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小夫人

时间:2019-08-18 21:16:19来源:青年文摘

只一瞬。陆珩的目光下移,最后落到温渺那被刘石碰过的手腕上,唇角的笑意慢慢收敛起来。陆珩目光掠过一丝阴翳。他还是大意了。居然让人肖想他家的小东西。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宝贝的营养液 读者“寥若晨星”,灌溉营养液 +2第11章月色清冷如水,凉薄的月光透过轻薄的窗纱,零零碎碎洒满一地,

小夫人

[小夫人]言情小说在线阅读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男朋友只一瞬。陆珩的目光下移,最后落到温渺那被刘石碰过的手腕上,唇角的笑意慢慢收敛起来。陆珩目光掠过一丝阴翳。他还是大意了。居然让人肖想他家的小东西。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宝贝的营养液 读者“寥若晨星”,灌溉营养液 +2第11章月色清冷如水,凉薄的月光透过轻薄的窗纱,零零碎碎洒满一地,,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只一瞬。

陆珩的目光下移,最后落到温渺那被刘石碰过的手腕上,唇角的笑意慢慢收敛起来。

陆珩目光掠过一丝阴翳。

他还是大意了。

居然让人肖想他家的小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宝贝的营养液 读者“寥若晨星”,灌溉营养液 +2

第11章

月色清冷如水,凉薄的月光透过轻薄的窗纱,零零碎碎洒满一地,落了一地的清透。

房间安静无声,除了偶尔有纸张翻开的声音响起。

方桌后的男人才刚沐浴完,发丝上还带有未干的水雾,白色的浴袍松松垮垮别在腰间,隐约可见宽厚的胸膛。

桔红色的灯影下,男人的侧颜隐在光影下方,忽明忽暗。

陆珩低垂着眸子,神色冷静。

骨节分明的手指按压在泛黄的本子上,他眼尾微挑,轻轻翻起日记本的一侧。

本子的封面,和温渺梦中的那一本如出一辙。

陆珩压了压唇角,一点点掀开本子的一端。

纸张上的字迹清秀,本子是温渺从初中就开始记录的,一开始都是寻常的小事,像极了少女的心事。

比如考试的失利,比如父母对妹妹温可馨的偏心。

那时温渺最大的烦恼,就是渴望得到父母的认可。每每得到父母的一两句赞赏,小姑娘都能兴奋半天,洋洋洒洒写了好多。

只是越往后翻,主人公字里行间的语气越发低沉。

陆珩双眉拢了拢,又往前翻看了下日期的记录,果然从高中开始,小姑娘就很少做记录了。

甚至于中间还有几张被撕扯下来,徒留齿印在上边。

少女的心事仿佛被藏在了初三的那个夏天,从那之后,温渺像是把日记本忘记了一般,只是偶尔想起才会写上一二。

初中和高中像是一道巨大的鸿沟,横跨在温渺面前。

虽然只是寥寥几句,陆珩还是清楚地从字里行间发现温渺的异样。

好像从某一天开始,那个原本渴望父爱母爱的小女孩渐渐开始变得麻木,她不再期盼得到父母的赞赏,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温父温母认为她该做的事。

温渺的学校离家不远,然而从高中开始,她就开始选择了在学校寄宿,只有在周末日回家。

陆珩双眉越发紧拢,修长的手指搁在桌沿一侧,有一搭没一搭,慢慢敲打着。

终于,女孩高中毕业,如愿进入了她想要的大学。大概是远离了父母的关系,女孩的脸上渐渐多了笑容,她再次找出了这本被她遗忘已久的本子,又开始记录每天的生活。

大学的生活无非就是学习和社团,陆珩一目十行掠过,他修长的手指按着太阳穴,紧拢的双眉渐渐舒展。

只是指尖在掠过下一页时,目光忽的顿住。

白皙的手指慢慢拱起,陆珩半眯起眼,视线一瞬不瞬地盯着白纸上那字迹清明的两个字。

——傅修。

像是笔尖随意捻起的两个字,在陆珩心底却像是掀起了汹涌浪潮一般。他紧屏住呼吸,目光一寸又一寸掠过,最后还是定格在那两个字上。

熟悉并不陌生。

心底的杂念如同野草一般席卷而生,陆珩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手指紧缩成拳,他瞳孔一紧。

