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重生曲嫣薄司晏宋心怡

时间:2020-09-25 14:14:50来源:青年文摘

重生曲嫣薄司晏宋心怡

《重生曲嫣薄司晏宋心怡》精彩章节推荐

当初自己真是瞎了眼,才会没看清这一切吧。

——————————————————————————

当然,唐暖画暂时还不打算和宋怡君撕破脸。

她们之间要算的账还多着呢,这只不过刚开始而已,

“怡君,既然景懿都专程来接我了,我就不陪你了。”说着,唐暖画浅笑盈盈,勾上了厉景懿的手腕。

宋怡君见两人要走,急忙拉住她,“等等!”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唐暖画疑惑。

宋怡君好不容易才见到厉景懿,哪舍得他走?更何况,让唐暖画和厉景懿单独待在一起?绝对不行!

尴尬笑了笑,宋怡君道,“暖画,我看你今天也没怎么玩,既然景懿来了,刚好以寒也在,不如你们留下,大家一块儿玩个尽兴怎么样?”

玩个尽兴?唐暖画心中冷笑一声,“可怡君你也知道,景懿一直以来不喜欢太吵的环境,还是算了吧。”

这大晚上的,不知道宋怡君还会玩出什么把戏,唐暖画可不想没事找事。

随后,唐暖画笑着看向厉景懿,“老公,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拿下包包。”

厉景懿微微颔首,倒没什么反应。

宋怡君嘴角止不住抽搐了几下,没想到唐暖画竟拒绝了自己的邀请!这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唐暖画这女人,今天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但厉景懿都点头了,宋怡君也不好再强留。

想起晚上的事情,有点尴尬的说道,“景懿,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一个误会,我应该是看错了人……不过,我也是担心暖画出意外啊。”

闻言,厉景懿冷淡的看了一眼宋怡君,没理她。

宋怡君心里顿时更不是滋味了。

这时,唐暖画提着包走了过来,“怡君,那我们先走了,祝你玩得开心。”

不待宋怡君答复,两人就手挽手亲密的走出了酒店。

宋怡君在原地看着这一幕,拳头渐渐握紧,指甲深陷进掌心,眼中的妒火愈演愈烈,甚至,巴不得手撕了唐暖画!

厉景懿这么优秀的男人,唐暖画哪里配站在他身旁?!依偎在他身边的,应该是她宋怡君才对!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轻笑,“看来我今晚,是被你给算计了啊?”

宋怡君回头,就见顾以寒穿着灰色浴袍走了出来,不由蹙眉,“你什么意思?谁算计你了?”

顾以寒呵呵一声,“别装了,我都看出来了,不过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对厉景懿有意思!没看出来,你还喜欢挖墙脚啊。”

宋怡君瞬间羞涨了脸,呼吸有些急促,“顾以寒,你别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你知不知道你看厉景懿的眼神,好像巴不得要把他吞掉一样?撮合我和唐暖画,也是为了你自己吧?”顾以寒毫不留情的拆穿了一切。

宋怡君顿时恼羞成怒,“你到底想怎么样!”

顾以寒却依旧轻笑,“反应不用这么大,我只是想跟你合作一下。”

合作?宋怡君不由升起了戒备,“合作什么?”

顾以寒道,“很简单,我想得到唐暖画,你也喜欢厉景懿,只要你帮我得到唐暖画的心,你不就可以全心全意的追求厉景懿了?”

宋怡君必须承认,听到这里,她狠狠心动了一下。

仔细想想,一个人算计唐暖画,确实是有些吃力,而且唐暖画最近也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多个人帮忙未必不好。

于是,思考片刻后,宋怡君对顾以寒点了点头,“好,合作愉快!”

……

酒店门外。

刚出酒店,厉景懿立刻将手抽了出来,并且主动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

但唐暖画并没放弃,反倒厚着脸皮,再次往厉景懿身上粘了上去。

“放开!”厉景懿无奈的皱起眉关,手臂微微用力,想甩开她。

“我不放,就不放。”唐暖画却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的粘着他,怎么也甩不掉。

厉景懿皱起眉关,眼看拿她没办法,只好任由她去。

上车之后,各自系好了安全带。

厉景懿想起今晚的一切,尤其是宋怡君那个女人,很不对劲,便忍不住转头提醒唐暖画,“以后离宋怡君远一点,那女人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话说完,唐暖画鼻子猛的一酸。

她记得上一世的时候,这句话厉景懿曾对自己说过很多遍。

可那时,唐暖画听到厉景懿这么说,还以为他是故意在挑拨离间。

如今她才明白,原来厉景懿早就知道宋怡君的为人了,都怪自己那时太蠢!才会被人欺骗和暗算!

