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大魏宫廷

时间:2020-09-27 13:03:01来源:青年文摘

大魏宫廷》章节目录

大魏宫廷

《大魏宫廷》精彩章节推荐

『看样子,八皇子今日是真的不打算来垂拱殿了……』

在垂拱殿内,三位中书大臣一直等到下午也没见八皇子赵弘润露面,这明明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但不知为何,他们却有种莫名的失落。

说起来,他们今日辅助天子审批章折的工作效率也罕见地格外低下,工作时间总是难免会转过头去看看窗户口,看看那位令人啼笑皆非的八皇子是否像以往那样笑嘻嘻地瞧着他们。

可遗憾的是,窗户口并无八皇子赵弘润的身影。

寂寞……他们竟感觉一阵莫名的寂寞。

『真是贱骨头啊……』

中书左丞蔺玉阳自嘲地笑了笑。

他作为大学士,在垂拱殿协助大魏天子处理章折已有数年,这还头一回心有旁骛。

转头瞧瞧对过的虞子启,蔺玉阳好笑地发现这位同僚看上去似乎正在一本正经地审批章折,可事实上呢,他面前堆积如山的章折丝毫也未见减少。

再头再瞧瞧中书令何相叙,蔺玉阳感觉今日这位老大人的精神还真不怎么样,老眼困惑,需时不时地喝茶提神,哪有前几日噗通跪在大魏天子跟前乞求告老回乡时的半分矫健?

『……真是贱骨头。』

蔺玉阳哭笑不得摇了摇头,作为对他们这些人的自嘲。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龙案后的当今大魏天子幽幽地说了句。

“看来弘润今日是不打算来了……”

蔺玉阳隐隐感受到一股诡异的氛围,仿佛天子提到了八殿下赵弘润后,他蔺玉阳以及殿内其余两位同僚,他们的精神一下子全都抖擞起来。

“陛下可莫要放松警惕啊!”何相叙捋着胡须老神在在地提醒道。

“微臣以为,八殿下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虞子启也依旧照搬他一贯的见解。

『喂喂喂,你们要不要这么没骨气啊?前几日被八殿下捉弄的时候你们一个个摆出一副不胜其烦的样子……』

想归想,可蔺玉阳的嘴里却忍不住也说道:“臣以为,八殿下十有八九正在考虑下一步!”

君臣四人对视一眼,竟默契地笑了起来。

说说笑笑间,他们处理政务的效率竟也加快了不止一筹。

望着这一幕,大太监童宪实有些忍俊不禁,可是不敢笑,于是只好低着头,辛苦憋着。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名太监急匆匆地走入垂拱殿,噗通一声跪在龙案前。

“陛下,大事不好了,八殿下跟陈淑嫒打起来了。”

『幽芷宫的陈淑嫒?』

『陛下平日最宠爱的陈淑嫒?』

『八殿下为何会与陈淑嫒打起来?八殿下虽然举止怪异,但却不像是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的皇子呀。』

三位中书大臣不约而同地竖起耳朵倾听,虽然此事乃天子的家务事,他们并无插嘴的资格,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旁偷听。

“陈淑嫒?”大魏天子赵元偲放下了手中的毛笔,不解地问道:“弘润为何会与陈淑嫒打起来?”

话音刚落,大太监童宪在旁小声说道:“陛下,此事老奴或许知道一二……”说着,他便将今日上午陈淑嫒领着一干幽芷宫的宫女,到凝香宫去见沈淑妃这件事告诉了大魏天子。

很少有人知道,大太监童宪所领的内侍监,其实除了总管皇宫内大大小小的宫、殿、阁等地方的太监外,它其实还是一个监察机构,作用就是协助天子监察整个皇宫内的任何风吹草动。

毫不夸张地说,皇宫内所发生的那些事,哪怕是极为隐蔽的龌龊事,大魏天子或许不知情,但是却不见得能瞒过大太监童宪的眼睛。

“陈淑嫒午前去了沈淑妃的凝香宫?”大魏天子那是何等敏锐的天子,一听就晓得这期间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事,毕竟陈淑嫒的娇蛮性子,他平日里也是稍有涉听的。

依他推断,陈淑嫒极有可能是午前在凝香宫做了什么,因此,八皇子赵弘润在午后就找上门去了。

“童宪,你过去看看。”思索了一阵,赵元偲冷静地说道。

“是。”童宪弯了弯腰,小声问道:“陛下,您不过去吗?”

