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至尊傻婿

时间:2020-09-29 06:58:04来源:青年文摘

至尊傻婿

《至尊傻婿》精彩章节推荐

女司机小妍今年刚满二十岁,她无父无母,是陈媛从福利院里收养回来的,私底下,与穆汐雪以姐妹相称,她这人有个特点,从小到大都不怎么爱读书,尤其喜好车辆,机车、跑车、甚至动车,只要是与车有关的,她都相当感兴趣。

曾经有段时间,混迹于国外的各大赛车场,颇有建树,一年前,因为一次变故,她才重新回国,做了穆汐雪的司机,乐得自在。

她一直都把穆汐雪当作最亲的姐姐,为了她,小妍愿意付出任何东西,包括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反正,她又对男人不感兴趣,既然姐姐那么为难,那她就来做好了。

尽管,姐姐和养父养母劝过她很多次。

“我……那个……这样……真的好吗?”

姜辰望着一袭薄纱睡裙的小妍连连吞唾沫,嘴上说着不要不要,眼睛却相当诚实,透视洞开,已经将她看了个里朝天。

“嘶~”

这个也是极品啊!

“怎么?嫌弃我啊?”

小妍气急,一把扯住了姜辰的领子,将他推倒在床上,作势就骑乘而上,全程一丝不苟,一气呵成,力大无穷。

“哎呦!**!你轻点啊……”

姜辰暗暗震惊,这要是换了他以前的身板,怕是早就被拆散了……

画面,有些暧昧。

穆汐雪只觉脸颊滚烫,一直烧红到了耳根,羞赧地转过了头,悄悄地推了出来,可不知为何,当她出了门后,内心中却多了一丝别样的忧思。

她静静地抵在门板上,呆呆地望着前面,眼神没有任何的聚焦。

“啊……啊……”

屋内,不时传来姜辰杀猪般的叫声。

……

第二日,姜辰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昨晚疯狂的时候,他故意禁锢了自身的能量,现在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MMP!这是女人吗?这是母夜叉吧?

小妍,已经没了踪影,床单上大大一片落红……

“呵,老子居然被一个女人强了?”

姜辰下意识地摸向口袋,想要来一支事后烟,骤然发现,自己好像不会抽烟……

真是煞风景啊!

没多时,就有仆人前来伺候洗漱,清一色的美女,吓得姜辰又石了,强忍着某种冲动,打扮完毕,穆汐雪前来叫他去拜见父母。

穆家是比较传统的中式家庭,保留诸多古华夏的礼仪。

总之,过程相当枯燥。

完事后,两人又去给姜辰的父母请茶,姜家二老看着这么漂亮的儿媳妇,哪敢让他们跪啊?搞得全家浑身不自在。

忙完这一切,辰爷总算是闲了,不装逼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

然后,他从老婆那儿要来了龙武,两人驾驶着一辆拉风的兰博基尼毒药去找仇虎了。

一条龙安保公司总部大楼。

没错,仇虎那家伙的公司名字就这么俗,俗不可耐。

兰博基尼毒药风风火火的停在大楼门前的时候,前台几名花枝招展的小妞儿马上大老远就迎了上来,开这种车……贵客啊!

剪刀门打开,辰爷身披一件大衣叼着一根雪茄,迈步胯了出来,另一只手还拿着一定黑色的礼帽,像极了当年上海滩的强哥。

前台小姐愣住了。

瞥了瞥天上**辣的太阳……这家伙脑子没抽吧?三十多度穿这种衣服?

抽了一口雪茄,姜辰被呛得连声咳嗽,然后,他很嫌弃地将那玩意儿给丢进了垃圾桶,尼玛,什么破烂玩意?真难抽!

身后,龙武嘴角疯狂,姑爷,那一根可一千多块呢。

微微抖了抖肩膀,大衣应声而落,龙武极不情愿地上前一步,接住了。

“有前途。”姜辰暗笑,旋即面色一寒,“喂,叫你们老板出来,辰爷来了!”

这人啥来头?

一众前台木然,但出于职业嗅觉马上去通知了仇虎,随后,一个领头的笑呵呵地迎了上来,“辰爷,我们老板有请。”

“走着。“

龙武紧跟在后。

三楼,会客厅。

“哎呦,这不是姜辰姜大少吗?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请坐!请上座!‘

仇虎腆着一张脸,笑呵呵地迎了上来,昨天那事儿,他可全听说了,造化弄人啊,没想到昔日来自己一根手指能弄死的家伙,居然这么快就咸鱼翻身了。

哦不,应该是鲤鱼跳龙门了。

居然能泡到穆汐雪,实在是羡煞旁人啊!