想到这,唐暖画再次朝厉景懿靠了上去,紧紧搂住他的手臂,小嘴巴乖糯糯道,“嗯,以后我都听你的。”

厉景懿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这两天,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唐暖画的变化,要是以前他说这种话,估计唐暖画早就跳脚了。

可她不仅主动找自己亲热,还变得如此顺从……实在反常!

过了一会儿,见她还没有放手的意思,厉景懿不得不蹙眉,“我开车了,手拿开。”

唐暖画咬咬唇,这才只好暂时放开了他。

十分钟后,厉园。

厉景懿下车后,把唐暖画放在门口,面无表情道,“进去吧,早点休息。”

说完,还没走出一步,背部忽然传来一阵结实的温暖。

“别走。”

唐暖画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个没忍住,直接从后面报了上去,“厉景懿,你不可以走,我不许你走。”

可她没想到,这些动作,竟成为了惹恼厉景懿的最后一根导火索!

“所以,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厉景懿忽然转身,双眸如同火炬一般直视她的双眸,他一步步朝她逼近,强大的气场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压迫感。

唐暖画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有些畏怯的连连后退了几步,“我……”

“不必假惺惺的投怀送抱,你心里到底在算计什么?说。”

厉景懿实在是忍无可忍,从订婚夜以后,这女人就一直很主动跟他亲热,这根本不是她的作风。

明明以前还宁死不从,看见他像看见瘟神一样,恨不得他从这世界消失。可是现在,她却又一次次的主动!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唐暖画倒不怪他反应激烈,毕竟自己曾经太作了,可是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他重新相信自己呢?

思衬许久,唐暖画轻声道,“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有算计,你信吗?”

小说《重生曲嫣薄司晏宋心怡》 第8章 不必假惺惺投怀送抱 试读结束。

《重生曲嫣薄司晏宋心怡》免费文案分享

听到她的反应,两人一时间竟都有些意乱情迷,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许多,手上动作更加灵活起来。

结果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又一阵,门外那人,仿佛不肯罢休似的。

厉景懿和唐暖画忽然就清醒了过来,然后在看清对方后,仿佛事先准备好一样,猛的分开了彼此!然后各自开始平息。

厉景懿倒还好,倒是唐暖画,被他弄得前襟扣子松了好几颗,脸上更是一片红晕。

见她如此,厉景懿低声道,“整理好衣服,看你的书。”

说完,自己也调整了一下呼吸,摆弄了一下领带,深呼吸一口,终于彻底平静了下来。

倒是一旁,唐暖画脸上写满了不满,心里跟着不断犯嘀咕,心说,到底哪个混蛋,这么不识相!

她和厉景懿,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一次增进感情的机会呢,就这样生生被打断了,简直可惜死了。

两人都整理好仪容后,厉景懿重新回到了办公桌前,唐暖画便也埋下脑袋,继续老老实实的看资料。

厉景懿这才漫不经心的,冲门外的人回应道,“进。”

许墨便应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然后,他恭恭敬敬的抱着一份资料走了进来,冲厉景懿点了个头,“总裁。”

话音刚落,许墨就感觉自己被狠狠地瞪了一眼!浑身打了个激灵,他感觉那目光宛如一把锋利的刀片,恨不得活活剐了自己似的。

留神一看,瞪着自己的人,可不正是那伏案在总裁办公桌上的唐暖画么!

许墨心里一愣,心说自己又做错什么事,惹着她了不成?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看得他浑身发毛。

这姑奶奶,该不会是又要发难了吧!一想到这,许墨就感觉汗毛竖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在此时,厉景懿面色如冰的看向了许墨,询问道,“什么事?”

