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无瑕

时间:2019-08-18 21:14:30来源:青年文摘

常绪和常缙斯斯文文的劝解着,“大姐,咱们好容易见着爹爹了,该高兴才是,快别哭了。”晚霞忽闪忽闪大眼睛,有些茫然的四处张望了一下,也小声嘟囔道:“大姐,快别哭了。”兰夫人依旧站在原地,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无瑕拉拉她的手,“娘,我和爹爹见面的

往兮》章节目录

无瑕

[无瑕]言情小说在线阅读嗯啊宝贝真骚办公室里秘书正跪着舔常绪和常缙斯斯文文的劝解着,“大姐,咱们好容易见着爹爹了,该高兴才是,快别哭了。”晚霞忽闪忽闪大眼睛,有些茫然的四处张望了一下,也小声嘟囔道:“大姐,快别哭了。”兰夫人依旧站在原地,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无瑕拉拉她的手,“娘,我和爹爹见面的,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常绪和常缙斯斯文文的劝解着,“大姐,咱们好容易见着爹爹了,该高兴才是,快别哭了。”晚霞忽闪忽闪大眼睛,有些茫然的四处张望了一下,也小声嘟囔道:“大姐,快别哭了。”

兰夫人依旧站在原地,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

无瑕拉拉她的手,“娘,我和爹爹见面的时候,可没有哭。”

兰夫人微笑,“我家无瑕小姑娘不爱哭,真是好孩子。”

无瑕得意的笑了笑,“娘,我有点累,咱们进去歇息。还有先生,一路上都是和您一样坐马车,也没活动活动筋骨,肯定也累了。我请先生进去。”松开兰夫人的手,跑去找陆先生了。

兰夫人清了清嗓子。

开国公惊觉,忙拍了拍常朝霞,“小朝,来见过夫人。”拉着泪眼迷朦的常朝霞过来,命她拜见兰夫人。

常朝霞一则伤心难过的厉害,二则知道兰夫人是个省事的,便任由泪水肆意流淌,并没打算克制一下自己的感情。十三年了,她没有见到父亲,孤苦无助,已经十三年了。十三年来积攒下来的眼泪,一时半会儿哪流得完。

开国公拉了常朝霞过来,命她行礼,兰夫人淡淡笑了笑,“大小姐什么时候仪容端整了,再来拜我吧。哭哭啼啼的,行的什么礼。”

说完,兰夫人转过身,向正堂走去。开国公忙道:“夫人等等我。”追着兰夫人过去了。他腿长脚长,没几步就追上了兰夫人,两人并肩前行。

常绪、常缙和朝霞匆匆忙忙安慰了两句,便跟着二姨娘等也过去了。大姨娘又是心疼又是着急,赶忙过来替常朝霞拭泪,压低声音说道:“小朝,快别这么着,惹夫人不喜。”

常朝霞拿过大姨娘递过来的帕子拭着眼泪,心中茫然。兰夫人分明是个什么事也不管的人啊,怎么会……?

开国公身材高大,虽是走在最前头,常朝霞依然能清晰看到他的后背。“爹爹,前些年我日子过的多苦啊,您回来了,却对我这样……”常朝霞心中一阵委屈。

无瑕拉着陆先生的手,高高兴兴的走了过来,“先生,这便是我家了,很大对不对?我蛮喜欢这儿的。先生,咱们先进去歇息,然后四处逛逛,给您挑个好住处,给我挑个顺眼的书房。”

陆先生微微笑着,“甚好,便依无瑕。”

陆先生青衣青裙,穿戴的再朴素不过,可是她天生的美貌和优雅的体态映入常朝霞和大姨娘眼中,两人均是惊艳。这位是无瑕的先生么?楚腰卫鬓,纤秾得体,分明是位不衫不履的佳人。

不只美貌,那份雍容,那份淡定,更是青年女子中极为少见的。见了她,便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一句话:腹有诗书气自华。

乡下地方,怎会有这样的先生?常朝霞更加迷惑。

爹爹健在,当然是再好不过。可是夫人和三妹妹都和前世不同了,又有一位仿佛从天而降的陆先生……

今生和前世,到底会有多大的不同呢?