“朕……朕就不过去了。”大魏天子不悦地瞪了一眼童宪,心说你这不是叫朕为难吗?

也是,一方是大魏天子平日里最宠爱的陈淑嫒,而另外一方是他最近愈加喜欢的八儿子赵弘润,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说让大魏天子如何判决这件事?

还不如置身事外,让童宪去负责这件事。

童宪恭敬地告退了。

他可不是犯傻才会询问大魏天子那样愚蠢的问题,他那只是在试探天子而已,想知道在这位天子心中,陈淑嫒与八皇子赵弘润的地位究竟孰高孰低。

只有弄清楚这一点,他才好顺着天子的心意来处理这件事。

然而天子的回答却让童宪心中暗惊:那位素来顽劣的八皇子赵弘润,在这短短半月里,他在天子心目中的地位迅速拔高,已经到了让天子难以抉择的地步。

且不提大魏天子赵元偲在垂拱殿忧心忡忡地等候着消息,且说童宪带着那名前来报讯的小太监,并几十名在路上遇到的巡逻禁卫,一群人心急如焚地赶往幽芷宫。

一炷香工夫后,童宪急匆匆地赶到幽芷宫,可刚刚踏入前殿,前殿内混乱的景象就险些让他惊地目瞪口呆。

作为大魏天子平日里最宠爱的妃子之一,陈淑嫒的幽芷宫,其装饰、摆设那可是颇为奢华的,可如今童宪却瞧见了什么?

他骇然瞧见幽芷宫的前殿,竟然被砸了一个稀巴烂,除了大殿的柱子未损以外,其余的装饰物、摆设物,全部都被砸毁。

『八殿下竟……』

童宪来不及细想,因为他听到了一句更加让他震惊的话。

“殿下受伤了!”

“陈淑嫒公然行凶,袭击殿下!”

『什么?八殿下受伤了?』

童宪心中愈加焦急,眼见殿内乱糟糟的人头,连忙从怀中祭出天子的玉牌金令,尖着嗓子喊道:“住手!陛下的玉牌金令在此,都给咱家住手!”

殿内骚动的众人这才消停下来,仔细瞧见童宪高举的玉牌金令,连忙跪拜余地。

这时童宪才看到,向来趾高气扬的陈淑嫒,此刻竟是满脸惊恐地瘫坐在地,整个殿内,唯有八皇子赵弘润傲然站在那里。

“嘶……”

童宪仔细瞧了一眼八皇子赵弘润,惊骇地倒抽一口冷气,因为他发现赵弘润的脖子以及有脸,竟骇然渗起了数道血痕,一看就知道是被女人的指甲抓的。

结合那位瘫坐在地一脸惊恐的陈淑嫒,童宪大致已猜到了几分。

“殿……下?快、快传御医……”

见赵弘润似乎还有心向自己手中的玉牌金令跪拜,大惊失色地的童宪连忙收起了金令,上前扶住八皇子赵弘润,焦急地冲着殿内众禁卫喊道。

皇子破相,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

然而,身为当事人的赵弘润却依旧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态度,笑呵呵地对童宪说道:“此事不急,童公公此来,想必是奉了父皇的皇命而来吧?”

一听这句话,陈淑嫒仿佛是找到了主心骨,咕嘟一下从地下站了起来,指着赵弘润咬牙切齿地说道:“童公公,八皇子赵弘润目无尊卑礼俗,至本宫的幽芷宫行凶……你瞧瞧本宫的幽芷宫,都被砸成什么样了?……陛下呢?本宫要见陛下!”

“……”瞧着披头散发的陈淑嫒一副泼妇状,童宪不禁有些头疼,转头望向八皇子赵弘润,小心翼翼地说道:“殿下,幽芷宫乃是陈淑嫒的寝宫,您这样打砸,不大妥啊……”

“打砸?”赵弘润笑着说道:“本殿哪里打砸了?”

