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叶非白季炀

时间:2019-11-08 22:47:35来源:青年文摘

《叶非白季炀》小说介绍,免费阅读所以他真的看起来很弱鸡吗?“你一看就容易招人欺负,好勒索。”非常社会的开篇。染着黄头发的男生把叶非白逼到巷子里,让伙伴堵住出口后,吊儿郎当的对叶非白说道:“同学,学长最近手头有点紧,零花钱借学长花花?”,季炀是个隐形妹控。直到有一天,遇上了叶非白后,他发现自己不只是一

叶非白季炀》章节目录

叶非白季炀

叶非白季炀小说精彩片段:“你一看就容易招人欺负,好勒索。”叶非白微微打量了下眼前的几个人,瞥见其中一个把校服围在腰间的女生后转开视线。所以他真的看起来很弱鸡吗?《叶非白季炀》第九章 第9节课免费试读

叶非白季炀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叶非白季炀》小说介绍,免费阅读所以他真的看起来很弱鸡吗?“你一看就容易招人欺负,好勒索。”非常社会的开篇。染着黄头发的男生把叶非白逼到巷子里,让伙伴堵住出口后,吊儿郎当的对叶非白说道:“同学,学长最近手头有点紧,零花钱借学长花花?”,季炀是个隐形妹控。直到有一天,遇上了叶非白后,他发现自己不只是一个妹控,还是一个爱吃醋的‘妻控’。某日,叶非白重感冒发烧都死不请假。季炀在电话里气道:“如果你想气死我,你就来上学!”叶非白一点也没有犹豫的挂了电话,并且拿着书包去上学了。—————妹控妻控各种控毒舌霸道攻VS体软声软各种软温柔体贴受

《叶非白季炀》第九章 第9节课免费试读

叶非白微微打量了下眼前的几个人,瞥见其中一个把校服围在腰间的女生后转开视线。

他不由得捏捏眉心,想到了自己堂兄的话。

“你一看就容易招人欺负,好勒索。”

所以他真的看起来很弱鸡吗?

染着黄头发的男生把叶非白逼到巷子里,让伙伴堵住出口后,吊儿郎当的对叶非白说道:“同学,学长最近手头有点紧,零花钱借学长花花?”

非常社会的开篇。

叶非白眉眼温和:“可是我不认识你。”

“一回生二回熟。”男生啧了一声,目光在他腕上的手表划过,“你今天要是借给了学长,学长明天还来找你,这不是就认识了?”

平常人被这么围堵,不被吓到,为了不惹麻烦都乖乖上交钱包。

但是叶非白有点不一样。

他非但没有被吓到,还取下了手腕上的表。

“学长你刚才看了好几眼我的手表,你是想要它吗?”叶非白轻声问道。

他语调平和,一点也没有被勒索的样子。

黄毛一见他这样,就觉得这人很识趣,那张长了点痘痘的脸顿时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同学你挺上道啊———”

随着他伸过去的手,叶非白手腕微转,刚刚取下来的手表又再次干净利落的扣回自己的手腕。

耍了人的叶非白依然是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像是没看到黄头发男生难看的脸色一样,声音轻轻:“这个表我不能给你,这个很贵,我给你零花钱吧。”

他身边的男生原本都已经准备好在黄头发的指示下动手直接抢了,听到后面这句话按捺住了。

黄头发的男生脸色依旧难看,被耍了之后他脸色难看,根本都已经懒得装了。

“钱包拿来。”

叶非白慢条斯理的从包里面把钱包递过去。

其中一个女生不耐烦的吼了一句:“好了没有?好了赶紧走。”

“马上就好。”接过钱包的黄头发应了一句。

他打开钱包,发现满满的一堆卡,就是没有一分钱的现金,那种被耍的感觉再次席卷重来。

“妈的,耍老子?”

黄头发抽出一张黑卡,面目狰狞的问叶非白:“密码是多少?”