--

到了正堂,四位姨娘和常朝霞、常绪、常缙、常晚霞重又拜见了开国公、兰夫人,又和无瑕行礼厮见。陆先生也和众人见过了,常家众人都称呼她“陆先生”,言辞之间,客气周到。

眼前一下子多了八个不认识的人,无瑕板起小脸,不大高兴。

“闺女,你不喜欢他们啊。”开国公小声问她。

“您记金陵的八个别称都嫌烦,这会儿要我记住八个人!”无瑕声音清脆,语气中很是不满。

开国公目瞪口呆,兰夫人在旁听着,忍不住笑了。娇娇,你可是真是你爹的亲闺女啊。横起来,真和他一模一样!

大姨娘先前是负责管家的,这会儿兰夫人来了,她便把钥匙、帐册等物呈上,陪笑说道:“夫人回来了,当然是夫人当家作主。”兰夫人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你先收着吧,不急,慢慢归置。开国公府,要改的地方且多着呢。”

大姨娘心中一紧,二姨娘幸灾乐祸的笑,笑容中颇有讥讽之笑,三姨娘和四姨娘和往常一样低眉顺眼的站着,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一直以来兰夫人都在老家休养,不声不响的,对她们毫无约束,她们便以为兰夫人不过是个没见识的乡下女人罢了,不过是运气好,才会做了开国公夫人。做梦也没想到,原来一直没被她们看在眼里的兰夫人,开国公竟是这样的看重,更没想到,兰夫人生在乡下,长在乡下,竟是这样的胸中有丘壑,不怒自威。

大姨娘心中暗暗叫苦。三姨娘、四姨娘进门晚,资历浅,平时又没那么争强好胜,这回大概会夹起尾巴做人,拼命讨好夫人吧?二姨娘应该不会,她一向仗着有老二常绪,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她们三个都还好办,反正只是寻常姨娘,只要不太出格,想来夫人也不会拿她们做法子。我却是多年管家之人,又该如何自处呢。夫人若果真悍妒,往后岂能放过我。

大姨娘心中惴惴不安,脸上还要做出温婉模样,十分辛苦。

开国公和兰夫人回府,当然少不了接风宴席。陆先生远道而来,觉得有些疲累,便没有参加常府的家宴,早早回房歇着了。兰夫人知道她的性子,也没有勉强,无瑕送陆先生出去,交代道:“您先胡乱歇息一晚,明天咱们挑院子去。”陆先生笑着答应了,“好啊,一准儿给咱们无瑕小姑娘挑个合心意的。”无瑕满意点头。

团圆宴上,常朝霞到了这时已平静下来,众人都是言笑晏晏,席间很是和乐。

无瑕年纪小,没有单坐,和开国公、兰夫人同坐一席。常朝霞很客气的向开国公和无瑕道谢,“……爹爹和三妹妹的玉佩极有灵气,确能辟邪,玉佩送过来不久,我便好了。”开国公哈哈大笑,“小朝,你好了便好。”无瑕却是小脸绷得紧紧的,一丝不苟,“你好了呀,那玉佩还我吧。”她这话说的直接了当,毫不委婉,常朝霞不由的怔了怔。

无瑕一本正经,“那玉佩是我舅舅送我的,可以暂时借给你,不过,等你好了,是要还我的。”

常朝霞回过神来,忙道:“那是自然。三妹妹,稍后我便命人把玉佩送回来,这是舅舅特地送给你的,大姐自然不能夺爱。”

无瑕泰然自若的点点头。

……

“三小姐定是被夫人惯坏了,小朝,你凡事都要让着她。”宴席散了之后,大姨娘特地追上常朝霞,交代她。

常朝霞斯斯文文的笑了笑,“知道了。”

三妹妹是夫人的心头肉,这还用说么。不管前世还是今生,这一点都没有变。

大姨娘张了张口,好像还想再说什么。常朝霞心里很乱,不愿跟她多说什么,笑着推了推她,“您快回罢,夫人回来了,还不知她是怎样的性子,咱们不好太亲密。”大姨娘想想兰夫人的言行,深以为然,“小朝说的对。”道了别,走了。

两人分别之后,各有心事。常朝霞是想想前世,想想今生,忽而喜忽而忧,不知什么事情会变,什么事情会和前世一模一样。大姨娘却是想起兰夫人那句,“开国公府,要改的地方且多着呢”,一直在猜测兰夫人要做什么,会如何动手。

不只大姨娘,二姨娘和三姨娘、四姨娘关心的都是这一点。兰夫人,她究竟要改动什么呢?