下意识想要将纸上的两个字搓烂。

只堪堪一瞬。

男人眼中又恢复了清明。

他松手,蓦地想起之前邓明送过来的东西。

那是有人送到温渺公寓的,被陆珩守着的人签收了。

清冷的月光下,男人步履缓慢,他一点一点往角落边走去,高大的身影落在墙上,越来越大。

终于,男人踱步至墙角。

他蹲下身,视线逐渐下移,最后落在角落边缘的那个小包裹上面。

灰扑扑的包裹上方,寄件人那一栏尤为清晰。

灼眼刺目。

陆珩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慢慢伸出手,将那包裹拆开。

包裹并不大,只是一个小小的正方体盒子。

待看清里边的东西后,男人的瞳孔再一次缩紧,视线渐渐凝滞住。

小小的盒子中央,赫然是半片玻璃枫叶。

枫叶通透,纹理清晰。

刺眼的枫叶如同那寄件人一般,陆珩将那枫叶捏在手心,黑眸越发深沉。

盒子里边,还有一张彩色的小纸片,上面只有简单的四个字。

——圣诞快乐。

他轻嗤一声,蓦地将那卡片连同盒子一股脑塞在包裹之中,一脚将东西踹开。

圣诞?

男人喃喃念了几声,终于想起今晚便是平安夜。

他拢了拢眉,掌心中央还握着刚才那半枚从盒子里边取下的枫叶。

莫名的焦躁。

他踱步至窗边,将玻璃窗拉开一半,刺骨的冷风迎面扑来,男人终于清醒了一点,男人慢慢睁眼,又重新将窗户拉上。

“哒”的一声过后,有猩红在指尖出现。

袅袅烟雾中,男人的面孔渐渐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最后隐在白雾中。

……

陆珩回房的时候,温渺已经入睡,房间安静,只偶尔有沙漏的声音响起。

有月光倾泻而下,陆珩踏着月光,一点点往床边靠进。

床上的小人以后还在熟睡之中,女孩睡颜恬静,覆在眼睑下方的睫毛纤长浓密。

小东西呼吸绵长,连陆珩靠近都没发觉。

只是身子微微往里边侧了一点。

被窝下娇小的身子蜷成一团,陆珩垂眸站在窗边,目光落在女孩恬静的面容上,黑眸深不见底。

枫叶硌得他手心隐隐作痛,男人紧紧抿着唇,只牢牢盯着床上的小人。

须臾,床上的女孩像是有所察觉一般,温渺动了动身子,小手不安分从被窝下抽了出来,嘤咛了几声。

男人眸色一暗,陆珩刚一伸手,然而指尖在触碰到温渺手腕时,蓦地想起今天被刘石触碰过的地方。

他神色一凛,握着女孩的手指渐渐用力。

男人的下颌紧绷着,须臾终于又松开。

他转身,终于在桌上找到一包湿纸巾,抽出一张后,又转身回了床边。

温渺依旧是熟睡的模样,只是翻了个身,正对着男人。

陆珩轻轻勾唇,他抬手,慢慢将温渺搁在外面的小手抬起,一点一点擦拭她指尖的痕迹。

男人指腹粗糙,带着纸巾的湿润,从女孩指根中间掠过。

温渺不舒服地嘤咛了一声,她动了动手指头,想要从男人手中抽出手腕,却反而被陆珩握得更紧。

男人声音低沉,诱哄一般在她耳边掠过。

“渺渺乖,擦干净就好。”