“我只答应了给你零花钱,没有说要给你密码。”叶非白也不嫌脏,懒懒的往背后的墙壁一靠。

“日,真以为老子不敢打你是吧?”黄头发爆粗,甚至还往地上吐了一摊口水。

在他身边的几个人均是一副随时准备上手的样子。

这架势,不勒索到钱,势必不会罢休。

昏暗中,叶非白的棱角被掩藏。

他温柔一笑:“你来试试。”

这一句话,彻底将众人激怒。

抽着烟的男生把烟头扔到地上使劲碾了碾,扬着拳头逼近叶非白:“真他妈不见棺材不掉泪!”

气氛开始剑拔弩张,紧绷。

丝毫没有一点耍了人感觉的叶非白看着逼近的拳头不躲不避,眉眼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没想到我们一高旁边的小巷子这么热闹。”

懒洋洋的声音夹杂着霸道至极的语气在这方天地骤响。

季炀逆着光,慢悠悠的往人群走进。

不紧不慢的速度,像极了他霸道又嚣张的游刃有余。

透过人群,他看向叶非白:“才来第二天就被外校的勒索,新来的,你还挺勾人。”

叶非白:“......”

小说《叶非白季炀》 第九章 第9节课 试读结束。

叶非白季炀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叶非白季炀》小说介绍,全文免费阅读黑色的西装与夜色融为一体,把身边的那抹白色身影遮挡住,不让任何人窥见。和李子霄杨朝钧打了声招呼之后,季炀便拉着叶非白到花园角落的椅子上坐下,仗着没人能看到,直接把叶非白压在椅子上,薄唇在他颈上流连忘返。湿热的唇带着滚烫的温度,一路从脖子绵延到脸颊上,越过眼睛,滑过鼻尖,最后停留在他微张的唇上。如果不是西装衣服上渐隐渐现的鎏金暗纹,恐怕很难发现这个角落。,季炀是个隐形妹控。直到有一天,遇上了叶非白后,他发现自己不只是一个妹控,还是一个爱吃醋的‘妻控’。某日,叶非白重感冒发烧都死不请假。季炀在电话里气道:“如果你想气死我,你就来上学!”叶非白一点也没有犹豫的挂了电话,并且拿着书包去上学了。—————妹控妻控各种控毒舌霸道攻VS体软声软各种软温柔体贴受

《叶非白季炀》第一百二十六章 第126节课免费试读

天色渐晚,温婉特地请来的钢琴家正在别墅里面弹奏一曲又一曲的名著,为这个夜晚增添了无数的浪漫。

花园里面能隐隐约约听见里面的还了声,就像是隔绝开的两个世界。

和李子霄杨朝钧打了声招呼之后,季炀便拉着叶非白到花园角落的椅子上坐下,仗着没人能看到,直接把叶非白压在椅子上,薄唇在他颈上流连忘返。

黑色的西装与夜色融为一体,把身边的那抹白色身影遮挡住,不让任何人窥见。

如果不是西装衣服上渐隐渐现的鎏金暗纹,恐怕很难发现这个角落。

湿热的唇带着滚烫的温度,一路从脖子绵延到脸颊上,越过眼睛,滑过鼻尖,最后停留在他微张的唇上。

季炀声音沙哑的诱哄他:“乖,张嘴。”

叶非白紧闭的眼睫微微一颤,明知道季炀接下来想干什么,他还是下意识的张开嘴。

这一下,让季炀搅得天翻地覆,差一点没了呼吸。

好半晌,餍足的季炀才松开叶非白。

他一边满足的舔唇回味,一边饶有兴致的拍着叶非白的背给他顺气儿:“怎么还是这么没用?”

叶非白:“……”

他其实已经长进了很多,谁知道今天的季炀这么狠。

亲就亲,结果根本不给他任何呼吸的空挡。

如果不是被亲着,叶非白十分怀疑季炀是想要弄死他。

“你……”

“我亲的你舒服吗?”季炀挂靠在叶非白身上,沉着嗓音和他说话。

那种沙哑的性感直击叶非白的心脏,让他刚刚才平复下的心跳又开始狂乱跳动了两下。

叶非白:“……”

无奈的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叶非白笑了笑:“有你这么问人问题的吗?”

