“这个世界,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我可以给你我能给的所有。不然……”

付寒言伸手勾起她的发丝,在手指尖缠绕几圈,撩人的嗓音无端带着几分危险。

他话没说完,岑白意却已经胆战心惊地明白了。

他在威胁自己,或者说不是威胁,他在陈述一个事实!

她呆愣在原地,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付寒言不加掩饰的偏执。

“现在,能回去了吗?”

只是轻轻一推,惊惧过度的岑白意就跌进了车内,汽车载着她扬长而去。

岑白意坐在公寓的沙发上时,她都还没从惊惧中回过神来,在厨房里忙活的付寒言更是让她心生寒意。

她眼看着他修长白皙的指尖从一整套手术工具里挑了把尖刀,一阵寒光闪过,手起刀落。

他面前的整鸡不出片刻就骨肉分离的干净,他甚至还把鸡骨头在案板上拼出了一幅完整的鸡骨架。

付寒言,作为全球闻名的天才外科医生,这样的取骨过程对他而言就是个小游戏。

岑白意不由自主地挪了挪位置,离付寒言更远了一些。

她不知道付寒言这套手术刀,会不会有一天用在她身上……

等到烤鸡的香味出来,她都没有丝毫的食欲,这只任他宰割的鸡,让她想起了她自己。

“白白,愣着干嘛,过来吃晚餐了。”

付寒言端着餐盘摆在了桌上,拉着恍惚的岑白意到餐桌前坐定。

看着眼前刀叉水杯餐巾不差分毫的摆放在餐盘的旁边,她突然恐惧得无以复加,她到底遇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看着她这副神不守舍的模样,付寒言的眸子沉了片刻,但他还是带着笑把已经切好的肉递到了岑白意的嘴边。

“来,白白张嘴~”

望着他仿若春季和风的笑,岑白意条件反射般的张开嘴,味同嚼蜡。

她刚刚明明是想拒绝的,可还是习惯性的接受了投喂。

习惯,真可怕!

她怎么能习惯付寒言这个恶魔?

终于等到付寒言出门做手术的时间,岑白意强硬地挤出几分微笑送别了他。

她立马转身回了房间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母亲的手机号。

“妈,你来带我回家吧?”

“我跟你爸最近在国外旅游呢,怎么突然想回家?跟寒言闹别扭了?”

“妈,我不想在这待了,我想回家。”

“你这孩子,寒言那么好的人,这次的国外旅游还是他给我们报的团,又孝顺又有能力。你说你还有什么好闹别扭的,这么大也该懂点事了,明年就要结婚的人了。”

“什么结婚?!”

“哎,你看我又说漏嘴了,寒言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呢……”

接下来她母亲在电话里还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她都听不见了,满脑子都是要跟付寒言结婚这件事。

她的父母、她的闺蜜都站在了付寒言的队伍,说她闹脾气耍性子,似乎她要离开付寒言是个天大的错误!

她孤立无援,她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不明白她的痛苦,她绝不要这样过一辈子!

那就逃吧!逃的远远的!

她要去一个没有付寒言的地方!

小说《这场恩赐这场劫》 第二章 怎能习惯一个恶魔 试读结束。

这场恩赐这场劫推荐指数:★★★★★,看了这场恩赐这场劫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这场恩赐这场劫文笔不错,思路清晰,主角也智商在线有自知之明,但瞻前顾后。算是本不错的小说,可不是本令人振奋的豪门总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