许墨这才缓了口气,拿着手中的资料,走上前递给了厉景懿,“总裁,这是项目部刚下达的项目企划,需要您审批之后,在上面签字。”

厉景懿不动声色,微微一颔首。

“那我就先出去了。”许墨说完,转身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眼看那混蛋终于走了,唐暖画这才再次释放天性,眼巴巴的看向了厉景懿,心里很希望能够把刚才没有做完的继续下去。

然而,厉景懿依旧是一副冰山似的面孔,平静得看不出任何波动,仿佛刚才发生的那些事,从未发生过一样。

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他甚至都没有抬头看过唐暖画一眼,唐暖画这才懂了,他这分明是不想继续了!

既然厉景懿不想,唐暖画也只好作罢,只不过还是不满的哼了一声,仿佛故意哼给他听的一般。

可厉景懿依旧没什么反应,唐暖画就只好委屈巴巴的埋头学习去了。

……

到了中午,许墨紧巴巴过来通知,说是有一个重要会议要开。

厉景懿看了一眼唐暖画,有些无奈,“我要开会,没办法陪你吃饭,你自己找点吃的吧,别饿着了。”

说完,转身跟着许墨去了会议室。

唐暖画在心里犯嘀咕,心说这算什么嘛!不过,这也怪不得厉景懿,在公司当然是工作重要。

只是,一转念,唐暖画眼睛忽然亮了,“既然你不能陪我吃饭,那不如我去买饭,我们俩一块儿吃。”

真是个好主意!唐暖画在心里暗暗夸赞了自己一声,便一个人下楼去了。

然而谁能料到,刚走进附近的餐厅,竟然好死不死的遇上了顾以寒。

他穿着一身灰色休闲装,站在不远处,四处张望,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唐暖画不由在心里暗叫悲惨,心说倒了八辈子霉了吧?怎么会在这儿遇上他了?

然后,便用手挡住半张脸,趴在柜台上点完了餐,再悄无声息的溜到了一处座位上,默默等着人把餐点打包好。

至于顾以寒,她以为只要自己不去招惹,那顾以寒也不会看到自己,躲过去就算了。

可是,顾以寒却好像知道她在这里似的,一眼就看了过来,看到就算了,竟然还主动走了过来!

“唐暖画,你竟然也在这儿。吃过了吗,这么巧,不如我请你吃饭吧?”顾以寒大方的说着,就到了唐暖画跟前,理所应当的坐在了她对面,脸上是一副佯装绅士的神情。

其实顾以寒长得也算是斯文,起码让人感觉很体面,不然以前唐暖画,也不会受宋怡君的指使,那么疯狂的喜欢他。

但如今就不一样了,虽然他长了一副斯文的外表,可谁知道他暗地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唐暖画知道,顾以寒和宋怡君都是一样的人,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实际上,心理都在往死里算计她。

想到这,唐暖画就觉得胃里一阵反感,忙摆了摆手,“不用,谢谢。”

“唐暖画,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不过就是请你吃顿饭而已,应该的了。”

顾以寒说完,就扬起手打算叫服务员点菜,然而手臂却被一下拦了下来。

唐暖画摇摇头,依旧是坚定的回绝,“顾以寒,谢谢你的好意,但真的不用,我没什么胃口,随便打包饭菜一点就回去了。”

唐暖画不想和顾以寒接近,所以态度,自然是冷的不能再冷。

却没想到,顾以寒还误认为,唐暖画在跟他玩冷淡,大约是想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估摸着,唐暖画肯定是觉得自己从前看不上她,现在打扮漂亮了,便端起架子,好让自己主动去找她么?

呵,这点心思,他顾以寒还能看不出来吗?

想着,顾以寒便自以为是的走上前,深情款款的握住了唐暖画柔嫩纤细的手。

“暖画,我承认,以前我确实懈怠了你,我道歉。但是今天,我只是想请你吃顿饭而已,而且天气这么好,吃完饭以后,我们还可以一起出去兜兜风,不是很好吗?”

好什么好?一点都不好!

唐暖画在被顾以寒握上手的时候,一股恶心的感觉,狠狠的涌上了心头!

小说《重生曲嫣薄司晏宋心怡》 第14章 往死里算计她 试读结束。

重生曲嫣薄司晏宋心怡推荐指数:★★★★★,看了重生曲嫣薄司晏宋心怡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青年文摘哟。重生曲嫣薄司晏宋心怡这本小说的构思巧妙,开头遍引人入深;内容丰富,布文紧凑,无繁琐,无拖拉;收尾干脆而应对中心,随其情节,对应人心。好文、好字,好故事。很是喜欢,期待更多佳作,为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