“当然要上座。”

姜辰那眼神宛如在看着一名智障,自顾自地坐到了主位的沙发上,摸着那精致的扶手,怡然自乐,明明是个年轻人,却有种老态龙钟的气质。

仇虎嘴角狂抽,眸底扫过一丝怨毒,大爷的,你还真不客气呢。

在场的还有十几位仇虎的心腹,瞬间变了脸色,杀气凌然。

“嘶~”

姜辰倒吸了口凉气,刻意缩了缩脑袋,全身打着颤,望向龙武,“哎,你站那么远干嘛?我觉得这些人想杀我,你快过来保护我!”

众人:“……”

龙武满头黑线,忽视了姜辰那畏缩的目光,自顾自站到了姜辰身后,装作一副‘我跟这人不认识的样子’。

仇虎怔了怔,兀自感喟,真是闻名不如‘贱’面啊!

“姜少,您说笑了,您是穆家的赘婿,我们怎么敢杀你啊?”

仇虎特意强调了‘赘婿’两字,意思是在提醒姜辰注意你的身份,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忽而,他面色一寒,扫过众人,“都把头给我低着,吓到姜少怎么办?”

“是!”

“不错,算你识相。”

仇虎暗暗握拳,这种语气,这种态度……看来,这家伙今儿个是摆明了来找茬的。

客套似乎应该宣告结束了。

仇虎刚酝酿如何开口,那边,姜辰却已经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王大麻子是你的人吧?让他滚出来,居然敢害我,老子今天要打断他的狗腿!”

好么!这完全是给脸不要啊……

仇虎向来快意恩仇,晟煊虽然强大,但说到底,管不到他仇虎头上来,也跟他没有生意往来,这个窝囊气他还真不想受呢!

可一想到金主顾家的安排,便也只能忍了。

顾安琪早就预料了今天的这一幕,让他先忍忍,别乱了方寸,上面有大人物想动晟煊,他们蹦跶不了多久了。

“呵呵,姜少,王大麻子还真是在我手底下做事的,不过他昨日去外地出差了,我也不知道多久才回来,您要不改日再来?”

“这样啊?”

姜辰有些失落,拖着下巴沉思,随后直接起身道,“龙武,我们走吧,改日再来。”

“来人啊,给我送送姜少!”

姜辰走后,仇虎面露讥讽,不屑地摇了摇头,“什么玩意儿?装腔作势,看把你等的能得,看来,这傻子也没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啊……”

顺带的,仇虎还把上层那帮鄙夷了一番,就是帮大惊小怪的庸碌之辈,哪有我虎爷泰然处之?

里间,王大麻子笑眯眯走了出来,满脸尽是谄媚之色,“表哥啊,那小子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一到您这儿就焉了。”

“麻子啊,我说你……算了,最近你都别出去乱晃荡了,好好在家里待着吧,避避风头,毕竟,昨儿个那事儿可是当着浅川无数名流巨贾的面揭露的,我们这些做白手套的,就要懂得……“

“砰!”

恰在此时,会客厅的门被人踹开了,姜辰站在门口,一脸讪笑,“呦,这不是王大麻子吗?他出差回来还挺快的嘛。”

仇虎:“……”

王大麻子:“……”

你特么居然杀个回马枪?至于吗?

王大麻子感到一种异样的危机,当下跳着脚就准备逃遁,龙武闪电出击,将他给拦住了。

“别走啊,咱们谈谈的啊。”

“说说,谁让你害我的?你要肯说出来,没准辰爷我会选择放你一马,如何?”

“王大麻子,你看仇虎干嘛?你看他也没用啊,我岳父可是晟煊老总,他仇虎是个什么东西?”

“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就能让你们在浅川混不下去!”

“啪!”

仇虎猛然拍案而起,神色凛然,气息深沉,目眦欲裂,“姜辰,你别太过分了!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赘婿,流浪狗一般的存在,我仇虎不才,但放眼整个浅川还是有几个朋友的,你实在欺人太甚,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以为,有龙武在,就可以嚣张无限了吗?”

“来人啊!”

一瞬间,外面冲进来了上百号人马,一个个手持棍棒,气息阴沉,龙武下意识地护在姜辰身边,这么多人要一起发难,就算他也没撤啊,明劲武者终究是人,不是神。

“哎呦喂,仇老板您可别动怒啊,我胆子小,别吓我啊,我折返回来呢,其实就是想给你一个机会,当着我的面打残王大麻子……”

“去尼玛的!给你脸了是吧?还给我表哥机会?”王大麻子怒骂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是什么玩意儿?”

“呦呵,王大麻子,我记住你了,你骂我妈了,我本来想打残你,现在你活不成了。”

姜辰一本正经地道。

王大麻子心神一颤,不知为啥,这家伙说话怎么听起来那么有威胁力呢?但他王大麻子是谁?是一条龙安保公司的二把手,你一个流浪狗臭傻子有什么得意的?

