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旧爱离婚癌症晚期

时间:2020-09-27 13:01:27来源:青年文摘

旧爱离婚癌症晚期

《旧爱离婚癌症晚期》精彩章节推荐

宴会厅上。

万籁俱寂!

余霏霏附近桌上的杯盏也波及,尽数摔落在地上。

众人被这边的情况惊讶到,都看过来,心想那不是祁总的青梅吗?怎么被妃家长女打翻在了地上?

“你不配叫洛洛表姐!我警告你,我们慕家和你们余家也再无瓜葛。”妃凌霜用的是慕家,她本就是慕家的一份子。

不远处,祁东阳扒开人群扶着余霏霏起来。

余霏霏趴在他的怀里哭了起来:“祁东阳,她打我。”

慕歌看着祁东阳凌厉的目光落在姐姐身上,担心地拉了拉她的手。

妃凌霜反手将她的手紧紧握住,而后,她看着在场的众人:“我妃凌霜在此放话,妃家和祁家势不两立,所有与祁家交往的人,都是我妃家的敌人。”

妃凌霜早就接手了妃家的所有企业,她敢说这样的话,就敢和祁东阳抗衡。

众人都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两边都不敢得罪。

而后,妃凌霜看向祁东阳,话里有话:“祁总,你就尽可能护着她吧,最好是寸步不离——”

祁东阳抱着余霏霏,目光落向妃凌霜背后的慕歌,四目相对,相对无言。

余霏霏注意到他的视线,眼中闪过一抹慌乱,她连忙抓住了他的手:“祁东阳。”

祁东阳回过神,淡淡地看向她:“不要到处惹麻烦。”

余霏霏一怔。

不远处,慕歌心底也很疑惑。

祁东阳没有维护余霏霏,在这个上流社会上,他一句话就决定了以后余霏霏的地位。

为什么?

她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反正他们已经再无瓜葛。

……

慕歌搬回了慕家老宅居住。

妃凌霜一天电话不断,晚上还提前早早下班回来陪自己。

慕歌知道姐姐如今是上市企业总裁,虽然嘴上没说,但她知道她很忙。

“姐,你就先回去工作吧,陆衍会过来照顾我。”

“我还轮不到你来安排。”

慕歌扑哧一笑,从身后抱住妃凌霜。

妃凌霜身子明显一僵,没有将她推开,喃喃问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生病了?”

慕歌靠在她的肩膀上,感觉眼皮很沉,她怕真的挨不到几天了。

“姐姐,不要和祁家作对,我不希望你和他任何一个人受伤。”

手背一凉,慕歌瞧见妃凌霜的眼泪打落在自己的手上,心闷闷地:“对不起,又害你哭了。”

妃凌霜想起小时候,喜欢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糯米团子,眼泪止不住地落下:“知道了,傻丫头。”

……

慕歌劝说姐姐回去后,一个人待在空旷的老宅。

老宅的房子年久失修,楼顶的水晶吊灯已经坏了大半,就如同她破败的生命一般。

慕歌最近的睡眠越来越长,恶梦也越来越多,她不怕鬼神,最怕梦到祁东阳抛弃自己,可怕什么就有什么。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放手了,祁东阳还要出现在她的梦里,与她纠缠,难道真的只有彻底离开,她才不用受他侵扰吗?

这天,祁东阳到了慕家老宅,他望着坐在阳台上如同蒲苇一般柔弱的女人,一阵恍惚。

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瘦弱了?

“慕歌。”他不知为何压低了声线,像是怕吵到不远处的人一般。

远处的人没有任何回应。

其实早在祁东阳掴掌慕歌的时候,她的右耳就失聪了。

如今,脑癌加剧,她的左耳也听的不那么清晰。

祁东阳走近了几步,又道:“慕歌,我要结婚了。”

小说《旧爱离婚癌症晚期》 第九章 离婚 试读结束。

《旧爱离婚癌症晚期》免费文案分享

慕歌循声看去,走廊处,老人两鬓花白,慈爱地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的鼻尖一酸,苍白的唇微张:“爷爷。”

“你受委屈了,孩子。”祁国涛由衷道。

慕歌喉咙像是卡了一根刺,说不出话来。

以前她是慕家二小姐,连泪都不曾落过,根本不知道委屈是什么。

如今,她选择了所爱之人,吃尽了苦,受尽委屈,已经习以为常。

过后,祁国涛数落了祁东阳一顿,说他不该鬼迷心窍为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责怪无怨无悔追随的妻子。

祁国涛还调查了车祸,根本就是余霏霏自导自演的。

祁东阳知道后,却一句话也没说。

慕歌了解祁东阳,余霏霏故意制造车祸,他不可能全然不知,只是选择了漠然。

余霏霏说的对,祁东阳爱一个人,绝不会让其受委屈!

慕歌的心里涩涩地。

……

接下来连续一周祁东阳都没有回家。

慕歌在医院做化疗,陆衍陪在她的身边,眼看着她一头漂亮的长发被剪落在地,眼底满是心疼。

“我是不是很丑?”慕歌靠着枕头问。

“你是最美的小姑娘。”陆衍温柔道。

小姑娘。

慕歌眼中闪过一抹霞光,很快便消失了:“陆衍哥,你能帮我买一顶假发吗?最好是和我原本的头发一样。”

她不想祁东阳看见她如今丑陋的样子。

“好。”陆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忍心拒绝。

下午,慕歌将买来的假发戴上,又画了个淡妆,遮盖了脸上的苍白,几乎看不出来是做过化疗。

陆衍开车将慕歌送到了家,贴心地将自己脖子上地围巾给她戴上:“天气冷了,注意身体。”

“嗯。”

慕歌等他的车走后,这才进别墅里。

大厅里的气温冷寒,她踏进去,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这么久没回来,她以为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浪够了?”

冰冷且肮脏地字眼从祁东阳的嘴里吐了出来,像是一盆冷水朝着慕歌迎头浇下,她燃起的一抹光亮瞬熄。

祁东阳看她不说话,心底的火蹭蹭上涨,他几步朝着女人走过去,轻易就将她按在墙上,贴着她耳后:“我才几天没回来,就和那个律师搞上了?你就这么欲壑难填?”

慕歌听着他的话,心底凉了又凉,牙槽紧咬:“我和陆衍是清白的。”

祁东阳听后双手直接钻进了她的衣服里面,她的身体不由一颤,想起医生叮嘱的话,抓住了他的手:“求你,不要。”

医生说化疗后,禁不起折腾,和祁东阳同房就和要了她的命没有区别。

“怎么,是怕陆衍嫌弃你?”祁东阳眼底的怒火呼之欲出,他的目光落向慕歌脖子上的男士围巾,只觉全身气血上涌。

接着,慕歌被他直接拖到浴室,以最低贱的姿势被他一遍遍地折磨。

她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如同最低贱的人,毫无尊严。

脑海中的弦忽而断开,嘴里一口灼热。

她得神色慢慢涣散,“噗”得一声,嘴里的鲜血尽数洒落在镜面上,嫣红一片片散开……

小说《旧爱离婚癌症晚期》 第四章 毫无尊严 试读结束。

旧爱离婚癌症晚期推荐指数:★★★,看了旧爱离婚癌症晚期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旧爱离婚癌症晚期很久很久没有完整的看一本小说了,这本帝尊小说写的真的很好,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