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一世成慌

时间:2020-09-29 06:45:46来源:青年文摘

一睡成欢》章节目录

一世成慌

《一世成慌》精彩章节推荐

宇文煜醒来的时候,精神状态还是很差,浑浑噩噩,目光呆滞,嘴里不停地喃喃:“她走了,她走了……”

大夫告诉贴身侍卫,他这是心病,只有心药才能治。可以尝试着让他做别的事转移注意力,别让他经常去回想过去的事。

贴身侍卫想到让宇文煜养狗,于是他们将小狗带到宇文煜床前。

小狗“汪”叫一声跳到宇文煜怀里,蹭了蹭他的脸。

宇文煜恍恍惚惚地回过神,抱起小狗,眼里一片温柔,本以为他恢复了神智,谁知他竟是说:“你来了?她还没回来呢,你饿了么,要么我们先去用膳,一起等她回来。”

宇文煜摸了摸小狗的头,起了身,让下人准备饭菜,见到桌上仅有一碗一筷,他大发雷霆:“秦怀袖的碗筷何在!”

秦怀袖的碗筷早已埋入衣冠冢陪葬,吓得下人哆哆嗦嗦,随便找了一副相似的碗筷摆上,幸而宇文煜从前不曾关心过秦怀袖,不认得秦怀袖常用碗筷,没发现异样。

碗筷和饭菜齐全,宇文煜却没动筷,而是安静地等待,直到夕阳西下,小狗饿得汪汪叫,他才苦涩地动筷:“她今天不会回来了,我们先吃吧。若是把你饿着,怕是她会生气的。”

于是,一人一狗,孤独地吃起了这顿早已冰冷的晚膳,入喉皆是苦涩。

夜半,宇文煜沐浴过后,抱着小狗回了秦怀袖居住的厢房,自从秦怀袖殒命后,他便搬来了这里住。

他捧着秦怀袖的画像,痴痴地呢喃:“你真是的,回娘家也不说一声,偷偷便回了去,那么久都不回来,害我一顿好找。他们都说你死了,可笑,你不过是回了娘家,怎会死呢,他们就是故意骗我,让我着急罢了。可是,我真的着急了,秦怀袖,你何时才归来,我好想你。”

自言自语,没人回应。

他喃喃着累了,闭上双眼,回想他们的曾经。

秦怀袖的容颜与身姿浮现眼前,一开始的一颦一笑,慢慢地,化作苦涩,最后竟画面骤转,便成了秦怀袖蜷缩在床,痛苦咳血的惨烈模样——

她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脸色发白,她痛苦地紧咬下唇,捂着唇,似乎想抑制即将涌出唇的鲜血。

宇文煜折磨她的时候,也从未见过她如此痛苦的模样,乍一见,宇文煜感到一阵寒凉,原来这段时日她都是这么痛苦的吗?为何他一直都没发现,他都干了些什么?

他着急地伸手过去想抱秦怀袖,却发现自己的手直接穿透了她的身体。

怎会这样?为什么抱不住,他想照顾她,想帮她缓解痛苦啊!

“秦怀袖!”他着急地大喊,可床上的人却依然痛苦地抱着自己,没有听到他的叫喊。

宇文煜心头一慌,顿觉两眼发黑,再恢复意识时,天地变换,秦怀袖不见了,反而是空气中响彻如同厉鬼般的惊悚嚎叫:“宇文煜,我死了,你怎能在世上独活。我要你下地狱来给我陪葬!”

突然一双血淋淋的手拽住了他的脚,他低头一看,只见秦怀袖浑身浴血,头发散乱,面目狰狞地在地上爬行,衣衫褴褛,活像地狱里拼死爬出来的厉鬼。

她的表情没有见到他的喜悦,只有痛苦、憎恨和绝望!

“对不住,对不住……”

宇文煜痛心难已,他蓦然跪倒在地,趴伏在地上捂着脸痛哭,哭得撕心裂肺,声音嘶哑。

他深深地向秦怀袖忏悔,企图获得她的谅解。

然而秦怀袖却更疯狂地惨叫,狠狠地抓着他的脚,把他往地里拽——

“你想我陪你是吗?”宇文煜浑浑噩噩地抬起头,望着秦怀袖惨白的脸,凄厉一笑,“好,我这就去陪你,等我。”

说完,他发狂地在厢房内找到一把匕首,激动地拔开刀鞘,一刀划上自己的手腕。

痛!

原来这便是当初秦怀袖承受过的苦痛。

这是秦怀袖给他的惩罚,他一定要心甘情愿地承受。

秦怀袖,我对不住你,我给你的痛,我会一点一点的偿还回来。

……

“汪汪——”

贴身侍卫被小狗带来厢房的时候,就见到宇文煜腕上汩汩地冒着鲜血,他吓得连忙叫人传大夫,紧急帮宇文煜止血和处理伤口。

大夫匆匆赶来,却是第一次见到宇文煜这般模样,所幸宇文煜血流还不多,他花费了很多时间,总算把宇文煜的命救回来了。

但命能救,心病却没法医。

在贴身侍卫第十次问大夫该怎么救宇文煜的时候,大夫只能无奈地道:“老夫也无能为力,老夫只是大夫,看得了身上的毛病,却治不了心病,老夫建议,带他出去走走,莫再留在王府的伤心地,勾起旧情。”

贴身侍卫一声叹息,正好郝连次日问询过来探望宇文煜,他将宇文煜的情况告诉了郝连。

郝连一拍额头:“他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人都没了,还沉浸在过去有什么用,还有那大夫,说什么救不了,我看他就是没花心思去治!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再这么堕落下去,眼下公事繁忙,圣上的人又在盯着他一举一动,若因此事稍有差池,他连命都赔不起。”

