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远离那个男人林唯卿段烨

时间:2020-09-27 12:54:16来源:青年文摘

远离那个男人林唯卿段烨

《远离那个男人林唯卿段烨》精彩章节推荐

第二天一早,林月卿醒来,床上已经没了段泽。

只有身侧冰凉微皱的床单证明那个男人昨夜来过。

林月卿吃了药,拿着细小毛笔抄写心经。

“啪嗒”

刚落笔没几行字,滚热的鲜血毫无征兆地从鼻腔落在了绢纸上,涌成朵朵梅花。

“夫人!”丫鬟素鸢吓坏了,急忙找手帕给林月卿止血。

慌张中,她打翻了昨夜段泽拿过来的锦盒,看到了那梅花手帕。

素鸢想都没多想,拿着手帕直接放到了林月卿鼻翼下。

“给我烧了它!”林月卿将手帕甩到地上,眼底是夹杂着痛楚的愤怒。

素鸢战战兢兢地将火炉端了过来,林月卿弯腰捡起,没有任何犹豫地扔了进去。

顿时,火花四溅,一股黑烟腾腾上升。

“你烧给谁看?”段泽的声音从门口飘了进来,怒气沉沉。

林月卿被那烟呛得直咳嗽,根本无暇搭理段泽。

在外面顺风顺水的段泽何曾受过人忽视,火气上头直接拽着林月卿胳膊,逼迫她直视自己。

只是这一看,却让他愣住。

“怎么流鼻血了?”段泽的语气带着一丝慌张,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

“夫人她……”素鸢忍不住想开口。

林月卿一个冷眼警告她闭上嘴,然后漠然开口:“上火而已。”

段泽看着林月卿这寡淡的表情,心情变得烦躁。

“上个火就流鼻血,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娇弱了?”他的语气带着训斥。

林月卿穷苦人家出生,在段泽还没做大帅前,扛得起大米捕得了鱼,她在他眼底,一直是个强悍的女汉子。

是啊,怎么就变得弱不禁风了呢?

林月卿强忍住情绪,静静看着那手帕在火炉中变成黑漆漆的一团。

“有个事跟你说声。”段泽隐隐觉得自己语气有些冲,连连缓和了不少,“母亲想抱孙儿,我下周会带个女人回府。”

林月卿怔怔看着他,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她一直都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只要他不带回北帅府,她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他终是忍不住了?

“卿卿,我们这是新式婚姻,我这辈子只会娶你一个女人。”

“卿卿,我要为你征战沙场,打下江山给你做聘礼!”

曾经那个年少轻狂的段泽说过的话,还在林月卿耳畔回响。

一辈子那么长,才刚过去七年,他就迫不及待要娶第二个女人了……

林月卿眼眶忍不住泛红,却倔强地没让泪水落下来。

“放心,你的正妻之位不会动,她只是个姨太。”段泽自知对不住林月卿,有些心虚地解释。

“段泽。”林月卿的声音微微有丝哽咽,“你别忘了……你说过这辈子只娶我一个……”

“全国上下哪个大帅不是三妻四妾?我这七年只有你,难道你还不满足吗?”段泽面色发沉。

“一年,再给我一年的独宠。”林月卿看着他,声音晦涩。

段泽眸光一闪,不明白这女人嘴中的一年指的是什么。

他对林月卿,还是心生愧疚的。

毕竟她把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在他最艰难的时刻不离不弃。

只是她那不温不火的性子,让他早就腻了。

外面的姑娘又水又嫩,懂的花样还多,让他怎么尝都觉得新鲜。

一个一统四方的大帅,谁不喜欢一群女人娇滴滴地跪在自己军服之下?

“她已经怀孕了,我的种不能流落在外。”段泽做了决定,没有再看林月卿。

小说《远离那个男人林唯卿段烨》 第2章 她怀孕了 试读结束。

《远离那个男人林唯卿段烨》免费文案分享

林月卿没有挣扎,亦没有回头看那个男人一眼。

碎冰重新盖住湖面,一切恢复平静,只有那个女人不见了踪影……

“卿卿!!!”段泽脱了身上的军大衣就要往湖里跳。

一旁的许湘雨死死拉住他:“大帅,太危险了,您别去……”

“滚开!”段泽眼底猩红一片,有些粗暴地将许湘雨推开,然后跳入了碎冰下的湖底。

许湘雨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身侧的丫鬟眼疾手快扶住了自己。

她愤恨地看着冰湖,眼眸几近扭曲。

梅苑。

卧房摆了四个炉子,几个丫鬟不断往内添加炭火。

床上的林月卿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浑身止不住地哆嗦。

段泽不停拿热毛巾给她擦拭身体,眼底透着无措又惶恐的光。

“冷……”林月卿的嘴唇就没停止过颤抖。

“卿卿,不怕冷,我在这……”段泽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轻微哽咽。

林月卿冷了一阵,又猛地发起高烧,梅苑上下急得手忙脚乱。

大帅府的大夫也没了辙,提议要段泽直接将林月卿送去医院,找西医医生治疗。

“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去……”烧得两眼发花的林月卿执拗开口,她声音模糊不清,但意识还是很清醒的。

她不想让段泽知道,自己得了那种不治之症。

“卿卿乖,你不想去我就在这里抱着你。”段泽做了退步,但还是使了眼色命人去医院请个西医过来。

“四郎。”林月卿忽的睁开了眼,脸蛋烧得红彤彤,嘴唇也是红艳得像滴血,“不是都说好了吗……这辈子有我就够了,你怎么就变了呢?”

四郎这个称谓,是年少时林月卿对段泽的专属昵称。

只是近几年来,她再未唤过。

“你快好起来,四郎只要你。”段泽吻着她的额头,心底却有了前所未有的空荡感。

林月卿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身子才渐渐好转。

段泽也坚定不移地陪了她一个月,亦如当初那般寸步不离。

林月卿有些晃神,段泽对自己这般上心,是出于真情,还是愧疚,她捉摸不透。

可最后这所剩无几的生命中,有他这样尽心的陪伴,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

肺里突然堵得慌,林月卿拿起手帕捂住嘴,轻声咳嗽。

枣红手帕还未移开,她便嗅到了血腥的味道。

自己的身子,是越来越糟糕了……

“怎么了?”段泽看到了她脸色的异常。

林月卿用手帕捂住嘴,微微摇头:“突然想吃西巷街的梅花酿了。”

她不想让段泽看到自己的狼狈。

“我马上去买。”段泽眼神泛亮,随即踩着军靴大步离开。

他一走,林月卿才松开沾血的帕子,嘴角还带着一丝血渍。

“给我多备些枣红色的手帕。”林月卿对着素鸢吩咐。

素鸢心疼自家主子的坚韧,却也没敢忤逆她的决定,一路小跑着去了库房。

直到傍晚,林月卿都没等到段泽买来梅花酿,更没等到素鸢带回枣红手帕。

她有些不安地在梅苑大门口踱步,心想要不要再派个丫鬟去库房看看。

“嘭”忽地一声枪声,响彻整个北帅府。

林月卿手中沾血的帕子被震落在地,心如擂鼓般急剧跳动着。

“夫人!”主厅一个丫鬟慌慌张张朝林月卿跑来,噗通跪在地上。

“素鸢姐姐……被大帅枪毙了……”

小说《远离那个男人林唯卿段烨》 第5章 四郎只要你 试读结束。

远离那个男人林唯卿段烨推荐指数:★★,看了远离那个男人林唯卿段烨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远离那个男人林唯卿段烨此书文笔丶情节都是无可挑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