“这不是……”童宪望了眼遍地狼藉的前殿,欲言又止。

似乎是猜到了童宪的心思,赵弘润面不改色地说道:“哦,这是本殿不小心手滑了而已。”

“手滑……”

童宪还没理解过来,就见陈淑嫒气急败坏地骂道:“他这是报复!报复本宫午前摔碎了……不,是一不小心手滑,不慎摔碎了沈淑妃一只不值钱的瓷罐,他这是报复!报复!”

两次听到『手滑』,童宪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能侍奉天子左右的这位大太监,自然不会是无能之辈,他自然能猜到几分事情背后的真相。

无非就是这个陈淑嫒仗着陛下的宠爱,趾高气扬,到沈淑妃的凝香宫做了什么令八皇子赵弘润不快的事,因此,这位八皇子立马带着宗卫过来报复。

对的,报复!

童宪为难地望了一眼赵弘润,“殿下即便一时手滑,不至于将幽芷宫变成这样吧?”

“呵呵,当然不止是手滑了,本殿的脚也滑了,整个人都滑了,连带着本殿下身后那些宗卫们整个人也滑掉了……啊呀,就像陈淑嫒说的,无心之失嘛,对不对?”

『**裸的报复……』

童宪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原以为这位八殿下顶多就是跟陈淑嫒吵起来而已,可没想到竟然闹得这么大,非但整个幽芷宫的前殿被彻底砸毁,就连这位八殿下也受了破相之伤。

『这让我如何处置啊?』

童宪顿时头疼起来,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件事事关重大,老奴不敢妄做决定,不如……”

他本想说不如等陛下亲自决定,可没想到,赵弘润却打断了他的话。

“童公公无法做出判决这不要紧,因为本殿下已经通知了宗府,宗府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宗府?』

童宪闻言心中咯噔一下,他目视着赵弘润脸上的伤痕,微微张了张嘴。

『完了,这件事要闹大了……』

小说《大魏宫廷》 第十七章:闹大 试读结束。

《大魏宫廷》免费文案分享

“咳!”

感受着殿内那尴尬怪样的氛围,大魏天子赵元偲咳嗽一声,也不知是否是在替自己解围:“那十名送至宫中的卫女,目前伺候着你诸位姨娘去了……”

赵弘润无辜地眨着眼睛,流露出一副『我啥也没问呀』的表情,恨得大魏天子只能将这股憋屈化作凶恶的眼神,狠狠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虞子启。

虞子启背后冷汗直冒,连忙岔开话题道:“殿下,殿下,咱们先说这个……贸易,对,贸易!”

赵弘润没心没肺地哼笑了两声,这才正色说道:“方才虞大人所说的,在本皇子看来只是国与国之间救济与回报,并不能说是一次合格的商业性贸易。”

“何谓商业性贸易?”

“赚钱!……我用价值一个铜钱的货物,换取数倍价值的钱或物。这就是商业性贸易的本质。”

虞子启闻言一愣:“谁会那么傻,明明只是价值一个铜钱的货物,却用数倍的价值来买?”

“这可不见得。”赵弘润摇了摇头,指着自己制作的那只风筝说道:“比如这只风筝,制作成本是四十两,可我如今想将它以四百两卖掉,虞大人觉得有人会买么?”

虞子启闻言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此物胜在新奇,可使凡人上天,空前绝后,别说四百两,就算是四千两,怕是也有大批富豪争抢。……殿下的意思是,我大魏拿一些新奇的东西跟他国交易?”

“哪来那么多新奇的东西可交易?再说了,这玩意华而不实,除了玩耍,还能有什么用?”赵弘润撇了撇嘴。

“那殿下的意思是……”

赵弘润正色说道:“正所谓物以稀为贵,我们与他国交易的东西,得是其他国家没有或者极少,而我大魏甚多的东西。”

虞子启顿时醒悟,连连点头道:“我大魏出产棉花居多,可使售卖于齐、韩……”

可他还没说完就被赵弘润给打断了。

“那种玩意,楚国不也多得很么?……你十倍卖给齐、韩,人家楚国听说,八倍价值售出,岂不是反而便宜了楚国?”