郝连说办就办,立马秘密让人散布消息,悬赏名医,以府上有怪病病人为由,让人全国各地招揽名医。

于是从这一日起,来自各地的大夫踏破了王府的门槛,但半个月过去,却没有一人能治好宇文煜的病。

他的病情反反复复,时而正常,时而又出现幻觉而疯狂。大夫都束手无策,摇头兴叹。

郝连为此忙得焦头烂额,恨不得把时光倒流回去,从新开始。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一个人的出现。

小说《一世成慌》 第16章 小狗 试读结束。

《一世成慌》免费文案分享

步君炎的话就像万箭穿过宇文煜的心脏,对,起因都是他啊,若非为了他,她本不必如此痛苦,她甚至可以嫁给更好的男人,相夫教子,身体康健,长命百岁,却因为他,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

宇文煜踉跄地倒退几步,步君炎的笑声越狂,他越痛苦。

步君炎杀死了秦怀袖,可也达成了他的目的——让宇文煜痛苦。他很快乐,因为他折磨了他们。

而宇文煜却只有痛苦和悔恨。

秦怀袖死了,宇文煜的心也跟着死了。

宇文煜放下了手里的剑,悲痛地转身就走:“走。”

侍卫们簇拥着他离开,刑部尚书立刻扑上去看步君炎的情况,可步君炎本就是苟延残喘,经宇文煜这么一打,命已去了大半,即便抢救回来,这辈子怕是得在床上度过了。

刑部尚书怒气冲天,他立刻回房换上官服:“老夫要去面见圣上。”

刚出门,便见圣上的侍卫围在他府外,侍卫头领道:“步尚书,有人向圣上密报,你伙同京兆尹收受贿赂,私吞官银,压榨百姓,你的亲子也犯下杀人罪,杀死王妃,现我等奉圣上旨意,将你们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刑部尚书顿时两眼一黑,晕倒过去。

他和步君炎怕是有命进去,无命出来了。

宇文煜替秦怀袖报了仇,却毫无报仇雪恨的喜悦。

秦怀袖是真的死了。哪怕他再不能接受,再抱着一分希望,秦怀袖也回不来了。

他痛心地给秦怀袖办了风风光光的葬礼,立了衣冠冢,并在墓前给她种上一大片她最爱的花。

此后,他便形同行尸走肉,日日夜夜在她墓前买醉,痛心地抚摸她的墓碑,抱着小狗,痴痴地说着疯言疯语。

“秦怀袖你不该爱上我,更不该遇见我,若非我,你不会早早便离开人世。你走了,摆脱我,得到了解脱,而我却日夜受折磨,想着你的好,你对我的关心,我好痛苦,我更懊悔,可我如今却连一句‘对不住’都无法跟你说。”

“秦怀袖、秦怀袖……”宇文煜呆滞地望着墓碑,目光里忽然见到一道残影,似从碑中走出来,然后他便看到一身白衣的秦怀袖冲他笑,向他伸出了双手。

秦怀袖是来接他了么?

宇文煜喜上眉梢,是秦怀袖,她来了。

他发疯似的向前伸出手:“袖袖,你快来,我们一起回家。”

秦怀袖笑着往后倒退,伸着手道:“来,一起来。”

“好我这就来。”宇文煜欣喜地往前跑去,,却见秦怀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竟似要回到墓中,与墓融为一体。

“不,别走,你别走!”宇文煜疯狂大喊,跟着“秦怀袖”跑上去,却一头撞上墓碑,磕得头破血流。

“秦怀袖”消失了。

宇文煜接受不了这一切,疯了一样用拳头锤墓碑,用手刨墓地,弄得满手鲜血淋漓。

贴身侍卫见状,吓得扶起宇文煜:“王爷,王妃已经过世,请您节哀。”

“放开我!”宇文煜甩开贴身侍卫,爆吼着要继续进行这近似于自残的行为,“她没死,她还活着!”

贴身侍卫忙拽着宇文煜,不断地喊:“王爷您清醒一些!”

宇文煜发狂般怒吼,不断挣扎,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秦怀袖”回到墓中,不见踪影。

“啊!!!”宇文煜痛苦地抱头大喊,“秦怀袖,你回来,回来!”

贴身侍卫望着宇文煜满手鲜血,不忍再看他自残,说了一句“王爷冒犯了”,然后就敲晕了宇文煜,把他带回府上,叫来大夫,给宇文煜清理伤口。

恐怕再这样下去,王爷心病缠身,身体会吃不消的,必须要做点什么救他。

小说《一世成慌》 第15章 万箭穿心 试读结束。

一世成慌推荐指数:★★★,看了一世成慌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一世成慌这本书我感觉很好看,虽然非常种马,但是剧情确实很充实

一睡成欢

一睡成欢

作者:豆包姑类型:都市小说状态:完结

人人都知秦照琰有怪病,只要碰触到女人就过敏。可是,叶沉鱼就像他的过敏药,无论怎么碰触,他都不过敏,既然如此,来个亲亲游戏。她欲哭无泪,秦大少爷,你不是...“秦灼,秦曜。”客厅,叶沉鱼让两个儿子坐好,她拉着徐念辰的手,徐念辰紧紧抓着她,怯生生地看着果果肉肉。叶沉鱼抬手摸了摸徐念辰的脸蛋,给了他一点安慰,随后,她转眸,看向果果肉肉,郑重介绍道:“这是你们的念辰哥哥,今后他就要在我们家住了,你们必须要和他和睦相处,一起玩耍,不能吵架,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