“那我要怎么问?”季炀挑眉。

修长的食指勾着叶非白的下颚让他抬起来,季炀凑过去在上面亲了两下。

叶非白捧住季炀的脸坐直身体:“你别压我那么厉害,我腰酸了。”

这个人身高比他高半个脑袋,连带着看起来那么瘦,可是重量绝对不轻,再被压下去,叶非白觉得自己能被压垮。

季炀抱住叶非白的腰,搂着他往前压:“压你怎么了?我挺喜欢的。”

叶非白假装听不懂季炀的骚话:“……再压下去,等会儿我俩就一起掉下椅子了。”

好好的气氛,硬是被这句话给弄没了。

为了不让两人双双赴草地,季炀把叶非白搂到身前抱住:“天冷了,我抱着你就暖和了。”

叶非白学季炀平时的动作,把自己的下颚搁在他的肩膀上:“两个大男人抱着,我感觉挺热的。”

“我什么都没做呢,你就热了?”季炀在叶非白耳边坏笑。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看见叶非白的耳朵开始红起来。

还是一样不禁逗。

叶非白装模作样的对着季炀的肩膀咬了一口,也没用力,季炀配合的嘶了一声。

他啧了一声,哼道:“咬的我疼死了,我要咬回来。”

叶非白:“……???”

他就在衣服上面留了一圈浅淡的牙印,根本就没有使劲儿好么,怎么就疼了!

通红的耳垂上传来刺痛感,叶非白碍了一声,低呼出声:“季炀,别咬。”

这一声轻的就像是猫叫,让季炀心痒的要命,嘴上毫不留情的磨了磨他的耳珠,又咬了一口。

叶非白这次直接疼的低低嗷了一嗓子,双手推拒着季炀的胸膛。

“季炀,你属狗的吗?”

季炀转而捧住叶非白的脸,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叶非白双眼中的水光。

平时那双总是温温柔柔的双眼,此时此刻装满了他,甚至还有着氤氲的雾气,光是看着就十分的惹人怜爱,让人恨不得揉进骨子里面。

季炀认真道:“在你面前,当狗又何妨?”

这一句话,震得叶非白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并且说不出话。

“不过,等我成年之后,我想当另一种狗。”

叶非白:“???”

他舔舔唇,舌尖微顶上颚,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之后,笑得意味深长:“公狗腰要不要试试?包君满意。”

唰的一下,反应过来的叶非白白皙的肌肤全都泛起了粉红。

叶非白:“!!!”

刚才的感动全都喂了狗!

“你正经一点。”他严肃了一张脸,义正言辞的说道,“高三生,要以学习为重知道吗?”

季炀不爽叶非白岔开话题:“随随便便能拿年级第一的学习?”

叶非白轻笑出声:“你这话太招人恨了,你让李子霄他们怎么活?”

“一高的年级前三十,上重本是板上钉钉的事,并不需要操心他们。”季炀垂眸看他,“回到刚才的话题。”

叶非白才不要。

他轻咳一声,扯扯季炀的衣角:“第一次看你穿西装,很帅。”

季炀嗯了一声,双眼微眯:“你也很美。”

叶非白:“……”

这天实在是有点难聊。

他暗自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和季炀这位少爷计较之后,朝他伸出手:“我的生日礼物呢?”

“不是说不要?买了礼物就不给进门?”季炀懒洋洋的往椅背上一靠,翘着二郎腿,悠闲的看着叶非白。

大家都是第一次谈恋爱,这个少爷为什么就不能浪漫一点?

亏他之前还送自己玫瑰呢。

“我那是说给李子霄和杨朝钧听的。”叶非白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转移话题的重点,于是加重了失望的语气,“身为男朋友,你怎么可以不给我准备?”

季炀搭在椅背上的那只手缓慢的敲了敲,他哦了一声,言简意赅:“你在恃宠而骄。”

“……”是就是吧,叶非白转过身看他,轻笑,“不可以吗?”