次日,开国公和兰夫人带着无瑕在府里四处逛了逛,陆先生也随行。无瑕骑着她的小闪电,开国公寸步不离的看着她,兰夫人和陆先生一开始是走路的,后来累了,便坐轿子----开国公府很大,要是全凭走路,她俩怕是会累坏了。

“这园子好大!好漂亮!”无瑕一路走,一路惊叹。

不得不说,工部负责督建开国公府的人很能干,把这府邸修得真是富丽堂皇,美仑美奂。这座府邸的后花园太大了,光大大小小的池塘就有九个,号称九连塘。

开国公和兰夫人也是第一遍看自己家,处处新鲜。

看了一遍,最后无瑕给陆先生挑了处风景优美、名为清蘅居的院子,又给自己挑了个有山有水有高楼、名为涵碧馆的地方做书房。至于她自己,开国公和兰夫人都不许她一个人住,“你才多大一点点,跟着娘住正院,岂不是很便当?”无瑕还是个孩子,自然是恋娘的,父母这么一说,她也没反对。

“真是好孩子。”开国公笑咪咪。

前方出现一个很大的院子,院中遍植桃树,桃树下三三两两的,全是身姿轻盈的少女。“这么浓的香味。”无瑕揪揪小鼻子。

兰夫人和陆先生都是皱眉。这院子里住的肯定全是女人,而且是喜欢涂脂抹粉的女人!

开国公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慌了,“这里不用看了,不用看了。”替无瑕拨转马头,想走。

无瑕是个勤学好问的孩子,最爱打破砂锅问到底,“为什么呀。”她执拗的追问。

开国公心虚的偷偷看了兰夫人一眼,不知该说什么。骗人吧,他不大会,也不大敢;实话实说,那不是讨打么。

兰夫人笑了笑,“今儿个先不看了。无瑕小姑娘,这院子是个好院子,赶明儿等里面的人全搬出去了,娘再带你过来看。”

“也行。”无瑕想了想,点了头。

“甚好,甚好。”开国公殷勤的附合。

到了这会儿陆先生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由的肚中好笑。

开国公府可不只是占地辽阔,装饰华美,还有许许多多的美人遍布其中。这个种满桃树的院子,想必是美人们的群居之所。开国公准是对府中的情形不够熟悉,才会冒冒失失带着妻子女儿到了这儿。他能让兰夫人看到成群的小美人么?他能让无瑕看到浓妆艳抹、风情万种的女子么?当然不能。就算不怕兰夫人生气,他也怕把无瑕带坏。

这些美人是以色事人的,这样的人,哪个做父亲的也不能让女儿看到。

所以,赶紧逃吧。

作者有话要说:日更,但是每天的哪个时间段更新,暂时定不下来。

第13章 一笑之间

开国公殷勤道:“闺女,这段路很平坦呢,可以撒开了跑。”无瑕喜孜孜,“好呀好呀,爹爹,让闪电有多快跑多快!”开国公听不得这一声,扬起马鞭呼喝了一声,闪电撒开四蹄飞奔而去。

开国公当然也跟着跑了。

一阵风似的,父女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前方。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兰夫人看着落荒而逃的开国公,暗暗咬牙。

兰夫人正要和陆先生一起坐上轿子离开,却听得身后传来悠扬的乐曲声,有一柔媚的女子曼声唱道:“爱他时似爱初生月,喜他时似喜看梅梢儿,想他时道几首西江月,盼他时似盼辰钩月。当初意儿别,今日相抛撇,要相逢似水底捞明月。”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春温一笑 无瑕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往兮

往兮

作者:醉梦忆红尘类型:短篇小说状态:完结

正常状态下的,都是过去;唯有不平静下的,创作,才是根本,才能超越……

小说详情