“呃……”虞子启面色微僵,尴尬道:“殿下的意思是,选一种只有我大魏有的东西?这……我大魏虽地大物博,却也没有一样东西是其他国家没有的呀……”

“你真是死脑筋啊。”赵弘润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虞子启,指着那只风筝说道:“制作这只风筝的原料,竹子、布,其他国家有么?”

在何相叙与蔺玉阳偷笑声中,虞子启尴尬地点了点头:“自然是有的。”

“那他们做得出来么?”

虞子启微微一愣,仿佛明白了什么。

见他似乎有所领悟,赵弘润进一步灌注他新异的思想:“不是叫你卖原料,原料能值几个钱?比如木头,其他国家随处可见。可若是你召集一帮能工巧匠,将木头刻成栩栩如生的木雕,再卖到其他国家呢?”

“微臣受教。”虞子启俨然有种听君一席言茅塞顿开的感觉。

这时,中书左丞蔺玉阳见猎心喜,忍不住插嘴道:“殿下的建议绝佳,不过,刻制木雕,其余国家亦能仿制,如之奈何?”

“这就得涉及到技术问题了。”赵弘润转头望了一眼蔺玉阳,说道:“若是能保证我大魏售出的木雕其工艺技术远超其余国家,这位大人所说的问题便迎刃而解。”

“技术?”蔺玉阳脸上露出浓浓的困惑,似乎并不明白。

“这样做的确太抽象了,再打个比方吧,兵器!在兵器上,技术的高低直接影响两国士兵的作战能力,显然这是最能体现技术力的。……据说我大魏已经研发出『十锻铁』?”

蔺玉阳想了想,带着几分自豪如实说道:“准确地来说,已不止『十锻』,别的不说,论冶铁之术,能与我大魏匹敌者屈指可数!”

只见赵弘润咧嘴笑了笑,说道,“那就更好了。……这位大人你说,如果咱们打造一批由十锻铁所打造的兵器,高价卖给一些无法打造十锻铁兵器的国家,如何?”

蔺玉阳一听面色大变,惊声说道:“殿下不可!军器乃国之重器,岂可随意售卖?万一那些兵器最后流入敌国手中,岂不成资敌之举?到时候,我大魏研制的兵器,反过来杀我大魏的军士,这让我等如何向祖宗交代?”

“所以说你也是死脑筋。”赵弘润没好气地撇了撇嘴:“高价卖出那些兵器所得的财富,你可以继续研发冶铁技术呀!及早研发出二十锻、三十锻的铁,敌国就算手握十锻铁打造的兵器,又能怎样?等到研发出五十锻铁,就把二十锻、三十锻的铁打造成兵器也卖了。这叫回笼研发资金,你懂么?……保证我大魏的军士始终装备着领先的军备,淘汰的军备,及时出售给那些冶铁技术落后的国家,这岂不是变相地让其他国家的财富为我大魏冶铁技术的研发买单?唔……就是说把研发技术所需要的钱,变相地转嫁给了那些需要军备的国家。”

“这……”蔺玉阳听得目瞪口呆。

要知道目前国与国之前的情况是,为了防止出现资敌的现象发生,除非是同盟,否则己国的军备是绝对严禁出售给他国的。而那些被淘汰的军备,要么在军备库堆积如山、锈迹斑斑,要么就回炉熔炼,继续锻造。

不过因为回炉熔炼打造的兵器耗资远比重新打造一把武器更大,质量也远远不如,因此,这些被淘汰的军备,大多数国家最后都是融成农具,低价处理给国内的百姓,也算是充分利用了铁矿资源。

而这种再利用的手段,比起八皇子弘润所提出的,岂止是落后两字可以形容的?

