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这场恩赐这场劫

时间:2020-10-02 11:34:20来源:青年文摘

这场恩赐这场劫

《这场恩赐这场劫》精彩章节推荐

傍晚。

付寒言来不及清洗,带着一身手术后的血腥味回了公寓。

开门后,满室凄冷,只一眼他就看出公寓内没人。

他站在玄关处,半张脸隐在黑暗中,带着一丝诡异和危险。

拿出手机拨打了那串熟悉的号码,冰冷的女声一遍又一遍的提醒他,机主已关机。

付寒言轻笑出声,抬起手腕,指尖从智能手表上轻划过,手表立即换了一个界面,他盯着界面上的一个小红点笑意更深了。

“真是个不听话的小野猫……”

他随手扯过鞋柜底部的一个抽屉,拿出来一个巴掌大的金属盒子,放进口袋,转身关上了公寓的房门。

黑色的车子在寂静的夜里飞速划过,与他手表上的小红点位置越来越近。

夜凉如水,繁星遍布。

付寒言整个隐在深巷的黑暗中,目光幽冷地看向巷口尽头一对男女。

那个女人,正是岑白意。

男人正递了什么东西给她,还无意触碰到了她的指尖。

付寒言低垂下眸子,眸底暗潮汹涌。

岑白意收好东西,告别了那个男人,独自一人往深巷中走来。

夜风微凉,吹得她不由起了身鸡皮疙瘩,环顾四周漆黑陌生的环境,不免有些恐慌,不过捏着手中的护照,她心中又多了些坚定。

只是在她经过一个十字巷口时,借着月光看见地面上突然多了一个人影!

还没等她做出反应,脖颈处就一下刺痛,意识瞬间消失。

付寒言单手接住她软倒的身体,另一只手弹了弹指间的针管。

望着怀中的岑白意,他眼底的情绪晦涩不明,冰冷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你说我该如何惩罚你,恩?”

岑白意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浑身无力。

环顾四周,房间三面墙都做了陈列柜,柜上摆满的东西让她莫名眼熟。

定睛一看,这些……这些居然全部都是,她从小到大家中丢失的东西!

包括她小时候最喜欢的小熊,以前最喜欢的书,第一次拿的奖状……

而整个房间除了这些陈列柜之外,就只有她身下的病床,再也别无他物。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门锁一转,岑白意惊恐地看见付寒言走了进来,他穿着白大褂,手上也戴起了无菌手套。

手里的小推车上摆满了各种手术的工具,闪烁着银色的寒芒。

她吓得直想逃离,浑身却使不出任何力气。

“你……你想做什么?!”

付寒言眸间带笑地推着车,从上面选了一把尖刀,手腕一转,那柄刀就贴在了岑白意的脚腕处。

冰冷刺骨的触感从脚腕传来,岑白意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白白,我说过的吧,再跑就把你脚筋挑断。”

她心惊肉跳地睁大双眼,眼底逐渐升起水雾:“不……不要……”

“你放心,我技术还不错,不会很痛。”

付寒言俯下身靠在她耳边,清冽的呼吸一点点凑近,声音温柔至极。

“白白,这辈子,你只能留在我身边,懂吗?”

岑白意感受着脖颈处的热气,心一点点往下沉,而付寒言已经起身,开始在她脚腕上涂抹酒精……

小说《这场恩赐这场劫》 第三章 再跑就把你腿筋挑断 试读结束。

《这场恩赐这场劫》免费文案分享

“你……什么意思?!”

岑白意身体瞬间僵硬,一股阴凉从脖颈处散至四肢百骸。

“这个世界,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我可以给你我能给的所有。不然……”

付寒言伸手勾起她的发丝,在手指尖缠绕几圈,撩人的嗓音无端带着几分危险。

他话没说完,岑白意却已经胆战心惊地明白了。

他在威胁自己,或者说不是威胁,他在陈述一个事实!

她呆愣在原地,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付寒言不加掩饰的偏执。

“现在,能回去了吗?”

只是轻轻一推,惊惧过度的岑白意就跌进了车内,汽车载着她扬长而去。

岑白意坐在公寓的沙发上时,她都还没从惊惧中回过神来,在厨房里忙活的付寒言更是让她心生寒意。

她眼看着他修长白皙的指尖从一整套手术工具里挑了把尖刀,一阵寒光闪过,手起刀落。

他面前的整鸡不出片刻就骨肉分离的干净,他甚至还把鸡骨头在案板上拼出了一幅完整的鸡骨架。

付寒言,作为全球闻名的天才外科医生,这样的取骨过程对他而言就是个小游戏。

岑白意不由自主地挪了挪位置,离付寒言更远了一些。

她不知道付寒言这套手术刀,会不会有一天用在她身上……

等到烤鸡的香味出来,她都没有丝毫的食欲,这只任他宰割的鸡,让她想起了她自己。

“白白,愣着干嘛,过来吃晚餐了。”

付寒言端着餐盘摆在了桌上,拉着恍惚的岑白意到餐桌前坐定。

看着眼前刀叉水杯餐巾不差分毫的摆放在餐盘的旁边,她突然恐惧得无以复加,她到底遇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看着她这副神不守舍的模样,付寒言的眸子沉了片刻,但他还是带着笑把已经切好的肉递到了岑白意的嘴边。

“来,白白张嘴~”

望着他仿若春季和风的笑,岑白意条件反射般的张开嘴,味同嚼蜡。

她刚刚明明是想拒绝的,可还是习惯性的接受了投喂。

习惯,真可怕!

她怎么能习惯付寒言这个恶魔?

终于等到付寒言出门做手术的时间,岑白意强硬地挤出几分微笑送别了他。

她立马转身回了房间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母亲的手机号。

“妈,你来带我回家吧?”

“我跟你爸最近在国外旅游呢,怎么突然想回家?跟寒言闹别扭了?”

“妈,我不想在这待了,我想回家。”

“你这孩子,寒言那么好的人,这次的国外旅游还是他给我们报的团,又孝顺又有能力。你说你还有什么好闹别扭的,这么大也该懂点事了,明年就要结婚的人了。”

“什么结婚?!”

“哎,你看我又说漏嘴了,寒言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呢……”

接下来她母亲在电话里还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她都听不见了,满脑子都是要跟付寒言结婚这件事。

她的父母、她的闺蜜都站在了付寒言的队伍,说她闹脾气耍性子,似乎她要离开付寒言是个天大的错误!

她孤立无援,她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不明白她的痛苦,她绝不要这样过一辈子!

那就逃吧!逃的远远的!

她要去一个没有付寒言的地方!

小说《这场恩赐这场劫》 第二章 怎能习惯一个恶魔 试读结束。

这场恩赐这场劫推荐指数:★★★,看了这场恩赐这场劫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这场恩赐这场劫写的很真实,很生活。同时也很不真实,很不现实,但是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