“吓唬谁呢?你有种动我一个试试?”

“好了,闭嘴!”

仇虎能混到这种地步,可不是单单靠着那股子蛮力,相反地,他有相当不俗的智慧,这个社会,智商和情商才是处世之道。

“姜辰,我无异于跟你结仇,你也别来招惹我,我这儿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滚吧。”

“哦?”姜辰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容,“这么说,你是不愿意接受我的条件了?”

“当然!”仇虎沉声道,“就你,还不配跟我谈条件!”

“哦,我明白了。”

姜辰潇洒地转身,留给众人一个诡谲的笑容,“仇虎,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的,接下来,你会见证到奇迹,最迟日落之前,你一定会当着我的面打死王大麻子,再见!”

“表哥,这个狗东西,实在太……”

王大麻子还想说些什么,忽然看到仇虎想要吃人的目光,顿时吓得打了个寒颤,捂住了嘴巴。

仇虎望着姜辰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能释怀,这小子到底想要搞什么鬼?难不成,他真有什么依仗?也不太可能啊,就算是他借助晟煊的力量想要搞垮自己,也估计得费一番功夫的……

“装腔作势!”

仇虎冷啐了一口,拨通了一个电话,叫来了自己的两个姘头,他这人有个嗜好,一旦心情不好,就想去尽力地发泄,可姜辰的话却始终萦绕在他脑海里……

小说《至尊傻婿》 【016】直入虎穴 试读结束。

《至尊傻婿》免费文案分享

杀人?不存在的!

杀他们只会脏了姜辰的手,对付**,自然得用贱招,譬如,打个电话给记者啥的。

顾家和沙家都是浅川市有头有脸的家族,这事儿捅出去,负面舆论可想而知!

下了山,姜辰直奔汽车站,准备回洪溪村看看父母,自从当了顾家的上门女婿之后,他就基本没回过家,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为啥?

出去给顾家丢人现眼啊!

一路上,他在仔细思考死而复生这件事……

紫阳天尊!

一定是那个神秘的紫色光团,这么说,我竟然融合了紫阳天尊的神魂?

一幕幕奇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姜辰如醍醐灌顶,原来还有那么一个妖兽纵横,强者一怒山崩地裂的世界啊!

而且,这位紫阳天尊竟然是潜龙大陆最顶级的强者之一,至于,他怎么被害死的,姜辰完全没一点兴趣。

既然,上天不让我死!我势必精彩地活这一生!

大致读取了一遍那位紫阳天尊的记忆,里面记载着许多吊炸天的功法、医术、符术、炼丹术等等,不过想要修习这些,必须要依靠灵气。

对了,灵气,这山上……

姜辰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盘膝而坐,按照脑海中的记忆运转起了功法,他首先选择的是紫阳天尊最牛逼的一套功法《九星霸体诀》,只可惜,这玩意对现在的姜辰来说,就好比小学生看高数。

“唉!找本入门的吧。”

很快,他搜寻一则《初级练气纲领》。

第一步,引气入体。

“气沉丹田,抱守归一……”

姜辰缓缓闭上眼睛,周围的感知当中,有一股奇异的能量朝着自己聚拢而来,只可惜,十分稀薄。

时间飞逝,等姜辰再次睁眼,已经是早晨了,浑身说不出的舒适。

“回家咯。”

赶在第一班汽车,姜辰踏上了归乡之路,只不过他在路上就听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顾家赶走了傻婿,原因是:猥亵保姆,偷窃珠宝。

司机的电台里不断循环播放,车上那帮吃瓜群众议论纷纷,不时地瞥过姜辰,神情戏谑,毫不顾忌。

“听说那保姆身材好到爆,足足有36D,那傻子估计在顾家没少享福……”

“胡说,明明是36E。”

“36F……嘿嘿,不瞒你们说,那保姆是我的初恋情人……”

……

到了洪溪村站,姜辰迫不及待地奔向家门,他家是村里最贫困的一户,到现在还是土房子,这可都2018年了!

这说起来都是为了姜辰,为了治好她那傻病,父母从来都是省吃俭用……

“爸妈,我回来了……”

可一到门口,他就傻眼了!

院子前居然停着一辆路虎,这种豪车怎么可能出现在洪溪村?

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多好事的村民。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啊啊啊……”

就在这时,家里传出来了几声悲戚的惨叫……

“都让开!”