说着,攥着女孩手腕的手指又用力了许多,隐约可见泛白的指尖。

良久,女孩的指尖里里外外都被擦拭了一遍,男人终于肯放下手中的东西。

女孩的小手还落在外面,陆珩起身,动作轻柔地帮她掖了掖被角,这才重新在温渺身边躺下。

柔软的床垫凹下去一角男人垂首看见手心握着的东西,黑眸微沉。

他视线慢慢上移,最后落在女孩眼角下方的泪痣上。

眼眸微阖,男人俯身,薄唇微微勾起。男人身上清冽的烟草气息在女孩鼻尖萦绕。

温渺拱了拱身子,下意识往男人的方向挪了挪,婴儿般蜷缩在男人胸膛处。

陆珩轻轻一笑,手指在女孩后背掠过,贴着温渺的耳边道。

“渺渺,你喜欢枫叶么?”

黑暗中,男人唇角噙着笑,只是眼底笑意全无。

见温渺不回答,陆珩又轻声在她耳边呢喃了几次。

沉睡中的女孩对此一无所知,她悠悠翻了翻身子,终于不厌其烦,喃喃吐出三个字。

“……喜欢啊。”

.

翌日清晨,天刚露出鱼肚白,温渺已经悠悠转醒了。

晨曦微露,轻薄的光线透过玻璃窗子,落了一地的光亮。微微卷起的窗纱处;隐约可见外面的景色。

房间半明半暗,温渺慢慢睁开眼,睡眼朦胧中,只觉得腰间压迫感强烈。

温渺眉头一皱,下意识想要翻过身,只堪堪转过一点,温渺整个人就惊醒了。

温渺面色一僵,一抬眸果然对上陆珩微阖的双眸。

陆珩还没醒来,呼吸绵长悠远,只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依旧牢牢捆在自己腰间。

温渺试探地挪了挪身子,企图推开男人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然而试了好几次,依旧没推开。

她泄气地长呼一声,刚想从被子下面钻出去,头顶蓦地传来男人喑哑的声音。

“……做什么?”

男人还未完全醒过来,声音低沉缱绻。

温渺怔怔地抬起头,见陆珩没有睁眼,她轻声松了口气,又小心翼翼往外伸出一只脚。

然而才刚往外挪动半分,原本睡着的男人突然眉头一皱,下一刻,温渺只觉得小腿一麻,一只长腿大大咧咧地压在她小腿上。

呼吸一滞。

温渺只觉得呼吸不畅,全身上下都被陆珩压制着,她难受着推了推男人的手臂,糯糯道。

“……你,你压到我了。”

女孩的声音娇娇柔柔的,蕴着无尽的委屈。

陆珩终于有所发觉,他懒懒地掀开眼皮,扫了一眼两人现在的睡姿后,眼尾一挑,终于慢吞吞将长腿从温渺身上挪开,只是腰间的那一双手臂依旧纹丝不动。

身上的桎梏少了一层,温渺难得顺畅了一点。

只是还没等她松一口气,温渺倏然感觉到腰间一股异物感。

她狐疑地低下头,一眼就看见了男人手心处的纱布,隐约可见血色。

温渺一怔,下意识往男人的方向看去,却见陆珩早就睁开眼,见她面露错愕,男人只悠悠勾了勾唇角。

他道。

“渺渺,喜欢我给你的礼物吗?”

见男人的视线落在自己身后,温渺狐疑地转过身,一眼就看见了碎了一桌的玻璃碎片。

橘红色的碎片边缘上,还隐隐渗着血迹。

诡异的妖艳。

第12章

温渺双眸圆睁,满桌的玻璃碎片和陆珩受伤的手心联系在一起,过程不言而喻。

她缩了缩脖子,还未来得及说话,双眸就被男人宽厚的手掌覆上。

男人指腹带着薄茧,搭在女孩娇嫩的肌肤上。

黑暗带来些许不适,女孩试探地动了动身子,企图挪开男人的大手。

“陆……”

才刚一张口,温渺整个人蓦地被人拦腰抱起,男人一手覆在她眼皮下,只空出一只手将她抱在臂弯间,婴儿般托着女孩。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糯团子小夫人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