这个角度的他背着光,微长的发丝恰好完美的挡住所有的光,他眼中的笑意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季炀只能看到叶非白微翘的唇角。

行吧,既然他老婆铁了心转移话题,那他就配合一下好了。

季炀大手一伸,直接勾住叶非白的领带,把他拉到自己的身上。

叶非白猝不及防的摔进季炀的怀中,双手小鸟依人的搭在他的胸膛上。

他抬起头,对上季炀垂下来的双眼,以及他微启的薄唇,在黑暗中像是一朵绽放的曼珠沙华。

季炀压着他的后脑勺,食指在他唇上轻点,低声哄道:“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季炀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将叶非白包裹的严严实实,让他无处可逃,耶不想逃,只想沉溺其中,

很少看到这样的他,叶非白一时忘记反应。

唇上传来季炀拇指摩擦的热辣感,叶非白觉得自己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季炀低下头,吻-住叶非白的唇,贴着他缠-绵道:“你的礼物是我,现在,你就可以拆掉了。”

叶非白喉结轻滚,颤抖着双睫去看他。

“要不要拆?”他离开叶非白的唇,开始解衬衣口子,“我帮你拆吧,我有经验。”

叶非白:“……???”

回过神的叶非白立马握住季炀的手,不让他‘拆礼物’。

神他妈拆礼物有经验啊!

谁给自己脱衣服没有经验啊!

再说了,这个礼物他一点都不想要,不想要!

叶非白绯红了一张脸,撑着季炀的胸膛赶紧坐起来:“礼物留着以后拆,现在不急。”

“你确定吗?你刚才还一直追问礼物呢。”季炀一副失望的样子,“难道你是嫌弃我这个礼物不够好?”

他哪儿敢啊!

叶非白哭笑不得:“我怎么会嫌弃,不过今天实在不是收礼物的好场地。”

“行,我知道了。”季炀随手整理了下本就凌乱的领口噗,让他更凌乱,“赶明儿我选个黄道吉日,你来好好拆。”

叶非白表示他一点都不想拆啊!

但是这种情况下,他又不得不答应。

他连说了五个好字,说的自己刚才脸上的灼烫都没了。

见他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季炀心里好笑。

季炀慵懒道:“手伸出来。”

叶非白听话的伸出手,被季炀一把拖住,然后又给扯回了他的怀里面,搞得他再次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

叶非白:“……”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今天晚上他是逃不开这宽阔的胸膛了是吗?

叶非白笑了笑,又抬起头,准备撑着季炀的胸膛坐起来。

脑后传来淡淡的压力,把叶非白的脸强硬的摁到怀里面,叶非白没有挣扎,他感受到季炀抱着他坐起身。

“怎么了?”他轻声问道。

季炀五指插进叶非白的发丝之中,像是抱着心爱的洋娃娃一般,紧紧的不撒手。

他凑到叶非白的耳边说道:“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认识季炀这么久以来,叶非白从来不知道季炀还会唱歌。

他身上到底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技能?

想到这里,他有些兴奋:“好。”

“你想听什么?”季炀缓缓地抚-摸着他的脑袋。

叶非白笑了:“还能点歌?那……唱喜欢你吧。”

这首经典的歌曲,他想听季炀唱给他听。

季炀也笑了:“好,就唱这首。”

……

当熟悉的旋律在叶非白耳边响起的时候,那一字一句的歌词飘进他的耳朵远远不如季炀给自己的感觉震撼。

他是真的会唱歌。

而且,他硬生生把这首情歌在他耳边唱出了调情的感觉。

是那种,让他心甘情愿沉沦的情。

小说《叶非白季炀》 第一百二十六章 第126节课 试读结束。

叶非白季炀

叶非白季炀

作者:凉久类型:都市小说状态:连载中

季炀是个隐形妹控。直到有一天,遇上了叶非白后,他发现自己不只是一个妹控,还是一个爱吃醋的‘妻控’。某日,叶非白重感冒发烧都死不请假。季炀在电话里气道:“如果你想气死我,你就来上学!”叶非白一点也没有犹豫的挂了电话,并且拿着书包去上学了。—————妹控妻控各种控毒舌霸道攻VS体软声软各种软温柔体贴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