三位中书大臣,仿佛看到一条光明大道展现在他们眼前,令他们浑身充满了干劲。

“铁矿不足的问题……”

“跟铁矿富足的国家交易,我大魏售出成品的兵器,他们以铁矿支付。”

“煤矿……”

“同铁矿的处理办法。”

“运输以及交易地点……”

“国境交易,派重兵保护。”

“那没有钱,也没有矿产的国家呢?我大魏是否与他们交易?”

“为何不交易?铜钱不要,这玩意人家要铸造多少就有多少,总不至于咱们融了打造兵器吧?就要铁、煤,玉石、金银你自己看着办。人也可以,当然不限只是美人,而是人口。……另外,马匹、石头、甚至是城池,只要是对方敢给的,咱们都可以收!”

三位中书大臣听得目瞪口呆,他们提出一条又一条可能遇到的难题,可惊奇的是,这位八殿下每每都能想到解决的办法,而且回答地十分迅速,仿佛他本来就清楚这一切。

“人,真有生而知之者耶?”

中书令何相叙大为动容,一脸感慨地惊呼道。他古怪地感觉,他空活一辈子,竟然还没有一个十四岁的孺子有见地。

而大魏天子赵元偲早已惊呆了。

虽然说他本来就有一个被称为“麒麟儿”的六儿子弘昭,可问题是,弘昭只是擅长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在国家大计方才并不见能比眼前这三位中书大臣那么出色,而八皇子弘润,这个历来被指责为不学无术的顽劣皇子,竟然能对着三位中书大臣侃侃而谈,而且谈的还是事关国家根本的大计。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三位中书大臣还是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对其佩服地五体投地。

惊叹归惊叹,可赵弘润所提出的那些建议,哪怕是在大魏天子赵元偲看来也是无双的国策,真不知这个鬼灵精怪的小子究竟从哪里学到这些东西的,难道真的如何相叙所言,也是位生而知之的奇才?

不过再一想到这个奇才无心学业与朝政,甘愿做一个享受声色犬马的纨绔,大魏天子就不由有些头疼。

更头疼的是,他似乎还助涨了这小子厌学耍玩的心思。

“谢父皇恩典。从明日起,皇儿就能够堂而皇之地不去宫学了。”赵弘润笑嘻嘻地谢恩道。

“……”大魏天子张了张嘴,无言以对,表情要说别扭就有多别扭。

他转头望向三位中书大臣。

『朕……刚刚那样说了?』

三位中书大臣用无辜的眼神作为回应。

『是的,陛下,您说了……』

“君无戏言啊!”赵弘润一句话堵死了大魏天子想要改口的想法。

『罢了罢了!以此子的才学,去不去上宫学已无大碍……』

赵元偲自己骗自己般地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道:“弘润,既然你答上来了,那么朕如先前的承诺,你可以……可以不去宫学……”

“还有一个承诺呢,父皇。”赵弘润适时地提醒道。

『这小崽子……』

大魏天子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好罢!你要朕许你何事?”

在赵元偲看来,这种许诺无非就是赏赐什么东西罢了。

可谁想到,赵弘润叩拜于地,正色说道:“父皇,皇儿要求出阁!”

『出阁?!』

赵元偲面色微变,二话不说,断然拒绝。

“不准!”

小说《大魏宫廷》 第六章:交易论 试读结束。

大魏宫廷推荐指数:★★★★★,看了大魏宫廷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大魏宫廷有点萌构造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背景,完善的体系,守护自己要守护的人的同时还有大义,带有一些热血

大魏宫廷

大魏宫廷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类型:全本小说状态:完结

小说主角是赵弘润赵元偲的书名叫《大魏宫廷》,是作者贱宗首席弟子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生作大魏皇子,愿当盛世闲王。志在偎红倚翠犬马声色,胸怀家国百姓社稷安危。若兄贤,若弟明,尔为人王吾偷闲。若尔不能使国强,吾来登基做帝王!————弘润《你不行我上》......正如中书左丞蔺玉阳所猜测的那样,之后几日,八皇子赵弘润依旧是在垂拱殿畅行无阻,致使大魏天子赵元偲那纸『赵弘润不得入内』的禁令形同虚设。尽管垂拱殿外的值守郎卫都会尽职地拦住这位八皇子,可惜……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