姜辰爆喝一声,冲进了家门,此时,院子里站着几名黑西装墨镜男,为首的正是这一带有名的恶霸仇虎,妹妹姜柔拼死地护着身后年迈的父母,俏丽的脸上多了五道鲜红的指印,刚才那惨叫声就是她发出的。

“小辰,你快走……”

母亲率先看到了姜辰,急切而慌张,父亲连声咳嗽,看起来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这……这怎么回事?半年前自己离开的时候,父亲的身子骨还很硬朗的……

“哥,快走啊……”

姜柔声泪俱下,花容失色,姜辰汗颜,想起了往日的种种,堂堂七尺男儿,却一直被年幼的妹妹保护着……

“呦呵!那傻子回来了……”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一众人顿时炸开了锅,哄笑不止。

“听说这傻子被顾家给赶走了啊,欺负人家保姆,真不要脸……”

一个长着招风耳的黑衣男子对着姜辰那边啐了一口,他叫葛二蛋,是姜辰的发小,从小就一直欺负姜辰,长大后更是早早辍了学,跟着仇虎当起了小混子,欺压邻里,无恶不作。

“姜柔,咱们好歹是一起长大的,其实,这事很好解决,只要你跟了我们虎爷,你爸欠的那十万块,一笔勾销,如何啊?”

葛二蛋放肆的眼神,在姜柔身上瞥来瞥去,满是淫邪之色。

“妄想!我就算是死……”

“小柔妹子啊,你死了倒是没什么,可你爹妈怎么办啊?你傻子哥又该怎么办呢?”

“这个……”姜柔一时之间陷入了深深的犹豫当中,豆大的眼珠从那俏丽的脸上不断滚落。

现场陷入了胶着,大概过了半分钟,姜柔怯生生地刚准备点头,却看见自家的傻哥哥,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页板砖,出其不意地拍在了葛二蛋的脑袋上。

“砰!”

“哎呦!**尼玛!”

一瞬间,葛二蛋就被开了瓢,鲜血横流,身子一晃倒在了地上,其中一个同伙拔出了匕首,想要过来教训姜辰,却被另外一个人给拉住了。

“喂!你脑子没问题吧?他是傻子哎,把你杀了也不用负刑事责任……”

“谁敢帮他,我弄谁!嘿嘿……”姜辰憨憨一笑,从自家拆房里拿来了一把镰刀,目光凛冽地扫过众人。

此话一出,众人皆往后退了几步,也没人敢去理会葛二蛋。

仇虎嘴角抽搐了几下,哪里会想到出这种幺蛾子?想要执行强制措施已经不可能了,毕竟,现在没人敢上去……

“哼!别以为这样你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咱们走着瞧,老子明天就去告你们!”

“老头子,这可怎么办啊?”

毕竟是妇人心性,姜辰母亲一听到对方要去起诉,顿时慌了心神。

“唉!”

姜辰父亲痛苦地叹息了一声,无可奈何,姜柔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刚刚止住了眼泪又倾泻而下。

“等等!”

姜辰忽然叫住了仇虎,对方回头,面露鄙夷之色,“臭傻子!干嘛?你还想打我啊?”

自从成了顾家的上门女婿,姜辰可是这一带的名人,大多数人都认识他。

“不就是十万块吗?三天之后,我一定还给你!”

“呵呵,三天?”仇虎那眼神宛如在关爱智障儿童,“此话当真?你要是拿不出来呢?”

对于仇虎来说,十万块今日拿,跟一个月后拿并没什么区别,他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姜柔。

那小丫头长得粉**嫩,亭亭玉立,**,纯洁无瑕,哪怕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心痒痒。

“随你处置!绝无怨言!”

“小辰……你……”

此话一出,姜家二老都惊呆了,他们只不过是劳苦农民,地里一年也没多少收成,三天?十万?岂不是痴人说梦?

“爸,妈……我相信大哥。”姜辰抹干了眼泪,看着那道有些消瘦却异常挺拔的背影,莞尔一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次大哥回来后,她总觉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哈哈……”仇虎阴测测地大笑了起来,“小子,空口无凭,可敢立字据?”

“有何不敢?”

字据马上有专人写好,姜辰看也没看就摁上了手印,至于内容是什么,根本不重要,因为,自己一定会赢!

“好小子!你是我见过的最有魄力的傻子……”

仇虎仰天大笑出门去,一众小弟亦步亦趋紧随其后,悲催的葛二蛋捂着脑袋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路过姜辰的时候冲他比了个中指,“臭傻子!你等着!老子终有一天会弄死你,得到你妹妹……”

“你会先死!”

“**!”

啐骂了一声,葛二蛋再度追了上去,“虎爷,等等我啊!”

仇虎一行人离开后,村民们生怕傻子家来借钱,纷纷跑得远远的,姜辰长吁了一口气,忧思重重,三天,十万块,到底上哪去找啊?

小说《至尊傻婿》 【002】最有魄力的傻子 试读结束。

至尊傻婿推荐指数:★★,看了至尊傻婿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至尊傻婿写的不错,作者君岚文笔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